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冠盖满京华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 算计

冠盖满京华 府天 3403 2010.12.12 09:11

    蓼香院在侯府东边,和庆禧居只隔着一道墙,虽比不得那边的轩敞亮堂,却亦是一处齐整的院落。朱氏平日见人都在正厅,人散了之后,起居就在东边暖阁的次间里头。

  她比先头阳宁侯陈永小了二十多岁,如今不过是六十四岁,因讲究养生之道,又善于调理,肤色红润走路稳健,就连发间竟也是银丝极少。只如今毕竟年纪大了,年轻时的那些大红银红衣裳都压在了箱子底下,平日以青色衣裳居多,莲青、石青、雨过天青、佛头青、鸦青,件件式样各不相同,平日偶尔出门也能引来不少人的赞叹。

  京城没有嫡子承继的勋贵诰命之中,再没人像她这般过得从容。

  次间临窗设着暖炕,地下却不比正厅中那左右八张交椅脚踏,只有四张椅子。东墙边是一架紫檀螭龙喜鹊鹿纹妆台,已经是四十多年前的老物件了,瞧着圆润无华,流露出一种年代深远的隽永。专给她梳头的是她从娘家时就带过来的一个陪房赵大娘,如今年轻的陪房成了婆子,这项差事却始终没让别人经过手。而赵大娘的女儿郑妈妈从丫头成了媳妇,媳妇成了妈妈,也始终在朱氏身边伺候。

  头发梳好,鬓间插上了一支羊脂玉簪子,朱氏见镜子中的自己瞧着精神利落,就满意地点了点头,笑着说道:“这么多年了,你的手艺还是这么好。只可惜你家闺女能干归能干,这一手梳头的绝学却是没学到。以后你梳不动头了,我可上哪儿去找这样手艺的人?”

  赵大娘听着朱氏这赞语,高兴得腰杆挺得笔直,尖尖的下巴微微上翘了少许,随即侧头看了一眼旁边的女儿,这才正色道:“梳头的事只要好好调教,总有人能做的,我这些年也没闲着,学成这手艺的丫头除了二房三房挑去了,各家公侯伯府也多有人过来学,如今全都是在主子身边贴身服侍的。她没学会这个也不打紧,能为老太太办事才是最好的。”

  朱氏点了点头,又在郑妈妈搀扶下站起身来,等到炕上东头坐了,她才微微笑道:“郑家的随你,人沉稳,办事妥帖可靠,一直是我的左膀右臂。她当初在我这当过一等丫头,如今我屋子里的大小人等,哪个不是经她的手调教出来的?”

  一个是主子,一个是母亲,往日在外最有规矩的郑妈妈这会儿自然也不会胡乱插嘴。朱氏指了个锦墩让赵大娘坐下,主仆三个说了一会话,郑妈妈见赵大娘说话渐渐有些颠来倒去,知道她是年纪大了,虽好强却终究精神不济,忙在旁边想方设法岔开话题,好容易让母亲想起了家中的孙子,赵大娘这才回过神,又坐了一会就告退了去。

  郑妈妈亲自把人一路送到蓼香院门口,等再回来时,见两个一等大丫头玉芍和绿萼在正厅里忙活,她就径直进了东次间,见朱氏神色怅惘,便连忙把炕桌上那盏半凉的茶泼了,重新沏了茶送上。朱氏那一丝失神来得快也去得快,回过神捧起茶喝了一口,随即就抬头问道:“你说,老三那边究竟是怎么回事,怎的放了那女人一个人回来?”

  “老太太,您都猜到了,何必问我?”郑妈妈在朱氏旁边站了,又轻声说道,“还不是因为威国公家如今添了一位贵妃么?”

  朱氏冷笑一声道:“没错,威国公以前虽是国公,可这爵位毕竟是后封的,比不上咱们这些开国功臣,所以我咬定了那个女人是老三不告而娶,老三当然没有法子,就是威国公,远在南疆,也毕竟是鞭长莫及。可如今却不一样了,威国公那位素来隐形人似的妹妹突然晋了贵妃,他又回了京城,原本年纪还小的鲁王一下子便炙手可热了起来。贵妃娘娘是那个女人的堂姐,她从前忍得何其辛苦,这下子回来,无非是指量我也不敢给她脸色看。再说,指量老三要高升了,我总得给她三分薄面不是?”

  说到这里,朱氏本能地伸手去拍炕桌,但右手最终却停在了半空中,随即又缓缓收了回来,重新捧上了手中的茶盏。闭着眼睛沉吟片刻,她就开口说道:“你说,老三要是回来了,这回老二的事情闹将出来,他会不会借机把水搅浑了?”

  “老太太不用担心,长幼有序,再说云南离着京师十万八千里,三老爷哪有那么快回来!您又有韩国公夫人和晋王妃帮衬,这家里的事全都在您手心里攥着呢,何必去管那个女人?她就算有身份又如何,说得好听是贵妾,说得不好听,也就是小狗小猫差不多,蹦跶不起来。倒是长房,您真的决定让长房的四少爷……这事只怕真不是那么有把握的。”

  “没把握也只能试试。老二媳妇不但没脑子,而且太贪。她也不想想,当初是皇上的旨意,她男人的禄米每年得拨一百石给长房,她竟然连这个都敢克扣,长房的花销她什么时候给齐全过?长房就那么姐弟两个,衍哥还小,不过三丫头瞧着却是聪敏人,竟知道借你的力把老二媳妇的盘算给消了,结一门好亲便是臂助。三个儿子全都不是我养的,我不指望他们真孝顺,只能看看孙子如何……毕竟,老大死了也就罢了,那桩事情必定梗在老二老三心里。尤其是老三,性子竟完全随他老子,长成之后在京师呆过多久?要不是因为那桩事情……”

  尽管已经是过去好几年的事了,但朱氏这么一提起,郑妈妈仍是忍不住眼皮一跳,使劲吞了口唾沫,这才总算是镇定了下来。她不敢再继续这话题,忙岔开了说些各家琐事,就在这时候,外间传来了一阵清脆的铜铃,随即就是绿萼的声音。

  “老太太,唐顺家的从晋王府回来了。”

  唐顺家的便是珍珑的母亲,原本管着各府里送礼的事,如今虽说珍珑被晋王妃要了过去,可既然还是没名没分,今年过年的节礼自然还是她送。走了一趟王府,见着王妃身边的珍珑比家里穿的更体面几分,那金珠步摇赫然是只在主子身上看过的,她自是极其欢喜。回报过马夫人之后,她就又上了这儿来给朱氏磕头,表情欢天喜地。

  珍珑在晋王妃身边,朱氏自然再不用担心她爹唐顺管的那三家铺子,因而脸上倒是带着和煦的笑容和唐顺家的说了一会话。等人走了,郑妈妈立时进了来,却是什么话都不说,只使了个眼色,朱氏心领神会,挪动了一下引枕,便歪在了炕上,由得郑妈妈亲自拿了美人锤捶腿,不消一会儿,外头就传来了一些动静,随即又有人挑开了那潮蓝色的小碎花门帘。

  跨过门槛的却是马夫人。瞧见炕上朱氏正在打瞌睡,她踌躇了片刻,后头的绿萼就跟进门来,接过了郑妈妈手中的美人锤,半跪在炕下给朱氏捶腿。这时候,郑妈妈才站起身来,走上前去向马夫人行礼。

  “这事让丫头们做就行了,郑妈妈你整日忙里忙外,也该休息休息。”

  马夫人说得和软,郑妈妈自然连说是分内事,回头又望了炕上一眼,便和马夫人一道出了屋子,到正厅屏风后头说话。马夫人先是提了提年节送礼的事,过了一会儿才斟酌着说:“家里头二丫头三丫头四丫头五丫头年纪都差不多,只相差月份,尤其是二丫头,过年就十五了,这婚事拖来拖去一直没定,不知道老太太是个什么主意。”

  “二小姐是阳宁侯嫡长女,身份尊贵,难不成夫人还担心她说不上好人家?”郑妈妈心知肚明这是为了元宵节那天的赏梅事而来的,面上却越发笑开了,“前头提亲的那几家,就是老太太肯,料想夫人也必定是不肯的,有的是虽嫡出不能承爵,有的干脆是庶出,有的家里名声不好,有的则是屋子里丫头通房一大堆,咱们二小姐有才有貌,总不能屈就。至于其他小姐,没得越过姐姐去,夫人您说是不是?”

  一席话说得马夫人眉开眼笑。想想也是,陈冰是嫡出,父亲又是阳宁侯,满家里的女孩儿,谁也尊贵不过她去。只是,这话有理不假,可她刚刚得到了某些消息,因此扫了一眼这正厅,见大小丫头已经都避开了,她就压低了声音:“郑妈妈,我也和你说句实话,我别的不怕,最怕就是当初那家人找上门来。万一他们拿出凭证……”

  话没说完,郑妈妈就眉头一挑道:“凭证,什么凭证?这做亲原本讲究的就是门当户对,他们如今是什么牌名上的人,还敢上门来求娶阳宁侯嫡出的长小姐?再说,都是败落到极点的人家了,那东西指不定早就遗落了。当初也就是老侯爷酒后的一句话,给了块玉而已。”

  马夫人使劲攥着帕子,犹豫了老半晌,这才嗫嚅道:“我听说,那家人是跟着威国公和罗姨娘一块上的京城,如今只怕正在赁房子安家。”

  “你说什么?”郑妈妈一下子勃然色变,竟是忘了尊称,直到马夫人再次说了一遍,她才渐渐平静了下来,思量了半晌就点点头道,“这事情我自会找个空儿回禀了老太太,夫人先放宽心吧。过年多走了几趟亲戚,老太太人也疲了,暂时先别提这个。”

  尽管对郑妈妈这种语气很是不快,马夫人却不敢露在脸上,还陪了好一番好话。等到出了蓼香院,她才忿忿不平轻哼了一声,旋即脸色又松快了下来。只有玉没有书证,实在不行,家里庶出的姑娘里头随便拣一位,还怕打发不了那户穷酸?再说了,侯府嫡出的长小姐,这可未必只有自个家的陈冰,长房里头不是还有一位么?

  PS:感谢萨洒、与梦平行、幽草的季节、Sophy.C.、靈猫猫的打赏。感谢forever0808、NP半朵云、qswfluoulo、书友100423094832512的评价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