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侦探推理 心跳尖叫乐园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8午夜的十字街头

心跳尖叫乐园 如不是梦 2414 2019.07.23 06:30

  第八章

  张真又打开系统,点击任务,却是发现这样是任务是每天只能做一次,要想做噩梦级任务,就得等到过了午夜十二点。

  没有办法,系统就是这么规定的,就必须等到过了十二点,总不能把系统薅出来,痛扁他一顿,让他改了这个规定吧。

  在所租的房子里,张真不敢睡,时间紧迫,答应了的事一定要办到,说三天之后交钱就三天之后交钱,人要是没有诚信,在这个社会中就没有办法立足。

  在椅子上打了一个盹,就十一点多了,张真就不敢再坐着,恐怕过了时间,在屋子里来回的走,眼睛不时的盯着墙上的电子表,时间在慢慢的流逝。

  当四个零出现在数字格的时候,张真就匆忙的点开系统的任务栏,噩梦任务,毫不犹豫,拼了,为了梦想。

  三个血色的大感叹号出现在画面里,噩梦级任务宿主必须谨慎对待,生死就在须臾之间,午夜的街头流浪着很多无家可归的人,一颗颗凄凉的心都渴望一个温暖的归宿,请在午夜的十字街头燃烧冥币,带一个流浪的鬼回家,即可完成此次任务。

  噩梦级任务的奖励是丰厚的,希望宿主不负此行。

  午夜的十字街头,冥币,在十字街头燃烧冥币就能看到鬼吗?

  现在城市的发展很快,午夜的冷静的十字街头已经不多了,车辆来来往往的都占据了每一条可以通行的空间。

  除非去郊区。

  现在刚刚过了午夜,必须尽快,不然就要等到明天的这个时候了,浪费时间就等于消费自己的诚信。

  张真也顾不上换衣服,甩门出去,登登的跑下楼,见到出租车就挥手,终于经过的第四辆出租车停在了他的跟前。

  “先生,要去哪儿?”司机是个中年人,方头大耳的。

  张真先不管别的,拉开门,坐到了副驾驶位置,说:“附近那里卖冥钞吗?”

  司机愣了一下,半夜买冥钞,什么情况?

  这人是不是精神有问题。

  “先生,对不起,我好像忘了,我老婆今天生孩子,我得赶着去医院,你坐别的出租车吧。”司机愣了一下神马上说。

  叔,你都人到中年了,孩子估计已经都大学毕业了,还生第二胎?你这是想要个儿子还是想要个孙子?

  老婆生孩子有大半夜才知道的吗?早干嘛去了?

  这借口太蹩脚了。

  “叔,我真的有急事,你快拉我过去,我是认真的。”张真严肃的说。

  司机大叔说:“我也是真的老婆生孩子,我送你到那地方,我就得赶忙回去。”说着挂档,很快,就找到了一家冥店,前后用了不下十分钟,要说最了解这座城市的,莫过于出租车司机,一般的小胡同小旮旯,问老人都不知道,问司机准知道。

  冥店挂着昏黄的灯箱,上面写着“花圈”两个字,字上有些油渍,似乎已经有些年头了。

  “先生,这家就是冥店,我老婆生孩子,我得赶着回去,走了。”

  “师傅,还没有给钱呢。”张真紧跑几步也没有撵上汽车的速度,这师傅,真是的,我买冥钞怎么了,我是鬼啊?

  算了,不计较那个了,快点完成噩梦级任务吧,这是当下最紧要的,张真拍了一下卷帘门,很快,里面就有人答应,冥店这个行业是二十四小时营业的,阎王要你五更死,谁敢留人到天明,生死无常,做这行生意的,要随时准备着。

  卷帘门打开,一个弓着腰像一只虾一样的老者出现在门的后面,一种沧桑的似乎嗓子带痰的声音问:“买什么?”

  张真一看这老者,面色黧黑,如刀刻的皱纹毫无表情,好像从殡仪馆的摆着花环的床上刚走下来似的,“买冥钞。”

  老者头部微抬,眼珠上翻,斜斜的看了张真一眼,“还要别的吗?”

  “不要了。”

  老者转身后去,十来秒后手里拿着一叠冥钞走了过来,“三十块。”

  “扫码可以吗?”张真拿出手机问。

  “不懂。”老者摇头,老年人都很难接受最新的科技,以为那是不可想象的。

  张真只有使用现炒,付了三十块钱,接过冥钞,转身就走。

  “等等。”

  张真停步转身,自己的钱有问题吗?假钞一般都是大面额的钞票,小面额的,几乎没有。

  “送你的。”老者直勾勾的望着我的眼睛,递过来一张折叠着的黄纸条,上面隐约有朱砂画的红色线条。

  免费的,我就接了过来。

  “今晚一定要随着携带,片刻不要离开身边。”老者说完,催着我往外走,随后拉下了卷帘门。

  我揣着那张带着些许温度的黄纸条,望着关上的有些污垢的卷帘门,这老者有些神秘,难道做这行生意的都是些深藏不露的高人?

  不经意间,张真瞥到在卷帘门的左下角露在水泥地面上一块西瓜大小的狮子头一样的石头,很特别,很稀有,张真也不知道那是什么玩意,感觉好像可以辟邪的吧。

  冥钞有了,下一步就是找一个人烟稀少的十字路口,这样的地方只有到郊区,张真再次伸手拦车。

  公交司机好像都有了默契似得,没有一辆停下来载客。

  我的脸上写着坏人吗?

  看看时间,已经快一点了,得快。

  功夫不负有心人,总算有一辆出租车停在了张真的身边,一个司机胖乎乎的司机,摇下玻璃问:“先生去哪?”

  “郊区。”张真模糊的说出两个字,先挤上了车再说,总不能把自己推下去。

  “郊区那里?”司机问。

  张真想说人烟稀少的地区,可是一想先前的那个司机的神情,那样说怕司机心里忐忑,于是说:“找一个僻静一点的十字路口,我想祭奠。”

  “祭奠?什么?”

  “祭奠我终将逝去的青春。”

  “独上层楼,为赋新词强说愁,无痛呻吟啊。”司机感慨的说。

  车子开的很快,车窗关闭的完好,但是我怎么感觉扑面有一些凉凉的风?而且车里还有一种奇怪的味道,不是车载香水。

  那味道像是面汤的味道,这个司机一定邋遢的很,在车子里吃饭,将面汤撒到车子里了。

  “诗意,这是诗意。”张真勉强的笑着说,那股面汤的味道呛的喉咙有点难受,不禁咳嗽了两下。

  “水。”司机随手从那里拿出一瓶水来,“嗓子干喝点水。”

  “谢谢。”张真礼貌的并没有喝水。

  不过那种难闻的味道一直萦绕,让张真感觉很不舒服。

  司机一手扶着方向盘,一手从口袋里掏出一盒烟,晃出一根塞进嘴里,拿出挂着的打火机,点染,顿时车子内烟气缭绕。

  “不介意吧,我就是有这个嗜好,半夜里开车不抽点犯困,你知道的,干我们这行的,安全第一,绝对不能马虎·····”司机喋喋不休的说着。

  烟雾弥漫的我开始咳嗽了起来,伴随着那种面糊的气味,我咳嗽的更加强烈。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够了,不抽了。”司机将手里的烟一抖,不小心落到了车上。

  他在开车,为了安全,张真弯腰低头去捡烟头,当张真低下头的时候,忽然发现,车底居然被烟头烫出一个小孔来。

  要想知道这究竟是一辆什么车,请看下一回。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