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凤舞九歌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 皇后

凤舞九歌人 巴豆ing 4059 2019.07.05 20:05

  三日后,风雪骤停。

  红彤彤的艳阳,自东边冉冉升起,照在殷城的冰雪世界里,红妆素裹,分外妖娆。

  寒风阵阵,吹在人的头上,侵骨入髓,打得脑瓜子疼。

  皇后身穿一件素白的宫衫,十分单薄,头上只绾着素黑的凌云髻,凤冠珠翠全无。

  她粉黛未施,因为寒冷,清白的脸色有些青灰,却依旧强撑着身子,站在寒风底下。

  融化的雪水流下,浸湿了她的宫缎鞋,牙齿咬得格格作响。

  在这儿,她已经站了三个时辰。

  “吱呀”一声,辰阳宫的大门开启。

  瑛姑姑又来劝她。

  “娘娘请回吧,太后今日不见娘娘。”

  “姑姑……”

  皇后拉住了那只苍老的手,指尖传过来的冰冷,让瑛琰打了个寒噤。

  她潸然泪下,目光涕零地无声哭求。

  “姑姑,母后已经连续四日不肯见我,儿臣自知愚昧,犯下滔天大错……”

  说话间,皇后已经屈膝,差点跪了下去。

  “娘娘不可胡言!”

  左右环视后,瑛琰屏退了周围的宫奴,看向她的神色,十分不忍心。

  “娘娘当日之事,既然圣上未曾怪罪,太后又怎会再过问?”

  “可……”

  “都权当没发生过,您切不可再对人提起!”

  “可母后不肯见我……”

  瑛琰从胸腔中发出一声叹息,夹杂着丝丝的无奈。

  “太后生气,是怪娘娘性格太过于柔弱,听人唆使,失去了母仪天下的智慧与气势。”

  “是……儿臣无能。”

  她垂下头去,眼珠子滴滴坠下,心中悔恨不已。

  “娘娘,莫怪奴才多嘴,中宫乃六宫之主,多少人觊觎着这个位置?”

  “若想岁岁长青,便要拿些厉害之处来,一昧善弱听人调遣,不是后宫的生存之道。太后劳心劳力,是为娘娘担忧,一片苦心难言,还望娘娘能体谅。”

  “姑姑言重,良药苦口,姑姑今日的这番话,本宫定当牢记在心里。”

  那双苍老的眸子中,缓缓浮现出笑意。

  只一瞬间,她感到手上传来一阵温暖,那双瘦骨嶙峋的手,正将她紧紧地握住,声音柔和慈祥。

  “娘娘冰雪聪明,凡事立足中稳,不可受人摆布。”

  “'这大殷宫中,一时的宠爱并不重要,最终能登极之人,才是胜利者。”

  “是……”

  皇后擦干泪水,点了点头。

  “多谢姑姑提点,请姑姑转告母后,儿臣定不负她的期望。”

  隔着朦胧的玻璃窗,太后远远地,看见那素白的背影远去,最终消失在宫门口。

  瑛琰打了帘子进来。

  “该说的都说了,往后如何,便看她自己的造化。”

  “皇后良善,本根儿是好的,又容易掌控,太后只要多加教导劝诱,定能顺心。”

  “希望如此。”

  凤銮行至凤栖阁,刚踏入宫门,明雁便来报褚九的晋封事宜。

  她静静地听完,肩上的素锦棉毛披风不觉滑落,良久后,才喃喃自语。

  “位份倒是不算高,只是这‘朝’……”

  皇后感到自己的心,莫名地抽搐了一下。

  “朝朝暮暮……沧海阁……曾经沧海难为水……”

  一阵寒风吹来,她心冷尤比身冷,一把往后颓坐在太师椅上。

  “娘娘莫伤心,圣上不过赏了彩女之位,您是皇后之尊,比起她来,犹如高山之于小峦,是云泥之别。”

  主子充耳未闻,失魂落魄般,目光盈润,嘴唇不觉哆嗦着。

  纵使身为奴才,她也十分担忧,主子自小重情重义,没想到临了,却遇到个冷面郎君!

  “娘娘,您才是这后宫的主子!”

  皇后抬起头来,默默看了她一眼,双眼有泪润的猩红。

  “你知道沧海阁的由来么?”

  婢女摇摇头,满面疑惑地看着她。

  “先帝和毓太妃两情相悦,互相引为知己,便传使宫内的能工巧匠,选出风景绝佳的地方,独独为她建了一座楼阁……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取名沧海阁,是先帝和太妃娘娘至死不渝的爱情……”

  正说着,声音却戛然而止,被硬生生吞了回去。

  “……他的心,终究不在本宫的身上!”

  似乎想起了什么,皇后忽然转过语气,认真地盯着明月。

  “本宫在宫里的情形,你切记着不要往家里传,女儿已经出嫁,好坏都是自己的命,父母生养我已是大恩,母亲年迈,幼弟还小,父兄身居边关,新帝恩威并施,猜忌并不必信任少。”

  念及这些,她仿佛精神了许多。

  “他们手握兵权,不免遭人嫉恨,若是因为我乱了分寸,因小失大,这个罪孽,我此生难赎。”

  提及那个男子,明月目色怔忡,却不能说出口。

  “是,娘娘放心。”

  “当局者迷,过犹不及,本宫就当是为自己哭一回!”

  那双柔弱的眼中,写满了不屈与倔强。

  明月取来鲜花汁子,为她匀了手,缓声问道:

  “那册封之事,娘娘打算如何办?”

  “既然是圣上喜欢的人,本宫应当厚待才是。除了内廷的封典,你去我的嫁妆里,挑些贵重的,给她一并送过去,就当是本宫的贺礼!”

  说最后几个字的时候,她咬紧了牙齿。

  第二日,皇后来辰阳殿外请安。

  她着一身宫段素雪梅花纹纱袍,纤腰紧束,以七彩宝线作丝,系着一对莹白的如意纹玉佩,两臂之间,缠着烟纱罗绮绘花披帛,头上梳了花冠,双耳衔一双蓝翡翠滴珠耳铛。

  朱唇潋滟,粉黛凝脂,身量纤纤窈窕婀娜,遥望如同仙子下凡。

  琰姑姑悄然将皇后打量了一番。

  她走到太后的身边,低下身来,俯耳嘀咕。

  那张苍老疲态的脸,默默应允了。

  没一会儿,瑛琰现身殿外,笑逐颜开地迎上来,语气十分和蔼。

  “圣上刚早朝过来,还在殿内,与太后正说着话,太后请娘娘进去。”

  皇后含口微笑,垂眉低首。

  “是,有劳姑姑。”

  明月脱下那翠纹织锦云缎斗篷,小心地擎在手中,束手伫立在殿外伺候。

  殷鉴和太后正对坐饮茶,忽然看见一个装束明丽的女子走进来。

  他不觉吃惊,待定身细看时,却发现是皇后!

  一股厌恶,从心底油然而生。

  “儿子还有公务要忙,改日再来看望母后。”

  “不忙……先坐下,多陪母后说会儿话。”

  太后抿嘴笑了笑,拉起了皇后的手,递给殷鉴。

  “皇后糊涂,但到底年轻,谁年轻时没个错处呢?何况那件事,皇帝也已经查清楚,错不在她。”

  她幽幽叹息了一口气,语气猝然有些哀怜。

  “到底是结发夫妻,数九寒天,在殿外一站就是好几个时辰,别说瑛琰,哀家看了都心疼。”

  皇后闻言,灵机一动。

  “当日臣妾一时情急,此后每每回想起来,都深感罪孽深重,更是无颜面见皇上。”

  那双清丽的眸子,看向自己的夫君时,惊如小鹿,楚楚动人。

  “臣妾已经知错,还……还请皇上责罚。”

  大半年的相处,他心底亦明白,她很良善,只是缺乏主见,被有心人利用而已。

  更何况……终究是他先对她不住。

  这样一番想法后,纵使再不喜,殷帝的心里也不免生出怜惜之意。

  转过头来,碰上太后期望的目光,便再也没了脾气。

  这份母子之情,他亦很想珍惜。

  他朝皇后虚扶了一把,语气淡淡的,却已经没有了当初的生硬。

  “皇后多虑了,朕一向大度。”

  太后听他说出这种话,也会心地一笑。

  “皇帝国事繁忙,早些回去歇息吧,我和皇后单独说会儿话。”

  殷帝魂不守舍,一直惦记着沧海阁,听则如蒙大赦,立即起身拱手,庄重地屈身行礼。

  “如此,那儿子就不叨扰母后了。”

  大殿之内,又恢复了最初的寂静。

  太后朝前冷觑了一眼,神情恢复了平时的淡然。

  “你坐下吧。”

  “谢母后赐座。”

  刚曲着腿在杌凳上坐下,太后却又出声。

  “坐到哀家身边来。”

  皇后受宠若惊,小心翼翼地挪过去,小几香炉袅袅,顿时觉得暗香盈盈。

  茶几之上,放着一只天青色裂纹瓷瓶,里头插着簇新的梅花,粉白相间,夹杂丝丝绿意。

  “你的脸色……红润不少。”

  自觉失仪,皇后立即垂下了头,笑容一丝不苟。

  “儿臣多谢母后提点,若非母后当日的话,儿臣或许至今,还不知深浅。”

  “你懂得就好。”

  “此事就此打住,皇后母仪天下,万万不能有任何的污点。”

  “儿臣明白。”

  “自古帝王佳丽三千,有得宠的嫔妃也是常事。”

  她睨了皇后一眼,忽然将语气放得很轻。

  “只是个彩女,不成气候。当今皇上性格刚肠,傲骨铮铮,平生最厌恶受人掣肘,如若逆行,不如顺水推舟。”

  皇后温顺地点头:“是。”

  “还有一事……”

  太后放下茶盏,盯着她的脸,语气隐隐有威严。

  “你父兄远在边关,宫里的事情他们也不便知道,况且……前朝若与后宫结党,那是大罪!”

  最后一句话,她加重了语气,神情不觉阴戾,让人惶恐。

  “母后放心,儿臣知道分寸,与家父书信甚少,纵使有,也只说一切安好。”

  太后满意地点点头。

  “你虽然出身将门,却乖顺懂事,郑将军教女有方。”

  听到她的夸赞,旁边的人,顿时不知该如何接话。

  “贵为皇后,今日这身装束,也不算奢侈。回吧,哀家也乏了。”

  皇后慌忙起身行礼。

  “是,儿臣告退,母后您保重身子。”

  明月在殿外等了许久,眼见着皇上离去,想起那日的场景,正心焦不已,突然间看见皇后从大殿中走出来,忙过去扶住了。

  将披风为主子拴好,近距离时,她忍不住悄悄儿地问:

  “娘娘可受委屈了?”

  回想着方才的一幕,皇后犹自心惊。

  她直直地看了明月一眼,却轻轻地摇了摇头。

  “并没有,太后心思通透,今日想必是料算着时辰,有意让我与圣上撞见,解了这个疙瘩。”

  “那就好,那就好……奴婢就生怕……”

  “此处不是说话的地方,回去再说。”

  丫头闻言,立即噤了声,默默地扶着皇后往前走去。

  出了宫门口,凤銮渐行渐远。

  “你这丫头……要是本宫真被扣留,你还敢闯宫不成?”

  想起上次急闯华阳殿,明月当即红了脸。

  “那……那有什么不敢的?若是真到了那个地步,奴婢也豁得出去!”

  这话说得义愤填膺,像是舍身取义般,活脱脱地像个武士。

  凤銮上的人笑脸盈盈,感到无比的暖心。

  “都是本宫将你宠坏了!等明年放了你出去,再给你找个婆家……嗯……专挑那种恶婆婆,治你这张伶俐嘴!”

  那明亮的眸中狡黠一笑,想要故意捉弄她统一番。

  果然。

  这丫头上当了!

  明月的脸颊登时羞得通红,半噘着嘴,胸口起伏不定,赌气道:

  “我才不要呢!要找……”,她忽然指向对面的人,“也要先给明雁找!”

  明雁守在凤銮的另一头,听到明月的话,当即要发作疯闹起来。

  “好了好了!这儿可不是凤栖阁,哪里能任你们胡闹?”

  闻言,二人这才讪讪地住了嘴。

  凤栖阁内,夜里四更时分。

  皇后躺在枕榻上彻夜难眠,便唤醒明月,主仆二人伴着说了一会儿话。

  空中淅淅沥沥,下起了一场小雨,凤栖阁的地砖上,映着廊道上的烛火,可见湿漉漉的一片。

  严风寒凉而料峭,嗖嗖地打入了暖阁内。

  此刻,皇后正半歪在榻上,手上拿着一本《昌黎文集》,看得津津有味儿。

  “啊嚏……”

  小几的缠枝金台上,豆大的烛光微微颤动。

  丫头取来一件毛领锦绣中衣,静静地为她披上了。

  “天街小雨润如酥,草色遥看近却无;最是一年春好处,绝胜烟柳满皇都。”

  “草色遥看近却无……”

  榻上人喃喃自语,思绪飘飞。

  她想起了幼年时期,爹爹带着她去郊外骑马,那也是一个春天,天空湛蓝,大地辽阔,草木萌蘖,万物复苏,还有雄鹰在头顶翱翔。

  可如今,一入宫门深似海。

  那么美好的景色,此生怕是再难见到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