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侦探推理 心跳尖叫乐园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37大火

心跳尖叫乐园 如不是梦 2046 2019.08.24 20:49

  “这也一个很执着的人,有时候想要成功,就得有这股执着的劲头。”张真还是666。

  “他作品不成功,他一心认为自己的作品没有做到形神的相像,最终他想了一个法子,你知道是什么法子吗?”

  我哪知道,你说话就别卖关子了,时间金贵,时间金贵啊,你这一个孩子,怎么说话也象那些评书的卡子。

  “那一天,他一天都没有吃饭,愁眉不展,唉声叹气,我看着很心疼,就将他最爱吃的绿豆糕端到他的面前,他突然问我,这些年我对你好不好?我说好,他说他有一个理想想要完成,问我愿不愿意帮我,我说我的命都是您给的,什么都愿意帮你,他笑了,然后他就让我喝了一杯水,我就睡着了,然后醒来,我就被做成蜡像了,一个好好的活人,被做成一尊蜡像,他是那么好的一个人,怎么也不会想到居然下这么狠的手。”哭泣的男孩说的很动情,声调带着哽咽,显然到这个时候他也想象不出那个老艺术家将他做进蜡像里,究竟是怎么样一种复杂的感情。

  自从有了这个蜡像馆的场景,张真就了解了一些蜡像的知识,最初蜡像的制作就是是从死人脸上拓印下模型来制作的,当初的制作方法非常恐怖血腥,这也是当初蜡像艺术为什么没有大规模普及的原因。

  经过二百多年的淬炼蜡像制作工艺逐步改善,终于在近些年,一个蜡像艺术家大量制作了一些名人的蜡像,靠着名人效应,才将蜡像艺术走进民众的视线。

  没想到,这个老的蜡像艺术家居然想要返璞归真,将蜡像的制作工艺重回起始的血腥恐怖时代,真是被名誉冲昏了头脑,更是失去了理智。

  这已经不能称之为为艺术家了,他的思想已经逐向杀人狂魔的滑去。

  可悲的艺术家,可悲的艺术。

  “所以,你就觉得相信别人是一件很傻的事?”张真问。

  “是的,现在的聪明人太多了,像我们这样的傻子明显不够用了。”哭泣的男孩说。

  系统的任务是让哭泣的男孩不再流泪,现在看来要完成这个任务就是让哭泣的男孩相信这个世界上还有真善美,并不是他所想的那些像地狱一般的世界。

  他的想法很固执,毕竟成长了这么多年,他一直受这样的思想灌输,一时要他更改他的三观,是一件十分不容易的事。

  这应该怎么办?

  如果有实力,张真想将哭泣的男孩按在地上痛扁一顿,叫你丫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不过,他还是善良的,他有这样的根深蒂固的想法,也将自己隐藏在这座废弃的工业园内,并没有利用自己的n能力出去为非作歹。

  这就是一个闪亮点。

  这就值得张真为他做一些事。

  火。

  车间忽然燃起了熊熊的大火。

  外面下雨,但是车间是干燥的。

  有人在远处放火。

  是他说的那个人吗?

  “起火了,你要是再不跟我走,就会被烧化在这里。”张真抓住这个机会。

  哭泣的男孩向后面望了望,喃喃的说了一句:“他终于要开始了。”

  “什么?”张真问,什么要开始了?

  “这不关你的事。”

  “跟我走。”张真再次强调。

  火烧的很快,浓浓的烟雾已经蔓延了过来,张真感觉自己的鼻孔有些呛,浓烟带着大量的二氧化碳,要是再不出去,十几分钟,就足以让人窒息,哭泣的男孩有时间的等待,张真可等不起。

  哭泣的男孩有一段时间的沉默,他在思考,他在思量。

  活着还是死亡,这是一个问题。

  妈的还考虑个什么鬼,张真一抖肩膀,那两个蜡像人这时已经蒙掉了,火烧过来他们都得融化,他们两个是哭泣的男孩制造出来的,灵长度要比哭泣的男孩低的太多,看到火起,不知道是不是大限到了,还是冲过去救火,保护这赖以生存的家园。

  就在他们蒙逼的时候,张真挣脱了,跑过去,抱住哭泣的男孩蜡像,就往门口冲。

  工人,学生,白领·····都开始跟着张真跑。

  他们的脚步是机械的,就像刚刚制造出来的机器人。

  有是绊倒了,有是绊倒的蜡像绊倒了,有是绊倒的蜡像绊倒的蜡像绊倒了·····

  张真这时候感觉那烟气开始呛自己的嗓子。

  这感觉即使不窒息也会熏坏自己的嗓子。

  张真顾不来那么多,他不可能将所有的蜡像都搬出去。

  虽然他很可惜那些有灵的蜡像。

  几分钟,张真iu跑到了大门口,哭泣的男孩身子并不重,这些蜡像里面的空心的,全实心的蜡像那需要老鼻子的蜡了,纯粹是一种浪费。

  记得进来的时候张真是将大铁门拉来了一个口子的,能容一个人挤进去,现在却已经是关上了。

  是那个人。

  想要全部将这些蜡像和自己烧死在这车间里。

  等出去之后,张真要问问哭泣的男孩,那个人究竟是谁,这么阴毒,报警,赏他一粒花生米吃。

  张真放下男孩,用力的拉动铁门,纹丝不动,可能在外面被锁上了。

  幸好还有一件武器,张真抡起大铁钳,咚咚的砸门。

  这种简易的车间大门都不是用很厚的铁皮,所以张真砸了几下就砸破了一个口子,外面新鲜的空气夹杂着星星雨滴涌进来,张真感觉自己的嗓子舒服多了。

  张真首先将男孩从砸破的洞口送出去,然后就是跟上了四尊蜡像,都一一的将他们送了出去。

  回头望,整个车间都已经弥漫在烟雾之中,偶尔有突突的红色火苗乱窜。

  剩下的那些蜡像都没有跟上来,这时估计都已经全部融化了,即便是没有融化的,张真也不可能回去救他们了。

  车间里已经浓烟滚滚,回去就是个死。

  谁跑出来是谁的,这个也埋怨不到别人。

  有这场雨,浓烟扩散的很慢,一时半会也不会被外人发现。

  “现在这里已经不是你们的家园了,我的意见你考虑一下吧,放心吧,我的脑子还没有老糊涂,不会将你装进蜡像里。”张真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