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侦探推理 心跳尖叫乐园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1裙角飞扬

心跳尖叫乐园 如不是梦 2028 2019.07.26 22:49

  张真想聚焦一下这仰头看天花板的女孩究竟是什么表情,但是这种摄像头视角根本没法移动视线的角度。

  过了好一会,屋子里一直是这样静悄悄的,像末日之后一样寂静,寂静的毫无生机。

  这是要我看什么呢?

  这样没有意义的画面,看着也没有用,张真想走,他是来完成任务的,不是来当电子眼的。

  但是怎么离开?这是个问题,似乎想要离开这个地方,还要看女鬼的意思。

  既然无法离开,那就顺其自然吧。

  滴答·····

  忽然寂静的房间内发出了一声滴水的声音,从天花板上滴了一滴水在女孩的脸上。

  屋子的面积不小,这一声滴水,张真不可能一下就捕捉到那里漏水了。

  只是这奇怪的声音一下就引起了张真的注意。

  就像静止的世界里忽然出现一个会动的东西。

  女孩仍旧保持这那种姿势,她在看什么?

  张真看到女孩的下巴动了两下,证明她现在还不是个死人。

  滴答,又是一声。

  这一下张真很快就捕捉到了是那里滴水声,是天花板上。

  从天花板上有一滴液体滴到了女孩的脸上。

  仿佛是一滴带着颜色的液体,首先排除的是水。

  从张真这个视角,可以看到女孩所盯着的天花板上是一个通气口。

  是血液,通气口里有人,有一个受伤的人。

  女孩看到通气口里有受伤的人,她表情发生了变化,也不知是惊喜还是惊惧。

  从她这个坐姿没有变化来看,她是不惧怕通气口里的那个人的。

  或者说,那里并不是人。

  女孩终于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张真看到这是一张清秀的脸,脸型削尖,颧骨有些突出,这使她的年纪比实际年龄稍大一些,总体来说还是一个美女。

  女孩站到沙发上,举起双手,但是仍旧够不到天花板的通气口,她从地上找了一把凳子,放在沙发上,这样终于够到天花板。

  天花板仍旧向下滴血,鲜红的血液滴到她的前襟上,可是这个女孩并不害怕。

  她很冷静,眼中闪烁着一种莫名的急躁。

  从这股冷静的急躁当中,张真感觉到了恐怖。

  如果要想将通气口打开,是需要工具的,但是她没有,她有的只有自己的双手,细长的手指很美,细长的手指紧紧的抓住了通气口的格子,用力向下拉扯,格子发锐的棱角将女孩的手指割破了,她仍旧不松手。

  终于,女孩将通气口的拉破了,一个白色的东西从通气口掉了下来,从体积上看,像是一只猫。

  张真心里松了一口气,幸好不是人。

  死猫掉落在沙发上,一下就将沙发砸出一个血污的痕迹。

  这一只死猫怎么会在通气口里?

  这是谁的猫?

  要说这一个神情怪异的女孩是一个爱养宠物的爱心人士,张真还真看不出来。

  女孩从沙发上的凳子上下来,双手捧起了这只死猫,眼神里的情绪很复杂,很难说是喜是忧,张真感觉这样的眼神不是一般的感情能表现出来的,要表现出这样的眼神必须有复杂的情感,要不就是那种获得电影最高奖项的演员。

  就在张真期待接下来就有什么惊异的发现,这时候画面突变,屋子里一下来了不少人,鼓掌的,拍照的,还有摄影机,还有穿着导演标配马甲的人·····

  原来这是在拍戏。

  张真还以为会看到什么惊奇的揭秘画面,却原来是女鬼一段甜蜜的回忆,她也许是一个十分喜爱表演的人,几乎每一女孩子都有一个当明星的梦,到死了她终究也是念念不忘朝着梦想奋斗的脚步。

  这时候,画风又变,突然从人群中窜出一个人,一个年轻人,穿着一件皱巴巴的西装,看样子应该是剧中的一个演员。

  这个年轻人手里抓着一只匕首,径直的刺向了女孩的胸口。

  这时候,屋子里的那些人都愣了,都是意料不到,谁也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意外。

  就在众目睽睽之下,匕首刺进了女孩的胸口。

  张真也是一惊,下意识的他想扑上去阻止,可他这时候仍旧是摄像头视角,他不能动。

  山风猎猎,张真又重回到现实的世界里,刚才看到了那一幕像是梦一样。

  为什么那个女孩要自己看到那一幕?

  她不会是向每一个来到这里的人都展示那一幕的镜像吧?

  告诉别人她死的是多么冤枉。

  女孩似乎并不会这么无聊,应该是系统的功劳,系统通过某种联系,让其和女鬼产生共鸣,才得以让女鬼放开自己的一些限制,张真才能看到那一幕幕的镜像。

  张真往自己的身上看,那件带血的连衣裙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了,而是像有人穿着一样,直挺挺的站在他得对面。

  风吹动裙摆,裙角飞扬。

  “你要我带你回去吗?”张真向着裙子说,他知道这件衣服的里面住着一个灵魂。

  裙子的上半部分微微向张真倾斜,似乎是在点头。

  “可是我不知道你的家在那里。”张真说,系统没有提示女鬼的家庭住址。

  裙子左右摇摆,这下张真猜不到女鬼是什么意思了,她不会说话吗?

  “你不能说话?”张真问。

  裙子的上半部分再次向张真微微倾斜,又是点头的样子。

  怎么是个哑巴?

  生前是个哑巴,死后也是哑巴鬼吗?

  从那幕镜像中,张真并没有发现女孩不会说话,谁也不会要一个不会说话的人拍电影,所以张真理所当然的认为女孩的生前是会说话的。

  但是变成了鬼为什么就不会说话了?

  这要是搞不清女孩的住址,又该怎么完成任务?

  系统出品的一个普通任务都是这么高难度,要是那些带星的场景该是什么样?是不是就难于上青天了?

  时间在一点点的过去,从逐渐减少的星云中张真感觉到时间大概已经是后半夜三点左右了,再不到一个小时天就会亮,要是还找不到送女鬼回家的办法,这次任务还是失败了。

  送女鬼回家,特么的,系统怎么会这么无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