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社会乡土 留守青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8 天时乱人有病

留守青年 程小程1 3027 2020.03.23 10:44

  王超一愣,说:“黄红旗是受害者。”

  庄成有调整了下情绪,说:“我的意见是不要拘人,教育教育就算了吧,毕竟我们上路拦车并不占理。”

  “黄红旗不答应,已经构成轻微伤了……”

  “走路跌个跟头也能摔成轻微伤吧,没断胳膊断腿的,头上开个口子怕什么。”

  王超有些犹豫,终于说了实话:“人已经在送去拘留所的路上啦……”

  庄有成不解地瞪着王超。

  方一同知道其中的猫腻,说:“王所长办事向来利落,能跑一趟县城的绝不会跑第二趟。”

  “主要是烧不起油……谁叫咱朵山穷呢。”王超说。

  “那也得按程序办案啊。”庄有成生气地丢下王超,转身往办公楼里走去。

  刚走到门厅,听见镇政府门口传来一片震天响的柴油机轰鸣声。

  接着传来门卫声嘶力竭的叫喊声:“干什么,干什么!你们不去地里割麦子,跑到这里干什么?!”

  庄有成回头看出去,见几十辆收割机堵在了大门口,驾驶员猛踩着油门,高高的排气管喷出一股股浓烟,门前像是架起了几十口炼铁炉。

  祁辰站在二楼办公室里看得真切,赶紧走下来,欣喜地说:“昨晚一台收割机没截住,今天咋一下子来这么多,谁这么大本事呀。”

  庄有成已猜出这些收割机聚集到镇上的用意,心里正犯堵,便有意不挑明,说:“管他谁弄来的呢,有收割机用就好,麻烦祁镇长快去招呼各村领回去。”

  庄有成说完上楼去了。

  祁辰兴冲冲地朝大门口走,方一同和王超已经到了门口,问门卫收割机是怎么回事。

  门卫说:“他们要求放人,咱也不知道放什么人。”

  王超恼道:“这群法盲,太嚣张了,看把他们能的!”

  庄有成气归气,还是不太放心祁辰,给方一同打电话,嘱咐他盯紧了,千万别把事情闹得不可收拾。

  等祁辰发现情况不妙时,已经被收割机主们认出来,众人跳下收割机,围住祁辰要求放人。

  祁辰三十来岁,正是血气方刚的年龄,虽然追求上进,却不是个怕事的主,说:“国有国法,家有家规。你们打伤了人,他们当然要依法办案,放不放人我说了不算。”

  收割机主说:“不放人我们就找‘焦点访谈’。”

  王超冷笑说:“就凭你们几个聚众闹事的行为就够拘留的,快散了吧,别找不痛快!”

  “打人也是你们强买强卖造成的,你要敢拘我们,信不信我们开着收割机去找大领导告状!”

  祁辰说:“何必说这种犟话,一个麦季上万块钱不挣了?开着收割机旅游去?”

  “这季的钱不挣了,非得争这口气不可。”收割机主们摩拳擦掌说。

  方一同和王超商议,“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去年闹那一出就够可以的了,今年可不能再出事啦!”

  “你以为我想多事?这帮家伙堵着大街上闹,传出去咱朵山的人怎抬头!你别管了,老子今天和他们呕上啦,否则我还得让朵山人戳断后脊梁骨!”

  王超不肯让步,说着掏出手机叫人。

  派出所就在隔壁,不一会儿警笛一响,一辆警车开了过来。

  收割机主们见出动警车,纷纷爬上收割机,踩着油门开上公路,奔向县城方向。

  庄有成在办公楼上发现苗头不对,赶紧冲下楼,撒开腿狂奔,看得整幢办公楼的工作人员目瞪口呆。

  庄有成跑上公路,跳上一辆摩托车,对骑车的青年说:“快,快追上那几辆收割机。”

  王超见庄有成去追收割机,便冲祁辰一招手,两人上了车,紧随其后追过去。

  摩托车越过张牙舞爪的收割机,横在公路上,庄有成登上一台收割机,说:“爷们,先熄了火,咱商量商量。”

  “我认得你,你是庄书记,上过‘焦点访谈’的名人,上头怎么还没撤了你?”

  庄有成笑笑:“撤了我,我依然要拦收割机,我家里还有几亩地呢。”

  “你吃公家饭的还种地?”

  “公家饭不是地里出的?爷们,咱都是庄稼人,争来争去全是为挣几斤口粮,咱们各退一步,你们帮我把朵山的小麦收了,我保证立即放人。”

  “朵山这地方戾气太重,我们可侍候不了。你能保证放人,不一定能保证得了我们不挨打,我们怕报复。”

  “爷们,你这种说法我可不认,你打听打听,朵山的治安可是全县最好的,地是薄了点,人情却厚着呢,你们放心留下来,我保证,绝对不会有人为难你们!”

  收割机主们聚到行道树下一起商议,庄有成就站在收割机驾驶室门口等着,烈日炎炎,晒得他头皮发麻,汗水迷了双眼,他不时地抬起手臂用衣袖拭汗。

  祁辰拿了瓶纯净水给他:“书记,下来凉快一下……”

  庄有成接过水,问王超:“你车上还有水吗?发给师傅们。”

  王超内心抗拒着,见庄有成脸色苍白,说话有气无力的样子,不忍再呛他,招呼民警从后备箱里搬出一箱水,发给收割机主。

  时间一点点过去,收割机主们争执不下,庄有成虽然有耐心,可是身体却撑不下去了,两眼一黑,突然从收割机上摔了下来。

  庄有成患有高血压,每天都是到办公室后服降压药,今天一忙忘了服药,再加上被烈日一烤,血压就升上来了。

  庄有成摔下来时头磕在收割机的踏板上,铁板的棱角在他脸上撕开一道口子,顿时血流如注。

  祁辰一吓,赶紧上前去扶,收割机主都围拢过来。

  王超怒吼道:“都闪开,别围着!祁镇长别动他,放平,放平……”

  祁辰放下庄有成,脱掉白衬衫捂住庄有成的伤口,带着哭腔喊叫:“快打120!”

  庄有成终于慢慢醒转过来,目光找着王超,硬挤出一句话:“放……人……放……”

  收割机主们在一瞬间意见达成一致,齐声说:“庄书记,我们帮朵山收麦子!”

  响晴的天,突然暗下来,接着一声炸雷,不一会儿便下起了倾盆大雨。

  王超亲自驾车,一路拉着警笛,向着县城狂奔,祁辰抱着庄有成,看着车窗外大雨如注,眼里的泪水决堤般喷涌而出。

  ……

  六月的天猴子的脸,大雨下完下小雨。这一年,朵山赶上春旱,整个春天一滴雨没下,到了夏天却遇上了连阴雨。

  路长顺说,“天时乱,祸害生。朵山要出大事了。”

  “可不是出大事了么,朵子东的黄红旗让人打了,庄有成被收割机辗了……”

  说这话的人叫路启元,以前是朵子西村的会计,因为造假账贪污扶贫款害得路长顺被冤枉,险些坐了牢,还好庄有成信任路长顺,坐镇朵子西查账,终于洗脱路长顺的不白之冤。

  路启元被判了三年,今天刚刑满释放,在镇上下了长途汽车,不急着回家,先拐进了“落凤山炒鸡店”。

  他干会计时,几乎每周都要去“落凤山”吃一回炒鸡,吃完记在村子的账上,路长顺撞见过几回,有过怀疑。不过路启元是他的亲侄子,怀疑归怀疑,只要路启元一拍胸脯,说一句:“叔,我启元是什么人您不清楚吗?路家人老根上正,我不会长歪的!”

  路长顺就不怀疑了,他不能怀疑路家的家风。

  路长顺忘了家贼难防的老话,或者说不是忘了,而是压根就没设防。

  如今路启元回来了,三年未吃过朵山辣子鸡,馋得他五脊六兽的,一进“落凤山”,当门坐下拍着桌子嚷嚷,“许老七,快上鸡!”

  路启元和“落凤山”的老板许进汁是把兄弟,在他们那一伙人里,许进汁排老七,所以路启元每回一进“落凤山”,便大呼“许老七,快上鸡。”

  这六个字成了路启元的口头禅,许老七的名字从此传遍十里八乡,而路启元则落个“快上鸡”的外号。

  都说落毛的凤凰不如鸡,路启元虽说被判了刑,在许老七这里可不是落毛的凤凰,他当会计时照顾许老七的生意,拉着朵山各村的会计在“落凤山”开户头,让许老七赚得盆满钵满。

  为此许老七曾和他许过诺,如果哪天他不干会计了,照样来吃辣子鸡,保证不收他一分钱,吃到七老八十,直到满口牙掉光。

  许老七见把兄弟突然出现在店里,表现得异常热情,说:“三哥,你‘毕业’了咋没提前吱声?我该去接你啊!”

  “我做人一向低调,你又不是不知道,对了,你的店改个名吧,别叫‘落凤山’了,不吉利,就改成‘许老七炒鸡店’。”

  许老七一愣,没想到路启元坐了三年牢,脾气一点没改,还和以前一样喜欢指手画脚,一进店便要他改店名。

  “小弟一定按三哥的指示办。”许老七笑着说。

  路启元见他的话依然管用,满意地点点头,夹一块鸡肉丢进嘴里,只嚼了两下便吐出来,说:“这鸡不地道,不是朵山的本地鸡!”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