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辽东小伙有些皮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完颜阿骨打

辽东小伙有些皮 北山雪人 2123 2018.12.07 06:30

  “难道我就不能来你这吗?”

  话一说完,纯雪就把门打开了,那张亦不凡期待的面孔出现了:皮肤依旧白皙,脸庞那双哭红的泪眼却已渐渐消褪,但眉眼间还是略有些哀愁,可见她还未能完全从额穆齐额娘的逝去阴霾中走出来。

  “你还真不可以随便来我这,我这可是女孩子的闺房,哪能让你这个小老爷们随便进呐”

  亦不凡走进了房间,发现纯雪的房间还真和他这个小老爷们的房间不一样:一扇半丈来长的古色侍女屏风摆在门口,红白相互填充,甚是好看。一张红木桌子摆在了房间的中央,桌上还放了几张书法作品。燎燃着的香料从香薰铁盒子中带起了袅袅的白烟,吸入口鼻,给人一种心旷神怡的感觉。

  整体来说这房间符合纯雪这样的大家闺秀气质,真不愧为部长家的女儿啊。

  亦不凡收回了眼神,目光重新转到了纯雪身上,问候道:“你整天待在家吗?”

  “现在外面这么冷,不待在房间里还能去哪儿?况且我房间里还是蛮暖和的”说着就把眼神转向了旁边烧着正旺的火炉。

  “那你每天待在家里就没做些什么?比如偶尔诗兴大发来一首《蝶恋花·xxx》或者学学人家李清照: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再或者学学人家蔡琰,弹的一手好琴”

  “我才不学呢,那些腐酸玩意哪里有刀剑来的痛快,钢剑碰在一起发出咔咔的声音才是最美妙的好吧”纯雪边说边抽出一把短剑对着亦不凡用手比划着,吓得亦不凡躲到了一旁。

  “你说你学谁不好,偏偏学花木兰,那将来没人要你怎么办?”亦不凡反问道。

  “要你管,没人要我还不嫁呢,本姑娘才不愁呢”纯雪放下了剑,但眼神却比剑还锋利。

  亦不凡缓慢走回了红木桌子旁,发现那几张书法集上的黑墨水迹还未干,于是就用手拿起了一张,看着纯雪而后诧异地问道:“这,是你写的?”

  纯雪用眼神坚定地回应道:“这是我写的啊,难道不像吗?”

  亦不凡仔细地看了下这副作品,原来是一首词:

  《鹊桥仙》

  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暗度。

  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亦不凡看着这首词,还是有些印象的。词是北宋秦观的,高中语文课本上有这首词,当年语文老师还要求背这首词。语文老师只是要求背了,但具体什么意思他也不知道。

  最后一句:两情若是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这句,他还是懂的。

  “呦~呦~呦,长大了哈,雪儿姐姐你这是在想谁啊?”

  纯雪拿过宋词,对着亦不凡一阵爆叫:“你再乱说话我撕烂你的嘴,你信不信?你个小毛孩啥懂什么,刚认识几个字就在这瞎猜”

  “好好好,我错了好吧,不能乱猜别人的心思,尤其是我雪儿姐姐的心思”

  “知道错了就好,以后别乱动别人东西,知道了吗?还有,别整天就知道在寨子你傻傻地干活,练练字好吧,别以后出了寨子就丢人了”

  亦不凡用眼睛偷偷瞄向了刚才那张宋词模本,仿宋字体,如一条条歪七扭八的小虫躺在那里。若不是亦不凡读过几年书,认识些字,他可能都认不出来。如此拙迹,实在不敢恭维,可他看着纯雪,实在不敢说出来。

  “你不是说这充满了腐酸气息吗?怎么你自己还……”

  “要不是阿玛让我这样做,我才不会来坐在这写这些东西呢,还说什么让我淑女些,别整天只知道打打杀杀,没一点女孩子的样子”纯雪说这话时充满了不屑,但调皮的模样却让人感觉有些许可爱。

  “哈哈,原来你还是个乖乖女啊”亦不凡朗声大笑道。

  “你敢不听你阿玛的话?你的那些破事小野猪可是一五一十地和我说了”纯雪笑的比他更为大声,以示还击。

  亦不凡想了想那套降龙十巴掌,而后又摸了摸左脸,一脸嫌弃地看着纯雪没有再说话。

  亦不凡再次向四处张望着,发现了墙角处竟然还整齐地堆放着一堆书,就不自觉地走了过去。

  书本已经旧的发黄,看得出已经被遗忘了很久,不过也难怪,谁叫它们摆在了纯雪的房间里呢。

  亦不凡费力地解读这些文字,但即使四孔张到最大,他也不具备破解鬼画符的技能。本着对知识的渴求,亦不凡把其中一本书还是拿去向纯雪去请教了。

  “这都是些什么东西啊,怎么我看不懂,虽说我读书不多,但汉字还是认识几个的”

  “这是女真文字啊,你不会不认识吧?”

  “你们女真人竟然还有自己的文字?”亦不凡一直认为女真人只是会骑马、渔猎,文字创造,不存在的。

  “什么叫我们女真人,你难道不是?”

  “是,是啊,我怎么不是,只是……”亦不凡生怕说漏了嘴。

  “完颜阿骨打知道吗?”纯雪骄傲地说出了这几个字,由骨子里发散出的那种骄傲。

  “知道啊,那,这和你有什么关系呢?”

  “你再想想,和我有什么关系,仔细想想,带脑子想哦”纯雪也搬了一个小凳子坐在了亦不凡的旁边烤火,似乎是想要和他促膝长谈。

  亦不凡悟了一下,而后说道:“不就是同姓吗?这有什么,我还和吴亦凡同名呢”

  “不止同姓这么简单哦,我和我阿玛都是他的后辈,你不会才知道吧?”

  “嗯,现在才知道,但那你凭什么说你姓完颜就说你是阿古打的后裔呢?”

  “信不信由你,反正在这女真地区就我们这一个寨子姓完颜,而且我们确实有凭据”

  “凭据在哪呢?我怎么没看见啊”亦不凡故意延长话题,想和纯雪聊天,但如果真能让纯雪给他讲讲完颜阿古打的事迹也还是不错的。

  “凭证就在你手上啊,这就是阿骨打曾经创作的女真文字,而且还装订成书本了呢,尽管后来王朝没落了,但文字却依旧保留在我们这呢”纯雪正经地和亦不凡讲道。

  “那这么说你祖上还是很光荣啊,怎么后来就给没落了呢”亦不凡还是知道这段历史的,但就是假装不知道。

  

12.15~12.31年终盛典开启

得战力返点币,邀你见证诸神之战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