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侦探推理 心跳尖叫乐园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36往事

心跳尖叫乐园 如不是梦 2127 2019.08.23 23:23

  哭泣的男孩摇摇头,说:“为什么我要离开这里?我在这里挺好的,外面的世界太可怕了,这一个清净的我也是找了很久的。”

  张真并没有急于求成,每个人的心理都需要疏导,就像堵塞的河流,总是不疏导就会崩溃成灾,哭泣的男孩应该也是有一些特别的执念,最后灵魂附身在一尊蜡像上,说:“你虽然在这里,但是,我也知道你并不是一点都没有和外界接触,这一个地方早晚都会被开发,到时候你们带着这些蜡像去那里?那里有你们的容身之地?你想过没有,你们一旦离开这里,被外面的人发现,那些人多半会打烂你们的附身的蜡像,一旦离开你们的附身之物,就会魂飞魄散,如果你们要想继续安稳的生存下去,就想想我为你们安排的路。”

  “你有什么路?”哭泣的男孩问。

  “请允许我介绍一下自己,我是北郊游乐园里面的魔域乐园的老板,我的店经营的是3D虚拟全景视频,这个行业前景很好,我可以制作一个关于你们的虚拟视频,将你们当做道具安排在我的店里,以后你们就可以有永久的容身之所了。”张真循循善诱,“那里的环境比这里要好的多,窗明几净的,每天都有人打扫,而且每天都有很多的人来体验,人来人往的相当热闹,也不至于孤单寂寞。”

  哭泣的男孩低头,开始沉思。

  “你有什么顾虑可以跟我说,我们一起解决,我有普通人的身份······”

  “你来这里就是为了我们好?帮我们解决这个问题的?”哭泣的男孩突然抬头问。

  “当然也不全是,很有一部分我也是为了我自己,刚才我已经说了,我是经营虚拟视频的,正好,我看到了你们的故事,我就想将你们的故事作为素材,制作一个虚拟视频,然后请你们当做道具,调节现场的气氛。”

  “以后呢?”

  “以后一直会这样啊。”

  “要是你经营不下去呢?”哭泣的男孩思虑很远。

  “不会有这么一天的,我可以肯定的说,绝不会有这么一天的。”张真坚定的说,脑子里有系统这件事,他不能说出来,因为说出来谁也不会信。

  “嘿嘿。”哭泣的男孩冷笑了两声,“我是不会相信志大才疏的人,因为说的天花乱坠的人都是没有什么才能的,何况我也没有见过你那个地方,怎么相信你说的话,你走吧,这里很危险要是让那个人见到你,一定不会让你活着离开。”

  哭泣的男孩口口声声的说那个人,那个人究竟是什么人?

  是他在外面见到那个打着亮光的人?还是自己的影子?

  “我的那个店你没有见过,这我也无法向你形容的清楚,但是,这么危险的地方,我深夜一个人冒着生命危险前来,足以见我的诚意,你是不是应该考虑一下我的话。”张真继续循循善诱,现在已经受制于人,只有用嘴上的功夫了。

  “我本来是可以相信你的,但是,从我的经验告诉我,轻易相信一个人,就会带来噩梦一般的后果。”哭泣的男孩说。

  “不会啊,我说的都是实话。”张真说,用最真诚的表情。

  “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就给你说说我的故事。”

  “洗耳恭听。”

  “在我三岁的时候,被一个妇女拐走了,坐着火车汽车,来到这座城市西边的那座山里,将我卖给了一家残疾人夫妇,他们两个不是不能生育,而是都有先天疾病,生育下的孩子不是智障就是早夭,他们全家就凑了一笔钱,从拐子手里将我买了去。”

  “却是是个很凄惨的故事,我同情你。”张真在一旁喊666.

  哭泣的男孩根本就不理会张真的马屁。继续用刚才的口气说:“按照普通人的想象,他们得到我这样一个正常的孩子应该如获至宝才对,可是事实却与想象正好相反,他们将我买了去完全是为了伺候他们,那时候我是三岁,才那么高的一个小孩,城市里的孩子都还是在幼儿园,我却在他们家里端茶倒水,扫地抹桌子,除了地里的活,家里的基本都是我干的,就算是做饭我不会,其他的家务活我一样都没有落下。”

  “他们简直是人渣。”张真继续666.

  “如果这样的生活下去,我也没有什么怨言,毕竟每天都能吃饱穿暖。”

  “后来发生什么事了?”张真配合着问。

  “我从他们家里逃了出来,那一年我十岁,我受不了他们每天都像使唤奴隶一样使唤我,我受不了他们丑恶的嘴脸,在一个下着小雨的深夜,我逃了出来。”

  “也像今天的雨吗?”

  “像,但是那晚的雨很冷,天亮了之后,在路上我遇到一辆农用车,说了个慌,乘坐他的农用车到了市郊,然后就遇到了一个非常和善的老人,他看我又冷又饿,给我换了衣服,买了吃的,我从来还没有遇到过这样的好人。”

  “那个老人后来怎么样了?”

  “那个老人说他是一个艺术家,他的工作室正好缺少一个人手,雇人他没有钱,自己年纪大了,很多活又做不来,他看我是一个没有家的流浪儿,就请我到他的工作室干活,说绝对每天让我吃饱,而且还有肉吃。”

  “那个老艺术家是不是做蜡像的?”张真问,肯定是,要不这孩子也不会弄出这么多的蜡像。

  “没错,他就是那个印象蜡像工作室的主人,我正好无家可归,在他的工作室干活也不错,我当时想,顺便在他这里学一个手艺,将来也好做谋生的手段,我相信了他,我相信了自己的幸运,我相信真是老天眷顾弱小,在期初的两年里我们相处的很融洽,我在他的工作室兢兢业业,帮着他制作蜡像,一尊尊蜡像在我们手地下制作出来,我很高兴我遇到了一个贵人。”

  “后来呢?”故事应该到了转折的时候。

  “虽然我觉得在他的工作室如鱼得水,但是他越来越忧郁,后来每天简直都愁眉不展,因为我们制作出来的蜡像根本就没有人欣赏,没有人欣赏就没有收入,没有收入我们拿什么制作新的蜡像,而他是一个狂热的蜡像艺术爱好者,他是将自己所有的家当都赌上去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