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侦探推理 心跳尖叫乐园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34奇怪的蜡像

心跳尖叫乐园 如不是梦 2041 2019.08.21 21:25

  一阵阵的抽泣之声传了过来,在午夜空旷的车间里显得格外的凄迷。

  是一个男生。

  很少遇到一个男孩的哭泣,似乎快要忘了男孩的哭泣是什么样子。

  如怨如诉。

  时远时近。

  时而如缠绕在心底,挥之不去。

  时而又空灵飘渺,似天外之音。

  说实在的,经历那个消除恐慌情绪的任务之后,虽然大部分情况下,张真不会再害怕。

  但是,那种看不到实物的从心底涌出的恐惧,还是不禁让他的手轻微颤抖了几下。

  那尊“哭泣的男孩”蜡像就在眼前的黑暗里。

  已经一步步的接近了。

  忽然,有一个什么东西的影子向他扑了过来。

  张真的眼角余光扫见了,但是在黑暗中,看到那个东西的时候,反应的速度已经慢了那么百分之一秒。

  被那个东西扑中,是一个人影。

  是那具干尸。

  那个干瘪瘪的东西一下扑到了张真的怀中。

  张真躲闪中和干尸撞了一下,身子摔倒在地上。

  那具干尸身上脏兮兮的尘土沾染了他一身。

  干尸的毛发飘在张真脸上有好几根。

  妈的,变成僵尸了吗?

  随即,一个黑色的影子扑了过来,从形状上判断,是那只木箱。

  张真来不及多想,身子在地上滚了几圈,箱子挨着他身旁落在地上,在空旷的空间里发出一声闷响,余声在车间里回荡。

  如果说干尸可以尸变,这只箱子砸过来是怎么回事?

  还没有想的明白,就有一个样子已经上来,骑到了张真身上,双手伸出,卡主张真的脖子。

  又是这一手。

  他又出现了。

  是那个自己的影子。

  他一定要置之于死地。

  自己跟自己有什么仇,你这样不放过自己。

  张真这样的角度正好能看到影子的面貌,朦胧中也可以确定影子长的和自己一样。

  双胞胎一样。

  这要是在街上看到,保准会以为自己多了一个双胞胎兄弟。

  但是这里,他要杀死自己。

  张真瞬间明白了,今晚他两次冲过来要杀死自己,这是占据自己的身体。

  可以说,影子是他的另一面,另一种深藏在心底的的人格。

  现在,他做任务的时候放出了这个人格。

  这个曾经深藏在心底的人格,要占据这具身体的主导地位。

  每个人心底有一种天生本恶的小念头,但是都被我们从小接受的教育深深的压藏。

  灌输的思想就像一座冰山,小小的恶念就像一只小老鼠。

  巨大的冰山压着一只小老鼠,小老鼠当然永世不得翻身。

  现在,张真自己搬动冰山,将小老鼠放了出来,机缘巧合之下,系统的功能单方面让那个小小的恶念变成了一个个体。

  现在那个个体要回归张真的本体,完全主导这具身体。

  张真的拳头用力砸影子的手臂。

  样子的手臂结实有力。

  那股子不知从哪来的力量不见了,张真又回复了他本来的力量。

  他本来的力量当然砸不动,影子结实有力的手臂。

  刚才那神奇的力量怎么没有了?

  卧槽,这不是要人命吗?

  天赐神力!

  天赐神力!

  张真在心里召唤天赐神力。

  神力也不知是怎么来的,有时候有,有时候没有的。

  现在这关键时刻也没有。

  只有自救了,张真随手在旁边一摸,摸到一块塑料纸,就是那种包装塑料纸。

  垃圾一样的塑料纸扔在地上,也没有人收拾。

  张真抓住这块塑料纸,往影子头上一罩,连带着灰尘,一块套到了影子的头上。

  影子下意识的手劲一松,张真抬起膝盖,猛的撞击影子的后心。

  影子的身子向前一爬,张真紧握拳头,一拳打中影子的左腮,这一拳用尽全力,一拳将影子从身上打了下去。

  这次张真不再犯第一次的错误,模糊中看到了那把铁钳子,起身,抄到手里,抡起铁钳子就朝影子砸去。

  影子起身躲闪,但是稍稍的晚了那么一点,被砸到了大腿上。

  影子向一旁奔跑,三下两下就跑进了黑暗里。

  黑暗是他的世界,影子跑进黑暗里就像鱼儿游进了大海。

  张真继续向前走,走了三十多米,就看到前面零零散散的伫立着蜡像,有男有女,有古人有穿着时装的,他们都静静的伫立在那里。

  那个哭泣的男孩一定在这一群蜡像中间。

  可是这样,也看不出有什么恐怖啊。

  最近的是一尊戴着安全帽的工人,张真将打火机凑到蜡像的跟前观看,做工真的很不错。

  虽然张真并没有具体的参观过蜡像馆,但是,很据现实的经验,他也能一眼分辨出好赖。

  栩栩如生的便是高手做的,粗制滥造的那些表面上都看不到生气。

  这个工人的左边是一个形色匆忙的女护士,女护士的左手拿着一支注射器,头部微微上抬,像是给病人在打点滴。

  继而是一个正在扫地的环卫工人,又是行色匆匆的中年男人,还有一个穿着校服的初中生······

  有什么奇怪的吗?

  太奇怪了。

  外面的那些蜡像不是大明星就举世闻名的人物,因为,谁也不会去一个特定的地方去看平时都经常能见到的人,去看蜡像,也是去瞻仰一下那些无缘得见难觅影踪的名人。

  和一个名人和影很普遍,谁也没有见过街边和环卫工人合影的。

  这就是这些蜡像最奇怪的地方。

  张真查过当年制作蜡像的艺术家,——姑且称之为艺术家吧。

  那个艺术家所做的蜡像也是明星居多,当年的那一场大火烧掉了他的所有作品,但是也改变不了他艺术创作风格。

  即便他有一个传承人,也会继承他的那些创作路线。

  这就像水墨画和油画的两种截然不同的创作风格,学水墨画的人画不了油画,同样,画油画的人也画不了水墨画。

  显然,现在这个创作蜡像的人和当年那个蜡像艺术家根本就不是同一个人。

  张真走到了那个初中生身旁,如果要找那尊哭泣的男孩,无疑,这一尊最的符合特征。

  用打火机的光芒上下打量这个初中生,他的面容忧郁,眉头紧皱,在眉心处拧成一个微微隆起的疙瘩。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