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凤舞九歌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王爷

凤舞九歌人 巴豆ing 4925 2019.06.27 17:01

  巴山楚水,历来都是凄苦的地方。

  没有秦淮楼阁的美女,缺少烟柳画桥的浪漫,更别提苏湖的富足,亭台楼阁、白堤春柳这些,简直像是在做梦。

  不过山高水深,自然风光到是很优美。

  在朝堂官员的眼中,这是万年不变的穷乡僻壤。

  出潼关,走川西,入剑南。

  当年,小小年纪的南安王爷,老皇帝的五皇子—殷墨,便是经过长途跋涉,从富贵乡来到了这个地方。

  而他的母妃,便是当年大梁的金晟公主,如今殷宫中的静妃。

  与其说是封邑,实际上明眼人都知道,这是发配!

  就这个待遇,还是碍着他母亲“前朝公主”的身份,一些旧臣部将,如今还在朝堂上残存。

  至于这几个小喽啰,老皇帝当然也不怕。

  他怕的是言官之笔,和百年之后的累世名声。

  面对朝臣世人,老皇帝既想展现他仁慈宽厚的心胸,又实在心有戒备。

  因此早早地分离了这对母子,并且下令:南安王若无诏,永世不得回殷。

  十几年过去,当年幼小的南安王已经长大成人,巴郡被他治理得井井有条,路不拾遗夜不闭户,都是寻常景象。

  在当地,百姓都说南安王爷,是个地地道道的“贤王”。

  往上忠君爱主,往下关怀臣属和百姓。

  王府面朝南边,依照着山势建成,飞檐反宇,廊腰缦回,青瓦粉墙,梁、柱、栏等都用朱漆刷得新亮。

  加上独特的防潮设施,高高低低错落成一片,远远看去,既宏伟壮观,又鳞次协调。

   在殷红朱门的两面,各题着一行字,分别是:

  “旷怀世井非周赐,门第诗书自汉韵。”

   大门后院有一条花街小巷,平日里十分热闹。

  附近居住的人们,若谁刚打了新鲜的鱼肉,地里头出了时新蔬菜……都在这里吆喝叫卖。

  久而久之,对于寻常人来说,这儿便成为了一块物阜民丰的宝地。

   在王府的东北角落,矗立着一幢楼阁,隐没在茂林修竹中,四周风景宜人。

  这是南安王年少时,读书的地方。

  地方偏僻,人迹罕至,负责打扫伺候的下人,都是在王爷身边的忠仆。

   站在楼阁的最底端,抬头望去,在鎏金牌匾上,用徽墨题了三个字—紫徽阁。

  字迹笔走龙蛇,遒劲霸道。

  紫徽阁上。

  沿着宽大的楼阶拾级而上,梯口尽头,便是一条狭长的甬道,走过去是一面风亭,亭中央摆了一整套楠木桌案。

  桌案上的香炉暗香盈盈,各色瓜果吃食,一应俱全,琴筝乐器玩乐,时常有人更换擦拭。

  一旁设有宽大的美人榻,皆用细丝软垫铺作好了。

  再往前走几步,是一间二进二出的闺房,闺房内陈设简单,东西不多,却样样都是精品。

  床帷边的勾子上,还缀了两颗璀璨的夜明珠,每颗都有握拳大小。

  在床榻之上,卧躺着一个女子。

  她的肩背裸露在外,原本嫩白的皮肤上,却伤痕累累,血色模糊地一片。

  或是因为疼痛,哪羸弱的身躯时不时地抽动,提示着她残存的生命迹象。

  男子踱步到榻边,细长的手指撩开床帷。

  沁凉的风流入,女子的肩膀仿佛在隐隐抽搐,出气多进气少,已经气若游丝,命悬一线。

  他眉头紧锁,轻轻叹息一声。

  “先生,怎么样,可还有救?”

  眼前为女子治病的大夫,正是人称“现世华佗”的季先生。

  他原名季晓生,出生在一家小农户中,从小便酷爱学医,医术超群,传说能活皮生骨,起死回生。

  季晓生性格淡薄,悬壶济世,救济万人,唯独不愿考取功名。

  名声在外,找他的看病治疗的人很多,其中不乏奸佞之辈。

  一些豪门贵族仗着身份,时常提出无理的要求,让人烦不胜烦。

  五年前,左司马蔡恒府人生病,派家丁来请,邀季晓生去救人,推拖不得。

  那人脸色乌青,早就已经断气多时,就算他能起死回生,也不能从阎王爷那儿去要人哪!

  “公子已经回天乏术,请夫人准备后事吧。”

  这蔡府是个是非之地,头上有殷城的皇子照着,做事一向跋扈,谁敢招惹?

  他想赶紧脱身。

  那蔡恒的夫人姓牛,是出了名儿的河东狮吼,哪里肯罢手?

  听到了季晓生的话,当即哭天抢地地抹泪儿,胡乱任性,恣意妄为。

  说来也巧,那日恰逢南安王上府,与蔡恒正在前厅议事,后院动静闹得太大,惊动了南安王。

  一介江湖草医,即便冤杀了,对这等人家来说,也算不得什么。

  那夫人平日里霸道惯了,没抓到凶手,痛恨交加,便把季晓生当出气筒。

  当着王爷的面儿,她一番泼闹不说,现下就要拔刀砍人。

  季晓生纵然医术高超,却不会半点武功,心中只道“此命休矣”!

  千钧一发之际,南安王及时出手,救下了他的一条性命。

  “蔡司马,令郎已经断气多时,怪不得郎中,不可草菅人命。”

  “是是是……王爷教训得是,都是内人不懂事。”

  他忍下心头的丧子之痛,既怨恨这妇人丢他脸面,更愤恨那打死儿子的凶手。

  两恨交加,双眼登时憋得通红,由红转紫,再由紫转黑,额上青筋暴起,有些气急败坏,厉声朝那妇人大喝。

  “该死的贱人,都是你平日里惯坏了儿子,还不退下去!在王爷面前丢人现眼!”

  从此以后,对于人间善恶,季晓生看得更加明白。

  他卖了草堂药铺,隐姓埋名,只携带了一方纸笔,四处在江湖中游荡,做了一个询家问舍的赤脚郎中。

  闲云野鹤多年,好不快乐!

  这次回来,便是受了南安王的邀请。

  “唉……”

  季先生摇头长叹,瘦削的脸垂了下去,神情越发地凝重。

  殷墨心里一紧,闪现出不好的预感。

  “先生请明示,这伤,还有得救吗?”

  “老朽行医多年,见过的伤病无数,下手这般狠厉,伤得这样惨重的,还真是头一次见,拖得太久了……“

  说到这里,他话锋一转。

  “王爷莫急,这伤虽重,但拼尽老朽一生的本事,也还救得过来。”

  说话间,他打开包袱,拿笔书写药方。

  “只是这药品贵重难寻,王爷可要费些周章,要快些。”

  “先生只管写单子,本王定尽全力寻药。”

  只见他提笔挥毫,笔走龙蛇间,一张白纸已写过大半,眨眼的功夫,白纸黑字一片。他将药单子递出去。

  “王爷快快命人去办,要快,只是……”

  “只是什么?”

  “这命虽然救回来了,但这浑身的疤痕,却只能但凭天意。”

  他矍铄的目光一闪,似乎有话要说。

  “先生……”

  “王爷,我知道您是仁慈之人,当年小老头不幸,差点一命呜呼,就是您给救下的。”

  那矍铄的眼神,往榻上看了一眼。

  “只是我看这女子,身形容貌保养,都不是寻常人家,沦落到这个地步,其中环节曲折,怕是十分不简单,王爷还请多多思量,早日有个万全之策。”

  南安王心里一暖,既感叹季晓生的通透敏亮,又感激他的仗义执言。

  他咯咯地笑了几声。

  “还请王爷,切莫怪老朽多嘴。”

  南安王抿嘴沉吟,半晌后,屏退了下人,才缓缓道出缘由。

  季晓生多年在外游历,对于南安王的故事,多少知道些,便点点头,不再多问。

  正当二人要离去时,一个俏丽的女子,手上托着朱漆盘,施施然走了进来。

  她年方十五,身穿葱绿色烟纱散花裙,脚上一双白底红绣锻鞋。

  身姿纤长瘦削,柔若蒲柳,肌肤胜雪,长相精致而明丽,说话间婉转如莺啼,夹杂着三分绵软,十分悦耳。

  从神情动作可看出,这女子的涵养极好,只是看向南安王时,眼神中会不经意间,流露丝丝缱绻的意思。

  小老头精明矍铄,只看了一眼,就心下了然。

  “姝儿,这里就有劳你了,别人我总是不放心。”

  秦姝儿轻声道:“王爷放心,我定会尽全力照顾这位妹妹。”

  听到二人铎铎下楼的声音,她这才走到床榻边上,轻手轻脚地,将女子身上的衣衫尽数褪去。

  见着这惨烈的伤痕,不由得皱紧了眉头,心底陡生出一股怜惜之情。

  清白的药膏隐隐含香,敷在血红的伤疤上,带着丝丝凉意,缓缓地渗入皮肤。

  纵使她已经千般小心,每触碰一点,那背上的皮肉却还是像梦呓般,不自觉地抽搐。

  “把煎好的汤药拿来,我喂给她服下,三更时我再来上药,四更再服一贴汤药,需要有人伺候着,可记得了?”

  “奴婢明白,秦姑娘放心。”

  隔着帘幕,秦姝儿不经意间叹了口气,神情变得十分怅然。

  “你先下去吧,我有事再叫你。”

  “王爷的小厮过来传话,请姑娘过去。”

  “王爷……”

  听到这两个字,她的心里升起一股悄然的喜悦,表面却依旧如常,从容淡定。

  “容我更衣,随后就到。”

  梦中人在呓语,混沌的记忆中,消失许久的他,心心念念的人,仿佛又站在了面前。

  房间里空空荡荡,时光倒流,仿佛又回到了那个晚上。

  烛光摇曳,中芯的灯花璀璨地雀跃跳动,瞧得人的眼睛胀疼。

  外头传来隐隐约约的喧嚣之声,百怡香在炉里袅袅地升腾,在偌大的房间里飘散,化作暗暗幽香,钻心入鼻。

  记忆中,有一只金镶玉的海棠花簪,掐丝处制作精美,纹路细腻,色彩清中带粉,艳而不俗,展现着生命力与蓬勃,让人眼前一亮。

  他看着她,丰神俊朗,目光温柔,是初见时的模样。

  “九儿,我为你插上好不好?”

  她欣喜若狂,满怀希望地,乖乖地坐在银镜前,像无数个少女一样,一心一意地,等待着这份懵懂的美好。

  不知怎的,忽然间,混沌的世界里云天交割。

  浑身如同万针穿过,锋利地刺疼,让人使不上半点力气,身体燥热而干涸。

  恍惚之间,似乎又换了一副场景。

  殷鉴坐在上方,难过地看着自己,眼中满是怜惜,他的嘴唇干裂得苍白,艰难地嗫嚅了几下。

  “你心里有什么委屈,告诉本宫,本宫一定为你做主。”

  熟悉的声音穿透耳膜,像电流一样流遍全身。

  是他……是他……

  五脏六腑在内心翻腾,胸腔起伏不定,她想要声嘶力竭地呐喊。

  殿下……太子……

  但无论她如何喊叫,喉咙中却始终喑哑,吐不出半个字来。

  “那我走了。”

  心里一急,她“刷”地睁开眼睛,手肘强撑着床沿,挣扎着想要起来。

  身体内传来撕裂的疼痛,她不管不顾,用尽一切力气,翻转着坠到了床榻下,紧紧拖拽住他的衣袖。

  “殿下……”

  眼泪再也止不住,顺着脸颊线似的,潺潺地往下坠。

  所有的倔强与坚强,在这一刻,全被击散,“哗啦”一声再也兜不住,化作了湿咸的泪水,汩汩流下。

  她哽咽得说不出话,只能梗着脖子,朝着前面那人,疯狂地喊叫。

  “殿下……是她,是隐……”

  “九儿!”

  他蓦地发出一声低吼,方才的温存全无,像是换了个人般,只是陌生而怜悯地看着她。

  许久后,那嘴角扯出一抹苦笑。

  昏暗的烛光冉冉将熄,黑暗将四周笼盖。

  “九儿,别说了。”

  “我要说,殿下,是你让我说的!隐后折磨我……自我进宫开始,自从殿下喜欢九儿,隐后便一直折磨我……她要杀了我……”

  隐忍、委屈、不甘、愤懑、痛苦……多年来的情绪喷涌而出,冲破了隐忍的束缚,急切地想要寻找出口。

  可是她越是哭喊,他便走得越远,她的声音越大,他的脚步便越快,最终完全消失在了漆黑的夜幕中。

  寒雾妖娆,远处森森,一阵阴风袭来,犹如处在十八层地狱当中。

  “殿下!”

  正在门边上打盹的莺儿惊醒过来,恍眼一顿,急忙地推门。

  掀起帘子,床上的女子正在噩梦中喊叫,双手在空中乱抓,胡乱地挥舞,声音凄惨,泪流满面。

  莺儿凑过去,牢牢握住了她的手,连连轻唤。

  “姑娘醒醒……姑娘醒醒……”

  兴许是得到了温暖与支撑,榻上人哭喊的声音渐歇,只剩下无声的抽泣,在眼角处,还挂着几滴晶莹的泪珠。

  疼痛袭来,她眉头紧锁,浑身滚烫,开始发烧。

  莺儿取来薄冰,用绢纱裹了,小心地为她敷上。

  见她一直叫渴,又取来茶水,用干净的手巾濡湿,擦拭了几遍唇口。

  小丫头强撑着瞌睡,摇晃着扇团来回打风,知道病人体弱,也不敢太用力,好在服饰人习惯了,尺度拿捏得很恰当。

  莺儿和秦姝儿同岁。

  十二年前,一家人从外地逃荒,误打误撞到了这里,晕倒在路上,在官道上差点给马踏死。

  王爷见着,便救了他们。

  那年,莺儿才三岁。

  从此以后,她就跟在王爷身边服侍,还跟着王爷的师傅学了几招,寻常小厮可都打不过她!

  等到四更天时,困倦来袭,不知不觉地,她在床榻下抱扇睡去。

  秦姝儿倒是一宿无眠。

  她亦出身青楼,借着高超的琴艺,获得一席“洁身自好”的赞誉,恩客虽多,却大都是些名流正派的君子。

  多少人慕名而去,除了听琴外,更为一睹她的芳容。

  南安王便是其中之一。

  他被她的才华倾倒,她亦倾心于这位儒雅的公子。

  他每三日里头,必有一日去捧场,她却是日日都在盼着他来。

  一来二去,互相都在对方心里留了影儿。

  直到后来,她才知道,面前的这个男子,竟然是巴郡之主,当今的五殿下,在此地赞誉甚高的南安王爷!

  从此以后,心中的仰慕愈加深切。

  三遍药上完,她怔怔地看着窗外,月台下的景色,阒寂得令人心慌。

  夜风袭过大地,激起一片海浪般的松涛声,远远地如同百鬼夜行,令人心里一阵汗毛。

  榻上的女子难免令她遐想,王爷动用这么大的力量,甚至不惜将季先生找来,让贴身的莺儿照看,可见有多么重视这个女子。

  不知何时,窗外雨声渐起,打在朱漆的窗棂上,发出清脆的声响,凌乱成一片,亦如她的思绪。

  眼见榻上的人睡得安稳,也不再断断续续地梦魇,她便将帷帘放下,轻声唤醒了莺儿。

  “五更了,我来守候,你去睡吧。”

  “姑娘,这怎么……”

  “嘘……快去吧。”

  莺儿揉着惺忪朦胧的眼,心中很是感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