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社会乡土 留守青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4 知趣才能常乐

留守青年 程小程1 2099 2020.03.03 08:00

  如果,这番话是从别的选派生嘴里说出的,庄有成会觉得特别不真实。他不相信会有人在通天大路已铺好的情形之下,甘愿返身回到农村来吃苦。

  可枣儿是他庄有成的闺女,朵山是生她养她的地方,她做出这个决定一定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她究竟想干什么呢!

  “闯出一片天地?你想干什么?不会是想一辈子留在朵山吧?”庄有成问。

  “爸,朵山哪儿不好?农村有什么不好?华西村是不是农村?南街村是不是农村?他们能做到的,朵子东也可以做到。我希望有一天,我们把朵子东变成华西村。到那时,你就不会赶我去城市了!”

  中国有几个华西村,有几个南街村,傻孩子,你才多大,怎会懂得中国!

  庄有成摇了摇头,“闺女,你太理想化了,朵山的情况我比你清楚,沙滩上是建不起城堡的。”

  “迪拜就是一个建在沙滩上的城市。爸,你要相信奇迹。”

  庄有成哭笑不得。他长这么大都没遇到过奇迹,他是一个务实的人,从不奢望人生里会有奇迹出现。他知道所谓奇迹,比在沙滩上建城堡还不靠谱,只有海市蜃楼才叫奇迹。他可不希望女儿活在虚幻里。

  庄有成语重心长地说:“闺女,你们年轻人不是常说这么一句话吗?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说实话,爸爸年轻时也想奋斗一番的,尤其刚当上镇长那年。从华西村参观回来后,热血沸腾,想改变朵山的落后面貌,做一个时代的弄潮儿——这是我们那个年代的词。可是,呛了几回水,心就冷了。盐打哪儿咸,醋打哪儿酸,各有各的因由。古语说得好,置之死地而后生。咱没到那个地步,不需要去自讨苦吃。人人都在沙滩上晒太阳,享受人生,你却要在沙滩上盖高楼,这叫什么,这就叫不知趣。人要知趣,知人生之趣,知生活之趣,知趣才能常乐。”

  庄有成指了指头顶墙上的“知趣常乐”四个字,让女儿好好琢磨。

  “爸,我不想评价你的人生观,可是你也别把你的思想强加给我好吗?你就让女儿享受一次创业的乐趣吧!”

  “你要是个男孩子,我会支持你。可你是女孩子,我希望你幸福,希望你轻松的生活。闺女,我理解你们年轻人的创业激情,爸是过来人,比你更懂得创业的真正含义。你就答应爸这一回吧,好吗?”

  “爸,你给我两年时间,就当我到部队锻炼了两年,两年后我一切听你的。”

  “不行,爸在农村生活了一辈子,知道农村是什么情况,一天,一小时,一分钟的苦我都不能让你吃!”

  庄有成激动起来,起身在狭窄的空间里转起了圈子,他绕过沙发,绕过茶几,再绕回来,终于将桌上的茶杯扫到了地上。

  “砰——”的一声,茶杯摔成了碎片,瓷器碎裂的声音传到并不隔音的隔壁,党政办主任方一同赶紧跑过来,轻轻推出一条门缝问:“书记,您没事吧?”

  “出去!”

  庄有成的脸色铁青,声音大得超过了瓷器的碎裂声。

  方一同从未见过他发这么大的脾气,枣儿也从未见过。

  枣儿冲方一同一笑,说:“对不起,我爸不是冲您,他生我气呢。”

  方一同弄明白了书记发火的原因,长出一口气,小心翼翼地进来打扫走碎瓷片,说:“枣儿妹妹别惹书记生气,这几天抓抗旱,书记吵得嗓子都冒烟了……”

  方一同换了一个玻璃杯,泡上胖大海搁在桌上,偷笑着暗朝枣儿挤了下眼退了出去。

  方一同也是一个大学生,他来镇上工作时才二十二三岁,每周在镇上住六天,只有一天能回县城的家。

  方一同在朵山熬了四年,直到庄有成当上一把手才将他提拔到党政办主任的位置。若是仍然论资排辈,他还得再等两年。

  “你看到小方了吧?多有才的一个青年,窝在这山沟里什么时候才有出头之日?他要是一毕业就留在大城市呢,机会多不说,还有时间多读读书,考个研究生吾的,前途一片光明……”庄有成说。

  “那也不一定比现在还好,至少像您这样的好领导就未必能遇得上。”枣儿笑说。

  “你少拍马屁,”庄有成有些哭笑不得,“闺女,别犟了好吗?你鲁叔叔在厅里给你相中了一个男孩,家境人品都没说的……”

  “爸,你要我走你的老路吗?你怎么越来越像我姥爷啦?”

  庄有成一惊,整个人顿时像泄气的皮球,瘪在了转椅里。

  “爸,相信我,我知道自己在干什么!您别劝我,所有手续都已办妥,无法改变了。”

  “可以改变,还有回避制度呢!我和汪部长说一下,给你在县里找个单位。”庄有成说着摸起电话。

  庄枣儿见爸爸口风松动,心里暗自高兴,上前按住他的手说:“爸,您觉得我在您眼皮底下放心呢,还是把我扔给别人放心?我哪儿也不去,就去朵子东村。您要让我去县里,我可不保证会惹出什么乱子啊!”

  庄有成无可奈何地看着女儿,心里一阵酸楚。他辛辛苦苦努力了四年,为儿女铺好了一条金光大道,没想到女儿连看都不看一眼。

  庄有成既伤心又委屈,可是在他最疼爱的女儿面前,却无法硬起心肠。反正只有两年,让女儿吃些苦,体会一下生活的艰辛也好,到时,她就能懂得做父亲的一片苦心了。

  想到这里,庄有成说:“朵子东不行,好不容易培养出一个大学生,又回村了,让你姥爷和爷爷在村里怎么抬头。你就留在镇上吧,算借用,然后去经管站帮忙。”

  庄有成一退再退。他的人生一直是这样,在老丈人面前一退再退,在老婆面前一退再退,如今在女儿面前仍然是一退再退。

  “爸,我是您女儿,在您眼皮底下晃来晃去算怎么回事。”

  庄有成沉思片刻,叹了一口气道:“唉,真是儿大不由爷,女大不由娘。那你就去朵子西吧,你长顺叔是村支书,有什么事也好照应照应。”

  庄枣儿不好再争,跳跃上前,搂住了庄有成的脖子道:“Yes,Sir!谢谢爸!”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