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社会乡土 留守青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37 表决出现意外

留守青年 程小程1 3336 2020.03.30 22:06

  “该要脸的地方当然要脸,要脸也是为你,谁叫你当官呢,不能让村里人笑话你不是。”

  庄有成忽然觉得有些对不起妻子,平日里他的应酬多,一年到头在家里吃不了几顿饭,就像一个光棍汉似的,一人吃饱全家不饿,从没留意过黄红的吃饭穿衣,原来她该省的省该花的花,算盘珠子拨得这么清爽。

  让庄有成感动的是,黄红在大事面前毫不含糊,竟主动借钱给小亮买房子,她这个大嫂做得周正。

  黄红做出了表率,两个妹妹自然不甘落后,都提出可以凑一些钱给小亮。

  庄冬至满意得看着孩子们,尤其向黄红投过去赞许的目光。

  “家和万事兴,看到你们这样互助互爱我就放心了。”庄冬至说。

  这时,小亮说话了,“我不要你们的钱,我要自己挣。”

  有福媳妇眼见着一家人将买房款凑得差不多了,正满心欢喜,听到儿子这样说,立时愣住,问:“你自己挣?怎么挣?凭你干那个临时工能挣多少钱?”

  枣儿说:“小亮哥,有志气,我挺你。”

  “你跟着瞎起什么哄!”黄红担心有福媳妇生气,喝斥枣儿说。

  “小亮,有什么想法说来大家听听。”庄有成说。

  “我要辞职,我想在东朵山开个采石场,大伯,你得帮我办开采证。”

  小亮在交警队干了一年半,经常参与整治超载货车的行动,他那个大队负责的是县乡公路,和运输青石的货车打交道最多,特别熟悉青石的行情。

  磊山的山多,青石资源丰富,靠青石发家致富的不在少数。

  比如后山镇的郭瘸子,大字不识一箩筐,先是跟着别人放炮采石头,后来被炸断了一条腿,拿到十万块钱赔偿金开始单干。

  现在郭瘸子开了三四个采石场,承包了县里最大的两个大水泥厂的用料——生产水泥要用到石灰石——郭瘸子被民间人士称为磊山首富,可见他的财富有多少。

  郭瘸子的两个儿子从小不学无术,却都娶了年轻貌美的老婆,一人一辆宝马车开着,成天在磊山县招摇,谁见谁眼热。

  小亮梦想着一夜暴富,便和黄红旗商议着开采东朵山的青石。黄红旗当然心动,可是不敢和庄有成提这件事。

  因为庄有成不止一次在全镇干部大会上说过,朵山的山头,一块石头都不许采,石头采光了朵山就真成了穷山恶水。

  他不能干子卖爷田的缺德事。

  郭瘸子曾走夫人路线,托人和黄红套近乎,要送她一辆价值二十多万元的轿车,只求庄有成答应卖给他一座山头。

  郭瘸子的出手阔绰把黄红吓到了,她知道庄有成的脾气,根本不敢告诉他,只将这件事埋在了心里。

  小亮主动和黄红旗提出要合伙开山采石,共同致富,黄红旗暗自高兴。

  因为黄红旗清楚,当年庄有成当兵走后,家里的农活几乎全压在庄有福和两个妹妹身上,为此庄有成心怀愧疚,帮助起弟弟妹妹来不遗余力,小亮是庄有成的亲侄子,由他出面求庄有成开个口子或许有门。

  小亮便趁庄家人都在场的机会向庄有成提出要求。

  庄有成还未说话,枣儿抢先说道:“小亮哥,你真敢想。”

  “这有什么不敢的,只要石头炸出来就是钱,毫无技术含量,后山的郭瘸子文盲一个都能干了,我干不了?”

  枣儿说:“我的意思是你想钱想疯了,好好一座花果山,你忍心挖得千疮百孔?”

  “现在的社会哪个人不是想钱想疯了,花果山怪好看,不当饭吃,趁着大伯手上还有权,我们为什么不干一把大的。”

  有福说:“你干个屁,你有本钱吗?”

  “刚才全家人不是说要凑钱给我买房子吗?就用这笔钱投资,大家都有股份,挣了钱一起分。”

  先将话题扯到买房子上,诳全家人亮出家底后,话头一转要拿全家的钱去投资,这可是精明的商人才有的头脑。

  庄有成没想到小亮如此有心计,本来还想生气的,这时竟被气乐了,笑说:“小亮,你跟谁学的。”

  小亮以为大伯在夸他,摸着头不好意思地笑了,“我觉得我天生是做老板的材料。”

  “好,你们庄家要出大老板啦,我支持。”吴保用说。

  庄有成定定地瞅了吴保用一眼,吴保用愣了一下,嚅嚅地说:“该……不该支持?我觉得孩子想创业是好事,开山卖石头是桩来钱最快的生意。”

  “贩毒来钱更快。”庄有成冷冷地说。

  有玉立马明白了大哥的心思,用胳膊肘捅了捅丈夫,示意他不要再多嘴。

  有福媳妇说:“开山采石头得放炮,多危险,咱不干冒险的事。再说了,你拿全家人的钱去干,万一赔了……”

  有福却兴奋起来,说:“闭上你的臭嘴,还没干呢就说丧气话,别人干不赔,咱一干就赔了?镇上有大哥的影罩着,村里有他红旗舅撑着腰,咱比别人有优势呢!”

  有福媳妇沉思了会子说:“也是啊。”

  枣儿不客气地说:“也是什么,婶子,你别墙头草,政策的事你懂吗?东朵山是红旗舅承包种山楂的林果用地,在好几个部门都备了案的,很难批转开矿。小亮哥,你趁早打消这个念头。”

  有福媳妇被枣儿一呛,面子上有些下不来,说:“我不懂,我又没上过大学,知不道什么政策不政策的。”

  “什么政策都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大伯的地盘他作主,他要想让林果山地变成采石场,有的是办法。”小亮说。

  “没有办法,”庄有成斩钉截铁地说:“小亮,你要干别的生意我大力支持,开山采石头不行。”

  “怎么不行,你能帮路长顺的小舅子办开采证,为什么不帮我?”

  “你说什么?路长顺的小舅子在哪里开山采石头?”

  “西朵山。”

  “不可能,我在西朵山住了那么长时间,山上除了枣树就是兰花姐的养殖场,哪有采石场。”枣儿说。

  “西朵山后面的小白山。”小亮说。

  “你说话大喘气啊,小白山不属于朵山镇管。”枣儿说。

  “所以外面都在传,大伯不好在朵山开口子,手伸到别的乡镇去了。”小亮说。

  “怎么说你大伯呢,越大越没规矩了。”有玉觉得小亮的话刺耳,忍不住训斥道。

  “不是我说的。”

  “谁说的。”

  “白六逢人就说呀。连从他那里运青石的货车司机也打着你的旗号,我上周就查过一辆超载车,他说别查了,没外人,我知道你大伯是庄有成,我这车石头就是从庄有成采石场里运出来的。”

  庄有成气得直哆嗦。

  黄红吓坏了,赶紧站起来摩挲着庄有成的头皮——这是启明教给他的方法,说是可以防止脑梗——说:“不生气,不生气,气出病来无人替……”

  有福想笑,可是不敢,骂小亮:“小贼羔子,看把你大伯气的,他的病刚好知不道吗?”

  小亮也吓坏了,向庄有成赔不是说:“大伯,别生气,我知道您两袖清风,绝对不会做拿干股的事,所以我把那个货车司机的车扣了,让他给您打电话,他打电话托了一圈人,就是没打您的电话。”

  “什么干股湿股,你小子在哪学的这一套?想干就在交警队好好干,不想干就找个正经生意,别琢磨那些个歪门邪道的事。”庄有成拨拉开黄红的手说。

  枣儿说:“白六的事我是头一回听说,估计长顺叔也不知道。他哪能这样干呢,这不是给我爸招黑嘛!”

  庄有成欣慰地冲枣儿点点头,嘱咐她,“我会找你长顺叔谈白六的事,你不要去和他说。”

  庄有成说完这句话,才意识到枣儿已经调到农林局了。

  小亮说:“我干得就是正经生意,大伯不帮别人,总得帮你侄子一把吧。”

  不等庄有成回答,小亮看着庄冬至说:“爷爷,您说句话。”

  庄冬至在打盹,被有福晃着胳膊晃醒了,睁开眼扫视一圈众人说:“你们说什么呢这么热闹,人老了,一吃饱就犯困,我去歪一觉。”

  庄冬至说着起身进了卧室。

  枣儿掩着嘴笑,说:“活得最明白的人是爷爷。”

  小亮赌气说:“我不管,反正这采石场我开定了。”

  枣儿说:“既然全家都到齐了,不如我们来一回民主投票,大家举手表决吧,不同意小亮哥开采石场的举手。”

  枣儿说着举起右手,庄有成也毫不犹豫地举手响应枣儿。

  黄红的眼睛定定地盯着两个妹妹。

  有玉说:“开采石场虽然能挣大钱,却不是长久的事业,咱家小亮应该干一份既能挣大钱又体面的生意,我觉着开采石场这件事要慎重。”

  有玉说着也举起了手。吴保用见妻子举手,也跃跃欲试,却被有玉将他举了半截的右打下来。

  大妹看出有玉的小心思,毫不留情地揭穿她说:“小妹到底是文化人,一家人分两头行事,有个词怎么说来着——枣儿?对,就是左右逢源。我家只来我一个,支持了大哥,二哥不高兴;支持了二哥,大哥不满意。我是左右为难。”

  有玉脸不红心不跳说:“谁叫你不把姐夫拉来呢。”

  黄红偷偷笑了,跟着举起手来。

  大妹赌气选择了支持小亮,加上吴保用和有福一家三口,一共得了五张赞同票;支持庄有成的是四票。

  五比四。这个结果是枣儿没想到的,觉得有些对不起爸爸,于是向庄有成投去歉意的一瞥。

  庄有成却冲女儿微微一笑,想枣儿这回应该领教现实的残酷了吧。

  小亮见胜券在握,不免得意起来,说:“大伯,这可是民主投票决定的,你得支持我。”

  枣儿出奇不意地说:“还有爷爷一票呢,他肯定是站在我爸这头的,五比五,平分秋色。小亮哥,你要坚决想干就干,别拉我爸下水。”

  有福的脸色难看起来,站起身冲媳妇和小亮吼:“回家,我干我的架子工,你干你的临时工,好活不活的凑活一辈子算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