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社会乡土 留守青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6 姜还是老的辣

留守青年 程小程1 2100 2020.03.19 06:30

  庄有成和宋庆国是老熟人,当年他复员后在朵山镇干调解员,宋庆国是信用社的储蓄员。

  他干镇长时,宋庆国调到了县社信贷科,为给镇上的项目跑贷款,他和宋庆国的联系颇多。

  直到宋庆国做了县社主任,他们的关系从没有间断过。后来宋庆国退休,他们见面的机会才少了,只有在逢年过节时发发短信。

  这次他听说宋庆国也到了朵山,自然要尽地主之谊。周六晚上,在镇上最好的饭店“枣园酒店”宴请宋庆国。

  宋庆国叫上满小山一起去。席间,庄有成听说满小山是朵子西人,又加了瓶酒,并且要打电话把路长顺叫来。

  宋庆国知道满小山的心病,拦住了,但是酒都没少喝,宋庆国岁数大了,不胜酒力,散了酒宴就回宿舍睡了。

  满小山因为勾起了往事,反倒没了酒兴,他喝得最少。

  小山把宋庆国送回宿舍后,回到办公室里发了会呆。想起父亲曾是朵山信用社的代办员,朵山信用社应该有父亲经手的帐目,就开了楼下档案室的门,翻箱倒柜地找起来。

  十几年的账簿堆积如山,满小山从满家店失火那年向前查起,父亲的印章不时地跃进眼帘,印泥有些失色,已然变得暗红,就像满大仓这个人,早已淡出人们的记忆。

  满小山抚摸父亲的名字,想起父亲抚摸他脸庞的手,十年生死两茫茫,往事比眼前的账簿还清晰。

  摆在明面上的账簿不知被查过多少遍,哪有什么秘密等着满小山来发现。

  找到半夜没什么收获,满小山感到有些疲倦,只好回到宿舍休息。到了宿舍没看见周羽,很奇怪,拨打他的手机,无人接听。又打孟庆照的手机,关机。

  满小山接着打周羽的手机,最后是郑均富接的。他这才获知孟庆照把周羽扔在了山里。

  满小山明白周羽着了孟庆照的道,顾不上生气,租了辆车连夜把周羽接回来,送到医院挂了两瓶吊针,等回到单位,天已经亮了。

  满小山看着周羽憔悴的模样,心里很不是滋味。

  按照他的想法,孟庆照和许仲奎都是年过半百的人,上有老下有小,挺不容易的。只要把工作上的事情交接清楚,下一步他和周羽多承担点,让他们两个做些力所能及的边角工作就行了。

  没想到孟庆照如此阴损,让周羽出了这么大的丑。周羽长这么大,顺风顺水,哪受过这个。

  如果不做点什么,对周羽不公平且不说,怕是也难以平复周羽心头的阴影,这对今后的工作是十分不利的。可是手上的工作千头万绪,他又不愿把精力消耗在内耗上,正左右为难时,宋庆国听说了这件事。

  宋庆国没有评论谁是谁非,只是轻描淡写地说:“这几天朵山有不少老熟人轮番请客,我一个人招架不了,你把老孟借我使使。”

  满小山立刻心领神会,心想姜还是老的辣。

  满小山把孟庆照叫到办公室说:“孟哥,连着往山里跑了几天,辛苦啦,休息一下吧。你对镇上的各单位熟悉,就跟着宋主任去各单位走动走动吧。”

  宋庆国做了多年县社领导,有着不怒自威的震慑力。孟庆照打心里不乐意去伺候他,不过想想可以不用大热天顶着烈日下乡,还能混些好酒好菜吃,也就欣然同意了。

  宋庆国在朵山的熟人朋友不少,听说他发挥余热,来到朵山,便都纷纷请他喝酒。

  宋庆国不喜应酬,本来是要一一婉拒的,这回有了孟庆照跟着挡酒,他也乐得替满小山拉拉关系,摸摸底,干脆来者不拒,一天安排两个酒场。中午喝晚上喝,连喝了三天。

  在磊山县有个说法,越是穷的地方酒风越盛。

  朵山正是如此,朵山人的口头禅是“有钱没钱,喝死算完”,老朋友来了,而且是做过县社一把手的老朋友,自然得放开了喝酒。

  就这样,三天饭局下来,孟庆照几乎每场酒都醉得人事不醒,吐得像被灌了肠似的。

  宋庆国不管他难受不难受,等他吐完,再拉着他去喝。最后孟庆照终于受不住了,蔫蔫地找到满小山请假,说自己病了,要去县医院做检查。

  满小山不假思索地说:“好啊,正好县社举办为期十天的信贷业务培训班,你检查完身体直接去报到。”

  孟庆照家的饲料店,晚上要有人守夜,留老婆一个女人在店里自然不放心,他哪有心情去县城住十天,况且培训班还得考试,他对计算机一窍不通,到时考不过,可就难看了。

  孟庆照说:“我这么大岁数了,就不要学习了吧。”

  “信贷更新系统,凡是信贷人员都得学习。你是第一批,县社定的名单,你要不想学可以去县社说明情况。”满小山毫不通融。

  孟庆照有苦难言,权衡利弊,决定继续留下来陪宋庆国喝酒。

  满小山说:“孟哥啊,好事哪能让你一个人独占呢,你这几天大鱼大肉吃得怪恣,也让许哥解解馋啊。学习人员的名单已经确定了,县社到时要点名的,你去吧。”

  孟庆照在心里骂,还好事呢,大鱼大肉老子没吃过啊,以为那是福利呢,被宋庆国那老小子支使得给三孙子似的,简直是活受罪!算了,老子不伺候了,学习就学习,去县城清静几天。

  周羽对宋庆国和满小山的良苦用心很感动,专门请他们去喝羊肉汤。

  周羽说:“谢谢宋叔替我报仇。”

  宋庆国正色道:“报什么仇啊,谁和你有仇?在一起工作就是缘分,都是兄弟姐妹,要珍惜同志们这份情谊。小周,你现在是一个领导,领导不仅要懂管理艺术,最重要的是要有胸襟,眼界要开阔,不要纠缠于小是小非。我以前就常在会上讲嘛,记人之功,容人之过,用人所长,避人所短。做到这点,才能成为一个合格的管理者。”

  周羽频频点头:“宋叔,您讲得太好了,我一定铭记心头,温故知新。我年轻,有时候搂不住火,您和小山哥要多敲打我才是。”

  宋庆国把羊肉汤喝得呼呼风响,说:“朵山的羊肉汤就是好喝,还是从前的老味。老板,再来一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