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社会乡土 留守青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留守青年

程小程1

  • 现实

    类型
  • 2020.03.02上架
  • 29.43

    连载(字)

946位书友共同开启《留守青年》的现实之旅

舵主水岂火几 舵主万物有象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 庄有成的骄傲

留守青年 程小程1 2221 2020.03.02 02:31

  一列火车在磊山站停下来,上车的人和下车的人顿时挤作一团。

  每天经过磊山的列车很多,但是大多傲然而去,即使靠站,也只停三分钟。

  这让磊山人每次坐火车都要骂一回,你奶奶腿的你就真那么急吗?多停几分钟怎么了,时间还要花钱买啊!

  火车“哞”的一声开走了,理也不理牢骚满腹的磊山人。

  磊山火车站太小了,只有一个站台。

  对于仅有三十多万人的磊山县来说,这一个站台足够了。

  因为除了春运期间这儿会热闹几天,大多时候都是冷清的。

  磊山是贫困县,自从南方的信息流进来,磊山人就都流了出去。

  打工的大军到底有多庞大,普通人不会有精确的数据,但是一个个空荡荡的山村,一个个沉寂的庭院,一个个在村头蹒跚行走的白发老人……所有这些可以看得见的景象,告诉人们,这儿几乎是一座空城。

  北方这样的城市很多。

  种一亩地麦子和花生一年最多只能收获两千块钱,在建筑工地上干一天可以拿到一百到两百块钱,在南方工厂的流水线上干一天能拿到二百多块钱。

  这道选择题人人可以考个满分,都是出力干活,为什么不选择更有价值的劳动呢!

  磊山人走出去了,却没有外地人走进来。连走出去的磊山人也不愿再回来。

  庄枣儿回来了,她不紧不慢地从火车上拖下两个硕大的行李箱,一手拉一个,有点吃力,却不失优雅。

  她戴着墨镜的眼睛目不斜视,脸上挂着浅浅的微笑,走在站台上。

  白色的长裙,黑色的长发,高挑的身材,白皙的皮肤,飘逸如仙女下凡,一下把简陋寒酸的火车站台点亮了。

  三三两两冲下火车的旅客,本来争先恐后地朝前疾行的,都纷纷慢下脚步,跟在庄枣儿身后,像簇拥着美丽的公主一样拘谨而有秩序。

  庄枣儿是庄有成的骄傲,也是他的全部希望。

  忍辱负重这么多年,值了。

  这是庄有成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

  当然,这句话只是讲给老婆黄红一个人听的。

  黄红嘴不饶人,每次听他说这句话,必定要呛回去:那是女儿自己争气,她叫你忍什么辱负什么重啦!

  庄有成和黄红吵了半辈子,知己知彼,处变不惊。

  他已经修炼到脸上绝无颜色,心里咒骂有声:我他娘的这辈子光受你的气了!

  庄有成和黄红都是朵子东的。

  庄有成长得好,个有个,人有人,年轻时是村里数一数二的俊小伙。

  但是他兄妹多,家庭条件不好,初中毕业就去当兵了。

  黄红的长相也说得过去,就是个头矮点,比庄有成整矮了一头。

  那时候,黄红的爹黄河是村主任,在村里威风八面、叱咤风云。

  庄有成的爹庄冬至是个不入流的小木匠,农闲时打个小板凳、地八仙什么的挑了去集上换点小钱。

  庄有成初中毕业后要去当兵,体检没问题,可政审得村里盖章。

  庄冬至经人指点,提前找到黄河,请他到时高抬贵手。

  黄河拍着胸口说,放心吧,哪怕朵山镇只走一个兵,也要让庄有成走。

  庄冬至千恩万谢地回家了,回到家屁股还没沾板凳呢,媒人上门了,是给黄红提亲的。

  能和村主任攀上亲戚,庄冬至自然是受宠若惊,当下就应承下来。

  庄有成虽然看不上黄红,可是人穷志短,也就默认了。

  他想,先糊弄着,等复员后再作打算。说不定在部队混好了,老子就不回这个穷山沟了,那时谁还认你这壶酒钱。

  毕竟姜是老的辣,黄河的公章落下,这边送走搞政审的人,那边就操持着让庄有成和黄红三媒六证定了亲。

  几年后,等庄有成一复员,黄河又马上把婚事给他们办了,然后在镇上给他安排了工作。

  黄河一环扣一环,容不得庄有成拨拉自己的小算盘,就把他牢牢地拴住了。

  庄有成一想到这事就恨得牙根疼,同时又不得不佩服老丈人的老谋深算。

  庄有成说的忍辱负重其实就是指这个,黄红当然也心知肚明,只是心照不宣。

  庄枣儿是庄有成这桩婚姻的唯一安慰。

  他想自己这一辈子是毁了,一定要给女儿一个美好的前程。

  所以在培养女儿上面,他倾注了全部的心血。

  女儿一考上大学,他就开始筹划女儿的工作。

  女儿上大学四年,他朝省城跑了四年。

  具体多少趟记不清了,反正逢年过节必得拉一车土特产去省城。

  他不是为自己跑官,也不是为朵山镇跑资金,而是去找鲁兵为女儿的未来铺路。

  鲁兵是他当兵时的班长,现在是省交通厅的副厅长。

  当年当兵时两个人关系一般,甚至还打过架,庄有成复员时和所有战友都拥抱告别,热泪盈眶,唯有看也没看鲁兵一眼。

  但是现在鲁兵是副厅长了,为了女儿,他不能不捐弃前嫌主动示好。

  鲁兵虽然还记得当年庄有成给自己的难堪,但是伸手不打笑脸人,何况庄有成每回拜访只叙战友情聊家常呱,从无所求。

  一来二去,两个人成了无话不谈的好兄弟。

  直到临近庄枣儿毕业,庄有成才向鲁兵道出苦衷,请他帮助解决女儿的工作问题。

  鲁兵当然义不容辞,马上叫来秘书,问清了交通厅的公务员招考计划后,给了庄有成一句话:就让枣儿报考我们交通厅的公务员吧。

  庄有成混迹官场多年,深知领导的讲话艺术,有鲁兵这句话,女儿进交通厅工作的事情算是十拿九稳了。

  庄有成复员后就在朵山镇工作,干过司法所调解员,干过文化站站长,干过镇计生办主任。

  然后是副镇长、镇长,直到现的镇党高官。

  说好听点是一步一个脚印,其实是千年的媳妇熬成婆。

  这个熬字,才是他人生的真谛。

  在磊山官场流传一句顺口溜,前山的铁疙瘩后山的石头蛋,小阳镇里的城墙金不换。

  左山的清水沙右山的红泥巴,末了才是朵山镇的山枣花。

  前山镇有铁矿石,后山镇产大理石,这两个地方经济最好,官员升迁最快,磊山县的县级干部多出自那里。

  小阳镇里有一段战国时的古城墙,旅游业发展的不错,在那儿做官也还说的过去。

  左山镇产建筑用的清水沙,右山镇产烧陶器的红土,只要肯动心思,不愁弄不到钱。

  只有朵山镇穷山恶水,满山的山枣树,再能耐的官员只要进了朵山镇,就如同龙游浅滩,虎落平阳,难有出头之日,只剩下一个熬字,什么时候熬到退休就算功德圆满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