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侦探推理 心跳尖叫乐园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32相煎何太急

心跳尖叫乐园 如不是梦 2061 2019.08.19 22:01

  这个世上据张真了解,除了自己还不知道有谁对这些鬼怪感兴趣。

  这是一个抢生意的啊。

  张真从包里拿出面具,带上,钢铁侠,完爆你个小瘪三。

  戴上面具还有另一个意思,那就是别认出了我,虽然一个城市有几百万人口,认出的几率等于是中彩票的头等奖,但也要以防万一,给自己的生活找来麻烦可不好。

  时间大概已经十一点半了,可以进去了。

  张真就站起来,从包里掏出咬钢筋的那种铁钳子,算做是武器了,要是那个家伙攻击自己,起码有还手的东西,不至于太吃亏。

  走到那个街口,张真并没有立即走进去,而是躲在墙角,向街上看了一眼,雨夜视线距离不远,大概也就是十来米,不过如果要是那个人打着手电筒,肯定能看到,但是街上黑漆漆的一片,没有任何光亮。

  那个人已经进去了?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张真瞬间感觉自己有一种幕后黑手的感觉。

  嘿嘿,大概这就是主角光环吧。

  张真没有走街的中央,而是顺着墙下一步一步向前走。

  走的时候雨衣不免触碰周围的野草,发出哗哗的声响,声音在雨滴砸落地上墙上的声音里稀释了不少,但是二三十米距离内还是能听的清楚,所以,他也不得不小心。

  终于摸到了那道熟悉的生锈伸缩门,庆幸白天的时候将路摸清楚了,要不然又是雨夜又是敌人的,很难掌握主动权。

  张真先是将铁钳子从缝隙中递送过去,然后他就门上跳了过去,跳过去的时候被一角铁挂住了雨衣,将雨衣挂破了一个很大的口子,雨水顺着张真是右腿流了下来,感觉挺冷的。

  从地上捡起铁钳子,就朝那间房子的大门走了过去。

  绕道了大门口,看了那把大锁,没有被破坏,这么说那个人没有进去?还是有别的进去的方法?

  白天的时候他绕着房子走了一圈,并没有发现别的门。

  这扇大铁门是进出房子的唯一通道。

  难道他还没有进去?

  也不对,中午的时候经过他的检查,锁头是从来没有动过的,锈迹的已经打不开了,所以他才买了一把开锁的钳子,要是锁头打不开那些蜡像是怎么进去的?

  肯定还有别的通道。

  那个人一定是走了那个通道。

  但那个通道在那里,张真就想不到了。

  他没有近距离的跟踪,所以这时候他也有些犯难了,张真看了一下手机,已经十二点多了,午夜以到任务开始,那个哭泣的男孩蜡像一定在里面,现在怎么办?

  张真果断的用钳子绞开了锁头,找其他的通道,不知道要找到什么时候,只有用简单粗暴的法子了。

  摇晃铁门,许久没有打开了,沉重的很,轻微晃了晃。

  更加可以判断那个人进出的绝对不是这扇门。

  张真用尽全身力气,将铁门推开了一缝隙,铁门开启的声音发出轰隆隆的声响,可以让他钻进去,张真就迅速的钻了进去,找了个地方躲藏起来。

  屋子里光更加昏暗,如果说外面的视线有十来米,这里最多两米。

  两米之外,什么都看不到,更看不到那些蜡像是怎么摆放的。

  等约莫二十多分钟,那个拿着手电筒的人也没有进来,铁门开启的声音不小,他绝对是能听到的。

  他不进来也是怕和这里的人狭路相逢。

  过了很久,那个人仍旧没有进来,而整个房子里也没有任何的光亮。

  他难道没有进来?

  不会的,他一定躲在某处,等待着自己和鬼怪决斗,然后做最后的黄雀。

  张真抖了一下手里的咬钢筋的那种长铁钳,还不知道谁是最后的黄雀呢。

  忽然,一双手从张真的背后伸了出来,掐住张真的脖子。

  张真猝不及防,被按在地上。

  那双手很有力,就像一双铁钳。

  那人什么时候摸到自己背后的?

  这么悄无声息,就像鬼一样。

  我操,这是着了道了,还不知道能不能挣脱。

  张真手里的铁钳也弄丢了,一时手也摸不到铁钳所在的位置,他就两手把住那双掐住他脖子的手,那手冰凉,像是一直在泡在冰水里,根本把不动那手。

  张真脑子里一阵晕,要折在这里了吗?

  系统怎么不跳出来帮助自己一下?

  那人骑到了张真的背上,用身子的重量压住张真的身子,让张真的身子不能来回的摆动。

  眼看着张真一条年轻的生命就要熄灭,忽然,张真的手上不知从那里生出一股力量,就像手指上安装了什么机械装置一样,一下就将那双冰冷的手把开了。

  张真抓着那人的两根手指用力的向外弯,那人的力量居然不敌张真。

  那个人也不明白为什么局势突然之间瞬间逆转,他已经明白了,现在自己已经不能够杀死张真了,要是继续再纠缠下去,很可能被张真所制。

  那个人马上做出了决定,从张真的背上跳了下来,快速的向外跑,利用身体的惯性力量一下将手指从张真手里抽了出来,可是他被带了一个跟头,一下栽到了地上。

  张真忙着呼吸几口新鲜空气,再想扑过去要将那人制服,可是他错了那么三秒种的功夫,那人已经从地上爬了起来,快步的跑进了黑暗里。

  那人对黑暗的地形很熟悉,要不是就是长着一双夜眼。

  张真知道自己应该在解脱桎梏的时候,快速反击,可是打斗的经验不足,在那几秒钟的时间忙着调匀气息,这才让那人跑了。

  从那人的背影,张真似乎明白了。

  你不就是另一个的自己吗?

  在他做最后一个初始任务的时候,从镜子里放出的自己的影子。

  当时自己也是这样错失机会,让他逃走了。

  今天那个影子反过来想要自己的命,这是为什么?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这影子究竟是什么东西?

  是鬼?自己只有死后有怨念才会变成鬼。

  是那种玄幻小说里写的,自己的分身?

  这更可笑,自己一个平平凡凡的人,也没有修仙,更没有练什么功法,哪来的分身。

  这是一个很怪异的存在,而且威胁到了他的性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