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侦探推理 心跳尖叫乐园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8探路

心跳尖叫乐园 如不是梦 2068 2019.08.15 19:53

  什么个意思?拒载?

  你丫空车就跑了,有生意不做,废弃工业园大白天的能有鬼啊。

  望着跑远的出租车,张真鄙夷的冒出了三个字,胆小鬼。

  大街上的出租车很多,又伸手拦了一辆,这一辆车听说是东郊的废弃工业园,司机就露出为难的神色,说:“兄弟,不是不拉你过去,那片地方太邪乎了,在我们司机圈子那里是禁地,我最多拉你到外围的地方。”

  想想刚才那个司机师傅的落荒而逃,这个师傅的态度蛮好的,外围就外围吧,总比没围好。

  张真上车,车子启动,关于那片废弃工业园的消息张真知道的有限,仅仅是他从网上搜到的只言片语,而现实中究竟是怎么回事,他也没有停人说过。

  “师傅,怎么我打车去工业园没有人1去,这是怎么回事?

  ”张真从侧面打听。

  “你不知道,工业园太邪乎了,以前好几个司机去哪里,遇到有人打车,结果上来了,司机往后一看,没有人,一个也就算了,好几个人都是这样,这就邪乎了,你说这样的地方我还敢去吗?你们都不知道,我们有内部的群,有什么消息都在第一时间公布了,所以遇到这样的事,我是说什么

  都不会过去的。

  ”司机说道。

  “这么说,那里真的有古怪了?”张真试探的问。

  “没错,就不是瞎传,真事,我一个一块不错的朋友,去年夏天一个夜里就拉了一个人夜里去了东郊工业园,回来的路上就遇到一个十八九岁的男孩打车,我朋友特实诚,一路上也没有说话,结果到了地方,往后一看,没有人,我操,没有人啊,他可是亲眼看着人上去的,到地方没有人,这是什么情况,要说是鬼你信吗?我信,我们跑车的不能不信这个,这么说吧,我们整天都是提着命干活的,不能不信这个,我老婆出来的时候就给说了,多少钱都不能去,你谅解吧先生。

  ”

  这个司机很城实,将心里的话一股脑都透露了出来,张真也是思绪万千,一星场景果然厉害,一般的司机都不敢闯进去,里面究竟有什么特别的东西在等着自己?

  “真这么邪乎吗?”张真继续问。

  “唉,你是不知道,那地方我是不敢去,但我兄弟去了,那天是一个黄昏,有一个客人给了双倍的价钱,他就拉着去了,他把那个客人送到工业园,看到在夕阳下几个修理工样的男人在一处广场上跳街舞,他就觉得很奇怪,在这片荒凉的地方跳舞简直就跟坟头蹦迪似的,他觉得这几个修理工好像精神有点问题,打算出去之后报告给有关部门,强制给这几个人治疗精神方面的问题,但是当他开车离开,不经意的在后视镜里一看,刚才

  那几个跳街舞的修理工突然都不见了,好像那地方根本没有来过人似的,你说吓人不吓人……

  ”

  当张真的耳朵听到修理工三个字的时候,眉头不紧皱了一下,脑子里不禁浮现出那天晚上从吴风的工作室下来的时候的情况,在大厅里,其中一个修理工摔倒在地上,他的头颅就滚到了一旁。

  “要说是听别人说的,这事我还真是一点都不信,这是我朋友亲眼所见,我就不能不信了,挣钱虽然重要,但是命更重要,不能为几个小钱就到那种地方去冒险,不值得……”司机师傅继续絮絮叨叨的说着。

  二十多分钟后,到达一片被烟熏黑的大厂房外,司机停下车子,说:“就在这里吧,里面我是不敢去的,兄弟,你胆子倒是挺大的,奉劝一句,别为了找刺激,来这里冒险,不值得。”

  “谢谢师傅,我女朋友以前在这里上班,发生大火的时候她没有逃出来,今天是她生日,我来祭奠下,她会保佑我的,不会有什么事的。”张真编了一个瞎话,反正他也没有女朋友,说这样的瞎话也不会不吉利。

  “好,你这样重情重义的人不多了,我挺佩服你的,你出来的时候,从这里往北走一千多米,就上路了,那里来往的车辆挺多,可以搭车回到市里。”司机师傅也是一个好心人。

  “谢谢师傅。”张真伸手和司机师傅挥手,那司机就开着车子回去了。

  张真望了一下司机师傅指的路,那里被一个大坡所阻挡,坡上满是高大的杨树,浓绿的大树叶子翻着面,反射这晶莹的光线,像是树上挂满了很多宝石一样,大路应该在坡的另一面,张真牢牢记住这里的地形,晚上的时候或许会用到。

  废弃工业区有三条街,街面很宽,足可以让两辆大卡车并排奇驱,张真从南边过来,他现在所在的位置是最南边的街的街口,从这里顺着街望去,街面的水泥路面在常年没有人打理的情况下出现了很多龟裂,许多的荒草从裂缝中疯长出来,这些荒草强劲的生命又造成了更多的裂缝,现在整条街上几乎都被荒草覆盖了。

  想当年,这里应该也是一片繁华的景象,现在落得个一片白茫茫真干净,张真不由得产生一种兴衰的悲凉,他想赋诗一首,想了想,感觉自己没有那样的才华,算了干正事吧。

  拿出手机,查到那家蜡像馆的位置,蜡像最是怕火,一场大活肯定将那些蜡像烧的干干净净了,现在那里应该一无所有,怎么系统上还是称呼那里为蜡像馆,是不是在名字上有所偏差?

  找到那个位置,是在第二条街的中央,张真就顺着街往北走了一段,这一排的房子的路程还不短,有五六百米,再向东走,过了一道街口,又往前走了一段,路南有一间很大的厂房,蓝色的彩钢瓦顶子露着一片片天空,这要是一下雨,跟没有顶子似的。

  院子里的荒草外面路上还茂盛,但是,在这些荒草之中隐约有一条路,看样子是有什么东西路过。

  这是一个重要发现,这荒凉之地居然有人的行踪,究竟是什么人住在这里?

  门口是一排自动开关栅栏门,现在早已锈迹斑斑的不像样子,张真从上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