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社会乡土 留守青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2 挑不动两座山

留守青年 程小程1 3130 2020.03.16 06:00

  兰花回家肯定是有事。

  白菊趁着枣儿以果汁代酒和路长顺碰杯之机,将兰花叫出屋,问她:“有事?”

  “我哥的电话怎么打不通?”

  “我哪里知道,他从来不给我打电话。”

  “他这个周末回来吗?”

  “缺钱啦?”

  “谷子涨钱了。”

  “人家养鸡喂饲料,你非要喂谷子……不是谷子涨钱了,是你没钱了吧!”

  娘儿俩各说各的,看似风马牛不相及,其实都懂对方的意思。

  兰花沉默了片刻,说:“下个月有一批土鸡可以出栏,以前在南方打工时的工友在帮我联系买主。”

  “也就南方人能吃得起你养的鸡,撑不到下个月啦?”

  “嗯。”

  “别和你爸说这事,我明天去你小舅家看看。”

  鱼有鱼路,虾有虾路。白六虽然游手好闲,却入伙县城两个“朋友”的生意,一开始往建筑工地送清水沙,最近两个月在小白山开山采起了石头。

  小白山在西朵山后面,也就是白菊的娘家。小白山并不高,却满山都是上好的青石,青石是建房子的好材料。

  白六的那两个“朋友”,一个叫张发,一个叫赵有,以前是“混社会”的,进出拘留所就像住旅馆似的,这些年学聪明了,不再好勇斗狠,开始做起了“正经生意”。

  张发赵有打听到白六的姐夫路长顺和庄有成是战友,便风不动树不摇先和白六拜了把子,天天拉着他喝酒唱歌做足疗,亲密得如同一个娘生的。

  他们打得是小白山青石的主意。

  白六扛着路长顺的大旗,拿路长顺的酒买路,极轻松地搞定了小白山村委主任,签了采石协议。

  县城正在进行棚户区改造,一面拆迁一面造楼,大量需求商砼,于是,白六等人借开山采石的便利建起了水泥搅拌站,向建筑工地出售商砼。

  白菊并不知道开山卖石头能挣多少钱,但回娘家时听白六吹嘘说,用不了三年,便要在县城买房子,猜到兄弟时来运转,要发大财了。

  隔着一座西朵山,路长顺当然知道小舅子在干什么,也知道张发赵有在利用白六,可是他不愿多管闲事。

  他自家门前都打扫不干净,哪有闲心管小舅子干不干净。

  兰花也知道小舅在干什么,她正缺钱用,能借来钱就好,管母亲去哪里借呢。

  白菊给了兰花希望。兰花的心里松快下来。

  这时,屋里路长顺的声音大起来:“枣儿,你满上酒,陪叔喝两杯。谁说女孩子不能喝酒的?我说了吗?你当我的话是放屁,他们都当我的话是放屁……”

  兰花赶紧进屋,拉起枣儿朝外走,说:“赶紧走,我爸喝多了。”

  枣儿一怔,说:“留婶一个人在家能侍候得了长顺叔?”

  “我们走开他就不闹了。”

  枣儿有些不放心,白菊冲她摆手,催她离开。

  “婶,家里有蜂蜜吗?给长顺叔冲杯蜂蜜水。”

  兰花已经逃也似地出了家门。枣儿追上她说:“她是你爸呢,你,你不管他啦?”

  “他最烦的就是我,他对我是眼不见为净。”

  “怎么会呢,我觉得你有这样的想法是错误的。”枣儿停住脚步定定地看着兰花。

  “我不争气。”

  兰花并不等枣儿,兀自朝前走去。

  她怎么不争气?这么有想法有勇气的一个女孩子,办了那么大的一个养殖场,怎么叫不争气呢!

  当然是路长顺觉得闺女不争气。这个路长顺啊,真应了那句不好听的话,“小脚女人生的——一辈子迈不出大步”。

  路长顺那辈人可不就是从小脚老太太肚子里爬出来的嘛,话虽然难听,却是事实。

  小脚老太太生出的孩子多了去了,整整一个时代的中国人都是小脚老太太生出来的,敢想敢做的人也多了去了。

  路长顺的问题不在出身上,在思想上,大多数的村干部思想都有问题,他们不改变思想,农村就很难改变面貌。

  枣儿想着追上兰花,说:“兰花姐,我觉得你应该接长顺叔的班……”

  “你想什么呢?”兰花说:“你这个想法很不好,这话千万可别再讲了。”

  “为什么不能讲?你不觉得农村应该有个好带头人吗?”

  “我爸哪点做得不好?他不是好带头人吗?枣儿,别以为自己上了几年大学,就掌握了真理,你现在对农村没有发言权。”

  兰花生气了,她真的生气了。不是看在庄有成的面子上,她想,她不允许枣儿再住到她那里去。

  枣儿也觉察到兰花生气了,赶紧笑说:“兰花姐,你误会我的意思了,我不是说长顺叔干得不好……”

  “那就不要说了。我爸和你姥爷一样,都是干了一辈子村干部,说他们把命交给了这片山山水水并不为过,你,没有资格……我们都没有资格评判他们的功过是非!”

  枣儿的脸有些烧,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或者她的话本没错,只是找错了倾诉对象。

  空气湿重起来,枣儿像挑了两座山似地不堪其重。冯哑巴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冲着两个女孩呜呜直叫。

  “你想说什么?”枣儿问他。

  兰花对枣儿的多管闲事有些头疼,本想由着她去,可是又怕她吃亏,便回身拉了她边走边说:“十聋九哑,他要能听见你说话就不是哑巴了。”

  “我瞧着他像是有事要说。”

  “他和谁都这样,最好别招惹他,否则他会粘着你不丢。”

  每个人都有心事,都想找个人倾诉,枣儿真想听听村里人心里是怎么想的,可是路长顺不让她多管闲事,兰花也不让她多管闲事。

  她本就是个闲人,不管点闲事,又无正事可干,呆在村里还有什么意义。

  两个女孩上了山坡,养殖场的饲养员又凑过来,兰花明白仍是问她饲料的事,摇摇手,示意他不要说了。

  枣儿隔着养殖场的铁丝网往里看,一只绿孔雀正在开屏,抖搂掉两根漂亮的翎毛。

  “兰花姐,孔雀掉毛啦,要捡出来吗?”

  当然要捡出来,孔雀翎毛是可以卖钱的,只是价格不高,有漂亮眼睛的翎毛一根能卖两毛钱,普通的比鸡毛贵不到哪里去,兰花懒得找买家,全都免费送给了来采购禽蛋的客户。

  兰花让饲养员将翎毛捡出来,递给枣儿,笑说:“这东西晚上别搁在床头啊。”

  “为什么?”

  “会给人招梦。”

  “真的?招什么梦?”枣儿信以为真。

  “春梦。”兰花笑。

  枣儿知道兰花在逗她,红了脸将翎毛朝兰花的发髻上插,“我还小呢,还是给姐姐招个如意郎君吧。”

  兰花脸上的笑意渐渐消失了,抢过翎毛,两根手指一错折断成两截。

  绿色翎毛扑闪着金色的眼睛,很无辜的样子。

  枣儿不由愣住,“兰花姐,枣儿说错话啦?”

  兰花摇摇头,转身走进家门,黑子挣得铁链子哗啦啦响,尾巴摇得飞起,它已经和枣儿很熟了。

  兰花坐在书桌前,摸起电话拨号,电话那头终于有人接听,兰花说:“哥,周末回家吗?”

  兰花和启明讲了几句话,启明显然很忙,匆匆挂了电话。

  枣儿从她兄妹两人的对话里听说来,兰花有事情想找哥哥帮忙,好像启明周末要加班,无法回村,兰花便支支吾吾没有讲出来。

  “兰花姐,是买饲料缺钱了吗?”

  兰花笑笑,笑容既无奈又敷衍。

  枣儿隐隐觉得兰花并不喜欢自己,就像一个不喜欢小孩子的主人,有人偏偏带了一个讨厌的小孩来作客,主人对小孩处处提防,生怕弄坏了她家里的物件。

  我很让人讨厌吗?

  枣儿反思自己住到兰花家里的一切言行,没有找出根源所在。

  根源不在她这里,当然找不到。

  枣儿从针线筐里找出剪刀,将孔雀的翎毛管剪得短短的,修了修羽毛,然后在翎毛管上打个洞,穿在兰花的钥匙扣里。

  兰花一直默默地看着她做完这套工序,用食指挑起钥匙扣,晃了晃,说:“没想到枣儿的手这么巧。”

  “我记得在一个景点见过这种工艺品,翎毛管上包了银,可以做成胸针,也可以做成吊坠,特别精致漂亮,女人佩戴上有一种异域风情。”枣儿说。

  兰花眼前一亮,从抽屉里翻出一串小小的银铃铛,丢给枣儿说:“我有银啊,你试试。”

  枣儿接过来,摇了摇,铃声清脆悦耳,“你确定?”

  铃声一响,勾起兰花许多回忆,她出了会子神,伸出手去要拿回来,想了想还是缩回了手。

  “哄小孩子的玩艺,放着没什么用啦,拆了吧。”

  枣儿将铃铛戴到手腕上,兰花笑说:“那是脚铃。”

  是脚铃,多年前满小山在县城街头银匠摊买来送给兰花的,他说要兰花戴上就不会走丢了。

  兰花没有走丢,她的爱情走丢了。

  还留着干什么呢。

  枣儿扣下一个玉米粒般大小的银铃,重新剪了一根翎毛,塞进银铃里,用小锤轻轻敲打几下,让银铃包严实了翎毛管。

  “简直是天造地设的一对。”枣儿由衷地赞叹道。

  兰花的神情又黯然起来,没有去欣赏枣儿精心打造出来的工艺品,抓起那串缺了一枚银铃的脚铃丢进了抽屉里。

  “又怎么啦?”枣儿不解地问。

  “累了,我要躺一会儿,你要闷得慌就去山上溜达溜达。”

  兰花说着径直进了卧室。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