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就算搞错告白对象也能谈恋爱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七章 我还是从前那个少年

  这边宋茹和林奕相看两相厌,互相之间隔得远远的,谁也不想碰谁。球场上的两人却好像根本没有注意到这边的剑拔弩张,只顾着自己亲亲我我去了。

  “投篮虽然说手感很重要,但首先还是要有基本功。”夏然然过来给他示范了一次基本动作,“不过你是要速成,练基本功是来不及了,就只能在一开始多练练姿势之类的。看我。”

  夏然然让沈寂将自己的眼神放在自己身上。一边细心给他讲解要点,一边手上做动作给他做示范。

  结果一转头就看见他一直在盯着自己的脸看。

  “你看我脸干嘛,看手。”夏然然一下大笑出声,“怎么感觉你呆呆的?”

  “最近没休息好。”

  沈寂揉揉眼睛,努力眨眼往前边望了望。眼神却时不时闪回来看夏然然的反应。

  她好像什么都没发现:“都跟你说了要好好休息不要熬夜。来,你来试试。”

  说完这话,夏然然又重新把球交回到他手上。见他依旧是那副呆愣的模样,夏然然索性直接上手握住沈寂的手:“手腕这里不要太硬,放松些。”

  “还有你拿球的手势……”

  夏然然觉得站在他面前有些不太好操作,站在他身后也直接被他给挡的严严实实什么都看不见。夏然然干脆直接钻进他怀里,伸出自己的手覆在沈寂的手掌上,脑袋正好抵在沈寂脖子上,整个人都快贴在了沈寂身前。

  糟糕。

  沈寂的眼神变得飘忽不定,看向怀里的夏然然眼神也变得有些无措,紧张到多咽了几口口水。

  “你投篮的时候,身体可以稍稍往后倾斜……”

  说着说着,夏然然的人也开始往后靠,整个人彻底靠在了沈寂怀里。为了不让对方靠自己太近,沈寂人也跟着往后倒,结果一个中心不稳,踉跄一步,差点摔倒在地。

  “嘻嘻嘻嘻嘻嘻……”

  听见旁边突然传来老鼠一般猥琐的笑声,沈寂眼神扫过,就发现林奕和宋茹两人躲在一边笑作一团。

  被瞪了一眼,林奕的笑声才稍微收敛了些。等到人转回去,他立刻又回复成原来的样子:“我还是第一次见沈寂这么不从容的样子,震撼,太震撼了!我沈寂哥哥这么一看简直不要太纯情——”

  “我家然然争气啊!”宋茹一副老母亲的口吻,“无形撩汉,最为致命!”

  “我有跟你说话吗?”林奕对宋茹突然搭话的行为表示不满。

  “我说我回答你了吗?”宋茹给对方翻了个白眼,“自我感觉不要太良好好不好?”

  “你!”

  这边斗了两句嘴之后便彻底歇了火,陷入了冷战环节。而夏然然那边,沈寂也彻底陷入了被动状态。但发现她根本一点都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之后,沈寂让自己也尽量忽略这些问题,这才终于慢慢走上正轨。

  “很好很好!你看!这不就进了吗!再来一个!”

  “又进了!厉害!”

  “很好!十个球进了五个诶!”夏然然见沈寂的命中率越来越高,在一边鼓掌鼓励。林奕整个人都傻了,看沈寂现在投篮那种从容淡定的模样,根本一点都不像自己刚刚教他那会儿的小白样子。

  猛的一下起身,林奕气鼓鼓地走到沈寂身边:“你刚刚是不是故意整我呢?”

  “什么故意整你?”沈寂无辜地睁大双眼。

  “怎么夏然然教你你就这么用心,我刚教你的时候你就吊儿郎当的?”

  “我可没有吊儿郎当,我都很努力。”沈寂面无表情地为自己辩解,夏然然看不惯林奕这么欺负人家,赶紧走上前来,“林奕,你可别冤枉人家。”

  “我怎么冤枉他了?”

  “有时候学生差不是学生的问题。”夏然然嘴巴朝他的方向努,“是老师的问题。”

  林奕感觉自己现在就像是他们手里的那个篮球。

  他们获得了快乐,获得了爱情,自己却一直在挨打,被摩擦。林奕被气得不轻,索性直接躺在地上:“把我杀了给你们两个助助兴吧!”

  “……”

  “无聊。”

  在短暂的沉默过后,夏然然和沈寂几乎异口同声地说出了这句话。林奕自知自己斗不过这对小情侣,灰溜溜地回到了自己位置上,眼睛都跟着失去了高光。

  宋茹又想大声嘲笑他,又觉得他有点可怜,伸手给他递了瓶水:“嗐,小情侣你侬我侬,你上去不是自取其辱吗?”

  林奕伸手接过水,眨巴眼看着她,拧开瓶盖一阵吨吨吨。

  夏然然陪着沈寂练了好几天的篮球,到最后因为期末考不得不放弃,只能每天乖乖溜到图书馆复习。沈济也同样因为这件事把和沈寂的约定给抛到了九霄云外。

  沈寂倒是无所谓,既然不用比,那他的球也就不用再练下去,他也能重新回到生活正轨上。

  天知道这几天打篮球打得他整个人都快散架了。

  “你们交了期末作业就没笔试考试了吗?”

  夏然然放在桌下的脚躁动不安地抖动着,直到对面的小哥抬起头来瞪了她一眼,她才终于收敛,紧张地一动不动,以极其缓慢的动作偏头同身边的沈寂说话。

  “有,中国建筑史之类的课程都要笔试,我们学院期末考试时间要比其他学院的都要早,估计你们考试的时候我们已经放假了。”

  “你的大作业都交了吗?”夏然然好奇多问了一句,“听说林奕最近赶作业都赶了好几个通宵了,最近反倒是没怎么见你熬夜。”

  “他是因为之前的作业没有交,现在为了不被老师发现,只能把落下的图全部补齐交上去,不然平时成绩都没有。”沈寂想起今天早上出门前瞅见的林奕重的跟熊猫似的黑眼圈,同情地摇头,旋即继续看自己的专业书去了。

  耳边又传来夏然然叹气的声音。

  “怎么了?”

  “总是学不会——”夏然然感觉书上的字已经变成了一个一个小人儿,在自己面前跳着舞。打了个长长的哈欠,夏然然伸个懒腰,低头就准备倒下去——

  沈寂一把接住了她即将趴下去的头:“走吧,去吃饭。”

  “吃饭!”

  听见吃饭两个字,夏然然已经神游在外的魂魄瞬间归位,火速收拾好自己桌上的东西准备走人。

  对面的人又抬头瞪了她一眼。

  抱歉地朝对方笑了笑,夏然然背上包,屁颠屁颠地跟在沈寂后头出了图书馆。

  “我觉得现在有首歌特别适合现在的我。”出了图书馆,夏然然突然没头没脑地这么说了一句。

  “什么歌?”

  “我还是从前那个少年没有一丝丝改变——”

  “神经。”

  沈寂一拍她脑袋,侧过头去偷偷嗤笑一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