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东晋北府一丘八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零一章 汉胡纷争何可解

东晋北府一丘八 指云笑天道1 2039 2017.09.14 08:00

  刘穆之的脸色微微一变,摇了摇头:“寄奴,话不能这样说,王猛没办法选择他的出生,在他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所处的地方已经是胡人的天下,严格地说,胡人的国家才是他的祖国,他作为士人,学得文武艺,报与帝王家,在一个不压迫汉人,施行仁义的秦国为相,并没有什么不妥。”

  檀凭之也点了点头:“是啊,有这样的汉人当丞相,总比让那些粗鲁野蛮,不通仁义之道的胡人当丞相的好,起码我们北方的汉人,还能活得下去。当然,如果大晋能奋发有为,北伐收复江山,那自然是更好的了。但是现在这个局面,也勉强可以接受。”

  刘裕冷笑道:“秦国要是这么好,为什么还会把那个什么翟部丁零人放到南方边境呢,他把这些野蛮粗鲁的胡人弄到边境,不就是想害我大晋的汉人百姓吗,为什么他不把这些人弄到他关中长安的边上去?”

  刘穆之笑道:“你也不可能真让这苻坚把汉人放得比他们氐族人更高吧。寄奴,你要知道,这些胡人都是以游牧为生,只有水草丰美的地方才适合他们居住,关中是农耕区,虽然也有千里草原,但是已经容纳了太多的胡人部落,很多呆不下的,只有在别处安置了。”

  “至于那翟斌,是从石赵时期就给安置在河南渑池一带,与两淮相邻,相当于世代都为北方的胡人国家镇守南方边境。这个事情你真不能怪到苻坚的。”

  刘裕勾了勾嘴角:“好了,五胡的历史和渊源反正你都说了一遍,我现在心里也清楚了,百年以来,不停地就有不甘为北方胡人奴隶的汉人百姓南下,大晋也一直在组织北伐,这也是我汉人国祚能延续至今的原因。”

  “我刘裕的祖上就是从北方逃难而来的,家训就是要我们刘氏子孙光复失地,重归故土,只是这回,我被刁氏兄弟这些狗官所欺压,得先报了仇,再谈这些事情。对了,凭之,那个翟斌为人如何,值得信任吗?”

  檀凭之很肯定地点了点头:“翟斌已经年过七十了,这在胡人里简直算是长寿的神仙,因为他们的年龄很少超过四十岁,他从石勒的时期就成了部落的领袖,来到了中原,到现在超过了五十年,渑池一带,已经世代是翟部丁零人的地盘,人数有几十万。”

  “只是这些丁零人自古以来喜欢抢劫偷窍的习惯仍然不改,当年汉朝使者苏武在北海牧羊时,就给丁零人偷了羊。但他们最多只是些小偷,缺吃少穿时会抢些或者偷些东西,还不至于杀人放火。”

  “我们这回南下之时,曾经给羯族胡人和专门揖捕逃亡者的秦国军士一路追杀,从山东南下入两淮的这条路线给防得很严,不得已才走了丁零人的地界。那翟斌见我们举族南下,还感慨说当年他们也是这样整部落地给迁到了中原,触景生情,还老泪纵横呢。”

  魏咏之跟着说道:“是啊,翟斌和他的侄子翟真,现在是部落里管事的人,他们都说他们自己回不去康居的旧居,但可以助我们南下认祖归宗。于是就放行了我们,因为翟氏部落在当地经营已久,别的胡人和秦军也不敢随意进他们的地盘抓人,所以我们才得以进入大晋。不然的话,还真不好说能不能生入大晋呢。”

  刘裕长出一口气:“想不到你们这一路有如此地艰难,走翟部的这个点子,是那孟昶出的吧。”

  檀凭之点了点头:“是啊,没孟兄弟的建议,我们这些人还真的下不了这个决心呢,毕竟去之前只听说丁零人天性喜欢偷窃抢劫,连秦军都不敢进他们的领地,完全是个半独立的地盘,都有点害怕呢。”

  刘裕正色道:“那如果是我的家人去投奔翟部,那翟斌真的会收留吗?”

  魏咏之笑道:“当然,这些胡人虽然凶狠,不讲礼仪,但有一点好,就是为人仗义豪爽,如果是远方的人落难来投,他们是会加以庇护的。不仅是我们,有不少在秦晋两国犯了事的人逃到他们那里,都给收留的。只是有一条,在他们那里,不许再行凶作恶,不然的话,会按部落的私刑腰斩处死的。”

  刘穆之听到这里,叹了口气:“这些丁零人也真是奇怪,他们自己是有组织地出去偷盗抢劫,在自己的部落里却是不允许这些事情,有意思。”

  刘裕笑道:“胖子,你学富五车,怎么连这个都不知道呢,外出抢劫是为了弥补生活物资的不足,这些丁零人怕是不怎么会种地,游牧的水平也不怎么样,不抢就得饿死,而且,我听说胡人里以力为尊,出去抢劫可以看出谁更有本事,以后可以当头人。他们又不象我们大晋的汉人这样靠举荐为官。”

  刘穆之微微一笑:“说的也是。这么说来,那翟氏部落倒是个可以安身之所。寄奴,你可以把令堂和两个弟弟先送过去,我们一起帮你报仇,报仇之后,你也去那里吧。”

  刘裕的眼中神色变得黯然:“不行,我不能去,我是刘家的长子,要继承家风家训,翟部再好,也是敌国异族,我如果也过去了,那就是我刘家放弃了汉人身份,去做胡人了。就是我娘和两个弟弟,在那里也只能是暂时容身,等风头过后,还是要回来的。再说了,真的办完此事之后,如果我不去投案自首,那我家就成了叛逃敌国,这个汉奸之名,是永远逃不掉了。”

  刘穆之叹了口气:“胡汉之分,没有这么严格的,大晋历史都有高官大将在斗争失败后逃往北方,北方也不断地有汉人家族甚至是胡人家族南下归附。解决胡汉矛盾,象冉闵那样一味靠杀,终归不行,还是要移风易俗,让胡人学会我们汉人这套,归化成汉人,才是长久之道啊。”

  刘裕微微一笑:“别长久之道了,胖子,先帮我合计一下,怎么干死刁逵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