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社会乡土 留守青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3 后生并不可畏

留守青年 程小程1 3030 2020.03.17 06:00

  磊朵公路上,一辆帕萨特和一辆面包车一前一后“沙沙”地行进着。

  帕萨特里,梁栋一脸严肃地在闭目养神。面包车里,宋庆国和向彬坐在前排,满小山和周羽坐在后排。

  转过山口“朵山欢迎您”的跨路广告牌,周羽说:“到朵山了。”

  满小山平静地看看窗外,也说:“到朵山了。”

  宋庆国说:“我参加工作就在这里,几十年过去了,除了茅草屋大多换成砖瓦房,其它还没有多大变化。”

  向彬不无揶揄地说:“满主任和周主任来了,朵山该有变化了。”

  宋庆国乜斜了他一眼道:“借向主任的吉言啦!”

  周羽听完悄悄笑了。

  向彬尴尬地笑了笑,回头对满小山说:“小山,到了朵山,有什么困难告诉我一声,我和办公室所有弟兄们全力支持你!”

  宋庆国哼了一声说:“这才像句人话。”

  满小山说:“谢谢向主任。”

  周羽说:“向主任,我们现在就有困难,朵山社的那辆老桑塔纳趴窝了,没有车我们下村不方便,你给我们修修吧。”

  朵山信用社有辆旧桑塔纳,本来是单位的业务用车,但一直是严家贵自己把持着。

  几个月前严家贵酒后驾驶,把车撞坏了,停在了朵山社的院子里,这事全磊山信用社的人都知道。

  这次满小山和周羽来朵山上任,梁栋没有给他们另配车辆,也没提修车的事情,显然他对朵山仍不报什么希望。

  基层社车辆的维修由县社办公室管,由于朵山的情况特殊,梁栋不发话,向彬不敢擅自作主。

  向彬打哈哈说:“啊,这事好说,我找机会向梁主任汇报。如果梁主任不批……你们放心,我一定想办法让你们的车动起来。”

  两辆车很快驶进朵山信用社院里。朵山信用社还是八十代年的建筑,沿街而建,底上各五间的两层灰色老楼。

  营业室仍是老式的红漆木框玻璃门,里面是水泥柜台,柜台上方用玻璃做了防护隔断。玻璃门木框的红漆已经剥落,露出里面发白的木头,远看像是患了牛皮癣。木门外面是生锈的铁栅栏防盗门,开关得两个人才可以拉得动。二楼是办公室,也都年久失修,十分的破旧寒酸。

  宋庆国由此看出来,梁栋早有了撤并朵山的计划,否则别的社都旧貌换新颜了,朵山社没理由还保持原样。

  梁栋和宋庆国在前,众人在后,一步一个脚印,踩着落满灰尘的楼梯缩手缩脚地上楼。

  朵山社分管内勤的副主任常丽把主任室的门打开,拿暖壶去接了自来水,插上“热得快”烧水。

  主任办公室看来经常有人打扫,没有明显的落尘。有一扇窗户没关,风吹得文件和纸张到处都是。

  周羽很快地收拾了一下,拽过盆架上的一条毛巾,擦了擦沙发,请梁栋和宋庆国坐下。

  梁栋站在风扇底下,没有要坐的意思。

  他不坐,众人也都不坐。

  宋庆国径直走到窗前,推开钢窗,深深呼吸一口新鲜空气说:“山里的空气真好。”

  梁栋对满小山和周羽说:“这儿的条件是艰苦了点,却也是个锻炼人的好地方。我把朵山社交给你们了,希望你们尽快适应环境,充分发挥聪明才智,把朵山社的各项工作抓上去,到时候我给你们摆酒庆功。”

  满小山说:“梁主任放心,我们一定会按时完成聘任合同上的各项指标,交出一份让县社和您满意的成绩单。”

  让满小山和周羽到朵山社上任,县社几位副主任一开始都有异议,怕两个年轻人搞砸了。

  梁栋反复开了几次会,最后确定了一个方案。

  按聘任方式完成这次任命,聘任期为一年,一年内停止朵山社的贷款业务,增加存款五千万,盘活不良贷款四千万。

  两项指标完成百分之六十以上可以考虑续聘;不良贷款盘活率达到百分之百或者存款增加超过一亿可以恢复贷款业务。

  对这个方案,周羽是有意见的,他说,没有贷款业务,用一年的时间盘活四千万不良贷款太难了。

  宋庆国也有意见,以朵山社的实际情况看,停止贷款业务没什么不对,但是这也反映出县社领导班子对年轻人的不信任。

  宋庆国理解梁栋的难处,并没有把自己的意见提出来。

  满小山看也不看聘任合同,大笔一挥签上自己的名字。

  宋庆国最后提议,“梁栋主任,既然来了,顺便到营业室转转吧。”

  梁栋送满小山到朵山赴任,其实是顾及宋庆国的面子,他真正要送的是宋庆国。

  这个固执的老头,把行李朝面包车上一扔,旁若无人地上了车。梁栋在楼上看得清清楚楚,只得临时改变主意,亲自来朵山一趟。

  梁栋很自然地抬手看了一下表说:“老领导,我还要去县里参加一个会。改天我再来看您吧。”

  梁栋说完回头对满小山说:“你要照顾好宋主任,老领导要有个三长两短,我饶不了你!”说完和宋庆国握手告别。

  宋庆国本来想把梁栋诓到营业室,让他现场办公,拨些款把营业室装修装修。见梁栋着急走,知道他现在最怕听的就是要钱的事,只好作罢。

  送走梁栋,满小山和周羽开始动手大扫除,用半天的时间把二楼的办公室和宿舍收拾出来。

  楼上五个房间,两间做了满小山和周羽的办公室,一间作为他两人共同的宿舍,另外两间给了宋庆国。

  常丽则搬到营业室办公。

  宋庆国对这个安排很满意,端着大茶杯,在楼道里踱着步,站在满小山办公室门口说:“再弄几盆花来,要有生机,一定要把办公的地方弄得生机勃勃,这样干起活来才能有激情。”

  满小山正往墙上挂宋庆国书写的“行者无疆”,说:“明天逢集,我们赶集去,再置办些日常用品。”

  周羽跑到院子里去看那辆被撞得面目全非的桑塔纳,上来说:“真奇怪呀,车撞成那样,老严竟然毫发未损,你说他是怎么撞的?”

  满小山说:“你想修那辆车?”

  “是啊,没有车就没有腿,以后天天下村,靠自行车效率出不来嘛!”

  “两万五千里长征就是用脚走出来的,你要是能在朵山走两万里路,也可以革命成功。努力吧兄弟,一切都会有的。”满小山说。

  周羽说:“你倒能随遇而安。”

  “一年的时间转瞬即逝,还是抓紧想想怎么把工作干好吧,你要明白,多少双眼睛盯着我们呢!”

  满小山端详着墙上“行者无疆”四个字,有点像做梦,竟然到了朵山。

  这算是衣锦还乡吗?当然不是,应该是临危受命。

  从梁栋的态度里他可以察觉出来,他和周羽此次朵山之役,并没有人看好。宋庆国赌上他一生的荣誉,陪着跑到朵山来,他还有退路吗?没有。

  下午,满小山让周羽打电话把两个信贷员叫来,给他们开了个座谈会。

  许仲奎正在家干农活,裤腿卷到膝盖,两脚的泥巴,风尘仆仆地跑来了。

  孟庆照和许仲奎截然不同,头发梳得油光透亮,上身白衬衣,下身黑裤子,皮鞋也擦得一尘不染。手里还拿着个玻璃茶杯,茶叶是新泡的,一根一根茶叶尖尖在杯子里跳舞。

  周羽说:“哟,老孟,你喝的茶叶不错,得五百块钱一斤吧?”

  孟庆照倚在沙发里,态度有些倨傲,说:“你是领导,你说多少钱一斤就多少钱一斤。”

  满小山用一次性纸杯给许仲奎倒了杯茶,放在茶几上说:“许哥,家里的活忙得怎么样了?”

  许仲奎双手捧着茶杯,小心地吸溜了一口答:“你嫂子身体不好,里里外外就指我一个人,哪有个忙完的时候。”

  周羽继续和孟庆照斗嘴,“我这个领导不值钱,一年领的工资也赶不上你一天卖饲料挣得多吧?”

  孟庆照在街上有两间卖饲料的店面,看似不起眼,其实生意好得很。

  “你不值钱也是领导,一个电话我就得赶紧地跑过来。我卖饲料挣钱再多,也挣不来个副主任。”孟庆照说。

  这话就带火药味了,满小山怕他们一言不和吵起来,说:“两位老大哥,我叫满小山,他叫周羽。我们两个初来乍到,不熟悉朵山社的情况,今天把两位请来,一是见见面,相互认识一下;另外想多了解了解朵山的情况。如果耽误了你们的私事,请多理解。”

  周羽不满意小山的态度,可是碍于小山的面子,没有明说,只是摔了一下笔记本,起身道:“我也去解决解决个人私事。”说完出去了。

  孟庆照冷笑了一声,也站起来说:“满主任,我们见过面了,店里忙,我先走一步啦。”

  满小山没想到孟庆照会是这个态度,强压怒火,挤出笑容说:“好,孟哥慢走,明天一早我们开个信贷专题会,请把你经手的所有贷户的资料准备一下。”

  孟庆照迟疑了片刻,仍然坚定地走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