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凤舞九歌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盛宴

凤舞九歌人 巴豆ing 6653 2019.06.23 20:05

  第二日,晴空潋滟,万里无云,阳光如金子般从头顶洒下,激起大地的一波波灼热的浪花。

  太子府邸两扇朱红的大门边上,两座狰狞的雄狮器宇轩昂,雄赳赳地立着,看着门前络绎不绝的宾客。

  曾经的二皇子府,是个饱受争议的祸地。

  人人都知道,他殷鉴想争夺太子之位,却都猜不到老皇帝的意思。

  时刻捏着一把汗,暗暗探听着宫里的风吹草动。

  如今尘埃落定,那些暗中支持的官员,心里的石头都落了地。

  此时个个笑脸盈盈,庆幸自己押对了赌注。

  管家早已准备好了金赐牌匾,只等大内亲信的圣旨一下,便立即取下来挂上。

  府门外街上车轿连天,前门街头望不到边,门庭若市的太子府,喜庆洋洋的一片,好不热闹。

  官僮打了轿帘,一颗花白的脑袋从里头伸出来,向着左右望了望,才颤颤巍巍地被人扶着下了轿。

  那轿前的左右两边,挂着两盏白纱四角灯笼,用墨黑笔迹写了一个大大的“谢”字。

  “尚书府谢应天……”

  公公站在前门高声唱喏,声还未落,立即有太子府的奴仆迎上去,主人翁、贴身伺候人、普通家生子、抬娇的奴仆等,都照看得滴水不漏。

  如此重大的场面,下人却伺候得秩序尽然,做事相当利落到位。

  谢应天不由得心头一紧,仿佛感受到了那主人的威压。

  热风朝他脸上拂过,皱纹横生的脸上,忽然感到一阵莫名的刺痒。

  今日这场宴会,不来,是和未来的天子公开作对,若来了,却是一道实实在在的“鸿门宴”。

  没有人敢不来,却并非人人都想来。

  几家欢喜几家忧。

  席面间,众人推杯换盏,或插科打诨说笑,或文绉绉地用话语极尽恭维,小肚肠中,各自打着自己的如意算盘。

  谢应天表面强颜欢笑,但眉头却暗暗锁起,内心更是悔不更迭,倒胃了一肚子的苦水,心中郁闷难耐,整日魂不守舍。

  三杯酒水下肚,只感觉五脏六腑都在翻滚,搅得火辣辣地疼。

  “谢应天这斯,他也真敢来?”

  “二哥未免太看得起他,一个墙头草而已,这可是父皇的面子,身为臣子,他不敢不来。”

  殷鉴深得老皇帝信任,即位太子,荣宠无比,在朝中的势力早已如日中天。

  眼见这老皇帝身子骨一日不如一日,恍然间有油尽灯枯的迹象,兴奋与忧虑在心中交织。

  纵使有八成把握,见这满朝文武,却也不免担忧。

  “三弟,今日我这府内座无虚席,囊括了满朝文武百官,堪比朝宴……你猜猜看,这些人都在打什么主意?”

  冷慧的眸中光亮一闪,殷夙怀抱一柄青霜剑,回头瞧了一眼太子,语气缓慢而坚定。

  “二哥不必忧心,池中之物,还能掀起风浪?任凭如何翻腾,也终归是砧板上的鱼肉,逃不过你的刀俎。”

  他的神情十分冷毅,如同手中的剑。

  “如今大局已定,他们唯一的正确选择,就是俯首称臣!”

  看着身边的兄弟,像是雪地里的孤胆英雄,握住了自己的盔甲,他的心里更多了几重心安与把握。

  庭堂内。

  薄暮降临,内庭张灯结彩,处处流光溢彩,金碧辉煌。

  舞台上的戏曲唱喏欢愉,台下诸位王公大臣,或畅谈饮酒说笑,或沉闷地自斟自酌。

  歌舞接连不断,已经热闹了一整天。

  七皇子殷澈坐在最前排。

  他手持墨扇,头戴白玉冠,身穿一件水蓝色金绣枫叶软缎袍,风流潇洒,一副寻常人家富贵公子的做派。

  上位而不跋扈,富贵却不骄奢。

  纵使夺位失败,他也从来没有失过风度,永远都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

  更何况,他根本不想当王。

  他的生母是毓贵妃,十七岁进宫,十八岁便得了七皇子,虽然早已年过三十,却多年盛宠未衰。

  只是这么多年过去,一次饮食不当,让她坏了身子,从此以后再也没能生育。

  在顺德帝现存的儿子当中,三皇子殷夙性子孤傲,纵使舅舅家有军功在身,皇帝对他一向也不冷不热。

  其他兄弟都早早得了封地出宫,他却辞决了。

  他从小和太子交好,一心只为太子做事。

  除此之外,像三皇子那样,能够留在殷城,随意出入宫内的人,便只有七皇子一个。

  和三皇子的冷遇不同,因为老皇帝不舍得让他离开,才留在宫中,承欢双亲膝下。

  眨眼间,四周瞬间灯烛全无,除了廊檐边上的宫灯,庭院内漆黑一片。

  人群一阵浅浅骚动,周遭侍卫却安然自若。

  在舞池的四周,笼罩了一层微弱的薄光,像月笼纱般,轻盈、飘忽、朦胧又令人心驰神往。

  随着烟雾的流动,台上的女子琵琶半抱,缓缓现身。

  穿着九分流叶裙,外罩一件朱红的月影衫,口中轻衔一枝鲜艳的新绽梅花,半掩着面纱,额间朱砂殷红,赤脚点地。

  眼边似桃花含春,婉转轻柔,眼神又像口中红梅样的烈焰火辣,目波流转,顾盼神飞。

  只一眼,便足以摄人心魄。

  她的身姿绰约,柔美中夹着灵动,妩媚中裹挟着刚毅。

  静时如同画中美景,动时搅动乾坤,让天地与她一起疯狂!

  随着舞姿的流动,婉转悠长的歌声,敲点着众人的耳膜。

  紫茎兮文波

  红莲兮荠荷

  绿房兮翠盖

  素实兮黄螺

  妖童媛女兮,荡舟心已许

  櫂移藻挂兮,纤腰却素束

  沾裳浅笑兮,倾船遂敛裾

  采莲南塘兮,南王是将忘?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

  一舞完毕,歌声在寂静的府邸空中回荡。

  这本是一支哀怨之歌,但从她的口中唱出来,却少了几分冷寂,多了几分柔暖。

  今天是他的大喜之日,锦上能添花,喜上,也只能加喜。

  众人已经听得痴了,台上的女子反手掀下面纱,抬起头来,殷勤地欠身一委。

  “奴婢在各位大人面前献丑了。”

  话音刚落,台下响起了稀稀疏疏的掌声,掌声越来越大,最终汇集成一阵雷鸣。

  一片嘁嘁喳喳的嘈杂声不绝于耳,都是关于她的点评。

  忽然,一个响亮又明朗的声音,用愤懑的语调,猛然打破了这份热烈。

  “太子府安危何等重要,岂能因为你这一介舞女熄灭了烛火?今日这院内的人,都是朝廷命官,若出了什么闪失,你能拿几条命来赔?”

  众人循着声音看去,见说话的人正是郑衍老将的长子。

  郑氏一族世代为武将。

  殷帝覆灭大梁前,他家郑老爷子是顺德帝的得意部下,更是开国元勋,为殷帝征战边疆,夺得皇位,立下了无数的汗马功劳,在军中颇有威望。

  方才发声的这位,名唤士康,也刚封了将军,前几日才恩准回家探亲。

  虽然在边关长大,冬寒夏热,风沙侵骨,皮肤粗糙些,但从身形轮廓一眼看去,郑士康却也生得十分周正。

  他习得一身高超武艺,此刻按剑而起,刹那间,就有剑拔弩张之势。

  原本热闹非凡的园子里,鸦雀无声,无人敢接话。

  人人都知道,这褚九是太子的人。

  郑将军不懂人情世故。

  两相对峙,众目睽睽之下,也没有人敢公然叫板,亦或好心劝阻解说,都怕不小心得罪人。

  权衡再三,原本想站起来打和场的几个官员,也都闭紧了嘴。

  褚九身量盈盈,冷冷地看着远处这个男人,始终一言不发。

  她举动泰然,嘴角扯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让人看不清她的表情。

  “将军说笑了,今日太子府盛宴,褚九也是宫内多年的人,父皇特地拨过来给二哥哥助兴,体现父皇的一片慈爱之心。”

  七皇子抱扇而起。

  “将军身肩重任,保家卫国,警惕性异于常人,又心系朝廷安危,一片赤胆忠心,还请饮下这杯酒,聊表小王的仰慕之情。”

  这七皇子自小天资聪颖,人品敦厚,在诸位皇子当中,才华也数一数二,郑氏家族对他颇有好感。

  再加上他的母妃正得圣宠,也顾忌着几分颜面。

  郑士康虽然直耿,却并不愚钝。

  他放下手上的利剑,双手托起了酒杯,正气夯然地回敬。

  “是士康鲁莽了,一介武夫,所得皆是天家恩赐,所以才会思虑过甚,搅了大家的兴致,倒是让七皇子见笑,我自罚三杯。”

  说完一手从桌面扫过,三杯烈酒“啯”地一声下肚。

  塞漠边寒,常常以酒取暖,这点酒也算不得什么。

  误会化解,众人的目光才从郑将军身上散去,等到大家反应过来时,台上哪里还有人?

  后院假山水帘处。

  此地倚山而建,鬼斧人工各占一半,清泠泠的水瀑从高山泄下,溅落起万点飞花。

  水边有亭台连着水榭,时常有人打扫,倒是个观瀑的好地方。

  亭台边上,点着四盏琉璃灯,烛光细弱,四周混沌一片。

  听见前方砸落的隆隆水声,水花溅在手上,激起一股泠泠的凉意。

  水榭上的人依旧纹丝不动。

  剑鞘已经湿透,只见白烟滚滚,一刹那间,又恢复了干爽。

  廊道下。

  褚九妆粉未褪,转过抄手游廊。

  回想着方才的场景,犹自心惊,正欲急匆匆地往房门走去。

  忽然,从廊檐的栅栏外,猛地闪跳出一道青影来。一股冰魄梅香隐隐入鼻。

  步履匆匆的人惊了一跳,连忙后退了两步,这才看清来者。

  正是方才施恩解救自己的七皇子。

  “七皇子安。”

  他双目含笑,抱扇作揖道:“九姑娘。”

  褚九往四下觑了几眼,蛾眉螓首,将自己的身段放得极低。

  “今日是太子的盛宴,奴婢一时兴起,闯了大祸,幸好九皇子出面相救,才挽回了太子府的颜面,否则整个舞坊都难辞其咎,九皇子对奴婢、对舞坊的恩情,奴婢不胜感激。”

  她一口一个奴婢,全然一副生分模样,七皇子听得难受扎心,欲言又止。

  但见她冷冷淡淡,拒人于千里之外,也知道强难不得,嘴唇嗫嚅了几下,幽幽叹了一口气。

  “九姑娘不必客气,太子是大殷未来的国主,殷澈自然全力维护。你……不必挂心。”

  月中浑圆,大地余热未尽,凉爽的晚风袭人,将褚九背上的汗湿吹散。

  “如此便好,奴婢还有事,皇子请留步。”

  迅速行了一礼,逃也似的穿过回廊。

  进屋后,她摁住砰砰直跳的心,故作镇定地关上房门。

  笙箫丝竹琴筝之声朦朦胧胧,仿佛从天外传来,有种恍若隔世之感。

  空气静谧得可怕。褚九听见了自己急促的呼吸声,兀自感到心慌。

  一个人的时候,她会怀念在杏花楼的那些日子。

  红花绿草,烟花柳巷,妓女恩客,虽然最终都是钱财交易,却也是各取所需。

  鸨母严苛不假,但若真有难处,到底也还有一份人情味在。

  运气好的姐姐们,或自己赎身或嫁人,只要攒够了银子,鸨母并不很难为。

  “嫁人?……”

  心里面想着,她口中楠楠地,竟然嘟囔出这两个字来,却随即摇了摇头,心底划过一阵奢望的苍凉。

  浑身疲惫地坐在妆奁前。一鼎缠枝银台上,半盏烛心未灭。

  “姑娘回来得好晚,想必是有人耽搁了?”

  “谁?”

  听得男子的声音,她吓了一跳,慌忙回过头来,眼光惊慌地朝四周逡巡。

  从内室上方漆黑的角落里,缓缓走出一个人影来。

  即便在昏弱的烛光中,也能看出,他穿着紫衣云龙赤金袍,面相严肃冷毅,不言苟笑。

  且惊且惧,不知为何,一股怒气从心头腾起,平日里娇柔的声音,也陡然变得高昂了几分。

  “三皇子身份尊贵,这样闷声不响地闯入女子闺房,不觉得不妥么?”

  话音刚落,他像听到了极大的笑话,嘴角似笑非笑,扯出一丝不经意的嘲弄。

  “舞姬,也有闺房?”

  “你……”

  “刚才七弟对你说什么了?”

  “没……没什么。”

  提起七皇子,她有些心慌意乱,犹兀自强装镇定。

  心中正盘旋着,要怎么送走这个罗刹……

  脑海中灵光一闪,她忽然抬起头来,直视着面前的男人,语气中隐隐含着威胁。

  “三皇子深夜来此处,太子可知道?”

  听罢,那嘴角的嘲笑,瞬间化为冷笑。

  “呵!一介舞姬,也敢这么跟皇子说话?”

  只一瞬间,他的冷笑化作利剑,想要刺穿人的喉咙。

  “别仗着二哥宠你,就敢为所欲为?捧杀捧杀,你这出身和地位,任凭你狐媚劲儿再多,到头来,也只不过是一颗棋子而已!”

  感觉到了她的怯意,他压低了声音,听起来有几分嘶哑。

  “好好做事,才有你的好处,倘若敢有二心,就算得罪了二哥,我也不会放过你。”

  朱漆的圆桌上,置着瓷器茶壶杯盏,茶水已经凉透。

  他伸出手去轻轻握住,把玩似的,一刹那间,壶内便“咕噜咕噜”地沸腾起来。

  茶水喷出,顺着桌上的锦缎蜿蜒流下,汇积在沿边,再“啪嗒”一声砸落在地上。

  一声清脆的碎响在房间内炸裂。褚九看得心惊。

  “褚九,你是什么身世,你我最清楚不过,在这皇宫里,我要想处置你,就像碾死一只蚂蚁那样简单,你唯一的依靠,就是你的价值。好好想想吧!”

  他说完便扬长而去,像来时那样,一阵风吹过,无形地消失在了黑夜之中。

  偌大的房间里,再次恢复了方才的寂静。

  台前的烛光翕动摇曳,朱红的床踏被映衬得更加红润,窗外夜风吹进来,强烈的不安笼罩上心头。

  在太子身边呆了多年,殷夙的为人她很清楚。

  从小性格孤敢,杀伐果断,说一不二,不惧权势。

  脑海中还在回旋着他方才的话。

  她猛然想到了杏花楼,美丽的眸子中流露出恐惧,心口莫名地抽疼,浑身发凉,仿佛置身在冰窖之中。

  一直不敢问,杏花楼到底怎么样了?

  自己……又算个什么?若殷夙真杀了自己,太子难道会为自己报仇?

  他是他的亲兄弟,是他的左膀右臂。

  而她……只是一个不相干的、暂时有利用价值的舞姬。

  褚九不敢再想下去,人的自我保护意识腾起,让她掐断了愚蠢的念头。

  不,不是的。

  回想起七皇子,她忽然庆幸自己做得很对。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