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社会乡土 留守青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 甘作朵山死士

留守青年 程小程1 2121 2020.03.02 02:36

  庄有成一辈子不喜欢折腾,习惯了逆来顺受。

  在他主政朵山镇这些年,除了经济没有什么起色,社会稳定不出大问题,精神文明建设没有拖后腿,人民教育年年出高考状元,至于殡葬改革、村干部两推一选、小城镇建设什么的,兵来将挡,水来水囤,多费点心力也能顺利过关。

  像他这样几十年如一日任劳任怨的干部,县领导也懒得较真。他还有两年就该退了,他在等着,县领导也在等着。

  做人知趣就好,做官知趣就好。这是庄有成的人生格言,为此,他还专门请书法家鲁兵写了“知趣常乐”四个字挂在办公室里。

  庄有成这辈了是走不出大山了,女儿能走出去就行,一代要比一代强,总有一代强到党中央。这是朵山镇人的口头语,朴实无华却暗含大道理。

  庄枣儿六月份就毕业了,她说要留在北京同学家里玩一段时间。没想到这一玩一个多月过去了。庄有成着急公务员考试的事,不断打电话催她。庄枣儿轻描淡写地说,反正你已经托好人了,急什么,我在网上报完名,到时去考试就行了。

  庄有成笑了,这女儿铁随她,大事临头,举重若轻。便不再催女儿。

  庄枣儿没让爸爸接站,而是给谢媛媛打了电话,让她送自己回朵山镇。

  谢媛媛是庄枣儿的高中同学,她去上了四年大学,谢媛媛高中一毕业就嫁了个富二代,四年里生了两个娃,成为家庭里的功臣。老公为示表彰,给她买了辆红色的马自达跑车,任她消遥自在,风光无限。

  庄枣儿一上车,谢媛媛伸手把她的墨镜拽下来,用少有的庄重语气问:“搞定了?”

  庄枣儿疲惫地倚在车座上说:“搞定了。”

  “全搞定了?”

  “我还没有回家,怎么会全搞定。拜托,谈点别的好吗?对了,以后你可要常去朵山看我。还有还有,你那老公路子野,到时候吹吹风,让他去朵山支持支持我的工作,上个投资项目。”

  “切,朵山那个鸟不拉屎的地方,他才不感兴趣呢!”

  “再说朵山坏话,绝交。”

  “好了,好了,我夸行吧。人人那个都说哎,朵山好啊……”

  庄枣儿嗔笑着打了谢媛媛一拳,两个人笑作一团。笑过后,谢媛媛正色说:“亲爱的,说实话,你这回玩得有点过。该劝的我早劝过了,现在说什么都晚了。我最后再给你一个忠告,打得赢就打,打不赢就跑。我帮你打不行,帮你跑绝对没问题。我老公的姨夫在上海有家合资公司,不行的话你就去做白领。”

  “说什么呢,本小姐壮志在胸,甘作朵山死士,不成功便成仁!”庄枣儿说着唱起来:“莫笑我是多情种,莫以成败论英雄,人的遭遇本不同,但有豪情壮志在我胸,嘿呦嘿嘿嘿呦嘿,管那山高水也深,嘿呦嘿嘿嘿呦嘿,也不能阻挡我奔前程,嘿呦嘿嘿嘿呦嘿,茫茫未知的旅程,我要认真面对我的人生……”

  谢媛媛边发动车边合唱,磊山街头,一辆红色的跑车,两个长发飘飘的美女,慷慨激昂的歌声,成了这小县城最美丽的风景。

  在庄枣儿的记忆里,爸爸和妈妈两个人互有好脸的时候不多,甚至相聚的时候也不多。

  小时候,爸爸在镇上上班,一周回家一次。回来便遭妈妈不停的唠叨,嫌他不知心疼人,回到家不是看书就是睡觉,油瓶倒了也不扶;嫌他愚笨,说话不知转弯,一开口噎死人;嫌他进步慢,岳父把梯子搭好了都不知道自己朝上爬。

  最后还不忘加上一句:“大街上随便找个人都比你强,我当初怎么就瞎眼了呢!”两个人就吵,偶尔也动手。每次吵架,黄红都要对庄枣儿吼一声:“死你奶奶家去!”

  黄红嫌自己生的是闺女,平时就不怎么待见庄枣儿。一来二去,庄枣儿干脆就住在了奶奶家。庄有成和黄红一直吵到庄枣儿上初中。

  初三时中学合并,设在朵子东的朵山二中撤消了,庄枣儿要去镇一中上学,庄有成就把家搬到了镇上。

  庄枣儿上初中后,庄有成已经吵架吵累了,不和黄红吵了,回到家就一言不发,要么看电视,要么陪女儿做作业,无论黄红怎么找茬,只是咬紧牙关不吭声。

  庄枣儿一开始也觉得爸爸像妈妈说的那样一无是处。后来有一次他去镇政府找爸爸,在院子里,庄有成被一群老百姓围着。

  好像是为了修路迁坟的事,老百姓不依不饶,还有人动手动脚的。庄有成站在人群中间,脸上始终带着微笑,不卑不亢,娓娓而谈,直到那些老百姓心悦诚服地主动离去。

  庄枣儿在一旁看呆了,她觉得爸爸太帅了。从那次起,庄枣儿一到放假就去镇政府玩,看爸爸有条不紊地处理公务,胸有成竹地布置工作,有理有节地解决纠纷。陪着爸爸办公的那段时光,是庄枣儿最享受最幸福的时光。在一次课堂上,老师问学生们最崇拜的人是谁,庄枣儿毫不犹豫地说,我爸爸。

  庄枣儿在和爷爷奶奶一起住的时候,听爷爷讲了许多朵山的故事,最令她难忘的是四九年前挨饿。爷爷说,朵山是靠天吃饭的地方,没有水浇田,没有肥沃的土地,只有山上的枣树和漏水漏肥的沙土地,遇到大旱或虫灾,朵山人就只有听天由命的份。

  四八年,朵山饿跑不少人。要不是这家前院后几十棵老榆树,还有你奶奶的先见之明,在地窖里藏了一窖子玉米芯,这个家也没了。

  每次听爷爷讲挨饿的故事,庄枣儿就会对爷爷说,爷爷,我长大了一定让您和奶奶住洋楼吃大肉,过好日子。庄枣儿上高中时,有一年暑假回朵子东,见村里全是老人妇孺在干农活。

  她问爷爷,那些叔叔大爷都去哪里啦,怎么让一些老人孩子干活。爷爷说,地里能刨多点粮食啊,都去城里打工了。

  从那时起,庄枣儿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为什么农民想过上好生活得付出如此大的代价呢?从那时起,庄枣儿心里就埋下一个愿望,有朝一日,我一定要让在城里打工的农民回来,让他们不用背井离乡也可以幸福的生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