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侦探推理 心跳尖叫乐园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35在这里

心跳尖叫乐园 如不是梦 2013 2019.08.22 21:33

  但是这个初中生的样子是视线平视,目光凝聚,似乎是看到了心仪的校花。

  这个应该不是那个“哭泣的男孩”。

  张真继续向前,这里是蜡像有三十多尊。

  不一会的功夫就将这些蜡像一一的检查完毕,有几个是青年,但没有一尊是符合“哭泣的男孩”这个特征的。

  那尊蜡像躲在那里?

  这时候,打火机的气好像用完了,火苗越来越小,最后摇晃了几下熄灭了。

  张真疯狂的安定电子点火器,但是就是点不出火苗了。

  这只打火机只是备用的光源,没想到到了这里变成了主要光源设备,最后也不能用了。

  这黑灯瞎火的到那里找那尊奇怪的蜡像?

  空灵飘渺的哭泣之声又在这时候响了起来,不知怎么的,张真感觉那哭声是在自己的背后。

  猛的转过身来,背后什么都没有。

  还是感觉那哭声来自背后,转身,空空如也。

  如此三番。

  这真是一个背后有人的游戏。

  张真平静下来,不再琢磨背后有人的游戏。

  这应该是一种心理干扰,哭泣的男孩并不像影子那样,上来就是杀手。

  他是很温柔的。

  温柔的慢慢的让你知难而退。

  可是,那具干尸怎么解释?

  张真想到了一个逼迫“哭泣的男孩”现身的办法,“你快出来见过,呀不然这我就将这里所有的蜡像都打碎。”就见他一手按住一名工人的头部,向一旁一推,这尊蜡像咚的一声倒在地上。

  蜡像的头部摔断,胳膊也卸掉了,支离破碎的,看样子挺吓人。

  哭声开始变的嘶哑,似乎是愤怒了。

  这一招挺管用。

  “快出来见我,我的等待是有耐心的。”张真说着又将一只手按在一名修理工的头上。

  “我数三个数,一,二·····”

  还没有等他数出三,那个修理工动了,头部转动,一下咬到了张真的手掌。

  他嘴里的牙齿是蜡做的,一点都不锋利,没有将张真的手掌咬破,但是也让张真手掌疼的很厉害。

  张真呜呜的叫着抽回手来,手掌没有被咬破。

  从他这角度,看到那个修理工的嘴角上翘的弧度很厉害,蜡像在笑。

  忘记了,这里的蜡像有一些是被赋予生气的。

  他们偶尔也会出去干点好事。

  打碎他们太残忍了。

  张真没有再继续利用这个法子逼迫“哭泣的男孩”,而是一点点的仔细的寻找。

  在这些蜡像的外围寻找。

  系统的说明是这个哭泣的男孩在一个角落,偷偷的哭泣。

  那么找的时候就不应该在很明显的地方。

  按照这个思路,张真就专门往那些个角角落落里看。

  终于,在角落里,他找到了一个大纸箱,好像装洗衣机的那种大纸箱。

  过来的时候,那只大木箱是装着一具干尸,这个纸箱里是什么?

  想到那具干尸,张真感觉这箱子里也是什么特别惊悚的东西。

  会不会又是一具干尸?

  走到纸箱的跟前,张真先是用鼻子靠近纸箱闻了一下,没有尸臭味,倒是有一种浓烈的蜡味。

  张真欣喜,哭泣的男孩就在这里了。

  他双手抱住箱子,向上掀开。

  下面隐约是半蹲在地上的小小的男孩蜡像,这个一只手柱在额前,像是有名的思想者。

  小男孩并没有穿任何衣服,他光溜溜的脊背发着柔和的白光。

  虽然没有足够的光线,仍然可以确定这是一具很完美的蜡像。

  张真将纸箱放到了一旁,身上已经没有了光源,要不他真想好好的瞻仰一下。

  哭泣的男孩慢慢抬起了头,这是一个很自然的动作,但是挺机械的。

  一个会动的蜡像张真就见过,会动的这么恐怖的蜡像张真还没见过,他要干什么?

  张真有意识的向后退了一步,这不是怯懦,这是一种姿态,这种姿态的意思就是,我不是你的敌人。

  忽然,后面上来两个人,一左一右,抓住了张真的双臂。

  不是人,是蜡像。

  是刚才张真见过的,好7环卫工人和修理工。

  两个蜡像的手臂很结实有力,张真挣脱了一下,没有能挣脱。

  “喂,我可不是你的敌人。”张真解释的说,他表现的并不慌乱。

  哭泣的男孩完全的抬起了头,他看张真的视角需要稍微仰视,张真隐约的看到他双眼之中泪珠连连,一滴一滴从面颊滑过。

  “来这里的人都得死的。”哭泣的男孩悠悠的说。

  呀,这可不像他一贯服务与城市的作风,哭泣的男孩在吴风的工作室所在的大厦修理电梯时张真见过,他良好的工作态度,怎么突然就是杀人狂?

  “你杀了几个人了?”张真问。

  “你是第一个。”哭泣的男孩稳重的说。

  “不对,我应该是第四个。”张真说。

  “不,你是第一个。”哭泣的男孩坚持说。

  “外面那具干尸是怎么回事?难道不是你。”张真责问。

  “虽然他闯进来这里,但是我并没有要杀了他,杀他的另有其人。”哭泣的男孩说。

  “谁?”张真问,谁能在他的眼皮子底下杀人,而且还放在离他不远的地方。

  “那个人的具体身份我也不知道,他不允许有人靠近这里。”哭泣的男孩说。

  “这不是你的地盘吗?”张真为。

  “他不干扰我的事,我也不干扰他的事。”哭泣的男孩说。

  你不是总带着蜡像们出去当无名英雄,怎么环有见死不救的时候?

  “你为什么不救他?”张真仍然是那个责编的语气。

  “你话太多了,我还是第一次和一个人说这么多的话,你让我厌烦了。”哭泣的男孩说,他的一只手慢慢的抬了起来。

  这是什么意思?像是县太爷住了一根竹签马上就下命令,某某人即可开刀问斩。

  “我是来帮助你的。”张真大声说,“不想听听听吗?”

  “你能清理出去那个人?”哭泣的男孩问。

  “这我倒是没有把握,不过我可以让你离开这里,这也不失为一个很好的方法。”张真说,他现在必须每一句话都说进哭泣的男孩心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