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就算搞错告白对象也能谈恋爱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一章 帽子借你 糖也给你

  “范薇退队,对队伍的影响很大吗?”

  沈寂看了一眼夏然然吃东西的样子,稍微有那么一些忍受不了,干脆别过头去看着其他地方。

  “老实说,大的不是一星半点。”夏然然把最后一口面包塞进肚子里,拿起牛奶吸了一口,“不然我也不会这么愁了。”

  “那个林诗琪是教练带过来的?”

  夏然然感到有些意外:“你知道林诗琪的事?”

  “今天下午的事,我听说了。”

  刚说完这句话,沈寂几乎事下意识地侧过头去看夏然然的反应。

  果不其然,一回想起今天下午的事,好不容易回复了些的精神又一下低落下去,捏着手里的面包袋子有些不知所措。

  “嗯,教练说她的意识不错,但是得分能力稍微差了点。”

  夏然然稍稍冷静一会儿,这才有心情来回答沈寂的问题:“你知道的,我们女篮招人本来就比较难,今年算是比较走运,新冒出来的厉害的人几乎都在大一这一届,恰好组成了一支几乎全新的队伍。我们学校的女篮实力一直是中下游水平,上次全国比赛,只是教练让我们去试试水。很多学校因为资料没更新,还把我们当成是之前的队伍没有多研究,掉以轻心才输了比赛。”

  “说起来,这个冠军还是有些运气成分在内的。”

  夏然然想起当时第一场就碰见了一个种子队伍,就是因为对方没有把他们放在心上,结果第一节就被大比分拉开差距,后续持续拉扯也追不上来。

  那场比赛简直可以说得上是爆冷。如此强劲的对手就这么被淘汰,夏然然他们后面的路也因此变得好走了些。

  不然,只要对方研究过他们,稍加调整一下战术,恐怕冠军就同他们无缘了。

  即便如此,范薇和夏然然两人的表现在当时还是给所有观众都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你不太关注篮球的事情,也没看过范薇的比赛,她的外线三分球简直是神乎奇技。尤其是后来准头练上来之后,更成了我们队伍的一个大杀器。”

  “这个林诗琪……虽然像教练说的一样,意识确实不错,但赛场上最重要的还是能有得分的能力。”夏然然想到过几天同东华大学的比赛,忍不住叹气一声,“这次CUBA省预赛,我们很有可能又会同东华大学撞上。就算过两天只是训练赛,但要是差距太大,我怕打击到队员的自信心……”

  “而且,范薇当初进我们球队,不仅仅是因为她篮球打的特别好。”

  “她爸爸非常讨厌她打篮球,原本的志愿是跟我们一样的,但是后来被他爸给悄悄改了,改成了会计专业。”夏然然沉声道,“范薇虽然是体育特长生,但她的文化分本来就很高,上这个学校也没什么问题。”

  “所以她想加入校队最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为了证明她的选择没有错。”

  “可她现在就这么轻易放弃了。”

  下课的铃声突然响了起来。

  教学楼里学生们的声音几乎就在这一瞬间响起。远远地听见里边传来的人声,夏然然抬起头来,失神地看着旁边的教学楼。

  “夏然然,作为队长要操心很多事情这的确是不争的事实。”沈寂开口说道,“但有时候,你要学会给自己减负。”

  “减负?”

  “范薇如今退队已经成了不争的事实,就算你再如何去追究原因,范薇也不一定能重新返回队伍里。所以现在最重要的事情不是再想着怎么把范薇带回来,而是让现在还在球场上的队员有安全感以及必胜的信心。”

  “你现在一直惦记着范薇的事情,反倒让还在球场上的队员,还有你们的新伙伴感觉到不安。到时候如果范薇真的不能重新回到球场,队伍的人心也散了,还怎么带领大家拿到冠军?”

  “你不是她们最可靠的队长吗?”

  夏然然转过头去看他。

  “至于范薇……”

  沈寂略微停顿了一下,最后开口说道,“或许她有别的不能、不想同你说的原因。”

  “可是我今天才对她说了不好听的话。”夏然然在说完之后反思自己,也想到了这一点。但自己当时一下头脑发热根本没有想这么多,只顾着指责她。现在想想,的确是自己做事冲动了些。

  “做错什么事,道歉就好了。”沈寂靠在椅背上看着头顶的星空,缓缓开口说道,“倒是范薇讽刺你,你不觉得委屈?”

  “其实还好,毕竟是我有错在先。”夏然然耷拉着脑袋,“但还是有一点点难过。”

  从教学楼走出来的学生已经逐渐走到了沈寂他们坐着的这条道上,夏然然双手撑着长椅,低头不想看面前走过的人群,不愿让别人发现自己的难过。

  沈寂侧过头去,看见她眼睛里泛着亮晶晶的东西。

  夏然然突然感觉自己的脑袋被人拍了下,回过神来,头上已经戴上了一顶帽子。

  转身想同沈寂说话,没想到他伸出手来直接把帽檐压得更低,夏然然的脸直接被遮挡得严严实实,连视线也变成了黑漆漆一片。

  “帽子借你。”沈寂开口说道。

  好奇怪啊,刚刚明明很难过的。但这个帽子好像有什么神奇的魔法,戴上它,夏然然觉得自己好像一下被喂了一颗糖。

  突然就不苦了。

  夏然然的脚尖轻轻点着地板打着只有自己才懂的节奏,偏过头去偷偷看了一眼沈寂。

  他好像有些困了,翘着二郎腿靠着椅背一顿一顿地打起了盹儿。日常的沈寂看上去是多高岭之花,可睡着的沈寂,同一个十二三岁的少年一样可爱。昏黄的灯光懒洋洋地洒在他脸上,就像是夏尔丹《吹肥皂泡的少年》的那个男孩,浑身上下都是光。

  夏然然一时之间还没有意识到,这究竟只是路灯的灯光,还是她自己眼里沈寂自带的光。

  更没有注意到,两人的距离只剩下一个身位。

  只要她一探过身子,就能靠近沈寂的肩膀,对着他的左耳说只有两人才能听得见的悄悄话。

  “谢谢你,沈寂。”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