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独孤伽罗不孤独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1章 再耐心等几日

独孤伽罗不孤独 兰陵班若 2050 2019.03.11 22:30

  宇文护手上再使力。

  王轨依旧,没有改口:“太师。当时,我去救陛下,就是想表现一下。”

  宇文护松开手:“你连陛下都敢救,这么勇敢。你还怕几个小刺客吗?”

  王轨假装,用衣袖抹了一下额头的汗:“我听人说,是......是你,派人杀我。”

  宇文护否认。

  “一派胡言!你听谁说的?”

  王轨站好:“路上的行人。说要把昨晚上跟着陛下的人,全部灭口。我有妻儿。我不想死。”

  宇文护拍拍,王轨的肩膀:“我喜欢,像你这样诚实的人。你想要什么官?膳部下大夫李安,要在家养伤。要不你接替李安的职位?”

  王轨摇头。

  宇文护笑道:“你......嫌弃官小?”

  “不是。多谢太师赏识。我不会做吃的。我怕管不好人。我真的不适合当这个大官。”

  平常,送礼拜见宇文护的人,都是索要官职。巴不得宇文护给的官职,越大越好。

  像王轨这么呆直的人,宇文护还是第一回见到。

  “那你想做什么官?”

  “太师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我就只有一身笨力气。”

  王轨有自知之明。宇文护欣赏。

  “你忠于陛下。这很好。以后,你就跟着陛下。黑衣人的事,我会调查。你去养伤吧。”

  “是。”王轨抱拳致谢,退走。

  宇文护略思片刻,去昭阳殿西阁,找宇文邕。

  靠在床榻上的宇文邕,正在发呆。

  宇文护走了过去,咳嗽一声。

  宇文邕回过神,冲到宇文护身边:“堂兄。伽罗绝对,不是刺客。坏人就是,想拿伽罗来威胁我。”

  宇文护正视宇文邕:“连坏人,都知道伽罗,是你的软肋。下次,你还带伽罗溜出宫玩吗?”

  宇文邕迟疑。

  宇文护眼神一瞪。宇文邕立马摇头。宇文护对宇文邕的表现,很满意。

  “伽罗和杨坚在一起,发生了什么事。还要等杨坚清醒后审过,才能确定。你再耐心等几日。”

  宇文邕央求。

  “堂兄。我问过王轨。王轨说见到杨坚,杨坚就晕倒在路边墙角。我也找人去问过尉迟嬿婉。杨坚是去给尉迟嬿婉买花灯,被追杀李安的人冲散。杨坚看到伽罗遇险,救伽罗很正常。”

  宇文护无语。

  宇文邕弱弱问道:“堂兄。我哪里做错了吗?”

  宇文护叹气。

  “如果你把放在伽罗身上的精力,分出一半,来处理国事。就不会被群臣,骂无能。”

  宇文邕像做错事的孩子,低下头。

  毕竟,宇文邕是皇帝。宇文护还需要,宇文邕这个傀儡皇帝。

  “好了。为兄答应你。让相关等人,照顾好你的伽罗。”

  宇文邕抬起头,脸上布满笑意:“堂兄。我就知道,你对我最好了。”

  宇文护话锋一转:“西梁解忧公主,你也要去看看。”

  宇文邕表情僵住。

  “那伽罗......”

  宇文邕要为独孤伽罗,争名分。在宇文护眼里,这也不是什么大事。

  “西梁解忧公主,身份尊贵。你不能委屈了她。伽罗的事,先按我们之前说的办。安定好你的后宫局面。后面的事,你自己看着办。伽罗能不能得到好的位分,你母后的态度很重要。”

  “多谢指点。”宇文邕给宇文护一个拥抱,跑出殿门。

  宇文护嘴角勾起。

  宇文邕去了含仁殿。

  在殿内,来回走动的叱奴太后,纳闷:“阿邕。你找我何事?”

  “母亲。我想和你说伽......”宇文邕看到叱奴太后凌厉的眼神,把罗字咽回嘴里。

  叱奴太后怒道:“你是皇帝。不能天天围着伽罗转。”

  宇文邕冷冷问道:“母后认为,我该怎么做?”

  宇文邕语气中,带着不高兴。叱奴太后也怕,宇文邕调头就走。那她就没机会和宇文邕说话了。

  “我也不是,容不下伽罗。我是想说,你也要顾全大局。”

  “追杀伽罗的人中,有没有你派的人?”宇文邕等着叱奴太后答复。

  叱奴太后心中一惊,很快平复下来。

  “我是派人出宫。但我的人,是去做另外一件事。”

  “什么事?”

  “你靠近些。”

  宇文邕走近叱奴太后。

  叱奴太后轻声说:“三年前,伽罗五姐佳音,被流放后才知晓怀孕。佳音为李椿生了一个儿子。被一个好心人收养。如今那个孩子两岁多。李弼之弟李檦(biāo)托我,保下佳音及其儿子。我答应了。”

  宇文邕惊喜。

  “这对于我们来说,是一个天大的机会。李椿原是李弼的儿子,被佳音连累,才过继给李檦当儿子。以前李弼和李檦站在宇文护那边。李弼已死,只要李檦欠我们人情。我们就多了,一个用力的帮手。”

  叱奴太后嘱咐。

  “我把佳音和惜音,召回来。打算留在宫中当差。你看如何?”

  “这样,伽罗就可以和她的姐姐见面。真是太好了。”宇文邕高兴。

  “你快去,告知伽罗吧。”

  “嗯。”宇文邕立即,前往内狱。

  靠在墙角草堆里独孤伽罗,见到宇文邕,只是瞟了一眼,扭头。

  宇文邕以为独孤伽罗,生气。赶快叫牢头开牢房门。发现独孤伽罗是被饿的,责骂牢头!

  “如若再怠慢直接要你的脑袋!快叫膳房送吃的来!”

  牢头赶快派人去膳房,拿来点心和茶水,再回避。

  独孤伽罗吃饱后,才有力气坐直身体,和宇文邕说话:“陛下。这是来给我送断头饭?”

  宇文邕捏了一下,独孤伽罗的鼻子。

  “我为救你,到处找人证。太师同意,过几天放你。”

  “......”一想到还要挨饿,独孤伽罗也没心情说话。

  宇文邕在独孤伽罗耳边,低语:“你五姐给李椿,生了一个儿子。如果顺利,你就能见到你五姐和六姐。”

  独孤伽罗震惊,两手捂住自己的嘴。以防笑声,惊动牢头。

  宇文邕提醒。

  “你五姐和六姐回宫的日子,也未必好过。到时,必然有人又要攻击你。你要有心理准备。”

  独孤伽罗点头。

  “多谢陛下。丝茵的案子,还请你再相助。”

  “好。”

  独孤伽罗想静一静。

  “陛下。你去忙你的事。我能撑得住。”

  宇文邕拉下脸:“这就赶我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