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传奇中的无奈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五章 彩霞漫天(下)

传奇中的无奈 吴奈 2577 2005.06.14 11:46

    张耀宗再次展开流云剑法,极为犀利地逼近陆民的周身大穴。

  陆民见对方长剑目标又是自己右手,当下一个旋身而起,长剑突然放置腰际,剑随身转,刮起一阵阵强烈的剑气,硬是把张耀宗击退三尺。

  陆民不等自身落地,虎目一震,手中长剑再次一抖,猛然一个踏地,身子一个疾进,凛冽的杀气登时弥漫开来。

  张耀宗亦感到了气氛的大变,陆民在这一刻突然似变了个人。那如此可怕的杀气为何会在此时一下子汹涌而出。张耀宗不敢怠慢,立时使出流云剑发之真髓“流风霜寒”。

  两剑在空气中接触了。

  霎时间,只见虚空中亮起一道彩虹般璀璨的光线,顿时使整个大厅更显富丽堂皇。每个人的眼前,闪出一片百花飘逸的景色,红的,黄的,紫的,是如此的美丽,如此的动人,那一时刻的心魄已经不属于自己,只属于这让人迷醉的事物。

  突然之间,那迷醉的百花登时又化作无数的利剑,朝张耀宗射去。

  花是如此漂亮,剑却也那么犀利。

  张耀宗却丝毫不受诱惑,那冰冷的气息有若腊月的寒霜,那肃杀的剑势有若天地之极的风暴。无数的花朵在他眼里,只是枯萎的萧索。那无数的利剑,也只是一根根轻若鸿毛的针线。

  一阵极其诡异的蚊吟引暴了壮烈的狂吼。

  尘土弥漫的空间渐渐散开,张耀宗依旧一副酒色过度的苍白模样。

  陆民却是嘴角边流出一道血迹,缓缓淌下。

  陆民道:“张氏家族的‘流云剑法’果然名不虚传,陆某佩服。”哇的一声,一大口鲜血再度喷出。

  张耀宗淡淡道:“哪里,阁下的剑法难道真是来自‘剑圣’戴真量?刚才那式是否是‘风月无边,剑花四射’?”

  陆民仰天一笑,道:“阁下以为呢?”

  自从五年前,陆民使出剑圣戴真量的“彩霞三式”中的两式之后,立时在江湖上引起轩然大波。白道豪雄实在不敢相信,传说中的正道高人竟把自己的剑法传给了陆民这等十恶狂徒。

  但多数人还是坚信,认为这是不可能的事情。那陆民所使的剑法只是相似而已,定然不会由戴真量所传。

  此刻张耀宗的一问再次引起了这个话题的争论,群雄全都窃窃私语起来。

  只闻赵长天一声大喝,全场登时静下。赵长天道:“即便陆民真是‘剑圣’戴前辈的传人,诸位又待如何?”四下无语。

  赵长天一扫全场,再次义正词严道:“‘剑圣’戴前辈是我正道中响当当的人物,岂会有这种无耻传人?就算他是戴前辈的传人,戴前辈又怎会容他胡作非为,早已将他绳之以法了。所以说,陆民定然不是戴前辈的传人。”

  无名笑道:“万一那戴什么的前辈已经死了呢?那也不好说啊?”

  群雄目光再次齐齐看向无名。倘若这眼光可以杀人,无名早已被万箭穿心了。无名在言语上的确对戴真量很是不敬,也怪不得白道群雄如此了,“剑圣”戴真量对于白道之人而言,不仅是一个前辈,更是一个传说。

  就连赵长天这样的人物,也说不定没有见过一面。

  差不多八十年前,“剑圣”戴真量凭着一人一剑,以不满二十岁的年纪连挑当时所有黑白两道高手,震惊当世。然后在今后的十年里,又向魔道所有高手一一挑战,剑至之处,所向披靡,声望亦达到巅峰。

  天下第一人至此而出。

  之后,戴真量突然销声匿迹,杳无踪影。直到三十多年前,传闻魔道不世高手施嘉仁以一敌三,挑战“剑圣”戴真量,“刀霸”孔雷,“拳皇”方朝名当时白道三大绝世高手。

  但是,那战到底胜负如何?只有当事人知晓。

  从那以后,这“剑圣”戴真量连同“刀霸”孔雷,“拳皇”方朝名齐齐隐于世间,再也无任何他们的消息。

  此刻无名说戴真量死了,不仅让这些人一下子丧失了精神寄托,更是对他们心中偶像的极大污蔑。怎么能让他们接受得了?

  吴天昊当即跳起,怒道:“臭小子,你他妈的再说一遍,信不信老子现在就劈了你?”

  无名哈哈笑道:“就凭你?你还不够资格。”

  此话一出,吴天昊暴跳如雷,几乎就要向无名冲杀过来。

  赵长天喝住吴天昊,道:“吴大侠休要心急,戴前辈武功高强,岂会无声无息地消失于茫茫人海?既然听不到噩耗,那就说明戴前辈定然在世。”

  吴天昊想了想,正色道:“不错。赵堡主说的正是。我们无须听那些宵小之徒的无聊戏言。”说罢,狠狠瞪了无名一眼。

  陆民擦了擦嘴角边的血迹,道:“‘剑圣’戴前辈乃英雄豪杰,我陆某是十恶小人,他又岂会是陆某的师父?诸位也太抬举我了。”

  众人皆是一怔,这陆民亲口承认并非戴真量的传人,就等于把自己逼上绝路。难道他自寻死路不成?

  赵长天思虑半晌,道:“阁下已不敌张家主,是否还想再战?”其实,两人在招式上实在不分上下,之所以陆民败下阵来,纯属内力不敌而已。

  陆民哈哈一笑,道:“张家主内力深厚,陆某自是不敌。在座的其余六位白道领袖想必也差不到哪里去,陆某更不会狂妄到以受伤之体再战诸位。至于剩下的白道之士,陆某还看不上眼,所以今日之战就此罢休。赵堡主以为如何?”

  赵长天道:“如若不战,难道阁下想束手就擒?”

  陆民道:“当然不会。”

  赵长天道:“那阁下又何以杀杜门主?”

  陆民突然神情一变,笑道:“赵堡主太多此一问了。赵堡住不妨想想,天下之中,谁有可能以一人之力连挑江湖所有白道,然后再去杀人?”

  赵长天被此一问,哑口无言。心下倏地一跳,一个可怕的想法涌入脑中,顿时冷汗淋漓。

  陆民见到赵长天的脸部变化,又笑道:“赵堡主恐怕已想到陆某为何敢以一人之力来此挑战诸位了吧?”

  赵长天猛然一个仰头,朝身后赵家家将喝道:“赶快到杜门主那里看看,若是杜门主安然无恙,立刻带至此地。”心中却是惴惴不安,只盼望杜千秋不要死了就好。

  赵长天身后四位家将轰然应诺,纵身而去。

  此刻,群雄大都明白,陆民前来只是个幌子,应当是为了吸引白道注意,刺杀之事早已交给了其他恶少。

  赵长天回身冷笑道:“‘流氓剑客’不愧为十恶之首,竟如此胆大妄为。不过,阁下就要为你今日的罪孽付出生命的代价。全部赵家家将听令,封锁一切出口,不惜一切代价击杀流氓剑客陆民。”

  片刻之间,正殿涌入一百多名赵氏家将,把所有出口封死。个个手持刀剑,有的还拿了弓箭。这陆民在此时看来的确成了瓮中之鳖,插翅也难飞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