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社会乡土 留守青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3 冰川没有融化

留守青年 程小程1 2115 2020.03.03 06:00

  庄枣儿高考报志愿时第一志愿填的是中国农业大学。

  黄红一看便大嚷起来,“你爸妈跟土地打了一辈子交道,难道你还要再做一辈子农民?你有点出息行不行!”

  庄有成也愣了,盯着女儿的脸看半天,似乎要看透她的内心。

  庄枣儿赶紧笑笑,做出妥协,在专业一栏里填上工商管理。等黄红一转身,庄有成问她:“闺女,咱不是说好的第一志愿报中国人民大学吗?你怎么言而无信啊!”

  “爸,我的信心忽然有点不足。再者说,两所学校都是双一流嘛,上了农大,至少到时候有你这个乡镇书记罩着,工作的问题好解决。”庄枣儿撒娇说。

  庄有成摸了摸枣儿的头说:“上了好大学还怕找不到工作吗?闺女,你行的,要不咱改过来吧。”

  农业大学这四个字,在小县城尤其小镇人的眼里,总是有些土气。就像黄红的感觉一样,在所有人的潜意识里,上完农业大学只能在农业口里找工作,好不容易考上了大学,还是脱离不了农村,那还上大学干嘛。

  庄有成知道中国农大的份量,可是黄河不懂,庄冬至不懂,一些亲朋好友不懂,他身在乡镇,难以免俗。

  “爸,我不是小孩子了,我有我的想法,你就让我自己作主一回好吗?”

  庄有成想,是女儿考试,不是自己考试,到底有多大把握还是她最清楚,别勉强她了。就没再说什么。他不知道,从那时起,庄枣儿就做好了回朵山的准备。

  四年,弹指一挥间,庄枣儿回来了。

  庄枣儿没有先回家,而是让谢媛媛把自己送到了朵山镇政府。

  朵山镇政府坐北朝南依山而建,主楼是三层仿古建筑,东西各有两座厢房式的办公楼。

  院子很宽阔,种植了许多树木花草。院子中间最早时挖了一个水池,养了不少锦鲤,很是好看。庄有成的前任书记一上任就给填上了,并且在原址上栽了一棵桂花树。说门前挖坑,那不成了自掘坟墓么,栽桂花树预示出门遇贵人。

  不知他是听了何方高人的指点。

  庄有成不信风水那套,接任一把手后,一切都保留了原样,连办公室都没有换,唯独把院子里生长了几十年的九棵老柿树给卖了,用卖树的钱为镇中学建了一条高标准的塑胶跑道。

  人大主席吕艳为此很是不满,到处发牢骚说,“柿树寓意事事如意,如今把树卖了,以后咱镇上少不了麻烦事!”

  庄有成听了,淡淡一笑:“几棵树要能换来事事如意,那还要我们这些干部做什么。”

  马自达进了镇政府大院,并没有减速,一直开到办公楼门厅前,“吱”的一声刹住了。庄枣儿白了她一眼说,“开下去,没看到院子里有划好的停车位吗?”

  “大小姐,我是心疼你,今天的太阳毒着呢!”

  “我没那么娇贵,别出洋相了,快开下去。”

  谢媛媛说:“哼,好心当成驴肝肺。”说着还是把车滑进了停车场。

  庄枣儿走到庄有成办公室门口的时候,听到庄有成正在接电话:“汪部长,你好,什么?选派了一个大学生村官给我?哦,他还有创业计划?太好了,热烈欢迎,放心吧,我们一定全力支持大学生的工作!”

  庄枣儿不由做了个鬼脸,犹豫了好大一阵才开始敲门。

  “进来。”

  庄有成抬头见是庄枣儿,大喜过望,忙站起来,拉过女儿上上下下打量一通说:“闺女,又长高了,还是大城市养人。回来也不提前说一声,这路不好走,坐什么车回来的呀?累坏了吧,晚上咱们回爷爷家,你爷爷养了一大群小鸡,就等你回来炖吃呢!”

  庄有成高兴得有些语无伦次。

  庄枣儿看着爸爸头上斑驳的白发,心里一阵难受,眼泪在眼窝里打着圈儿,强忍住没让掉下来。

  她不知道如果告诉爸爸她就是那个选派生,对爸爸的打击会有多大。

  “爸爸……”庄枣儿的嘴唇颤抖着,眼泪再也忍不住了。

  “爸爸,我爱你!”庄枣儿紧紧抱住庄有成。

  庄有成手足无措起来,拍拍女儿的后背说:“嗨,闺女,这么大了,还兴掉眼泪啊。”

  庄枣儿松开手,不好意思地抹掉眼泪,做个深呼吸说:“爸爸,你也觉得女儿长大了?”

  “嗯,长大了,懂事了。”

  “你放心女儿吗?”

  “那当然,我的闺女我了解,你从小就是一个让人放心的好孩子。”

  “我要是想做点自己喜欢的事你不会反对吧?”

  “只要你高兴,你喜欢做什么就做什么,爸爸永远是你坚强的后盾。”

  “那好,不许反悔啊。现在,请你坐好。”

  庄有成感到莫名其妙,却仍然笑盈盈地看着庄枣儿,慢慢坐回办公桌前。

  庄枣儿从手袋里掏出报到证,双手递给庄有成说:“庄书记,选派生庄枣儿向您报到。”

  庄有成雕塑般僵住了,看看庄枣儿,又看看她手上的报到证,半晌才有气无力地接过来,看完后,脸色变得非常怕人。

  庄有成喘着粗气用力地把报到证攥在手心里。

  空调里吹出的冷气在庄有成头顶盘旋,他头顶的白发像霜般的冷。

  庄枣儿的眼前出现了幻觉,她看到整个房间正一点一点地结冰,她和爸爸正慢慢变成两尊冰雕,寒气逼人。庄枣儿瑟瑟地站在庄有成面前,在等着他破冰而出,然后把自己这块冰敲碎。

  火山没有爆发,冰川也没有融化。

  庄有成在黄红那里已经百炼成钢。庄有成轻声说:“闺女,你能瞒住老爸,把报到证拿到手,我很欣慰,你比爸年轻时有魄力。但是,你不需要走大学生村官这一步,鲁叔叔都帮你安排好了。”

  “爸,我不想把命运交到别人手上,我自己能行。”

  庄有成心里泛起一丝苦涩,他觉得女儿比自己有勇气。如果时光能倒流,或许他会和女儿一样,选择独自前行,而不是懦弱地接受。

  “闺女,你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能告诉爸吗?”

  “爸,我不喜欢城市的浮华和冷漠,我不想把青春浪费在空调房里。我喜欢山里空气的味道。我想过自己熟悉的生活,我有信心在这儿闯出一片天地。爸,你要支持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