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权游:我加载了猎魔人系统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九章 台前幕后

  这些事情,处于焦点中心的克雷是不能亲自做的,无数双眼睛盯着他,一直跟在他身边的护卫队长也不合适。

  白港卫队来到孪河城一共200人,他们中最不起眼的,才是真的适合做这件事的人,同时,他们也根本不知道自己在教堂外墙刻东西究竟有什么意义,就算是被盘问也不会露馅,因为这个人真的不知道。

  踏上了南方的土地,旧神在这里没有力量,也就意味着三眼乌鸦那无处不在的眼睛失去了祂的作用,克雷暂时不用担心泄密的问题。

  至于在北境,他暂时拦不住三眼乌鸦偷窥他,不过,三眼乌鸦也不敢对他做什么,布兰和心树就是祂的死穴。

  接过那张普普通通的纸,护卫队长认得出来,这就是一张最常见的信纸。

  把它打开,看着中央的那个造型特殊的三叉戟图案,护卫队长一头雾水,他不明白自家少爷这是在干什么,曼德勒家族同样笃信七神,这么做是什么特殊的祈祷仪式吗?

  克雷没有理他,他相信自己不需要重复第二遍,这些护卫会把事情办好的。

  ……

  城墙转了一圈,北墙和南墙的情况差不多,潮湿的感觉充斥了每一块墙砖,但依然没有大的破绽。

  这就意味着,克雷没办法找到一个地方进行集中突破,只能采取别的办法了。

  一行人从城门处下墙,克雷看着已经攀到高空的太阳,祈祷着自己这顿午饭别再遇上某個佛雷了。

  但事情偏偏不如他的愿,刚刚准备离开,克雷就被史提夫伦·佛雷爵士那特有的嘶哑嗓音给拦在了原地。

  “克雷,我父亲让我邀请你去和他一起进午餐,相信克雷你一定会来的对吧?”

  愣了一下,瓦德·佛雷找自己干什么?但他脸上却反应很快,浮现出礼貌的微笑。

  在心里骂了好几句,但克雷也没办法,略微一思索,他大概猜出来瓦德·佛雷叫自己过去是干什么了,吃饭什么的都是虚的,要问自己的一些问题才是真的。

  第三次踏进主堡的大厅,昨晚欢宴造成的一地狼藉这个时候已经什么都看不到了,除了空气中若有若无的酒香味道,这里没有任何痕迹了。

  一条六七米长的桌子被仆役搁在了大厅的正中间,座子上摆满了热量极高的食物,瓦德·佛雷侯爵本人坐在正中的椅子里,专心对付着一只炸的很脆的乳猪。

  很罕见的,克雷居然没有在瓦德侯爵的身旁看到女人,对于这个每天都离不开女人的老银棍来说,这可是不多见的。

  大厅里只摆了两把椅子,瓦德侯爵一把,剩下的一把,自然就属于克雷了。

  作为继承人,史提夫伦爵士没有在这里获得一把椅子,老爵士悄悄从桌边的一只肥鸡上扯下一只鸡腿藏起来,跟自己的父亲打了个招呼,就自顾自地离去了,还非常贴心地关上了大厅的门。

  来都来了,克雷也没客气,坐到自己的座位上,目光开始寻找着自己想吃的食物。

  他一点都不操心自己会中毒,一般的毒他的体质完全免疫,至于里斯之泪的高级货瓦德·佛雷不一定能搞得到,就算搞到了也没理由用到自己身上。

  “你随便,曼德勒小子,我老人家一个,吃不了多少的。”瓦德侯爵看了克雷一眼,示意克雷自便。

  他不提邀请自己过来的目的,克雷也正好装傻,选了一些自己爱吃的东西,慢慢地吃了起来。

  酒倒是好酒,青亭岛的金色葡萄酒克雷的手边有着满满一瓶,给自己到了一杯,克雷品尝着酒液的香味,心中猜着这老家伙能忍到什么时候。

  一顿饭吃了大概半个小时,两个人都不是个吃饭很快的,克雷是本身细嚼慢咽的习惯问题,瓦德·佛雷侯爵纯粹是在跟苍老的咀嚼肌肉作斗争。

  放下酒杯,瓦德·佛雷侯爵满意地出了口气,看着也已经停下刀叉的克雷,脸上扯出一丝算不上笑容的表情,终于是开口问道:

  “曼德勒小子,看样子这两天你很受我的那些愚蠢的子嗣们地欢迎啊。”

  知道他在说什么,克雷无所谓地耸了耸肩,面色没有一点点变化,声音平静地回复:

  “确实,我很感谢佛雷家族对我的各种款待,他们确实……很热情。”

  不屑地从鼻孔间喷出几丝嗤笑声,瓦德侯爵看着仍然给自己装糊涂的克雷,索性直接挑明了说。

  “我的曾孙女,瓦妲·佛雷,听说想爬你的床,最后不知道怎么没成功,你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儿吗?”

  说这话的时候,瓦德·佛雷侯爵原本眯着的眼睛陡然睁大,捕捉着克雷脸上表情的每一缕变化。

  然而,很快他就失望了,因为克雷的表情就如同神眼湖的湖面,没有一丝丝的波澜,这个曼德勒小子慢条斯理地回答了他的问题:

  “侯爵大人,瓦妲小姐的事情我可什么都不知道,我相信佛雷家族家风很严,这些估计是谣传吧。”

  克雷本来还想说有您这么英明的长辈,怎么可能允许子嗣出现这样的行为呢。后来还是忍住了,虽然很爽,但是现在没必要激怒这个老头。

  眯着眼盯了一会儿克雷的脸,瓦德·佛雷吐了一口气,点点头,淡淡地道:

  “对,伱说的没错曼德勒小子,这一定是谣传,看来有些人的舌头该紧一紧了。”

  克雷报以和善的笑容,没有回答瓦德·佛雷侯爵的这句话。

  没在这个问题上有什么收获,瓦德·佛雷侯爵换了一个问题,蓝灰色的眼睛里满是诡异的神色:

  “那么,曼德勒家的小子,可以告诉我今天早上,你和我那没脑子的三儿子在东城的城墙上说了什么吗?可是有人告诉我,他是在那特意等着你的。”

  这是个事实,当时除了自己这边的白港卫队之外,还有一些忠于瓦德·佛雷侯爵的佛雷士兵在场,克雷不可能去否认这事儿没发生。

  他不知道伊尼斯·佛雷是不是已经被他的父亲从他那里获得了全部信息,不过这问题不大,他知道该说什么。

举报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扫一扫 ·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心阅读,新用户还可享14天限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New客户端Windows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点击,起点中文网送APP下载福利

关闭浮层

起点中文网送APP下载福利,新用户14天限免权益

扫码下载APP领取

新版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