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就算搞错告白对象也能谈恋爱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三章 我取你狗命

  也只有在面对像沈寂这种并不十分相熟的人,范薇才能毫无顾忌地把自己最近这些天一直闷在心里的情绪给稍微倾诉出来些。范薇向来不喜欢同别人说太多自己的事情,所以即使夏然然她们是她的队友,对她的事情了解的也非常少。

  恐怕如果不是沈寂那天偶然撞见她同家里人的对话,恐怕她会把这件事一直憋在自己心里永远不会说出口。

  “范薇!你给我站住!”

  原本正准备转身离开的范薇突然听见了无比熟悉的声音,身体一震,呆呆地愣在原地,一时间甚至没有来得及回头。

  后边的沈寂却好像一点都不意外。

  很快把自己慌乱的情绪给整理好,范薇又变成了之前若无其事的样子,转头过来看向她:“什么事?”

  “你——”

  夏然然一个箭步冲上去到了范薇面前,周围人的眼神一瞬间都聚集过来,见着夏然然这气势汹汹的样子,还以为这边马上就要打起架来。

  两人间的氛围一时间也变得无比紧张。

  “有事?”

  范薇眨了眨眼睛,让自己看上去不那么像撒了谎的样子。

  “我一定会拿到CUBA的冠军给你看。”

  夏然然紧紧地盯着范薇的眼睛,这句话像是在对范薇说,更像是在对着范薇眼睛里的自己说,“一定!”

  “先把省预赛过了再说吧。”

  范薇轻笑一声,眼睛含着笑看向夏然然,“话不要说的太满。”

  “我说到就一定会做到。”夏然然再次掷地有声地朝范薇保证,“我要带着所有队友拿到冠军,带上容易、黄丹青、姜余年,带上上林诗琪。”

  在说到“林诗琪”三个字的时候,夏然然特意咬重了说,在范薇面前强调这几个字,“把冠军奖杯带回来。”

  范薇清楚她已经什么都知道了。

  但她没有当着自己的面明说,自己也没有必要特意去挑明。

  一个眼神,一句话就足以说明一切。

  她们是心照不宣的伙伴。

  “拭目以待。”

  范薇伸出拳头来,夏然然明白她的意思,同样伸出拳头,“比赛加油。”

  “你也是。”

  不仅是比赛,还有今后的人生,今后要面对的所有困难。

  “当然。”

  两人的拳头重重地碰在一起,定下了属于两个人之间的约定。

  当然,这不仅是一个约定,更像是夏然然和范薇之间的比赛。而这两个不服输的人,注定不会轻易地服软。

  她们都会有更光明的未来。

  ……

  沈寂和夏然然慢悠悠地在路上走,一边的路灯将两人的影子拉得无限长,忽然间,夏然然的影子重叠在了沈寂的影子上。

  她站在了沈寂面前。

  “你是什么时候知道范薇的事情的啊?”

  “也就前几天的事。”具体是哪天,沈寂也已经记得不太清楚,“她姑姑过来给她送什么东西,就听见她们在说这件事。”

  “难怪前段时间范薇请了好几天的假,问她有什么事她还老是瞒着我们。”夏然然叹气一声,“原来是范叔叔走了。”

  沈寂见她低头思考着什么,随意开口问了她一句:“你不怪范薇瞒着你们这件事?”

  “为什么要怪啊?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秘密,她不想说也很正常。”夏然然抬起头来,“更何况,范薇本来就是个要强的人。她不想说,就是不希望我们以后用同情的眼光看她。”

  “对了,要是她不跟我们说,你是不是也准备一直瞒着我?”

  夏然然的眼睛紧紧地盯着沈寂。沈寂眯着眼迎向她的目光,只沉默着,什么话都没有说。

  反倒是夏然然之后被这么盯着有点觉得臊得慌。

  想了半天,夏然然突然想起之前沈寂那莫名其妙地回头,一时间突然明白了什么,作出恍然大悟状:“哦——你是不是知道我在后边偷听啊?”

  沈寂原本一直面无表情,听她这么一问,沈寂满不在意地别过头去,悄悄在一边上扬着嘴角:“还算你不太笨。”

  “我本来就不笨好不好,我在我们队里好歹也是智囊团的存在。”

  虽然沈寂是学校数一数二的优等生,但老是被他说笨蛋,夏然然还是有些不服气,“你老是说我笨,本来挺聪明一脑袋瓜也要被你给咒笨了。要是真变笨蛋了,没人娶我怎么办?”

  “我娶你。”

  “啊?”

  夏然然正摸着自己的脑袋努力让它变得灵光些,沈寂突然一句话,让她刚正常运转的大脑忽然一下宕了机。

  彻底傻了。

  沈寂这家伙在说什么啊?不会他自己傻了吧?

  不光是夏然然,就连沈寂自己都愣了一下。

  他在说什么?

  “额,那个,沈寂,这,虽然,但是……”

  “我取你狗命。”沈寂慌不择言,随口胡诌一句把自己刚才发神经给自己挖的坑找了堆泡沫填上,“我刚是这么说的。”

  “沈寂,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

  夏然然嗷呜一声,一把跳起来环住沈寂的脖子伸出拳头在他太阳穴上一顿摩擦,“看我来取你狗命——”

  “好了好了,别闹了别闹了……”沈寂被摁的脑瓜子一阵疼,边哭边笑朝夏然然求饶,“我错了,我刚刚瞎说的。”

  “那以后还说我笨不?”

  “不说了不说了。”沈寂憋着笑,“你最聪明。”

  得到肯定的答案,夏然然这才慢慢松开了沈寂的脖子,余光瞥见沈寂还没来得及完全放下去的嘴角,夏然然心下一阵狐疑,又抬起手来在他脖子上挠了挠。

  沈寂刚恢复成面瘫的表情又瞬间被夏然然给破坏掉。

  “你不对劲,你不对劲啊沈同学。”

  感觉自己像是发现了什么绝世武功秘籍似的,夏然然现在笑的属实有点像个变态,“没想到堂堂高岭之花,居然怕挠脖子?”

  “我没有。”

  “没有?”夏然然又伸手在沈寂脖子后挠了两下。

  沈寂被痒得差点没在地上打滚。

  “哼哼,现在我也算是掌握了高岭之花命门的女人。”夏然然过来环住沈寂的肩膀,“跟你说,别惹我生气。”

  沈寂眯着眼睛看向夏然然,怂怂地说了声:“不敢。”

  虽然他好像没有笑,但他的眼睛却是带着笑意的。

  那笑意晃得不远处的林奕眼睛差点瞎掉。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