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影视衍生 掌中之物之从现在开始靠近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公主?

  大堂内鱼龙混杂,人声鼎沸,各忙各的,但周围还是有不少人,对着她议论纷纷。林辞试图让她平静下来,打算先带她离开这里。

  可还未等他靠近,夏浅妤就先座位上弹了出来。“别碰我”

  她凄声道,“我明明也憎恨这样变态的自己,我连她自己都救恕不了,又怎会救得了别人。你们为什么要找我,别找我。”

  林辞陷入了沉默,不再向前和回答。

  即然他帮不了自已,那她就自己想办法。这不是书中世界吗?那她如果在这死了是不是就能回去了。

  她飞快地跑向楼顶,不顾旁人的劝阻,纵身一跃—一切都结束了。

  可这只是她的幻想,她没跳。她在楼台边缘站住了脚。呆呆地向下看着,不断的有车辆在来来往往行驶。

  那时,她也是穿过无数车辆,跑回家,见到的却两张盖着白布的尸体。

  “夏夏,妈妈对不起你,等你看到这封信时,妈妈已经化成天上的星星,妈妈实在太笨,太脆弱,太不称职了。没能好好保护你,我能做的只有带走这个恶魔,让你能安心生活。我不求你能原谅妈妈,但求你忘记这里发生的一切,就算为了我坚强的,快乐的,好好地活着。”

  “妈,妈……妈”,夏浅妤绝望地呼喊着,记忆跨过时间的长廊,从那时涌动到现在,动一则千钧发。她明明是恨他们的,她恨继父的无耻,母亲的软弱,邻居的冷漠。

  她还是做不到。纵使她告诉自己这只是为了回去,是假的。但那来自心底的愧疚与恐惧像条无形的枷索紧紧地将她困不见天日的黑色牢笼。为什么母亲你要我承受那么大罪过?她的身子止不住的颤抖。脚开始向后倒退。

  如果活着比死了还痛苦的话,最好的办法就是遗忘。可如果真的是这样,又怎么会遗忘。

  她站在边缘处快要摔倒。

  林辞欲上前扶住她,却不想身子径直从他身上穿过。她重重的摔落在地。一种失措,无力感瞬时涌过全身。

  他僵在那儿。

  他好像曾经在她脸上见过同样的泪,同样的绝望。在唤他,“阿辞”

  好疼,只是身体上的疼吗?夏浅妤并没有哼出声,她就那样躺在地上,她忍着没哭,她要笑,妈妈在看着她。妈妈,希望她开心幸福地活着!

  不大一会儿,楼下的二个警卫上来询问着,“小姐,你没事吧!”

  她勉强支起身子,站起,向他们做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表示,“没事”缓慢的向下走。

  走到楼下时,天空应景似的突然下起了瓢泼大雨。人们似乎早就知道。纷纷都打起雨伞。只在一瞬间,世界仿佛只剩她一个人。

  她就如同死尸般双眼无神地游荡在人群中。

  “神经病呀!走路不看车。”一个开着面包车的中年大叔冲着她破口大骂。

  她靠着路边走,明明是他开车不看人,刮着她,倒是变成他有理了。可现在她很累,没力气和他争吵。静静地立在那,微微扬起头,雨滴如利刺般扎到她的皮肤。

  待她再睁开眼,她看见有人从上空飞向她,周围还带着暖色的光芒,直至那人落下。她方才看清,“林辞”

  只有几步的距离,他却几乎是跑向她,然后像找到丢失很久的玩具似的,死死地抱住,耳边还传来他急促音调又不平衡的声音,“终于找到了。”

  但对还不明他的心路历程的她来说,她下意识的反应是用力推开他,即使这个力在她自己看来都很轻薄。

  可她竟推开了他。

  这样也好,不用再多费口舌。她己没心情再去骗他,真是可笑,本是骗他的,自己也被自己困入戏。夏浅妤转过身,欲继续往前走,即使她也不知道她要走向哪里,能走向那里?

  忽然,后面传来,“砰”的一声,林辞双腿跪地。带着满满地谦意愧疚叙述着,对不起,他明白她并不是大家看起来那么坚强乐观,无坚不摧。他未曽去感受她背负了怎么样的伤害。那简介中勾勒出三二语背后包含了怎样的伤痛?他都不知道?

  夏浅妤没想到他反应这么大,转过身去扶他,“你不必这样。”男孩竟红了眼道,“真的对不起,我一定会想办法让你回去,要打要罚,我都接受,如果感到伤心想痛哭的话,便痛哭吧!从今往后,就让我来做依靠。”

  原本还处在智愣中的她,在听最后两句时心头竟一酸,心上的防护墙竟全在此刻崩塌。她每一次被勾起那段回忆,都深陷痛苦和泪水中,可哭完面对的只有无尽漫长的黑夜。

  连她自己都不曾知道,原来她一直渴望的只是一句安慰,一个在她伤心时的一个拥抱。一个能让她那空荡摇摇晃晃的心的一个支点。

  所有的委屈仿佛找到了一个缺口,让她的眼泪争先恐后地爬出。可她不敢多求,她靠着他一角的肩膀无声地宣泄,但又仿佛怕他下一秒就会消失,紧握着他的一只胳膊。

  “这雨下的真有趣呀!”远处高楼上一男人发出感叹。

  傅氏企业,办公室内,傅慎行站在顶楼窗户边俯瞰着下面,如同君王俯瞰着众生。

  阿江站着不动。他刚刚告知傅慎行,明天晚上有一个宴会,老爷要他参加,不过他拒绝了。他被夹在老爷与这位傅先生刀光剑影中间,真的是要逼疯他呀!

  傅慎行没有听见脚步移动的声音,知道他还没走。转过身,问道,“还有事?”

  阿江停顿了一下,从口袋中掏出串项链,小心翼翼地道,“傅先生,这是今天早上饭店送来的项链,说是您落下的。”见他皱着眉头,没有要接的意思,又忙道,“我问了饭店经理,他说他并没有让人给送茶水,他们店里面也并没有什么VIP活动。我怀疑那个服务员是有什么别的目的?”说完使将项链放上了桌。

  傅慎行道,“即然怀疑有别的目的,为什么不处理掉,或者带过来让我询问,而不是现在告诉我这有问题?傅氏的保镖就这点能耐吗?”

  “对不起,傅先生我查了昨晚的监控,但奇怪的是监控查不到有关她的出入。”

  傅慎行顺势坐了下来,眼中闪现出一丝惊叹,“查不到”食指与中指来回交替敲打着桌面,瞧着那串项链,淡淡地道,“所以你是觉得她不是人吗?”

  “不是”

  傅慎行无语,“查不到饭店的出入,那今天我们见到她的地方,那里的监控也可以去查。或者查出她的基本信息也不难吧!”

  “对不起,我马上去查。”

  对此傅慎行无奈,将怒火改为衷心的警言,“以后跟着我,凡事都动动脑子,不要我吩咐了才去做。”说完,仰头躺下道,“我累了,出去吧!”

  “是”

  其实他要寻找的人,离他很近,却也离他很远,他也不会知道,他们的下一次交际很快就会出现。

  雨仍在下,夏浅妤被林辞保护着,正待在应该是农家用来摆台的搭建的棚子里面避雨。

  夏浅妤已经换了一身干爽舒适的衣服。身体也不再冷了,心里也是暖暖的。只能对林辞不住地表示感激,谢谢他的温柔与善良。

  突然想起那会儿他抱自己时好像不是虚影,便忍不住又轻轻戳了他一下他的脸,还有温度。

  没想到,林辞的耳根子竟突然发红起来,他自己却毫无发觉仍心切问她道,“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她摇了摇头表示自己没事反向道,“你,不是不能用实体穿过来的吗?”

  他侃侃道,“可能今天幸运之神临近在我身上了,灵力暴富。我感觉浑身都充满了力量。”边说还边手舞足蹈夸张地比划。

  夏浅妤点了点头,答复道,“哦”

  林辞疑惑地道,“不好笑嘛?”

  “啊?”夏浅妤茫然地看着他,很快便反应过来,他是在逗她开心,才手舞足蹈的比划,意识到这点,慌忙道,“好笑,哈哈哈……,很夸张,好好笑。”

  林辞可怜巴巴地道,“算了,我知道不好笑。”

  夏浅妤觉得场面一时很尴尬,正想说点什么安慰他的话。

  林辞突然又激动地抢先一步说道,“夏小姐先等我十秒钟,我有个好东西要送给你。”

  夏浅妤不用麻烦四字还没说出口,林辞已经去无踪迹。

  那也只能,“十九八七六五四三二——”

  “当当”还未等她数完林辞已经出现。

  夏浅妤将最后一个一字悄悄咽下,将目光移到他手中抱着的一坛,“酒”上。想也没想开口拒绝道,“心意我领了,酒就——好香!”

  又是话还没说完,林辞己经将酒盖打开,接着她便真香了。

  林辞又相继拿了好些东西出来,垫子,毯子,桂花糕,杏花糕,鸡腿,鸭脖,以及好几样她不知道名子的食物。

  雨仍在下,不过已经从瓢泼大雨转为淅淅沥沥的小雨,嘀嘀嗒嗒敲击着地面,如一首慢慢播放的老歌。

  不知不觉间,洒食过半,夏浅妤的身体开始晃晃悠悠。林辞及时扶住了她,“你没事吧!”

  “有事,你在网上了解过我。觉得我过得挺好的。其实呀,我七岁之前真的挺幸福的。我亲爸爸妈妈对我都很好,虽然生活有点拮据,但我很每天都过得很快乐。可是后面发生一些不好的事情,但妈妈依然对我很好,让我学舞蹈,成为白天鹅。”

  “那你为什么又转而拍戏了。”可林辞刚问完又后悔了,他想起来她是跟他说过的,“对不起,我...”

  “没关系,本来就是想完成妈妈当演员的愿望,麻痹自己来着,不过视频中我看着特别作讨厌吧!综合在这的模样,是不是像个精神分裂似的。”

  “嗯……”林辞真的沉吟思考起来,见夏浅妤看着他,这才意识反应,怕她误会,涨红着脸慌忙解释道,“没有,没有,夏小姐你只是想把自己美好的一面显现给他们,并没有错。没有人看电视,是为了看到她糟糕的一面。喜欢也是。”

  “真单纯,看不出我之前是骗你的吗?”

  “我永远相信夏小姐。”

  夏浅妤不在意地笑了笑,扭过头,“其实,我也特别矛盾,即恨爸爸早早地抛弃我和妈妈离开人世,又恨妈妈对继父怯懦和委曲求全,最后还做了傻事。但其实这一切都是因为我,为了我,爸爸才在工地上出事,为了我妈妈才...”最后那个词她没说,转尔拿起旁边的一罐酒将剩下的一口干了。

  “慢点喝,小心别呛着。”

  夏浅妤玩笑般的道,“没事,没事,你不用这样对我。再这样,小心我赖上你。”并一起拽过他拍着自己后背的手。那应该是她第一次在人前作为自己情绪失控,她平时不管是温柔可爱的,高冷霸气的都能控制很好。所以,她特别怕,害怕对他产生依赖,变得贪心。

  林辞却很认真,一边拍着夏浅妤的后背,一边道,“不要担心,我很愿意成为...夏小姐的依赖,如果你还是难受的话,那就痛快地大哭一场吧!”

  夏浅妤木木地着他,眼眶红了,嘴

  上却倔强地道,“不要,太矫情了。哪有人的眼泪像水龙头似的,哗啦啦的流不完。而且还特别丑。”

  “那夏小姐这是真心话,还是场面话?”

  “什么?”

  “这样,如果是真心话就握着我左边的大拇指,场面话就是右边大拇指!”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