首页 悬疑 侦探推理 心跳尖叫乐园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0摄像头视角

心跳尖叫乐园 如不是梦 2033 2019.07.25 06:28

  这个声音冷不丁的响了起来吓了张真一跳,我操,真能见鬼。

  不过随既张真冷静下来,今夜就是为了来见鬼,并且还要送鬼回家,才能完成系统的任务,他就大着胆子走过去。

  “喂,你在吗?”张真冲着前面问。

  声音就是来自树的方向,在张真询问之后,并没有得到相应的回答。

  张真走过去,在路边草丛中来回寻找了个遍,连个鬼影也没有,刚才说完一句话之后,就无影无踪了,太不够意思,烧了那么多冥币,连个面也不见,真是将钱烧給狗了。

  树下草丛中没有什么,张真偶一抬头,看到了树枝上挂着的他所谓的“塑料布”垃圾,他吸了一口冷气,那不是垃圾塑料布,实实在在的是一件衣服,白色的衣服,女性的白色连衣裙,样式新颖做工精细,看着就不是普通的地摊货。

  但是,这件衣服的胸口和下摆洇这点点乌黑的血迹。

  这是谁大半夜的将衣服挂在这里?

  而且还是一件带血的衣服。

  刚才发出声音的是个女声,证明是一个女鬼,这件带血的连衣裙莫非是女鬼生前所穿的?

  胸口的点点血迹莫非是她被人所杀?

  不是正常死亡的人怨气最大,往往最有可能变成厉鬼,厉鬼的仇恨值非常巨大,张真感觉送这样的鬼回家简直就像走鬼门关一样,这样的任务可能能完成吗?

  系统发布的第一个任务就这么变态,后面的那些星级任务该是什么样子?

  张真感觉这个系统是一个巨大的陷阱,自己跌进去了,一直往下坠却永不到底,有一种失重的恐慌在蔓延着。

  深呼吸,张真镇静一些,现在陷入僵局,破局的关键应该是那件挂着的血衣。

  树并不高,野外生成的树是那种树枝四下里野蛮生长的,主干和旁枝分不太清楚,很容易攀爬,所以张真要摘下那件血衣不是什么难事。

  他就果断的爬上了枝丫,此时,阴风骤大,那件血衣飘荡的更加厉害了,树枝也摇晃的更加厉害,张真需要紧紧的抓住树枝,要不摇晃的树枝有可能将自己打下去。

  显然,这个鬼的能力还不是很强大,要是摆弄出七八级的大风,早就将树枝刮断了,也就让张真从树上摔下来了。

  摇晃的树枝挂破了张真的衣服,还在他腿上挂出两道血痕,终于他到了那件血衣触手可及的位置。

  如此近距离的接触这件血衣,不免有一种心跳加速的感觉,张真伸手,将血衣摘了下来,阴风停止,树不再摇晃。

  这是一件尺码不大的百合裙子,下摆有很多繁琐的褶皱样式,绝不是地摊货,可以想像穿这件衣服的女孩身材绝对高挑削瘦,要不然这不加x尺码是穿不上的。

  只是衣服的胸口位置有一个好像是利器穿透的洞口,难度这就是女鬼致死的原因吗?

  被人害死一定有不少怨气,听说含冤而死的女人会变成戾气很重的恶鬼,要送这样的一个鬼回家,似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不被她害死就不错了,就像一个精神极度狂乱的女人,首先就没法和这样的鬼沟通,其次是蛮不讲理,继而她再拥有力量在身,张真感觉自己的一只脚已经踏进了鬼门关。

  就在脑子里胡乱思付间,手里的血衣忽然幻化为无形,然后眼前就有一把明晃晃的匕首,向自己胸口刺了过来。

  张真下意识的躲避,这可是在树上,拧身躲避,脚下一滑,就从树上跌了下来。

  幸亏树不是很高,中间还有树枝作为缓冲,跌下来一点也没有受伤,就是惊了一下下,那一把匕首来势真特么凶猛,看来这个女鬼不是一个善类。

  跌下树来的张真蓦然发现一个奇怪的事,那件带血的连衣裙居然穿到了他的身上,他还是自己的男儿身,就是变成了女装大佬。

  这一个奇怪的变化着实令张真吃了一惊,要不是系统刚开始的时候给了他一个消除恐慌情绪的试炼,现在绝对会乱了方寸,疯狂的漫山遍野跑了起来,那样果然就着了女鬼的道儿。

  匕首重现,如影随形,再次朝着他胸口刺了过来,好像是匕首跟定了这件衣服。

  张真在地上一滚,再次躲开匕首,但是,紧跟着,匕首又出现在了他前面,张真忙不迭的再次闪避,不过随机匕首又出现。

  不知道从那里来的勇气,张真忽然伸手,抓住了刀柄,就在刀尖挨近衣服的那瞬间,阻止了匕首的势道。

  张真握住了匕首,也就破了女鬼操作匕首的方式。

  可能都是这件衣服惹的祸,并没有让女鬼现身,反而差点害了自己。

  他就想脱掉这件衣服,抓住裙子的裙摆向上掀,当衣服罩住头的那一刻张真忽然一蒙,恍惚中看到了另一个世界。

  那是一间光线灰暗的屋子,地面铺着地毯,对面的电视机开着,正在播报时下人们最感兴趣的娱乐新闻,在电视机侧面的沙发上坐着一个女孩,穿一件白色的连衣裙,她的坐姿很奇怪,直挺挺的躺在沙发靠背上,双眼望着天花板。

  张真想这个女孩一定是今晚在山上遇到的那个裙子女鬼,可是她胸口并没有一把刀,他看到的这个时候女孩还没有死吗?

  可是,她这样的坐姿分明已经是个僵尸的姿势了。

  张真想上前去,看看这个女孩到底怎么回事,可是他的视角并不能移动,就像一个摄像头,固执的盯着一个方向。

  或许他现在就是一个摄像头吧,因为女鬼的怨灵和屋子里的某个摄像头产生了什么神秘的联系,所以女鬼的幻术让他的视角化作了屋子里的摄像头。

  这并不奇怪,世间万物有灵,当女孩死掉的时候变成厉鬼,也感染到她身边的某些东西,这种神秘的联系很难解释清楚,就像一个特别钟爱花的人有一天去世了,养的花被旁观无论怎么打理,依旧枯萎掉了道理一样。

  只是一个女孩为什么这么钟爱一个摄像头,真的是莫名其妙。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