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社会乡土 留守青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4 孟庆照的诡计

留守青年 程小程1 3099 2020.03.18 06:00

  许仲奎欠了欠身,想站没有站起来,搓着手有些坐立不安。满小山说:“许哥,你家里要有事,也可以回去。”

  许仲奎说:“没,没事。”

  “许哥,你住哪儿啊?家里几口人?”

  “我住南岭子,离这儿十里地。家里五口人,两个孩子都在外地上大学,老母亲八十了,老婆常年有病。”

  “哦,你的负担可够重的,以后有困难就吱声,我们在一个单位工作就像一家人一样,不要客气。”

  “谢谢满主任。”

  “许哥,你听说没听说过朵山社要撤并的事情?”

  “听说过。”

  “你怎么看?”

  “我是一个普通员工,干活领工资,上级怎么决定我怎么服从。”

  “如果朵山社撤并到后山社去,你去那里上班会不会很不方便?”

  “都一样,没什么不方便的。”

  “不会一样吧?我可知道后山社的方主任管理严格,纪律严明,每天三次签到,一个月内迟到早退三次扣发全月工资,你应该也听说了吧?”满小山仍然微笑说。

  “是的,如果去后山社,是有点不方便。”许仲奎改口说。

  “县社把我和周羽派来朵山,给了我们一年的期限,如果一年内我们改变不了朵山的现状,朵山社仍然会撤并。希望我们大家能齐心合力,把工作搞上去,这样对大家都有利,你说呢?”

  “请满主任放心,我一定支持你和周主任的工作。”

  满小山给许仲奎杯子里续上水说:“许哥,希望你明白,县社给我们一年的时间,我们未必会给你们一年的时间。”

  许仲奎茫然地望着满小山。

  “不良贷款的清收盘活工作很艰巨,靠我和周羽主任两个人是不可能完成任务的,一定要得到你和孟哥的全力配合才行。如果你们的工作跟不上,我只好请求县社调整人员,另派得力的人过来。”

  “配合,满主任怎么说我就怎么干。”

  “嗯,你们都是老同志,在信用社快干一辈子了,工作能力和觉悟都比我们强。我相信,你们一定比我们更能分清形势,掂得出轻重。我说的是不是这个理,许哥。”

  许仲奎连连点头:“是,是,满主任说得对。这段时间一直在传言朵山社要撤并,弄得人心惶惶,恰好家里的活又多,我上班不太按时。现在你们来了,我就吃了定心丸,今后一定严格遵守纪律,努力把工作干好。”

  “许哥,也请你放心,我是农民的孩子,理解亦工亦农的苦衷。如果你家里的确有事,给我打声招呼,只要不影响正常工作,我不会为难你的。”

  “满主任,谢谢,我会处理好家里的事。”

  “好了,许哥,你忙去吧,别忘了明天开会的事。”

  许仲奎把杯里的水一口喝完,谦恭地向小山告辞。

  周羽从厕所回来说:“这就完了?小山哥,你可不能这样惯着他们。以前严家贵就是对他们太客气,才宠得他们一个个跟大爷似的,这哪行。”

  “我们刚来,不要把关系弄得剑拔弩张的,大家相互尊重才好。”

  “我们尊重他们,他们不尊重我们呀!你看那个孟庆照,根本就没有把咱俩放在眼里嘛!”

  “把我们放不放在眼里无所谓,只要我们自己行得端站得直就行了。周羽,你以后要注意控制下脾气,谦虚点别人不会小看了你。”满小山不客气地说。

  “我,我就是看不惯他们倚老卖老的样,想杀杀他们的威风。要不以后工作还怎么开展啊!”周羽说。

  周羽没有农村生活经验,加上年轻气盛,又刚被任命了副主任,一时有些忘乎所以。

  他哪里知道基层信用社不比县社科室,在县社,领导天天耳提面命,人人都循规蹈矩,个个都谨小慎微。在基层社,因为历史原因,很多老员工都是本乡本土,亦工亦农;加上文化程度不高,生性散漫,常常是讲人情大于讲规矩。

  农村的事情得走农村的道才行。

  满小山没有继续和周羽争辩,他想,让实践去慢慢磨练周羽的脾性吧。

  朵山镇驻地不大,有只鸟飞进来,不用半天工夫便满街皆知。

  朵山信用社来了两个年轻的主任,很快成了街谈巷议的大新闻。

  进山拜山神,进水拜龙王,满小山懂这个规矩。

  可是别看朵山镇不大,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按惯例,不管哪个单位新换了领导,所有的兄弟单位都要相互请客走访以示友好,一圈迎来送往下来,至少得一个月才能正常开展工作。

  满小山可没那么多时间浪费在这上面。第二天一早,天不明他就起床了,洗漱完毕,在院子里呼吸几口新鲜空气,马上敲开宋庆国的门。

  宋庆国正在办公室里练习书法。小山说:“宋叔早。”

  宋庆国问:“有事?”

  小山说:“有点事。宋叔,由于时间紧任务重,我和周羽得马上进入状态,现在就开始调查贷款,走访贷户,制定清收盘活计划。我知道我们初来乍到,从礼节上来讲,和兄弟单位相互走动一下是必须的。可是这种事情太牵扯精力,我们也不精于此道,你看应酬上的事你来出面好不好?还有,我有一个想法,既然这种事躲不掉,不如我们主动点,挨个单位打个电话拜会一下……不过这种事让您做……”

  宋庆国放下毛笔说:“小山,你的想法不错,不要有什么顾虑,我做这种事最合适。不过,镇一二把手那里你和周羽要亲自走一趟。”

  小山很感动,忙点头:“谢谢宋叔,我开完会先去庄书记和祁镇长那里报个到。”

  宋庆国怕满小山操之过急,提醒他道:“朵山社的问题存在不是一天两天了,解决起来不要急于求成。先摸摸情况,多走访走访,听听各方面的意见,磨刀不误砍柴工嘛。”

  “明白,我上午和信贷员开个会,下午让他们分头带我和周羽下村走访几个重点贷户,然后咱们再碰碰头。”

  宋庆国想了想说:“你现在就亲自下去?我们一到朵山,整个朵山都知道我们是来清收贷款的,现在我们在明处,问题在暗处,一定要注意策略。”

  宋庆国的话对满小山很重要。

  宋庆国不希望满小山这么快走上前台,可是他又不愿明说,他希望满小山自己去领悟。

  小山想,是啊,自己是有点太性急了,连两个信贷员还没搞定呢,自己现在就下去能起到什么作用?锣鼓听声,听话听音,满小山马上明白了宋庆国的良苦用心。

  八点上班,许仲奎准时到了,又过了二十分钟,孟庆照才提着茶杯,哼着小曲踱进了满小山的办公室。

  周羽气得又要摔笔记本。

  满小山说:“本来我们定好八点开会,开二十分钟,大家各忙各的。不过现在来不及了,八点半镇上有个会,我和周主任要去参加。许哥和孟哥,你们两个先去处理一下各自的工作,等我们回来。”说完拿起笔记本示意周羽跟自己走了出去。

  走到楼下,周羽问:“镇上真有会?”

  “没有,我们去庄书记和祁镇长那儿报个到。”

  “我敢打赌,我们前脚走,孟庆照后脚就得滑下。”

  满小山说:“那又怎样,你找个绳把他拴住?周羽,从年龄上讲我们叫他们两个一声叔都是应该的。小事讲感情,大事讲原则,大度点,别和他们置气。看过《方世玉》没有,雷老虎有句台词叫‘以德服人’。我们也要以德服人。”

  “我要是雷老虎,一掌劈了他!”周羽说。

  信用社和镇政府隔一条马路,满小山和周羽并肩走进镇政府大院。

  一个高大帅气,一个有棱有角,两个人走到办公楼下时,引得许多双眼睛隔着窗玻璃像探照灯一样扫视到他们身上。

  周羽在楼下拦住一个女孩问庄有成的办公室,那女孩不顾院子里的汽车喇叭催促,一直把他们两人送到书记办公室门口。

  两个信贷员轮流带着周羽往乡下跑了一个星期。

  许仲奎比较认真,准备工作做得很充分。周羽跟着他见了一些重点贷户和村干部,掌握了不少有用的信息。换成孟庆照时,周羽可就被整惨了。

  第一天,孟庆照带着周羽在镇上转悠。

  孟庆照蹬着自行车在前,周羽紧随其后,孟庆照逢人便下车打招呼、聊家常。一天只走访了五个贷户,三个没在家。

  一个装疯卖傻,见了面就诉苦,哭得鼻涕一把泪一把,满手的鼻涕拉着周羽不放。周羽干呕着赶紧闪人。

  另外一个赤着上身,胳膊上纹条长虫,不等周羽开口,拍得胸口山响,“不就是贷了两万块钱吗?还逼上门来了,你们黄世仁啊!老子没钱,要命有一条,有种的拿走!”

  孟庆照躲在一旁不吭声。周羽没见过这个阵势,只好色厉内荏地丢下两句车轱辘话落荒而逃。

  周羽听许仲奎说过,朵山街上是有这么一些被称为“街滑子”的无赖难缠头。

  他想还是下面村里人朴实,不如先易后难,从下面做起。

  第二天,他主动要求孟庆照下村。孟庆照笑眯眯地说声好,脚尖一点,蹬车如飞朝山里而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