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社会乡土 留守青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4 兰花的珍禽园

留守青年 程小程1 2225 2020.03.08 07:10

  路长顺唱戏似地完成了大学生村官庄枣儿的出场仪式。

  大学生村官庄枣儿,站在外表光鲜里面塞满灰尘的村委会办公室里,一腔热情慢慢冷却下来,她没想到路长顺会给自己这样一个见面礼。

  路长顺可是她爸爸的战友,路长顺可是看着她长大的,这么熟悉的一个人,对自己竟是这样的态度,如果是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呢?她感觉自己是多么的幼稚,多么的渺小。

  庄枣儿想起在学校听演讲时,一位农村的劳模讲过的一番话,农村是一个广阔天地,进入其中,可以任你驰骋。但是农村同时还是一个固执狭小的空间,在那儿,不看你的学历,不讲你的资格,不听你说得有多好。老百姓久经风雨,只认一个朴素的道理,是骡子是马拉出来遛遛,说千遍万遍不如做出来看。

  庄枣儿想,那就让时间来证明一切吧。

  庄枣儿很郁闷地从村委会出来,没有跟路长顺回家,夺过自行车说:“我去找兰花姐。”

  路兰花是朵子西的一个传奇。

  她高中毕业后去了南方打工,五年后回到磊山,在县城开了一家服装店,三年后把服装店盘出去,回到朵子西创业。

  她在自家的二十亩山林里建起了养牛场,把八年来挣的十万块钱全部投了进去,结果两年后赔得一塌糊涂。

  她不甘失败,找到庄有成为她担保,在信用社贷了二十万,又建起了养鸡场。没想到,正当开始见到效益时,一天夜里,暴雨引发山洪,造成山体滑坡,鸡舍和鸡全被埋了。

  路兰花从一个创业明星转眼变成了负债累累的穷光蛋。可是她没有退缩,想尽千方百计再次借贷二十万,重新建起生态养殖场。

  路兰花的传奇不仅在于她的屡败屡战,坚持不懈。还在于她年过三十,一直单身住在山上。

  朵子西人谈起她,全都啧啧称奇,唏嘘不止。

  在一个老人的指点下,庄枣儿把车骑到西朵山脚下。

  山脚下是一条绕山的生产路,上了路便可以看到兰花建在路边的房子。三间用砖石砌起来的瓦房,木栅栏的围墙,栅栏上爬满紫藤和七里香,有些紫藤已经爬到了屋顶。栅栏外面是密匝匝的灌木,一些枣树和槐树散乱地生长在灌木丛里,整个小院神秘且静谧。

  院门是用槐木条连在一起做成的,门前的槐树上挂了一块木板,上写:西朵山生态养殖场。

  庄枣儿刚走近大门口,里面便传来一阵亢奋的狗叫声。庄枣儿怕狗,后撤了两步,大声呼喊:“兰花姐,兰花姐在吗?”

  狗的狂叫夹杂着铁链拍打石头的声音,特别的瘆人。庄枣儿壮着胆子又喊了几声,这才听到兰花的声音。先是和狗在说话,“黑子,别咬。”然后和门外的庄枣儿说话,“谁呀?”说着已经到了门口,哗啦一声拽掉了门上的铁链,探出头打量着庄枣儿,“你是?你是枣儿啊?快进来。”

  庄枣儿小心翼翼地试探着迈进一只脚,兰花把她拉进去说:“不用怕,狗拴着呢。”

  小院不大,却很整洁,粗砾石铺地,墙边植花。大门的内侧,左边是厨房,右边用石棉瓦搭了一个工具棚,里面整齐地摆放着一辆三轮车和许多农具。盛水的大沙缸放在左边窗下,一蓬梅树掩住了半边水缸。一只纯黑的大狗拴在右边的窗下,和窗下一块白色的石头相映成趣。

  庄枣儿一下子就喜欢上这个绿色小院,由衷地赞叹道:“兰花姐,你的家真美,我以后也要建这样一座小房子。”

  兰花脸上的笑容一闪即逝,并不回答,引庄枣儿进了屋。

  兰花的家建筑格局和山下的民居一样,里面的布局略有不同。三间房,右边一间是她的卧室,剩下的两间中间没有墙,很宽敞。一进门一左一右摆了两个木沙发,中间是用整块枣木做的茶几,对门墙上挂了一幅猛虎下山图。办公桌放在窗前,桌上有电话也有电脑。紧挨着办公桌的左边墙上是用木板做的书架,上面摆满了书籍。窗台上一盆兰花正开着,一屋子的清香。

  兰花说:“我没有茶叶,有刚在山上采的金银花,你喝吗?”

  枣儿说:“好啊。”

  兰花倒了茶,坐在枣儿身边问:“毕业了吗?准备去什么单位工作?”

  “毕业了,准备和你一样,回乡创业。”枣儿呷了口茶,烫得伸了伸舌头答。

  “你回乡创业?”

  “是啊,”枣儿知道她不信,说:“我报了大学生村官,就安排在咱们村。”

  “不错呀,两年后再去考公务员可以加分。”

  “我不打算考公务员。哪儿的黄土不养人,咱们这儿的沙土地也养人。我想和你一样扎根农村,做自己喜欢的事。”

  兰花抬手理了一下齐耳短发,不置可否地笑了笑。枣儿发现兰花的手很粗糙,再去仔细看她的脸,瘦削的脸上五官分明,沧桑也分明,曾经少女的美丽也分明,只是多了一种成熟女人的含蓄。

  兰花比枣儿大七八岁,在农村这个年龄,孩子早就可以打酱油了。

  枣儿问:“兰花姐,你为什么不结婚啊?不会是独身主义者吧?”

  “独身主义?算是吧。”兰花说。

  枣儿看出她不想谈这个话题,问:“你能带我去参观一下你的养殖场吗?”

  兰花带着庄枣儿出门,向左一转,顺山路前行不到一百米,便是她的养殖基地。路兰花的第一个养鸡场被山洪冲垮后,她吸取教训,在鸡舍上方建起了五十多米的防洪坝,坝下面挖了一条排洪沟,现在是万无一失了。

  两位老人看见兰花和枣儿,从鸡舍旁边的屋里走出来说:“兰花啊,饲料该买了。”

  兰花问:“还能坚持几天?”

  “最多两天。”

  兰花默然了。

  路兰花的养殖场周围用高高的铁丝网围着,里面成群的土鸡在树林里自由觅食。枣儿看到鸡群里竟然还有几只孔雀,惊奇地问:“兰花姐,你还养孔雀啊?”

  “不光孔雀,还有七彩山鸡,珍珠鸡,斑鸠等十多种鸟类。我办了珍稀动物养殖许可证。”

  枣儿异常兴奋地说:“太好了,兰花姐,你可以扩大山林面积,把生态养殖场改为珍禽公园,吸引城里人到这儿来,既发展养殖业又发展旅游业,一举多得。”

  兰花的目光顺着弯弯的山路看向了山下的村庄,村庄里升起的炊烟像白云一样,轻盈而美丽,她的内心,却像风干了的黑枣树皮,沉重而焦虑。

  她在为去哪里弄钱购买饲料而发愁。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