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影视衍生 掌中之物之从现在开始靠近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电脑风波

  “你要做什么?”

  封任午不自觉听她指挥,定了位。可他怎么有种不好的预感。

  很快事实证明,人的预感有时是非常准的。

  夏浅妤毫不含糊,直接说出了她的想法。反正最后的结果是女主得死。”

  “这绝对不行。”

  封任午现在怀疑自已上了这丫头的贼船,这样大量耗费灵力的工程。怪不得她那会儿动手时他问需不需要帮忙,这丫头说不用了。他还天真以为这丫头良心发现了。

  而这还不是最主要原因,最重要的是,“这太冒险了。如果失败了,你怎能以一个杀人犯的身份去拯救他。”

  夏浅妤也分得清利弊,冷静分析地道,“那好,如果不这样,那你的想法是什么,你们之前遇到这样情况,是怎么做的?又或者在我来之前是想让我怎么救他?我不可能一直去阻止女主知道真相。”

  封任午沉默不语。

  他最早之前做的是化解现实中人的执念。林辞就是他第一个化灵对像。而最近十年,才开始做书界化灵者。就他所见到的。都是一一步一步循序渐进。

  即使在知道,这本书与之前那些是不同的。那就是,她穿进这里时,男主已经是一个十恶不赦的人,可在看到她是学表演,还对除了林辞之外对男人有着抗拒心理后更加确定。

  让她代替女主,走女主的路线,然后再假装爱上男主,教男主学会爱,最后男主得了救赎,她也就出来了。

  可他没想到,这丫头行动力这么迅速。如果不是她答应过他会完成任务。就这故事发展,几度让他以为她是在报复他。更甚的是他的小徒儿,这么早就记起来。现在这让他怎么开口。

  沉默良久,见封任午迟迟未开口,夏浅妤道,“即然这样——”

  封任午又做最后的挣扎,“你的提议不错,可这严重违反我书界《穿书行为规范条文》,所以,这肯定是不行。”

  夏浅妤道,“那你说我都违反了哪一条?”

  封任午心虚道,“条条都违反。这首先解灵者是不能伤害被解者。其次,我们化灵者是禁止对男女主施法。”

  夏浅妤没想到还真有这样的规定,怪不得,他们明明有能力却自己不亲手去做。

  虽如此,夏浅妤也敏感地捕捉到他说活的漏洞之处,“你觉得我这么做是想害他吗?如果这样做真的违反你们的法规,那么等我出去时,我愿承担所有惩罚。”

  封任午还想说些什么,这时,林辞终于冲破封印进了过来,“师傅...夏小姻的提议很不错的,你就同意试试吧!同意吧!到时候有惩罚我替师傅来受,试试嘛!”

  封任午都忘了他还将他封印在那。慌忙地摸了摸他的脉,还好没什么大事,才一脸嫌弃地道,“你还来!”

  实在受不了他这徒儿撒娇卖萌啥的。七百多年,从来都没见过这样色的,这受了什么刺激了,“不对,你这都是从哪学的?”

  林辞开心的道,“看姐姐演的电视上面学的。”

  夏浅妤倒看的很开心,觉得很可爱。可听他说是看自己的剧学的,讪讪地问自己,“我演过这样的电视吗?”

  回忆了半天,终于记起,啊!!!那不是她刚踏入演艺圈时,先被安排演个最简单,扮可爱型,却被她演的矫揉造作的很,现在回想起来,还是尬到想扣脚趾头。

  幸而又尝试不同戏路,经多名导演选择,一致认为,“反派专业户”就是我了。

  事实上,她也并没有辜负他们的期待。在这种道路上越走越远,同时也在招黑的道路上越走越远。有时她都不禁怀疑前世她可能是个无恶不作大坏蛋,所以上天降下惩罚,让她今世这样受灾受难。

  看来有些东西也是要看天意的。夏浅妤不想再延申至这方面话题。恢复严肃,“好了,大叔,我刚才的提议能进行了吗?”

  “嗯...”封任午还有些豫犹不决。

  “师傅——”林辞见此方法有效,又想再继续。

  封任午却顶不住了。“行行行”果然老话说的好,人老了,心也会变软了,“好,我同意。你,闭上嘴。”不管了,就试一试,冰来将挡,水来土掩。反正有他在,他一定会保护好这俩个小人。

  林辞站起身,起誓,“是,从今以后,我定对师傅言听计从,师傅让我往东,我决不往西。”

  见终于谈妥,也算成功了一半,夏浅妤心安了一些。也开起了玩笑,“小心点,别让风把你吹跑了。”

  林辞嘴上说着,“怎可能”身体却乖乖的坐了回去。

  三人都笑了。

  夏浅妤嘴上开着玩笑,心里却并没有忘记正事,“还有件事,我的身份问题,也得解决下,不然到时候警察查无此人。我的证词可就无效了。”

  封任午还以为又有什么坑等着他,“吓我一跳”静了静心,“这个问题简单。徒儿,你的高光时候要到了。”

  “高光?”夏浅妤不解。不明白这个问题怎么个简单法。

  林辞以为姐姐不相信他,“姐姐不要小看我。”林辞傲骄地道,“只要是关于人像信息,我都可以操控处理的。不过这需要现实中电脑和这里的电脑相连接。”

  “好,电脑的事交给我。不能让你们总消耗宝贵的...灵力。”其实她最后两个字是想说的是命,可这样好像有点不礼貌,所以又给转回去了。

  不料,林辞操控是简单,她却先卡在这电脑上。

  幸亏她没让他们跟过来。否则真的是社死。

  事情是这样的,她寻到家卖电脑的。本想和老板好好沟通一下,借用一会他们的电脑。

  谁知老板是个势利眼,见她开着豪车,以为是个富豪,可在听她是来借后,阴阳怪气地道,“对不起小姐,我们这只卖不借。”眼睛斜视着,又上下扫量一翻,见她穿的衣服又那样廉价。她那表情充满戏剧性,似乎在说,“瞧,那人穷酸样,指不运那豪车也是偷的。快走,有多远,走多远。”

  夏浅妤被自己这样奇怪的想法简直要逗笑了。还好她忍住了。她可不想再添加一个神经病的称号。

  不过,那辆车严格意义上来讲,确是算偷的。

  她的运气还真一贯的差。净是遇到些不省心的人。

  如果这个人来揍她,她或许还有理由打回来。但人家并没有做出什么伤害她的事。况且这是人家自己的店,选择怎么做生意是人家的特权。

  “不好意思,打扰了。”她弯腰致歉。

  转过身,正打算向前面看看还有没有卖电脑的,就见林辞,紧握拳头,怒气冲冲地瞪着老板,就仿佛要把她连同这家店炸了一般。

  夏浅妤觉得好笑,何必因为个不相关的陌生人动怒。保险起见,她还是大步走到他身旁,碰了碰他的手,小声道,“哎,别生气,我们还有正事要办。”

  林辞看着她,收回了怒气冲冲的样子,委屈地道,“保护姐姐就是我的正事。”

  夏浅妤真是哭笑不得,“可我也没事。”

  林辞愤愤地道,“可他刚才不尊重你。就不行。”说着便见他施法变了一沓钱装进我的口袋里。“姐姐,你拿出钱去摔到她脸上,然后告诉她,这儿的电脑老娘全要了。不够,我还给姐姐变。”

  幸亏刘姨给的这件衣服口袋大,让钱全部埋了进去,否则这要是让人看见了,或者让这监控拍下这诡异的一幕。可就麻烦了。

  一旁的老板见她迟迟站着不动,不耐烦地道,“哎,姑娘,你买不起别站那挡我作生意呀!快走,快走。”

  这会儿,不知被这气血方刚的他感染,也不知是因为有了钱有了底气,夏浅妤脑子一热,大步转回柜台,抽出口袋的钱,狠狠地摔在桌柜上,神气十足地道,“老板,把你们这最贵最好的电脑拿出来,老娘要了。”

  老板先是一惊,接着喜出望外,仿佛刚才没有发生任何不愉快,脸上笑的肉拧一起,热情地对她说道,“好嘞,马上拿给你。”

  惊叹!还真是有钱能使鬼推磨,还看人变脸色。

  林辞似乎还生着气,不甘心地道,“姐姐怎么只买一台!”

  夏浅妤讪讪地向他笑了笑。见老板正忙装电脑,这才小声道,“全买了,我也没地方放,而且,这样企不是让他白白赚了钱。别生气了啊!”

  拿到电脑后,道了声谢。正要出去,林辞拦住在她前面,倔强的道,“我要在这弄。”

  可现在,老板还站在她旁边实在不方便同他讲话。她只能保持着她冷酷的表情,直接绕过他,大跨步走回车里。

  林辞这傻子还以为她生气了,吓的赶忙追上车,向她道歉,“姐姐,对不起……”

  夏浅妤赶忙展开笑容,开口制止道,“对不起什么,我们林辞刚才可是帅翻了。”

  林辞委屈地道,“那姐姐刚才为什么——”

  夏浅妤温柔摸了摸他的头,解释道,“刚才那个老板不是还站在我旁边,不方便讲话。况且——”她指了指店门口两边,意指有监控。

  “老神鲜来了,你们俩完事没。”

  封任午突然出现,插的这一句,夏浅妤立马坐直身子,干咳了几声以掩饰她的尴尬,转移视线道,“正经点,女主那边现在是什么情况?”

  封任午只好先收起他那不怀好意的笑容,严肃起来,汇报他的观察成果,“女主刚去了警察局,情况不容乐观。”

  林辞虽然不开心,但分得清事情轻重缓急,不等他姐姐说,庄正起来,“我会通过姐姐的耳坠,将姐姐的数据信息传送到这台电脑上,到时候键盘上会亮,姐姐只要配合着我点就可以了。”

  “嗯,好”夏浅妤利落地答应。“不过,你说要用这只耳坠,传送…数据?”

  “是,姐姐看好了。”

  紧接着,她就见证了什么是科学和玄学结合物。

  虽然有点扯,她却是亲眼看到,林辞拿着的黑色钻石吊坠,在接触USB端口,弯曲,变形,吸附在上。不禁直呼,“好历害!”

  虽然她在做卧底的时候,见过许多奇形怪状伪装盗取信息的工具。但这个工具做到了其他工具不能做到的隐藏性。谁会想到呀!“这东西我走的时候,能送我吗?”

  封任午不闲不淡地道,“想什么呢!我们这任务完成后,东西都要归还。”

  林辞将另只耳坠带到现实空间,断开其中一人的联接,并未听到她后面那句话,还在回答她上一句感叹,“当然历害,这可是我偶像,阎罗王大人所创。除了这个还创造许多利于人鬼书三界和谐的发明。”

  如果林辞鼻子够灵敏,就会闻到空气中有两股酸味。

  “停车”

  “傅先生,别去,有警察。”

  “行哥是看见什么人,让我看看。”说着小五便把头伸出了窗外。顺着傅慎行的目光看去惊奇地发现,“这不是行哥照片上让我调查的女人吗?”

  阿江开始倒转方向盘,准备掉头。

  傅慎行道,“别掉头,向前走。”

  那女人应是感觉到他锋利的目光,在接近弯道时转过身,与之四目相对,皆为刀光剑影。

  秋日的阳光虽不似夏日那样刺眼,但对于讨厌阳光的傅慎行来说,这并不关乎春夏秋冬。扎眼的红色,扎眼的笑。

  “夏小姐似乎在对你隔空喊话。”小五还在车窗边爬养,毛遂自荐道,“行哥放心,我会唇浯”

  阿江道,“你话昨那么多。”

  傅慎行撩起眼皮瞥了阿江一眼,冷冷道,“慢点开”

  得到恩准,小五立马翻译道,“期待我们下一次的见面,申...先生,嗯不对吧!应该是傅——先生。”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