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社会乡土 留守青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33 上门讨债遇险

留守青年 程小程1 2396 2020.03.26 06:00

  周羽冲他点点头,开门见山道:“我叫周羽,朵山信用社副主任,你有五万块钱的贷款,逾期好很长时间了,我来找你商议一下解决办法。”

  “隔手不过账,我又不是从你手上贷的款,你和我商量不着。”贾传会不屑地说。

  “我给你办的贷款啊,我不在这里吗?”孟庆照说。

  “我认账啊,但是这个节骨眼上来要讨债,有点不讲究吧!”

  “要是随时能找到你,骂哪个龟孙愿意这时候来找晦气。”孟庆照说。

  “我还能飞出地球去?”

  “你没飞出地球去,你飞出了朵山,不是你家老爷子去世,只怕这辈子我都见不着你啦。”

  “只要我活着就能见着,我又没说不还,等我在外头挣了钱肯定要还的,阎王还能欠小鬼的债!”

  两人针尖对麦芒斗起了嘴,周羽心里着急,说:“你们两位别吵了,说正事。”

  孟庆照发完一通怨气,缓和了口气说:“老贾,你凭良心说,我对你咋样。”

  “你帮过我,我贾传会当然记着呢,不记着别人的恩情,那还算人吗!我不是没数的人,孟哥你放心,等我挣了大钱,一定报答你。”

  “我不要你报答,只求你把贷款还上,求了你啦,行不行。”

  贾传会见孟庆照软硬兼施,完全不是他刚才说的那意思,这分明是逼着他还钱,顿时感到被耍了。

  “我现在暂时困难,等有了钱一定还。”贾传会赌气说。

  “现在你能还多少?”周羽心里着急,说话便有些咄咄逼人。

  “现在?我这正办丧事呢,哪去弄钱?这样吧,我说话算话,等明天出完殡,我把收的礼钱送到信用社去。”

  “我说的是今天,现在。五万块钱你一下子拿不出,可以先还一部分,剩下的重新签个合同。”周羽寸步不让。

  贾传会火了,说:“没有这样的吧!我正办着丧事呢,谁家不死人?你们家不死人?劫道的还不抢出殡的呢,你别欺人太甚!”

  “你怎么说话呢!”周羽发怒道。

  孟庆照赶紧打圆场说:“周主任,别怪老贾说话不好听,他是个孝子,心情可以理解。不过话说回来,老贾,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周主任亲自上门来帮你解决问题,多少给点面子嘛。”

  “他要面子,我不要面子?我守灵呢,你把我叫出来叨叨这事,不能等我发完丧吗?”

  “这不是平时见不着你嘛,特事特办,相互理解啊。”孟庆照拍拍贾传会的肩膀说。

  “我没钱,你们爱咋地咋地。”贾传会急了,大声嚷道。

  他这一嚷嚷,顿时引得许多人朝这边看,两个身披孝衣的人走过来问:“传会叔,咋啦?咋啦?”

  “没事没事,我们是老贾的朋友。”孟庆照说。

  “朋友?是来吊孝的吗?怎不进院去磕头?躲在这里吵什么?别是来闹事的吧?”

  孟庆照赶紧掏烟递过去说:“瞧你说的,我和老贾认识几十年了,相同手足,我再不懂规矩也不会闹他的丧事啊。”

  周羽跨在摩托车上,手心里全是汗,紧张地看着面前两个身着孝服的青年。

  怕什么来什么,这时其中一人凑过来,邪里邪气地盯着周羽的脸看半天,说:“你不是朵山的吧?大半夜的跑到这里来干什么?”

  周羽嗓子眼发干,咕嘟着嘴不知该如何回答。

  贾传会村里的人都知道他好赌,欠了一屁股赌债,贾传会的侄子这时猜到周羽是来要赌债的。

  欠债还钱虽是天经地意的事,但赶在办丧事上来讨债却是大忌讳。

  贾传会的侄子一把拎住周羽的衣领,说:“小子,你是来要账的吧?你他娘的忒不讲究了,设局坑了我叔的钱不说,这时节又来恶心我们,我弄死你!”

  说着冲面一拳打过来。

  孟庆照赶紧抱住他说:“别动手,别动手!他是我侄子,不是来要账的,他骑车拉我来吊孝呢。”

  周羽吓得脸色苍白,立即发动了摩托车要跑。

  贾传会见机就动了邪念,想招呼人把周、孟二人赶走。孟庆照瞧出他的心思,语含威胁说:“老贾,别犯糊涂,谁的头上也没带避雷针,谁做亏心事谁遭雷劈……”

  贾传会掂量了一番,终于没敢耍横。

  孟庆照冲周羽说:“羽,你在这里等着,我进去给贾老大人磕个头。”

  孟庆照赶紧挽着贾传会的胳膊进院去了。

  “不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我一歪嘴角,我那两个侄子能把姓周的腿打断!”贾传会说。

  “别和小青年一般见识,他不懂咱这里的规矩。”孟庆照出了一身冷汗,赔笑说。

  “他不懂你也不懂?我办着丧事呢,你引他来干什么!”

  “老贾,你可不能昧着良心说话,因为你这笔贷款,我们信贷员在大会小会上挨了多少批评,这些年少领多少奖金,我和你抱怨过一句吗?眼下县社和公检法联合清欠,要真把你当老赖拘起来,钱得还不说,还丢人……”

  “我这点钱真能惊动公检法?不会吧?”

  “这回是拉网式清欠,五万块钱已经不少了,连欠两千块钱的都不放过,你能躲得过?”

  孟庆照在账桌上记了两百块钱的礼金,然后进了棺屋,冲着棺材磕了三个头,趴在地上哭起来:“叔啊,叔啊,你活着传会还有个牵挂,常回来看看,你这一走,我想见传会一面都难了……”

  贾传会跪在旁边尴尬至极,见孟庆照借题发挥,哭起来没完没了,担心他胡说八道,低声说:“行了,别猫哭耗子啦,你们怎么说我就怎么办。”

  贾传会将孟庆照送出来,孟庆照紧紧抓着他的胳膊不丢,三人重新聚到一起。

  孟庆照擦了擦眼角的泪痕说:“老贾,欠贷款不是多光彩的事情,嚷出去让人家笑话,不如你现在多少还一点,然后签个还款协议,我们回去也好有个交待。我向你保证,只要你配合,绝不把你这笔贷款交给公安局立案。”

  见贾传会沉默不语,周羽乘机再烧一把火说:“老孟没有骗你,清欠组就在镇上,我们要是空手而归,明天是什么情况就不好说了。”

  “我不是欠账不还的人,这不一直在挣钱准备还嘛。老孟,你知道我老贾的为人对不对。我家亲戚朋友少,我爹这个事一共收了五千块钱,你们先拿去,剩下的我保证一年内还清。”贾传会说。

  周羽说:“光是你的欠息就一万多,你还五千块钱?开什么玩笑,算了,老孟,咱们走。”

  孟庆照说:“老贾,你拿出两万块钱,还一万本金,再还一万利息,然后重新签个合同。这样你一年内你就可以安心地挣钱啦。”

  “这是我们的最底限度。”周羽补充道。

  “我哪有两万块钱!就五千块,爱要不要!”贾传会讨价还价。

  周羽跨上摩托车,叫孟庆照上车:“老孟,天不早了,我们回去。”

  孟庆照低声对贾传会说:“老贾,反正这贷款赖不掉,早还早了心事,你怎么想不明白呢!我们如果空手回去,明天你正办着丧事,来一帮公安,你说丢人不丢人!”

  贾传会见没有商量余地,说:“老孟,算你狠。我去找帮忙的亲戚朋友凑凑看。”

  贾传会说着转身朝院子里走,边走边又狠狠地丢下一句话:“孟庆照,你是我爹!”

  “贾传会,你可别咒我。端人碗服人管,骂哪个龟孙想来找晦气!”孟庆照很无辜地说。

  周羽看着贾传会的背影消失在黑暗里,担心地说:“老孟,贾传会别不出来了。”

  “白蜡条子打狼——两头怕。你怕他不出来,他还怕你真把公安招来呢!”

  “你说他能凑够两万块吗?”

  “还用凑啊,他手上就有。这种人就这德性,属驴的,不抽几鞭子,赶不出屎来!”

  没多大功夫,贾传会双手袖在孝袍里走了出来,说:“你们得把合同改过来。”

  周羽说:“合同是现成的,填上数字就行。”

  “那好,走远点。”贾传会边说边朝前走,在无人处站住,“你把车灯打开。”

  周羽打开车灯,贾传会把两万块钱从袖袍里掏出来说:“你们数数钱。把合同给我,我看看。”

  孟庆照数钱,周羽把准备好的合同拿给贾传会。

  搞定贾传会,周羽和孟庆照上了摩托车。

  周羽由衷地夸赞孟庆照说:“老孟,我发现你真是人才,你这张嘴,死人也能给说活了。”

  “你这话不能让贾传会听到。”

  “为什么?”

  “他要请我回去把他爹给说活怎么办?”

  周羽哈哈大笑,说:“看刚才那情形,如果贾传会翻脸,弄不好我们真得挨揍。”

  若不是孟庆照随机应变八面玲珑,周羽可不得挨揍么。周羽没有农村生活经历,再加上年轻气盛,说话不懂迂回,没有孟庆照把持着点,他还真玩不转。

  “太刺激了,出了一身的汗,你出汗了吗?”

  “我和你不一样,我是因为天热出汗。”孟庆照说:“对了,为这事我搭上两百块钱,你得给我报销。”

  “报个屁,你和贾传会是几十年的兄弟,情同手足,拿礼金是应该的。”

  “谁和他情同手足,你少恶心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