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社会乡土 留守青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30 亲情的绑架案

留守青年 程小程1 3046 2020.03.23 06:00

  庄有成这一病,改变了许多事情。

  首先是朵山小麦收割的问题解决了。

  县里责成农机局协调收割机,对适宜机割地块进行机械化作业。不适宜机割的零散地块,由团委组织青年团员下村帮扶。

  一些企业还赞助了麦田防火用的灭火器,防火队员用的草帽毛巾纯净水等物资。

  其次是把枣儿逼回了县城。

  张爱国把庄有成的心愿向县高官李彬作了汇报,李彬想了想说,“老庄扎根基层勤勤恳恳大半辈子,因为收割机的事,去年丢了副处,今年又差点丢掉一条命……他的要求不过分,况且庄枣儿是名牌大学的毕业生,我看就拿到常委会上讨论讨论吧。”

  张爱国以为,凭庄枣儿的学历,加上县高官李彬的明确态度,这件事可以在常委会上轻松通过。

  但是,讨论的过程却极曲折。

  枣儿放弃留在省城的机会,主动报名加入选派生行列,而且选择了最贫困的老家朵山,这件事曾轰动整个磊山。正因为如此,常委们才顾虑重重,他们担心枣儿刚到农村才几个月,就调到县委办,会闹得满城风雨,那时县委的工作就被动了。

  李彬衡量利弊,决定尊重常委们的意见,当即提出一个折衷方案,将枣儿暂时调到农林局过渡一下,过个两三年再重新调回县委办来。

  张爱国心里着急,两三年后李彬就该换地方了,谁知道新领导还会不会认这个账呢。

  他拍着胸口答应过庄有成的,事情办成这样,还有何颜面去见庄有成。

  李彬瞧了一眼宣传部长王一,王一立时便懂了他的心思,笑着对张爱国说:“张主任,你不用作难,放心让庄枣儿去农林局报道就是,三个月总能等吧,三个月过后我把她借调过来不就行了。”

  李彬赞许地点点头,看着张爱国,“这回你该满意了吧!”

  张爱国笑了,散了会马不停蹄赶往医院,将好消息告诉了庄有成。

  庄有成提出让枣儿去县委办,本就是试探性的,他的目的是想看看,县委对他这个听话的“倒霉蛋”是什么态度。让他未想到的是,枣儿的工作安排竟然上了县委常委会。

  庄有成很感动,攥着张爱国的手,眼里流出了热泪。

  张爱国也流了泪,他也是从乡镇干部干上来的,知道基层工作的辛苦,懂得基层干部的委屈。

  基层干部要的真不多,多一分理解,多一分宽容,多善待他们,他们就很知足了。

  庄有成担心他一醒过来枣儿就变卦,说:“枣儿,马上……马上跟着你张叔去报到……”

  说完又“昏迷”过去了。

  就这样,庄有成略施小计将枣儿诳进了县城。

  费尽心力办不成的事,躺在病床上却轻松地都解决了,庄有成有些喜欢上了“病人”这个身份。

  他想,如果能做个植物人,在医院里躺着过完下半生,也不坏。

  但是他深知“久病床前无孝子”的道理,人们的同情心都是有限度的,过了便会对他心生厌烦。

  凡事都要适可而止,“昏睡”了十来天,他该醒过来了。

  庄有成正琢磨着如何“醒”过来,启明走进病房,关上门说:“庄叔,别装了,县委李书记今天亲自打电话问你的病情,要给你请省里的专家来会诊呢!”

  庄有成“呼”地坐起来,“真的?”

  启明喜不自禁,笑说:“大热地天你也不怕生褥疮,我真服你啦!”

  枣儿和白菊娘儿俩换着班陪床,今天是枣儿的班,她打饭回来,一推门见爸爸精神抖擞地在和启明说话,不由愣在门口。

  “爸,你……你的病好了?”

  庄有成像被电击了一般,赶紧重重地向后仰倒,说:“我诈尸呢!”

  启明笑得直不起腰,说:“庄叔,你这段时间吃了不少兰花的山鸡,连孔雀都炖给你吃了,翅膀快长出来了吧,赶紧飞回朵山,接着为人民服务去吧!”

  枣儿狐疑地看着启明,“启明哥,我爸能出院了?”

  “再不出院就得转院,县委给他联系了省城的专家。”启明冲枣儿挤了下眼。

  枣儿回过味来,一把拉起庄有成,说:“爸,你的病早就好了是吗?你在装呢?害得多少人为你担心,你怎么能这样!”

  枣儿气得眼泪掉下来。

  庄有成装作懵懂的样子问启明:“我的病早就好了吗?为什么还天天给我滴吊瓶?”

  启明不想让庄有成在女儿面前太难堪,说:“你身上的病多着呢,正好借这个机会为你调理下身体。你看这些检验单,各项指标都恢复了正常,连腰肌劳损也治好了,下床走两步试试。”

  庄有成下得床来,伸了个懒腰,慢慢走到窗前,拉开窗户,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皱着眉头说:“县城的空气太糟糕了,还是我们朵山好。”

  “那你还要我留在县城?”枣儿说。

  “我啥时候要你留在县城啦?”庄有成装糊涂。

  启明要去手术室,留下一句:“办出院手续去住院处就可以了,我就不送庄叔了。”说完丢下他们父女两个出了病房。

  庄有成回身抱住枣儿说:“闺女,这些日子辛苦你啦,看你都瘦了。”

  “我不辛苦,我妈才辛苦呢。她整宿整宿地睡不着觉,一醒来就哭,怕失去你,你倒好,装病让我们着急。”枣儿不满地推开庄有成。

  “爸爸哪是装病,爸爸是真病了,这一场大病让爸爸想明白了许多事……人这一辈子,紧要关头其实就那一两步,走错了就会永远错下去。你要记住,迈出脚去要先看路,沼泽地再宽阔也不是人走的地方,要脚踏实地才能走得稳走得远。”

  “爸,我看你还是没想明白,难道怕走错路,就一辈子不迈出脚去吗?”

  枣儿收拾好东西,去办了出院手续,然后给谢媛媛打电话。

  “我们先不回朵山,我带你去看个地方。”庄有成说。

  “你的病刚好,要去哪里?”

  庄有成不回答,拦了辆出租车,直奔县政府后面的“正馥花园”小区。

  到了小区门口,枣儿吃惊地问:“爸,你啥时候在县城买的房子?怎么从没听妈妈提起过?她不知道?”

  庄有成笑笑,快步进了小区,进单元门,走上三楼,掏出钥匙开了房门。

  这是一套已经装修好的三居室,家具什么的一应俱全。

  “不让你妈知道,是怕她知道后吵着搬到县城来住。”庄有成说。

  “买房子这么大的事怎么能瞒着妈!庄有成,你是不是有别的想法?”枣儿生气地质问道。

  庄有成找出房产证,交给枣儿说:“你看看户主是谁。”

  枣儿翻开房产证,见上面写着黄红的名字,共有人是她。

  枣儿呆了半天。依着爸妈成天吵来吵去的情形,她以为爸爸对妈妈是离心离德的,换句话说,黄红在庄有成心里根本没有任何地位。

  没想到爸爸在县城买的房子,户主竟是妈妈。

  虽然房产证上写谁的名字并不能改变夫妻共有财产的事实,但却代表了庄有成对黄红的态度。

  夫妻之间的事情真的说不明白。庄有成好好的时候,黄红对他没有一件事是满意的,没有一天不和他吵架,可是在庄有成住院的这段日子,黄红为他端屎端尿,喂吃喂喝,按摩捶背,照顾得无微不至,从无一句怨言。

  她是发自内心地爱着丈夫,那对丈夫的不满又是为着什么?

  没有人能懂得黄红的内心。

  枣儿把房产证捂在胸口想,妈妈看到这个不知会高兴成什么样子。

  “你今后在县城上班,总得有个安身之所,看看这房子还满意吧?”庄有成有些得意:“爸爸这辈子最正确的选择就是买了这套房子。”

  “你的工资不是都交给妈妈了吗?哪来的钱买房?”

  “这是政府福利房,价格比市价低好多呢,至于资金来源嘛,你放心,爸爸一不贪污二不受贿三不投资,我有住房公积啊,首付才几万块钱,爸爸攒的私房钱就够了,月供从工资里扣,你妈只知道拿工资卡取钱,不知道扣了房贷。”

  “我妈要是让你卖了,只怕还得替你数钱!”

  “是我把自己卖了好吧。”

  枣儿把房产证塞给庄有成说:“这房子留给你们退休后来住吧,我要回朵山去。”

  “你敢!”庄有成坐进沙发里,喘了口粗气说:“别再气我了,启明说我的病不能生气。”

  枣儿说:“爸,你不能拿亲情绑架女儿的。”

  “爸是为你好。”

  “你不知道我坐在办公室里,天天无所事事有多难受。我这么年轻,把青春浪费在空调房里,像你一样,苦熬几十年,混个科级干部,连为女儿安排个工作都要等到躺在病床上,你不觉悲哀吗?”

  庄有成沉默了。

  良久,他才叹了口气,说:“人,大多时候并不是为自己活着,只为自己活着的人生也没多大意思。”

  这句话很有哲理,让枣儿思考了很长时间。

  PS:多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推荐票、收藏有没有,有没有!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