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社会乡土 留守青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8 识时务为俊杰

留守青年 程小程1 3166 2020.03.12 06:00

  梁栋说:“也不能全怪他,我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我以为他是信用社的元老,太信任他了,还有是没能及时察觉管理上的漏洞。”

  宋庆国安慰他道:“你不用过于自责,吃一堑长一智,以后要加强对员工的法律学习和素质教育。”

  “是的,这方面已经开始在做了。”

  “虽然朵山社的问题很严重,我认为撤并不是最佳解决方案,可不可以选个合适的人去朵山呢?”宋庆国说。

  “难啊,一是朵山镇的经济形势太严峻了,一时半会无法扭转局面,二是朵山社让严家贵彻底搞烂了,怕继续恶化下去不可收拾。还是先撤出来的好,把不良贷款消化一下,以后有合适的机会再重新开始。”

  “有困难要想办法解决,不能消极地回避。我倒认为不妨派一个年轻人去试试。”

  “我也想过这个办法,可是现在的年轻人都是蜜罐里泡大的,纸上谈兵可以,真正干起工作来,拈轻怕重,哪敢放心哪!朵山的环境那么艰苦,老人们都干不好,更别说年轻人了。可不能冒这个险。”梁栋摇头说。

  “作为一个领导,有这种思想可不好,不要戴有色眼镜嘛,你真正去了解年轻人了吗?据我所知,信用社的年轻人中,有很多素质过硬,能吃苦有想法,更有建功立业野心的人。你不给他们机会,当然看不到他们的优点。”

  “老领导,我同意你的看法。可是管理一个单位毕竟非同小可,不经千锤百炼,我哪敢轻易把那样一个烂摊子交给他们哪!”

  “也有经过千锤百炼的。满小山进信用社十多年了,在各个岗位都干过,工作能力有目共睹,人也很稳重;另外他还是朵山人,对那儿的环境比较熟悉。你把他放朵山去怎么样?”

  “满小山?”

  梁栋若有所思,随即马上否定,“不行,坚决不行。老领导啊,他的情况你比我了解,这孩子性格孤僻,心事太重,在单位从来都是独来独往,三十多岁了还没成家,没人知道他到底在想什么。让他去朵山,我就别想睡安稳觉了!”

  宋庆国理解梁栋的心情,这个紧要关头,没有非凡的勇气,谁敢贸然把一个在信用社里不显山不露水,默默无闻的年轻人放到朵山呢。

  宋庆国耐心地说:“梁栋啊,看人不要只看表象,要去深入他的内心。不瞒你说,搁在几天前,让我推荐他我还真不敢。昨天晚上我和他交流了很长时间,这孩子远比你我想象的要成熟。他有一句话打动了我,他说,再高的山也能找到翻过去的路,再穷的地方也能挖出金子。就是他这句话,让我下了决心推荐他。就是你骂我不知趣,骂我退休了还跑来指手画脚我也不怕。我自信我这辈子看人还行,当年没看错你,现在也不会看错小山。”

  宋庆国的话说到梁栋心里了,他真有些埋怨宋庆国自作聪明,可是听到最后,又很感动。

  他熟悉宋庆国的为人,这个人能进能退,可方可圆,小事重感情,大事不含糊,宽人严己,从来都是站在有利于工作的角度上处理问题,一般不轻易表态,一旦作出决定肯定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但是朵山镇的情况太复杂,朵山信用社的问题太严重,他不敢仅凭一个退休领导的一面之辞就做出这么重大的决定。

  如果真像宋庆国说的那样,满小山去了可以扭转局面,当然再好不过,反之呢?责任只能由他一人承担。

  想到这里,梁栋冲口而出:“谁敢担保满小山去了就一定能行?”

  “我敢担保!”宋庆国对梁栋的优柔寡断极为不满。

  梁栋无声地笑了。

  他的笑让宋庆国很不舒服,宋庆国大声说:“你是怕我担保不了对吗?这样吧,我带上行李跟小山去朵山,小山什么时候把朵山的事情做好我什么时候回来。他要做不好,我就把这把老骨头扔在朵山!我不信,以前和农行分家时,磊山信用社一穷二白都没退缩过,现在朵山一点小小的困难会把我们吓倒!”

  梁栋见宋庆国动了怒,连忙站起来说:“老领导,你别生气,我不是这个意思。我不是不相信你,实在是这个责任太大,不能不慎重。你消消气,咱们从长计议,从长计议。”

  宋庆国示意梁栋坐下说:“我没生气,也不是和你开玩笑,我是认真的。作为磊山信用社的一名老主任,朵山社出现了问题,我不能袖手旁观。你放心,我去朵山后,可以约法三章,我不干预朵山任何管理上的事务,只做两件事,一是监督小山和新领导班子;二是做好调查和协调工作。”

  梁栋为难地说:“老领导啊,你去我自然放心,可是楚慧嫂子那边我怎么交待,她还不得骂死我。不行,我不同意你去朵山。这样吧,就按你的意见办,让小山去朵山试试。”

  “不要再争了,就这样定了。”

  “这……”

  “别婆婆妈妈的,你把小山叫过来吧。”宋庆国说。

  梁栋给办公室打完电话,感觉身上汗涔涔的,把空调的温度调低两度。

  满小山正在电脑前起草撤并朵山信用社的报告,向彬放下电话说:“小山,报告弄好没有?梁主任等着要。”

  小山说:“这么急?好吧,我先打印出来你看看。”

  向彬翻开看了一半的报纸,边看边说:“来不及啦,不用给我看,你直接给梁主任送过去。”

  小山拿着报告敲开梁栋的办公室,见宋庆国端坐在沙发上,一愣,忙笑着打了招呼,把报告交给梁栋。

  梁栋扫了一眼,放在一边说:“够快的。你坐下。”

  小山打了个喷嚏,选了个离空调远些的沙发坐下来。

  梁栋紧盯着小山的脸,好大一会儿才说:“你做好准备了吗?”

  小山莫名其妙地看看宋庆国,又看看梁栋,心里说,我要辞职的事情没人知道啊。他试探着问:“梁主任,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梁栋扶了扶眼镜,脸上现出不快的神情,但仍委婉地说:“小山啊,你知难而上的精神可嘉,但是朵山是个硬骨头,你呢也没有基层工作经验,所以要做好充分的思想准备。希望你不要辜负了我和宋主任的期望。”

  梁栋没头没脑的话让小山如坠云雾,他把目光再次投向了宋庆国。

  宋庆国知道梁栋想多了,面无表情地对小山说:“小山,梁栋主任经过慎重考虑,决定暂时不撤并朵山社了,想把你派过去,你看有什么困难吗?”

  “啊,让我去朵山?”小山如梦方醒,摇头说:“我哪里行,不行,不行,我挑不起那么重的担子。梁主任,你还是另选能人吧,可别在我这儿耽误了。”

  梁栋被宋庆国和满小山两个人搞糊涂了,干脆冷眼旁观,看他们两人到底要唱哪出。

  宋庆国沉下脸说:“小山,这都到什么时候啦,还推三阻四的。既然组织上信任你,就要勇敢地站出来顶上去。有梁栋主任和我做你的坚强后盾,你就大胆放手去干,拼上掉十斤肉,也要把朵山的工作干好。”

  满小山苦着脸说:“宋叔,我说实话吧,我的辞职报告已经写好了……怕您生气,没敢告诉您,我想等您去南京后,先斩后奏的。”

  “什么?辞职?你搞什么名堂!干得好好的辞什么职!”

  “我想换个环境,趁着年轻到外面开开眼界。”

  “你们年轻人,总是身在福中不知福,这山望着那山高。”

  “宋叔,梁主任,我谢谢你们在我最艰难的时候收留我,磊山信用社的这份恩情我永远报答不完,磊山信用社永远是我最亲的家。可是我想试试另外一种活法,不想让人生留下遗憾。我觉得周羽比我更合适去朵山,他学历高……”

  “住嘴,”宋庆国心头那把火终于压不住了,“换另外一种活法?这种活法委屈你了吗?这种活法你活出精彩了吗?小山,你刚才说什么来着?磊山信用社是你最亲的家?你扪心自问,磊山信用社培养了你十四年,你为它做出过什么贡献没有!你要真想走,谁也拦不住你,磊山以前不缺你一个,现在也不缺,没有你,朵山社依然可以干好。”

  宋庆国觉得小山是一个孤儿,对很多事情很敏感,在这之前,从没有批评过他。

  宋庆国好不容易说服梁栋,给小山一个证明自己的机会,没想到他竟然不识时务地在这个节骨眼上提出辞职。这让宋庆国既失望又难堪,恨不能抽他一个大嘴巴。

  宋庆国的话很重,句句都如石头般砸在小山的心头,令他无比难受,也无地自容。他涨红了脸说:“宋叔,对不起。”

  宋庆国说:“你走吧,就当我看错了人。”

  满小山不敢看宋庆国,站起来慢慢走出去,轻轻关上门。

  这时他听到梁栋说:“老领导,别生气了,这样也好。如果你陪他去了朵山,他到时干砸了,或者半道上当了逃兵,那时你的一世英名可就毁了。”

  “我老宋一辈子没认过输,今天认了。唉,真老了,不服老不行哪!走喽,去南京抱孙子!”宋庆国长叹一声,无比凄凉。

  满小山听到这儿,一股热血直顶脑门,他转身推开门说:“宋叔,梁主任。我去朵山!”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