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影视衍生 掌中之物之从现在开始靠近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大善人

      深秋的天空里,团团的白云像弹好的羊毛,慢慢的飘浮着。

  夏浅妤四处环顾,金黄的叶子洒满大地,阳光尚且温和,人们的身上都披着各式各拌的外套,和这个季节应穿的衣服。不过,也有不怕冷想做个“弄潮儿”的俊男靓女,还穿着短衣短裤。

  在别人看来,她大概就是那种姑娘。因为她还穿着夏天的裙子,和那种十分薄凉的上衣。是有些冷。那她昨晚睡在天台上竟然没生病。

  奇迹呀!

  不是奇迹她的身体素质好,而是奇迹她昨晚除了感受到地的质感,竟然没觉得寒冷,睡得还行。

  那男孩应该是给她弄了什么挡寒的东西,因为她身体不管练成什么样,也是肉身,不可能在这拌的秋天睡天台一晚不感冒。

  抬眼望向某酒店大屏幕,10月25日。难道这真的是书中世界吗?夏浅妤不禁摸了摸旁边的树,感叹着这逼真程度。还不忘一路询问行人,“醉今朝怎么走?离这儿多远?”

  你一定很好奇明明是封任午告诉我的地点为什么我要自己去询问。因为这个问题,我也正想询问,“大叔,你就不能念个法术把我转移到那个地方,或者告诉我怎样才能回去!”她就不用在这里转悠从上午到中午了。

  “天机不可泄漏等你找到了,我就告诉你回去的办法!你可以多问一些路人嘛!”透漏出一幅大隐隐于市的气昀。而且为防止他的乖徒儿说漏嘴,封任午还特别送上了独一份的禁言术。“等需要你这木瓜出现的时候自会给你解除。”

  夏浅妤耐着性子道,“可你能给我说说为什么他们几个说的答案都不一样。你确定你那地方只有一个?”对于这个只闻其声还未见其人的人,确定以及肯定这人不是个好鸟。也不知这人打的什么算盘。

  “我确定呀!我也第一次来,我真的不知道怎么走。”封任午仍旧不松口。

  她忍,身在别人的地盘,总要给主人些面子的。况且经由林辞的指寻,现在已经终于找到了!。

  但当她进去一番询问后,才终于知道这位大叔打的什么算盘。以至于当她初听时,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麻烦你你再说一遍?”

  那人以为她没听明白,又跟解释了一遍这里主要经营什么。

  夏浅妤现在才明白为什么刚才她问那些人,“醉今朝怎么走?”人家用那种奇怪的眼光看自己说不知道了。敢情她让人骗到狼窝了。还没等她说完,夏浅妤扭头就要走。

  那人看她要走以为条件不够急忙拽住她,好言相商道,“美女,只要你来这里,绝对给你算头位,到时候别说吃的,什么喝的,穿的绝对是这里用的最好的。”

  夏浅妤冷冷地说:“放手”。关于这样的事,她一辈子都不想再沾染。她夏浅妤就算是饿死也不会再踏进来一步。

  那人还有些不甘心,拽住她的胳膊道,“您再考虑考虑!”毕竟像她这种长相冷艳,风姿绰约又带点脾气的,现在可是很受欢迎,宁可错过也不能放过。

  夏浅妤很反感别人对她缠烂不清,用力一甩将那人挣脱出。黑着脸走了出去。沉声问封任午,“请问大叔,难道你不应该给我个解释吗?”

  封任午答,“我不解释。因为我就是故意的。”来完成这个任务,可不是安安静静就能完成,他原本以为转世后的她,性格还和从前一样。没想到人的潜力果然还是需要激发的。

  夏浅妤暴怒,“我*你大爷的,耍我很好玩吗?你还是不是人。”

  封任午吸了一大口奶茶,放紧松懈的耳钻,继续挑衅,“我来就不是人,是神。”

  “神?...一个恶灵都治不了?你是哪方神?神要都像你这样,世界是不是离灭亡不远了……”

  本来林辞就被夏浅妤这一嗓子震得脑子嗡嗡响,处于发晕时期,仍能意识到这战火将越烧越烈,他不明白师傅这么做的用意是什么,可他得制止这场争端,因为祸及不只是他这一个无辜。

  使劲眨眼,瞪他师傅都不管用,正要发动内力冲破禁身术,封任午突然转身笑嘻嘻地解开了。他顾不上其她,急忙进去,用灵力困住她欲丢下耳坠的手。

  不远处车内,傅慎行瞥了一眼外面,一群人正围着一个女子看,那女人看起来疯疯癫癫,一只手拿着一个似耳环的东西喋喋不休。

  而且那个女人看起来有点眼熟,傅慎行没有经过过多的回想,便记起来了,她就是昨晚那个服务员。

  前面的阿江也注意到这一点,停下车,试探性的问道,“傅先生,用不用我把她抓过来。”

  “不用,开车”他可没那多闲功夫理一个疯女人。况且那些照片对旁人来说,也没有什么意义。可惜他不能当面瞧瞧那女人打开盒子后的表情。

  阿江欲言又止。他觉得昨晚那个女人没那么简单,竟然能从他的手中逃走,不简单。但看傅先生的表情,还是忍住了,接着换了个话题问道,“那何小姐那边,接下来要做什么?为什么昨晚您不直接报仇,还送她到酒店里?”

  傅慎行说,“继续计划,你不觉得看鱼挣扎的过程很有趣吗?”她现在肯定还每时每刻处于惊恐之中,害怕的做无用的挣扎。傅慎行想想都觉得兴奋。再说,他昨也不是什么都没做?

  他淡陌地从口袋里扔出几张照片,“收拾收拾给何主讲送过去,预预热。”

  阿江正在开车,所以只扫了一眼但就只是一眼,便愣住了,照片中何妍在床上全裸着,几种不同动作暧昧地依靠在男人身上,还且那三个男人他还认识,那是昨天和他们一起去饭店那三人。他这才明白为什么昨晚傅先生让他出去。又为什么让他找几个*摄影师。

  而这边封任午觉得此地不宜久留,“徒儿呀!接下来,这项艰巨的任务就交给你了。为师先去吃饭了。”

  “师傅”

  “老头,你好意思吗?”

  林辞尴尬地笑了笑,“那个,夏小姐,你先冷静一下,我等会再给你解开。”说完也隐去了。

  女人发怒生气的时候,危险值飙升99.99%,他还想多活两年。这也是他看尽几十位化灵人发怒时行为表现分析得出。

  可没想到他刚退出来,就见他师傅正笑的一脸猥琐,还装得一幅很诚恳的样子道,“徒儿呀!这种时候,夏小姐肯定很需要安慰,很想知道该怎么回去?到你表现的时候了。”就又被他师傅扔了进去。

  林辞一脸苦瓜相喊道,“师傅,这,我,不行。”

  “徒儿加油!”

  “还有记得叙述委婉点。”

  不是林辞不愿意介绍。而是他刚刚用瞳影重新搜查过夏浅妤,其他地方和七叔给的无异样。唯独这家庭经历这一栏有个补充。

  夏浅妤,原名:夏枝。父亲在她五岁时因病去世,两年后,母亲改嫁,九岁时被继父发卖山中。后被警察找回。回家之后,父母已媒气中毒双亡。后来还进过监狱,做过许多小职业,直到二十岁出道,后面的他已经都知道了。

  他不知道那几年她经历了什么,虽然他很佩服她敢于直面过去的态度,可这届男主实在不一般。万一他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勾起了人家的伤心记忆,再给吓着了,或弄哭了怎么办?他觉得确实得删减删减,然后再委婉的告诉她。刚这样想,……

  [系统提示,已禁示您0:00前影灵回归。收到请回答,收到请回答,收到请回答……]

  眼看他师傅是还不达目的绝不罢休的架势,只能小声又倔强地回答,“是”

  他不失体面地冲夏浅妤又是一笑,解开禁身术,安慰她一下后,给她变了一盒泡面,外加一根火腿肠,因为他实在灵力不富佘。他是半灵魂者,不能修炼,只能靠师傅的布施。

  夏浅妤倒也没挑剔,找了一家店借了些水,就泡起来吃了。

  然后他就开始根据他的逻辑,现场发挥,“简单来说,这本书主要从女主救了男主说起,也就是……”

  说大约十分钟后,林辞见她脸上还波澜不惊,效果还不错,于是来了一场总结,“最后不得己,只能自杀,男主也就带着执念死去了。情况就是这样。”

  封任午如果听到他这段叙述,估计都能气的吐出一口老血,这哪里委婉,哪里有删减,他这就怕不把杀人经过,犯最证据,给叙述出来。那他那两天的口水仗打了个寂寞。

  夏浅妤给他倒了杯水,突然想起,他们不是神仙吗?神仙怎么会用喝水。就又将两杯手都放在了自己的面前,淡淡地道,“所以呢?”

  不是她波澜不惊,而是她什苦情,灾难片没演过就他说的男主是个精神变态,虽然后来当上了公司总裁,但还是用违法手段,抢了己为人妇的女主,还伤害了包抬女主在内的许多人,最后自杀的故事。她应该做出什么反应。或这故事的结局有什么问题,需要改变。她只有一句总结,“当小三都没什么好下场。”

  林辞感叹了她一下,这总结够精辟。继续陈述道,“但他的执念使成为恶灵,吞噬了这本书许多生魂,所以你发掘出他内在的良善。将他从那场执念也就是那不该有的偏执中拯救出来,自然会离开。”

  爱情的执念,大都来源于失去,当失去心爱之人时,最容易引发恶念。而人一旦有了恶念,伤人伤己,便是到了地狱也不会安心。

  大概是怕她不自信又或者怕她没意识到此事的重要性又补充道,“相信以夏小姐演技,和敢于直面过去乐观生活的态度,定能很好的完成。拯救人民于水火之中。”

  夏浅妤放下水杯,失笑出声,“拯救,还是一个变态。”这就是她可以离开的条件。而且知道她的职业,还调查过她了,不过他当真以为她是什么大善人?

  就像是一个生活困顿的人,通过自己的努力好不容易可维持生活,这时却有人告诉他,要她发发善心救助一下生活困顿的可怜人。夏浅妤反问他,“你为什么会觉得我会答应呢?你不是已经调查过我了吗?”

  林辞似乎并未察觉她语调的变化,又细细地翻想着他搜到关于她的行为事迹。呆呆地回答道,“夏小姐条件均符合。我和师傅都会帮你。”

  “均符合,符合什么?符合我的心理承受范围吗?”她极力地维持着声音音调平衡,她不能发疯,至少不能在这里。然后回答给他也仿佛在告诉自己,“我已经很努力想好好生活了,可我还是会做噩梦。所以演那些苦难,灾情片,不过是想让我自己觉得世界上还有比我更可怜,更悲惨的人,以此来显示我的幸福,然后再虚伪地告诉世人,告诉自己,我过的很好,我很快乐。”

  她平淡的哞子间多了几分腥红,边笑边自嘲道,“这样的我,你觉得我有心情去管别人的人生吗?其码人家最终的结局已经很好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