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影视衍生 掌中之物之从现在开始靠近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掌中之物之从现在开始靠近你

米粒二七

  • 轻小说

    类型
  • 2020.07.19上架
  • 3.67

    连载(字)

24位书友共同开启《掌中之物之从现在开始靠近你》的轻小说之旅

本书由起点女生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预警

  某别墅内,一名蓝衣女子躬着猫一般的身体不断穿索在人群中。

  如果仔细观察,便会发现她每走一步,都在有意无意地环视四周,双手焦急地开启其经过卫生间的门,轻扫一眼,又迅速融合进人群中,如同她不小心打开的,却又亳不止步地继续着这样的行为,仿佛在寻找什么人。

  “傅慎行”

  夏浅妤站在门口气喘吁吁喊着。她这一晚上不是在厕所里就是在找厕所的路上,现在又要防止引起保镖的注意,格斗都没这么累。还好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让她找到J。

  傅慎行将手放进口袋,微微转过身去看她,“这个时候,这个女人怎么会找来这里。”

  夏浅妤扫了一眼他,转眼去看女主。耳边传来某一大叔的提示音,“看样子应该还不知道,必须马上把女主送离这里。你只有15分钟。不对,现在还剩,9分27秒。”

  她盯着他,径直向前,一步一步向他靠近,在走到离他还有差不多还能再站一个人的距离时,突然抱住了他。因为她实在不想过多地碰他,所以只是用手臂圈住了他的腰。

  这要是让别人看到,肯定还以为他们是一对久别重逢的小情侣,但何研知道,他们可不是什么恩爱的小情侣。

  傅慎行对她这一行为似乎己是看透,镇静地说:“小姐如果想欲擒故纵的话,为何不一直演下去,现在这是等不及了?”

  夏浅妤没有去理会他说的话。轻斜着头向女主使眼色,示意她等会趁机离开,怕她get不到自己的用意,又腾出一只手指轻轻指向门囗。

  何研也很聪明,知逍她是在帮自己。虽然她并不知道她帮自己有什么目的,但她很感激她的接连两次帮助。

  因为当她真的将他套路过来,却又退缩了,如果那个噩梦是真的,他真的没死,他来向她复仇了,那么她这么做她迄不是正中他的下怀,需要赶快离开这里。然后寻找警察的帮助。

  即然那姑娘已经给了她暗示,肯定是有了办法。自己现在还不能轻举妄动。缓缓地将手龙头关掉后,通过镜面默默地观察着,静静地等待她的下一步动作。

  夏浅妤这样的小动作,被抱住的傅慎行又怎会感知不到。只以为她是在旧技重施,于是一把从他的身后将她的双手扯开,半举到空中,俯下身子轻笑着说:“你还真是一点都不老实。”

  夏浅妤对此早有预料,她还是装作像是被他这一突然举动所吓到,快要向后摔倒,迅速反手抓紧他,顺势将他拉到使他看不到门口方向的位置。

  紧接着,抑起头,开始装傻充愣,吸引他的注意,“我听不懂傅先生在说些什么,但傅先生可要抓紧我呀!”说完脸上还带着些少女才有的娇羞模样。

  “听不懂?”傅慎行讥笑地看着在他面前耍着一些小把戏的女人。

  这时,他的电话突然响起。他刚低下头准备去拿,夏浅妤逮此机会,准备逃走。没想刚踏出去一步,就被他一把抓住。

  她本想一脚把他揣开,耳边却不断传来某人的唠叨声。“淡定,要淡定,现在还不能暴露,女主还未到一楼。否则被他引起怀疑,你就可能前功尽弃了”

  听到这,夏浅妤只好极力地抑制住她的怒火,人还未离开,还有危险。刚才的触碰已经是她的极限,她可不能白忍了。

  真是麻烦,夏浅妤在心里不爽地吐槽着,只能顺从着他的力道,被傅慎行猛的拉了回去。

  “怎么,想跑,你觉你能第二次从我手中逃走吗?”傅慎行俯在她的耳旁邪魅地说着。

  夏浅妤扭过头,没有理他。

  傅慎行将她的双手合并在一起。她本来手腕就很纤细,因此他能很轻易地就用一个手掌握住。警示性地看了她一眼,这才低头去看手机。

  ‘阿江’

  她瞥见手机上名字,对呀!她怎么把这个保镖给忘记了,她刚才可是好不容易才从他手中逃脱,她不会点那么背,正好让她撞见了女主。

  可怜上天就喜欢捉弄人。你越是怕什么,就越是来什么。

  果然,他在接到电话后,先是轻挑着眉毛,满眼疑感地看着自己。接着不到几秒钟就换了脸色,一脸愤怒的向后看,此时女主早已离开这里。人跑了,他竟然没有察觉到,这还真是出乎他的意料。看来这个女人绝不是在和他玩着欲擒故纵的小把戏,至少现在不是的。所以,

  立刻——傅慎行话还没说完,就被她从手中迅速挣脱,踮起脚尖,双手勾住他的后颈,堵住了他的嘴。她要再忍一下,不能让这个男人开口阻止,待女主离开,她要把这个男人给大卸八块。

  傅慎行显然没有料到她的这一举动,愣在那里,一只手还僵持在半空中。

  滴嗒,嘀嗒。水龙头中的水正一滴一滴缓缓降落。时间仿佛在此时静止了。

  直到听到阿江的叫喊,“傅先生,傅先生”他这才反应过来。

  他恼怒地将她向后扯,可这个女人像狗皮育药一样,双手死死地勾着他。他只得使出全身力气,掰着她的肩膀,用力将她将后拽。

  她夏浅妤既然已经浪费了那么长时间陪他玩,又怎么能让这时间白白浪费。她可是好不容易才把女主弄出的,绝对不行。

  所以就在他快要将自己从他身上拽下去的时候,强忍着胃里的恶心与难受,紧闭着眼睛,狠狠地撕咬住了他的薄唇。

  傅慎行怒气更盛,因为此时拽也不行,不拽更不行,一时就被这个女人弄得有些狼狈,不知怎么办。鲜血已经在他的唇间肆意弥漫开来。疼痈感刺激着他的大脑,眼中的杀意如龙卷风一样不断地向她袭卷。

  那边,阿江迟迟没有听到傅慎行的回答,以为他在生气。心里开始犯嘀咕。即然何小姐能从傅先生手中出来,自然是办完了要办的事,自己是不是不该拦。

  反应过来后,没头没尾地回答道,“是,傅先生,我马上送何小姐回家。”说完,不敢再多迟疑一秒,立即就挂断了电话。

  听到保镖这样的回答,傅慎行肺都要气炸了。

  与他不同,听见电话被挂断滴的声音后,夏浅妤丝豪没有理会傅慎行的变化,快速地松开他,跑到水龙头旁,开始用力干呕起来,但半天都只是吐出些水。

  她来这几天本就没怎么好好有吃过饭,现在想吐,也吐不出来。可她依觉得胃极度地犯恶心,全身都极度地不舒服。所以不停地冲洗,吐出。但她好像忘记了她现在正处于非常危险的境地。

  “你到底是什么人?”傅慎行极力保持着镇静,枪就抵在她的后脑勺上。要不是,他对她还有疑问,下面还有一些将要长期合作的老头子,还不能出现差错,他现在就想把这该死的女人一枪了结。

  夏浅妤冷冷地道:“真是,今人恶心”语气中还带些嘲讽。

  她的声音虽然很轻,但此时两人之间的距离还不超过一米,很容易就一字一字传进他的耳朵里。

  “怎么,不怕死”傅慎行本来平静下来的心,又被她这句话给弄得情绪暴涨。

  他扣动扳机。几乎是在同一秒,枪发出“咔”的响声,同时弹夹被他迅速卸下。

  不知道为什么。他竟只想吓唬吓唬她一下,想看她害怕,想让她求他。

  夏浅妤的身体颤抖了一下,但并不是因为害怕,而是药效的时间好像快到了。对刚才的声音,她其实已经没了感知。

  只觉得此时头晕目玄,身体软绵绵的,有些站不稳了,还没等她扶紧瓷台,瞬时,就摔倒在地。

  “戏演一遍就够了,觉得耍我很好玩吗?”傅慎行彻底被她激怒了。他刚才明明都没有开枪,她还要演。

  “你是不是以为我不会杀你”他一把将她从地上拽了起来,手掐住她的脖颈,狠狠的将她抵扣在墙上。

  傅慎行怒吼道,“你到底是什么人?刚才是怎么从那迷药中醒来的,你与那个女人是什么关系,你接近我有什么目的?”

  夏浅妤看着他那因嘶吼而变得挣拧的脸,竟觉得他可怜,尽力调动脸上的肌肉,朝他微微一笑,“谢谢”

  她的声音细如蚊鸣,连她自己都听不清她在说什么。

  而傅慎行原本因激动而高涨的情绪与杀意,又因为她那莫明其妙的笑而又沉静下来。

  她是要谢谢他的,谢谢他帮她从痛苦的生与死之间做出抉择,她终于,要离开这个世界了吗?可以结束她所有的痛苦了吗?会不会有人为她伤心呢!可笑的是她努力生活着,最后竟被个纸片人干掉了。不过现在己经不重要了。

  她神情安祥,如果不是那张因傅慎行掐着而涨红的脸,此刻倒更像是一个正在睡梦中的人儿。

  “卡”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