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侦探推理 心跳尖叫乐园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43老三也怕

心跳尖叫乐园 如不是梦 2036 2019.08.29 05:21

  可惜这里没有传送带,可惜这里没有焚化炉。

  男主绕过干尸,想要继续前行,忽然脚下一绊,老三就很自然顺着男主的目光向下看,干尸的一只手抓住了男主的脚踝。

  尸体动了,老三不禁又叫了一声。

  这一次,他感觉自己叫的比刚才那一声大,但是还是没有人告诉自己是不是已经超过了分贝值。

  那就继续体验。

  终于,男主找到了蜡像,但是,蜡像是一些支离破碎的头颅手臂和躯干,没有一个完整的蜡像人。

  支离破碎,立即让老三想到了碎尸杀人狂,在外面见到那道手电筒光柱,就让老三怀疑在这附近有什么杀人狂,现在看到这些支离破碎的蜡像零碎,更加验证了起初的怀疑。

  现场就在这里,杀人狂是不是离这里也不远了?

  男主踏过这片狼藉的断肢,一条手臂横曳在男主脚下,蜡像的手抓住了男主的脚踝,蜡像的手活了过来,老三又是一声尖叫。

  视频的最后,哭泣的男孩在向男主讲述自己的故事,那一段凄惨的经历让每一个人都心里产生恻隐之意。

  这是一个很可怜的男孩,老三想起了自己的少年。

  他也曾有过坎坷。

  他也曾有过梦想。

  他也曾有过自己追求的东西。

  但是那些,都被无情的岁月、无情的生活碾碎了。

  不要以为他就爱在火葬场干那种工作,要不是被生活所迫,谁愿意整天和死人为伍。

  因为他每天接触的都是死人,至今还没有找到对象。

  相亲的时候,一听说他是在火葬场烧死人的,姑娘就对他敬而远之。

  深夜里孤单寂寞的时候,他也曾想算了吧,从一处最高的天台上跳下来,或者在一处热闹的大马路上一躺,结束这凄凉的人生吧。

  但是,他还有自己的瘫痪在床上的母亲。

  自己没了,谁来照顾她?

  从哭泣男孩故事里,老三想到了很多。

  不知不觉,视频已经结束了,老三没有立即摘下头盔,他还在回味男孩的故事。

  张真走过去,帮他摘下头盔,老三怔怔的,喃喃的说了声谢谢。

  “你朋友都走了。”张真说。

  老三似乎没有听到张真的这句话,眼神也没有看向门口,而是望了一眼摆在屋子里的那几尊蜡像,问张真:“你这个故事是不是真的?”

  张真没有肯定也没有否定,说:“你认为他是真的,就是真的,你以为他是假的就是假的。”

  外面有好几个进来,好像是体验者,段雨晴正在接待,张真收拾头盔和耳机,说:“体验完毕,欢迎下次再来。”

  老三这时才从思忆中回到现实,说:“老板,我刚才的叫声超过70分贝了吗?”

  “他们都抛弃你了,你要是没有超过70分贝,现在他们肯定在这里吵吵着要赔偿了。”张真说。

  老三从椅子上站起来,盯着张真手里的头盔看了五秒钟,他还想再体验一次,刚才有很多的地方都没有看清楚,因为视角是360度的,当你扭头的时候能发现很多不同的东西,可是,现在体验一次要十块钱,他舍不得花这个钱,对于他们这些生活拮据的人来说,十块钱是他一天的饭钱。

  老三的嘴半张开一下,没有说出那句话,他走了出去,出门的时候又回头看了这个屋子一眼,这里给了他很多惊吓,也给了他很多快乐,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有钱了,再过来体验。

  张真不知道老三这时候的心里活动,他在准备接待下一位的体验者。

  今天的一天,总共接待了二十位体验者,下午六点,乐园的游客稀稀拉拉的,已经没有人到张真的店里来体验了。

  一算账,今天才进帐二百,除了开段雨晴的工资,他基本不剩多少钱了,有了一星视频不但没有出现盈利,反而还不如先前的自己制作粗糙的普通视频。

  “雨晴,你说咱们要是涨价,会不会让很多游客望而却步?”张真收拾完屋子,问段雨晴。

  “你想涨价?”段雨晴问。

  “你看,以前咱们的视频是五分钟,游客多的时候一个小时可以有十名体验者,现在视频加长到十五分钟,一个小时最多才容纳四名体验者,这样就算全天八小时都是满满的客户,也才容纳三十多名体验者,才能挣到三百块钱,我感觉生意不应该是这样做的,所以,我听一下你的意见。”张真说。

  “以照原先的成本,现在的体验价起码要三十元,但是这样一来,肯定流失一部分客源,我是这样想的,你看那屋子里只有一把体验转椅,要是再增添两把,这样即便我们不涨价,充分利用我们的空间时间,也不会减少原来的营业额。”段雨晴说。

  咦,是啊,怎么没有想到这一点。

  有三把转椅就能让一次性让三位顾客体验,十五分钟的时间还是营业额是三十元。

  张真一笑,说:“还是你聪明,这种椅子也不算太贵,一千块钱一把,增添两把椅子不成问题。”

  “还有,既然你已经将虚拟视频分出星级,肯定以后的体验价格是不能一样的,你以前制作的虚拟视频还是按照原来的价格,以后一星二星的虚拟视频体验价格就不一样了,这样有两个好处,第一可可以增加我们的营业额,第二也方便我们的管理,顾客出什么价格我们就放什么样的视频。”段雨晴侃侃而谈。

  张真不禁对段雨晴刮目相看,这女孩懂的还挺多,他标准的理科生,上学没有学过,社会经验又不足,所以对于营销方面的知识,他完全是睁眼瞎。

  “行啊你,看来招你过来是对了,别看我堂堂一个七尺男儿,见识还不如你。”张真向段雨晴竖起大拇指。

  “没什么可羡慕的,我家里就是做生意的。”段雨晴说完背起自己的小包包走了。

  家里是做生意的?

  望着段雨晴走出去的倩影,张真想,家里做生意应该很有钱,怎么会跑来我的小店打工?怎么会去殡仪馆做殓容?

  真是一个奇怪的女孩。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