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侦探推理 心跳尖叫乐园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3修理工

心跳尖叫乐园 如不是梦 2012 2019.08.09 21:40

  张真感觉已经被那个东西缠上了,自己也没有招惹他吧,怎么就找上自己?这么不讲理吗?和那个荒山女鬼的素质差远了,同样是生活在这个世上的鬼,怎么做鬼的差距这么大呢?

  从电梯里走出来,好吧,退一步海阔天空,张真决定走楼梯。

  张真可没有时间跟他玩,系统里的任务还做不完,你就别跟着凑热闹了。

  安全通道里灯光挺暗的,就是那种镶在墙壁里的外面带壳子的灯光,壳子挺厚,就是防止无聊的人轻易的弄破。

  这样的灯光勉强还算可以看的清lou梯,张真一步步的走了下去,楼梯悠长而昏暗,寂静狭隘的空间里,回响着张真的脚步声。

  在下到第九层的时候,张真发现有一个黑影站在墙角那里,穿着一件深颜色的工作服,一顶和衣服颜色很配的带檐帽子,前檐压的很低,就像电影里那种杀手似的,双手在墙上摸索。

  这是谁?

  这么晚了在这里干什么?

  而且是一个人。

  很早以前,张真看过一本书叫故事会,里面讲到了一个故事,就是有一个电工死了,但是有时候还是有人在夜里看到那个电工在工地上忙碌的身影。

  这是一种执念,张真记得他点开十字街头送鬼回家的任务的时候,在路上他打了一辆出租车,那辆出租车的司机就是一个鬼。

  司机家里生活可能很拮据,所以他死后的执念仍然是挣钱养家,开着那辆纸糊的车子。

  所以,张真想这是不是又是一个有着什么执念的鬼?

  从他在墙上摸索的动作里,张真还真猜不到这是什么职业。

  老兄,你这样挡着路好吗?

  电梯已经不能坐了,你再这样堵住安全通道,这是让我从窗户里跳出去吗?

  张真站住了,他一时不知该怎么办,是不是要硬闯鬼门关?

  就在他愣神的时刻,下面的那个人抬头看向了他,那是一张发白的脸,在灯光昏暗的安全通道里,那张脸更显得苍白,犹如一张白纸。

  就在那人转身抬头的一刻,张真看到了他究竟在墙上摸索什么,是在修理一个机电箱。

  张真晒笑了一下,真是疑神疑鬼了,这是一个人。

  是一个正常的修理工。

  但是这个修理工怎么在半夜上班?

  虽然是人,但是,张真也不能确定这到底是不是一个正常的人。

  再联系到刚才那奇怪的电梯,这座大厦半夜里的怪事还真多,明天可得跟吴风说道说道,以后绝不能让工作室内的人加班到半夜。

  那个修理工也许是忙完了手头的活,拎着他的工具包下楼了。

  张真也跟着他往下走,那人没有敌意,没有找他麻烦,他就放心了。

  一般的那些罪犯,其实目标都是女人,对于男人,他们一般不敢下手,他们男人一旦和他们拼起命来,还不知鹿死谁手。

  很意外,楼梯并没有出现什么特别之类的玩意,虽然累了一点,但是经过十来分钟,还是安全的走到了下面。

  张真推门走了出去,一口气也松了下来,大厅的空气就是好,咦,怎么这里很有人。

  就见大厅里有三个人,和在楼梯里遇到的穿一样的衣服,都是深色工作服,带着工作帽,同样,冒子都压的很低,正在大厅里收拾一些工具,其中就有在楼梯里见到的那一个修理工。

  张真走了过去,他想看看,他们到底在修理什么,是不是在修电梯。

  还没有走到那三个修理工的身边,就从旁边窜出一个很年轻的人,约莫有十七八岁的一个男孩,面色上带着稚嫩,也穿着和那三个人一模一样的工作装,看样子,他像一个修理工学徒。

  “你刚下班?”年轻学徒男孩问,“这么晚了注意身体啊。”男孩学徒修理工说话很是活气,就一个很贴心的朋友,他的模样t也像一个很贴心的朋友,脸皮白净,唇红齿白,笑起来就像刚刚升起的朝阳。

  “你们这是在干什么?”张真问。

  “修理电梯,这座大厦时间久了,电梯出了点毛病,白天人来人往的太忙,所以我们晚上修。”男孩修理工学徒说,语气轻快自然。

  哦,张真揉了一下自己的鼻子,不能说自己得了一个什么劳什子系统,就在半夜看到什么都像鬼,这也算是一种职业病吧。

  “你们确定大厦里的人都走光了,就这样让电梯上去下来的,别人还以为遇到鬼了。”张真笑说,可不是吗,害得自己从这么高的楼梯上走下来。

  “呵呵。”男孩轻笑两声,“你以为自己见到鬼了,可笑,这世上那有鬼。”男孩说?着笑了起来,像是张真做了一件十分可笑的事。

  就在男孩修理工说到“这世上那有鬼”那几个字的时候,正在收拾工具的那三个修理工不自觉的动作迟缓了一下。

  这一个略微异样的动作恰好被张真看到了眼里,也就在这个时候,他忽然闻到一种很异样的味道,那种味道带着一种油彩的腻味。

  张真看向修理工男孩,身上挺干净的,他的工作服像是刚刚清洗过一样,可以说是一尘不染。

  “你们收工了?

  ”张真问。

  “叔叔,这么晚了,你该早些回家了。”男孩说。

  “你说的对,同样的话也送给你。”张真说着就向前迈出脚步,朝着大门口走去。

  “叔叔,再见。”男孩很有礼貌的在后面喊道。

  张真朝后面摆了一下手,头也不回朝着门口大步走。

  就在张真离大门口还有四五步远的时刻,其中一个收拾工具的修理工不知怎么被旁边的一个修理工碰了一下,然后就将他碰倒了。

  这个修理工仰倒在地上,头颅从脖子上掉了下来,像皮球一样向旁边滚了几下,停住了。

  修理工男孩急忙跑上去,将那颗头颅捡起,迅速的按到了那只躯体的脖子上,同时望了一眼即将走出大门的张真,幸好这时候的张真专心的朝前走,并没有留意到后面的动静。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