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凤舞九歌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新朝

凤舞九歌人 巴豆ing 6199 2019.06.29 20:05

  七月中旬,缠绵病痛许久的顺德帝,终于脱离病痛的折磨,在华阳殿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老皇帝至死,估计都没想起,在万里之远的苦寒地,他还有一个亲生儿子。

  殷帝病殁,昭告天下。

  一时间里,殷宫内缟素漫天,惨惨莹白,远远看去如同隆冬覆雪,凄嚎从祭奠宫里阵阵传来,奉先寺的几百名喇嘛奉旨入宫,为先帝超度亡魂。

  夜半森森,诵经时低沉靡亮的隆隆声音,在空气中飘散,让听闻的人感到莫名的胆寒。

  国不可一日无君。一干老臣联名上奏,请求新主上任。

  七月二十五日,太子殷鉴即位,改年号为“承德”,取意效仿先王,勤政为民励精图治的意思。

  新帝登基后,封诰六宫,生母隐后晋封为太后,保留原封号“隐”,其余妃嫔皆按照原级顺位,在原本的称呼中,加上一个“太”字。

  帝王上位,后位空缺,大臣们纷纷上书建议,要立新后。这让殷鉴非常恼火。

  “朕才丧考妣,很是悲痛,况且先帝尸骨未寒,宫中不宜穿红着绿。立后的事情,先缓一缓吧。”

  “皇上,自古以来,都是先国家之急,而后私礼也。国不可一日无母,立后是当务之急,还请皇上三思。”

  “臣附议。”

  “臣附议。”

  “臣附议。”

  ……

  胳膊,终究拧不过大腿。

  八月五日,由太后主婚,迎娶新皇后入主正宫。

  大立新后,又是一喜。朝臣纷纷上表祝贺。

  双喜临门,按照旧例,应当大赦天下。

  趁着这次大赦,南安王上书,一面表示了永久性臣服,一面提到了还在深宫中的静太妃,借着“母子团聚”的由头,将身段放得极低。

  他陈词感人,请求能够接静太妃出宫,常住巴郡,从此颐养天年。

  “混账!”

  承德帝气得双手发抖,将请安折子砸在地上,咬着细白的牙齿,朝前冷逡了一眼,几个朝臣拱手而立。

  “静太妃颐养宫中,这是先帝的旨意,先帝刚殁,尸骨未寒,他就要提这等违逆的要求!朕看他怨念颇深,莫不是嫉恨先帝?实在不忠不孝不仁不义!”

  “皇上息怒。”

  老臣济先拱手开口。

  “如今朝纲未稳,先帝子嗣本就稀薄,海纳百川,有容乃大,皇上您贵为九五之尊,可多担待些,南安王常驻西南一带,甚得民心。”

  被这番话一提醒,新帝暴躁的心情,随即冷静下来。

  如今新政还没稳当,确实不能再大动干戈。

  他按下心头的怒火,朝着一旁伺候的文学侍从官冷笑道:

  “承旨,南安王一片忠诚孝心,朕已知悉,朕亦为人子,手足同胞,怎可忍看母子分离?”

  他踱了几步,接着往下说。

  “只是先帝旨意圣裁,不可不遵循,臣弟需牢记孝悌,体谅朕的一片拳拳赤子之心。”

  口述草拟,翰林文墨再润色后,本来潦草的几句话,读起来愣是脉脉温厚,抚慰之情多于责怪之意。

  认真誊写在明黄的圣旨上,直接用黄帛卷了,锦盒密封,命人八百里加急,前去送往巴蜀。

  最近宫中流言四起。

  舞姬褚九勾引皇子,被玉门轩太妃娘娘当场拿下,证据确凿,宋太妃主张杖毙,以儆效尤。

  很快,事情传到了太后的耳朵里,传言太后心慈,不愿冤杀一人,经过彻查后,发现褚九是被奸人陷害。

  并未动用私刑,释还归坊,还身清白。

  不知道为何,这些言论逐渐传到了宫外,。

  人人都传言,隐后宅心仁厚、敦厚慈爱、德行为天下表率,是开朝盛世的好气象。

  时值盛夏,天上流火正旺,空气中热浪徐徐,犹如波涛起伏,连服侍的宫女太监,也甚少有人愿意在外走动。

  轩华门处。

  此地位于殷宫西边,地方空旷,四周都是建筑,繁荫甚少,只有门前的一带湖水,若人伸出手去触摸,也会感受到一阵滚烫。

  舞姬们都颓在地上犯懒。

  她们靠着冰鉴盒子纳凉,有人用绸帕沁了井里的凉水,胭脂水粉早就化作一团,汗津津的浑浊不堪。

  许多人挤在狭长的甬道处,绞着湿绢,吹着凉爽的过堂风。

  而在最里的屋内,却有人强顶着酷暑,还在不断地勤练。

  琉璃本就不耐暑热,此刻半摊在地上,不断吁着热气,操着娇憨的声音隔空劝说。

  “九姐姐,你过来歇息一会儿罢!这天儿太热,背上生汗跑了风,小心生出热伤风来。”

  褚九闻而不听,只是一昧地将自己沉浸在丝竹声里。

  她默默数落着节拍,不停地跳跃、舞动、旋转、下劈……重复着画本上的每一个动作。

  一定要……一定要练得很娴熟。她发了狠,在心底暗暗告诫自己。

  她的鬓发中,汗水汩汩流下,像水流般,沿着脖颈一抹,渗入到了衣衫当中。

  薄薄的衣裳,能够拧出一大把水来。

  约莫一个时辰后,她流畅的动作越来越凝滞,肢体越来越迟缓,最终一个趔趄,“咚”的一声,栽倒在了地上,发鬓散落成一团。

  昏厥的脑海中,似乎还在重复着方才的舞步。

  众人还没反应过来,青莲早已飞身冲了过去,惊慌失措地将人扶起来。

  这丫头一边取来冰块,摇着团扇为她散热,一边掐着人中,眉头紧锁,满面焦急。

  “姑娘……快醒醒,姑娘……”

  有人惊呼出声,大多数人却在窃窃私语,动静太大,惊动了掌事姑姑。

  “快,快去叫郎中!”

  华阳大殿内,小夏子打了拂尘,急匆匆地走进来。

  他原是二皇子府的小跟班,从小就在书房伺候,身上功夫不错,更重要的是,这小子心思聪慧,行动敏捷,性情又忠贞,十分憨顺。

  新帝登基后,他就被瞧中钦点,做了华阳宫的管事太监。

  曾经的小夏子,摇身一变,成为众人口中的“夏公公”。

  暑热阵阵袭来,微风涌入,像是在热锅中翻滚,令人感到无言的烦闷。

  宫殿两旁的侍卫昂首挺立,穿戴整齐,在这么热的天儿里头,也如同守门神一般,不受一丝影响。

  小夏子走得太急,经过半腿来高的门槛时,脚被绊了一下,差点扑街,踉踉跄跄地站稳后,他才放轻了步子,小心地进入内殿。

  一股凉气迎面扑来,令人神清气爽。

  殷帝正在案前端坐,面前的折子堆积如山,一摞一摞地排列着。他批得聚精会神,眉头悄然皱起,似乎很是不悦。

  小夏子不敢打扰,便半猫着腰儿,静静在一旁等候着。

  “何事?”

  随着一声威严,皇帝抬起头来,目光如刀般,朝他冷睃了一眼。他吓得一个哆嗦。

  “青莲过来回话,说九姑娘太过勤勉刻苦,这会儿中暑晕倒了,您是否过去看看?”

  “无能!”

  那眉头锁得更紧了些,脸上沉郁不堪,显得有些焦烦的难耐。小夏子见势,将腰杆弯得更深了。

  “身边的奴才,都是怎么照顾的?”

  “回皇上的话,那丫头方才来回话时,说话哆哆嗦嗦,魂儿都吓没了,天儿暑热得很,九姑娘一向勤勉,皇上您宽心。”

  殷帝把手上的奏折往案上一扔,霍然起身。

  “走吧,去看看。”

  “皇上……”

  皇后珠环翠绕,盛装前来。

  她肤色凝脂,形态略微丰满,头上戴一顶紫金镂玉莲花冠,冠下面容姣好,双目杏眼盈盈,波涛浅浅,拔高的鼻翼下,长着樱桃一张小嘴,眉间显出些许英华之气。

  看去既雍容辉煌,又落落大方。

  早就有人说过,郑氏有国母的风范。

  如果不是在这个时候,郑皇后的这幅姿容,也着实惹人喜欢。

  不等通报,她便擅自迤逦而入,纵使止步于外殿,殷帝的脸上也阴翳起来,闪过一丝隐隐的不快。

  他并不喜欢这位新皇后。

  郑皇后来源于郑氏家族,是郑衍的嫡女,家中排行老二,兄长便是郑士康,常年在军中效力,下头还有一个小弟,年纪虽小,但在这一辈儿人中,也是难得的少年才俊。

  “郑氏一门出英雄。”隐后曾对他说过。

  新皇后生得玲珑可人,性格温顺柔和,人美心善,多次在殷城外郊设立粥蓬,救济外地逃难的灾民,百姓人称“活观音”。

  隐后对新儿媳赞不绝口。

  皇家的聘礼自不用说,绫罗绸缎、金玉珍玩皆为下品,但看隐后赏赐的物件儿,都是手边多年的心爱物,便可知这婆婆有多疼她。

  竭力隐去脸上的不悦,他负手抱扇,展现出熙和的笑意。

  “皇后,你怎么来了?”

  郑皇后步履生姿,极是端庄美丽,嘴角含口温笑,说话轻言细语。

  “皇上,今日外头暑热,臣妾怕奴才伺候不周到,特地又打了两副冰鉴来,亲手做了紫苏藕粉羹,兑了些春末储存的蜂蜜酿,新鲜的酸梅汁,凉爽酸甜,皇上不如坐下来尝尝?”

  心中有事,神色便有些心不在焉。

  “皇后有心,朕公务繁忙,让人把冰鉴放下吧,羹汤朕一会儿再喝。”

  说罢匆匆转了头,要跨步而去。

  “皇上……”

  她站起身来,低低呼住了他,语气中有些难言的心虚。

  “若是……若是这后宫里面的事,就让臣妾去处理吧,也让臣妾……尽一点做妻子的本分,不让皇上劳心。”

  只在一瞬间,他忽然明白了她的来意,再看向盘中的紫苏藕粉羹时,只觉得阵阵反胃。

  “皇后怎么知道是后宫之事?”

  瞧着她难堪的神情,他的表情冷冷如同冰雪。

  “外头天气溽热,你身子贵重,华阳殿清凉,就不必辛苦了。”

  闻言,郑皇后低了头,莹白的脸颊登时羞得霎红,略微踌躇后,还是鼓起勇气,走上前去。

  “臣妾出身武家,自小就练习射箭骑马,一则为了锻炼身体,好褪去娇弱之气;二则为了锻炼刚毅之性,培养出柔韧的精神气,这点暑热,臣妾不怕。”

  “皇后”,他的语气变得十分声生硬,厌恶之情溢于言表。

  “朕,去去就来。”

  “皇上难道……非去不可么?”

  她将后面的几个字咬得极重,声音细弱,已闻哽咽之意。

  “皇后!”

  他耗尽了耐心,胸中压抑的怒气喷薄而出。

  “难道你想掣肘朕的行踪?”

  话刚落音,这个美丽又可怜的女子,堂堂的殷国之母,竟然当着众宫人的面,直挺挺地跪了下去。

  “皇上若是觉得臣妾不好,臣妾甘愿领罚,臣妾没有其他的意思,只是母后每每教诲臣妾,皇上国事操劳,劳神耗力,不能再为旁的事情分心,臣妾只怕自己失职,让母后生气。”

  那张清白的脸颊上,两行泪水细细流下,在丈夫面前,她早就已经忘记了,自己是尊贵的皇后。

  他的额上青筋暴起,年少意气,最痛恨威胁。

  强忍下一口气,缓缓踱步走到她的面前,俯身下去,看着她那张楚楚可怜的脸,沉声咬牙,一字一句,异常狠厉。

  “你……信不信,朕废了你?”

  那匍匐的身体,倏地颤抖了一下,却将头埋得更深。

  “皇上即位,应当为满朝文武、天下百姓考量,圣上健则庭堂稳,庭堂稳则四海兴,臣妾既入宫主事,皇上就是臣妾的天!”

  她顿了顿,身体因害怕而有些颤抖。

  “臣妾事事应以天为重,不敢有一丝违逆,臣妾担忧皇上龙体,朝堂新立,四海不稳,臣妾……实无过错!”

  说完后,缓缓闭上了眼睛,等待着他最后的裁决。

  “好……说得好……你可真是我的好皇后啊……”

  他连连后退几步,似乎不敢相信,声音陡然森厉起来,愤怒地叫喊叫。

  “来!传御史!”

  “皇帝这是要做什么?”

  千钧一发的时刻,一个威严端厚的声音,带着不容置喙的语气,冷冷从殿外传来。

  众人皆是一惊,只觉得背后隐隐发凉,如此暑热的天气,却感到仿佛身处在冰窖当中。

  殷帝亦是一怔,寻声望去,隐后已经走过大殿门口。

  那老持凌厉的双眼,目光如炬,扫了一眼跪着的皇后,转而瞪向了自己的儿子。

  刹那间,四周寂静,太监宫女一干人等鸦雀无声,半声呼吸也不闻。

  隐后缓步而进,拖曳的裙摆蜿蜒庄重地扫过,鞋底踩在地面的青砖上,碰撞出沉闷的声响。

  “皇后,你先回宫歇息吧,哀家有几句话,要私下和皇帝说。”

  那身姿匍匐已久,早已僵硬得疼痛,听到这句话时,感到如蒙大赦。

  她缓缓抬起头来,忍着即将掉下的泪珠,恭敬地向上再拜了一首。

  “是,儿臣告退。”

  身旁的婢女将皇后扶起,一阵衣裙响动,随着窸窸窣窣的声音,脚步声整齐细碎,渐行渐远。

  待众人散尽,隐后屏退了左右的近侍。

  殿门被合上,沉重的“吱呀”声,带来了满殿的空旷与宁静。

  殷鉴自知理亏,撩起衣角,兀自地跪在地上。

  挺拔的身姿,仍旧显示出他高傲的倔强。

  “母后。”

  听到这一声呼唤,隐后有些动容,一张皱纹横生的脸上,显露出缕缕的疲惫之态,完全没有了方才的凌厉。

  她看了一眼身旁的檀木椅,伸出玛瑙护甲之指了指,说话的语气也温和了几分。

  “鉴儿,你坐母后身边来。”

  “母后……我……”

  “哀家从小看着你长大,你的脾气,哀家还能不知道?性格刚烈,重情重义,如若不然,殷夙那小子,身为皇子,外母家又有军功作依仗,又怎肯死心塌地跟着你……”

  “母后,您……您别这样说,三弟从未想过与我争抢。”

  “哀家今日,不是想说这个。”

  一丝腾起的星火,从他的眼中逐渐暗沉下去。

  “母后请言。”

  “你护了那婢女多年,母后何曾有过半点言语?哀家也是过来人……但是鉴儿,你要明白,你已不是皇子,更不是太子,你是皇帝!是六宫之主,更是大殷之主,身系着千千万万的人。”

  “皇后端庄,秉性良善,郑衍两朝元老,手握重兵,是唯一能够和宋氏抗衡的人,你难道想要将她推开吗?”

  “不……儿子没有这个意思。”

  “皇后你不喜欢,可以选妃,却绝不能废后。”

  太后的神情有些怅惘。

  “郑氏一族,原本属意扶持七皇子,母后选郑氏做皇后,是取人之长,补你之短,是在为你增添筹码。”

  “儿子明白,儿子一向很敬重皇后。”

  她幽幽地叹了一口气,目光看向他时,闪现出复杂的意味。

  “敬重?她是个女人,想要丈夫的疼爱。你是天家,天家本无情。可你偏偏却是个情种,你让她怎么受得了?”

  殷鉴不知道如何应答,嘴唇嗫嚅了半晌,迟疑难言,许久后,才下定了决心。

  “母后原谅,儿子的心……只有一颗。”

  “鉴儿!你为何如此倔强?你为上么坐上这个位置?”

  她指着皇位,像是想起了什么,声音忽然变得忧厉,恐惧地颤抖。

  “别忘了,曾经我们……优柔寡断,是个什么下场!”

  旧事重提,那些场面与景象,像是从遥远的地狱里传来,不断地在脑海中浮现,盘旋……他忽然有些喘不过气。

  “母后息怒,都是儿子的不是,儿子以后,但凭母后吩咐。”

  见皇帝软绵下来,隐后才松了一口气。

  “皇后今日受累,心里难免会伤心,你今晚前去好生安抚,堂堂帝王,还没有生育子嗣,总住在书房,成何体统?”

  那老沉的双眼,威严地看着他的脸。

  “至于那婢女,我自会替你安置,你就不便再去了。”

  听到后面两句话,他的脸沉得更深,是那种死一般的沉寂,双手握紧成拳头,慢慢地,又缓缓松开。

  “如此,让母后费心了,还望母后……善待她。”

  最后一个字,被硬生生梗在了喉咙里。

  “自然。”

  她抬起手来,想要抚摸他的面庞,在空中顿了顿,却又揣回了金丝锦绣里。

  “母后答应你,等前朝稳当,皇后诞下嫡子,你想要谁,都由你。”

  殷鉴始终沉默,甚至没有抬头,泪水朦胧中,仿佛听见脚步声铎铎响起,由近及远,最终消失在了厚重的殿门外。

  当夜,小夏子传话,摆驾凤栖阁。

  自此以后,连着两个月,殷帝都对皇后日日专宠,宫中人人都赞扬,新皇后贤德。

  又过了数月。

  褚九才从病痛里出来,每日都按照医嘱用药,延服补汤,精神倒是好了不少。

  紫徽阁外风声飒飒,鲜黄的菊花铺了一地。

  干灼的梧桐叶子,从枝丫上掉落,从窗前旋转而过,转眼间,便掉落在了蓬勃的花海当中。

  未觉池塘春草梦,阶前梧叶已秋声。

  她靠在美人榻上打盹,人形干枯得不成样子,面色虽然恢复了不少,但乍眼看去,也只觉得苍白无血色。

  手上的书籍滑落,“咚”的一声砸在了地上。蜡光微颤,檀香袅袅。

  秦姝儿上楼来,见她这样儿,忙拿了毯子来搭上。

  “妹妹小心睡,怕着凉了。”

  听得有人说话,褚九强撑着半睁开眼,见是秦姝儿,便立马展开了笑容。

  “秦姐姐来了,快坐。”

  “你身子还没好全,先躺着,我怕你无聊,就过来陪你说会儿话。王爷最近公事繁忙,特地叮嘱我来陪着你。”

  “多谢姐姐的好意,多谢……王爷。”

  “妹妹快别这么客气,同是天涯沦落人,我们能够相遇,那便是缘分。”

  榻上人的目光,倏然沉了下去。

  秦姝儿自知失言,讪讪地笑了笑,握住了她有些寒凉的手。

  “你目前还在病痛中,不要想这么多,先养好身子骨,这才是最要紧的。其余的事情,以后再说。”

  她撩起手腕上的袖衫,一刀刀疤痕红肿难堪,触目惊心,又连忙遮住了。

  回想起那日的场景,那流水般的刑具,那张狂的笑声,眼泪就再也绷不住,泛起一股强烈的恨意。

  “姐姐,你看我这伤,还……还好得了吗?”

  “好妹妹,你放心,季先生说他有法子,定然能叫你比以前更美。你这样的人才,世间少有,天下无双,老天爷岂能叫你抱憾?”

  她将信将疑地看着秦姝儿,语气中亦抱着希望。

  “果真?”

  “果真。”

  秦姝儿想起季晓生的话,不觉顿了顿,却随即恢复了笑意。

  “姐姐还能骗你不成?就是你不相信我,也应该相信王爷,自从我认识王爷以来,就从没见过他骗人。”

  王爷……南安王……

  她的脑海中,忽然联想到了静妃,宫门深似海,能够冒险将自己救出来,自然废了不少力气。

  以前在宫里时,关于静妃的故事,她听过不少。

  静妃的身边,原本有四个宫人,分别叫伽蓝、紫玉、碧荞。

  先帝在时,因为碧荞曾经侍奉过,先帝给了贵人的位份,仍然伺候静妃。

  碧荞入宫前,娘家姓“施”,封嫔后,静妃赐留了她的姓氏,所以在宫中,人称一声“施贵人”。

  但自从王爷离宫后,静妃便一心向佛,深居简出,连带着施贵人也默默无闻,极少在宫中现身。

  自己入宫多年,每年除了中秋、除夕的夜宴外,亦很少见面,更遑论交情。

  而如今她救下自己,却不知是为何?

  “姐姐,你和南安王爷…是怎么相识的?”

  秦姝儿先是一愣,随后脸颊微红,嫣然浅笑,说话间便娓娓道来。

  深夜,褚九辗转难眠,久久不能入睡,一股寒凉之气袭上了胸口,让人难受不已。

  那三日,他在哪里?在做什么?以至于她被折磨了整整三日,竟然不闻不问?或者……

  她不敢再想下去。

  夜明珠在床头闪耀,暗黑的屋内,映得一片皎洁,如同月亮的光辉。

  床帷里面,似乎有低低抽泣的声音,隐隐地传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