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冠盖满京华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 训弟

冠盖满京华 府天 3612 2010.12.15 16:44

    原本只是平平常常的会客,到最后竟是发展成这样的大状况,走出蓼香院的时候,陈澜只觉得有些头重脚轻,走路的步子仿佛是踏在棉花上一样。哪怕是此前已经心里有数的红螺,脸上表情也很不好看,她虽曾经是蓼香院的人,可毕竟是调了地方的人,刚刚那会儿便是和苏木胡椒并其余少爷小姐的丫头一样关在西边耳房里头,眼下还有些失魂落魄。

  过了拐角,一直沉默着的苏木终于忍不住了,赶上前两步低低问道:“小姐,咱们侯府……咱们侯府会不会真要被查抄?”

  话音刚落,一个激灵惊醒过来的红螺便立刻斥道:“什么查抄,别胡说八道!”

  在蓼香院正厅里头呆的时间长了,陈澜此时只觉得脖子僵硬,却只能不那么显眼地活动两下。见红螺一句话吓得胡椒满面惊惶,苏木亦是咬着嘴唇,她就强打精神笑道:“别这么副样子,咱们府里百多年又不是没遭过事,老太爷在的时候还不是被锦衣卫拿过?胡椒,你们俩先回家里去说一声,沁芳也就罢了,芸儿性子急躁,指不定怎么着急。自己家里,又是大白天,不用这么多人跟着。红螺,你和我一块去看看四弟。”

  陈衍的院子是从前就属长房一家住的芳菲馆,只不过,当初宽敞轩昂的院子被紫宁居占去了老大的地方,如今正房只余三间,东厢房已经变成了一堵墙,只有三间西厢房,整个院子小得很,再加上进进出出和二房的人抬头不见低头见,因此才养成了他激烈好斗的性子。在他看来,这样才能保护自己和姐姐。

  然而,今天他从蓼香院回来,却是少有的安静,径直进了暖阁之后就立刻倒在了炕上,想着想着竟是笑出了声来。之前被关在西耳房饱受了惊吓的露珠和春雨见了这情形都紧张得不得了,甚至以为他是给吓糊涂了,可却被陈衍不由分说撵了出来。

  因此,陈澜一进门,露珠就连忙迎了上去,行过礼之后就急急忙忙地说:“三小姐,您赶紧去瞧瞧咱们少爷吧,一回来就在炕上躺下了,问什么也不答,说话也不听,只是在那儿一会笑一会哭的,咱们都吓死了!”

  这小子必定是又生出了那心思!

  陈澜只觉得无可奈何,沉下脸示意红螺在外间等着,自己就打起帘子入了内间。看见临窗大炕上,陈衍正仰面躺在那儿出神,她便没有出声,走上前去在那额头上轻轻一拍。下一刻,陈衍就一骨碌爬了起来,脸上旋即露出了高兴的表情。

  “姐,你可是来了!”

  陈衍不由分说地拉着陈澜在身边坐了,往门帘那边看了一眼,才用极低的声音问道:“姐,老太太单留着你,是不是有什么要紧话说?”

  陈澜这些天来的心思除了放在熟悉环境熟悉人情,就是放在这个弟弟身上,喜的是姐弟俩的关系素来极其密切,忧的是大约由于自幼失了双亲,陈衍的性子偏激急躁,若不能下死力磨练一下,极可能吃大亏,因而此时盯着那张掩不住幸灾乐祸的脸,她便淡淡地问道:“你是觉得,二叔这一次下狱,又牵连锦衣卫上门,咱们长房便有好处?”

  “那是当然,这爵位原本就该是咱们家的!”

  面对理直气壮的陈衍,陈澜深深吸了一口气,旋即冷笑道:“本来就是咱们家的?虽说子不言父过,但爹当初丢了爵位,就算有人算计,何尝不是他有把柄攥在那些御史手中的缘故?还有,谁告诉你二叔这次下狱,就必定丢了爵位?再者,万一皇上龙颜大怒,直接褫夺了咱们家的世袭爵位呢?你才几岁,我朝史上,有几位像你这么小年纪就能袭爵的?你再想想,是你对朝廷的作用大,还是三叔的功劳大?”

  连珠炮似的几个问题把陈衍直接问得呆住了。他僵坐在那儿,好一阵子才憋出了一句不服气的话:“姐,你怎么能这么说,长幼有序……”

  “什么长幼有序,如今的那位晋安伯,想当初在老伯爷去世之后,为了袭爵打了多久的御前口水官司?原本爵位该是长房唯一的儿子袭的,可人家硬是揪着长房夫人乃是续娶,先前曾经适人,法不当为正嫡,由是硬生生把爵位给了如今的晋安伯。可归根结底,如今的晋安伯也是小妻所生,哪里就是正嫡了,不过就是姻亲得力!”

  这是此前最善于打听东家长西家短的芸儿说的,陈澜现学现卖拿出来,果然就让陈衍又安静了下来。她仍怕这番敲打不够,又低声说:“你要知道,咱们母家不显,在这家里无依无靠,你年纪又小,这爵位就算真的袭了,难道就一定能长长久久?”

  陈衍终于渐渐被说动了,脸上不由得露出了沮丧的表情:“可老太太似乎有那意思……”

  “这事情,单凭老太太的力还不够,更何况如今老太太也未必能看清究竟怎么回事。”想起今日朱氏前后大相径庭的表现,陈澜早有了判断,此时不禁轻轻摩挲了一下陈衍的鬓角,“四弟,你太小了。倘若你大上几岁,或者是已经有了官阶职位,咱们还能豁出来争,但如今若是不明就里就这么踏进去,只怕是得不偿失。听姐的话,不要表露在脸上,平时和兄弟怎么相处,如今还怎么相处,不要再拿出刚刚那副让人鄙薄的嘴脸来。二伯毕竟是长辈,让人看见你这幸灾乐祸的样子,光是忤逆不孝四个字就能让你万劫不复!”

  尽管心中尚有几分郁气,但陈衍也不是完全不懂事,闷闷地点了点头。又说了一阵子话,瞧见陈澜欣慰地微微一笑,随即站起身要走,他突然想起了另外一件事,忙伸手拉住了她,自个也跳下了炕来。趿拉着鞋子到另一头的多宝格上翻检了一会,他就拿着两本薄薄的旧书匆匆过来,笑嘻嘻地塞在了陈澜手中。

  “姐,你之前不是让我找些书给你瞧么,我也一直留心着。这是上回文瀚坊的主事到学堂来送书单子的时候悄悄给我的,一本是咱们楚朝开国时,一位宦官留下的杂记,不知怎的没有付印,又因为是宦官的东西,所以卖不出价钱,但要知道当初的风土人情,这却是最好的。另一本是这位宦官的珍藏,不知道写的什么西洋鬼画符,从前还有人说是太祖皇帝的字,可认识的人都指斥是假的,所以两本都是打包在笔墨纸砚里头一块附赠的。”

  陈澜这些天虽不曾读书破万卷,破百卷却也是有的,因此弟弟的这点心意,她自然就笑纳了。可接过来习惯性地随手翻了翻,她就发现那本写满了鬼画符似文字的书仿佛别有蹊跷,等明白过来之后,她竟是一下子倒吸一口凉气,揉了揉眼睛方才确定自己绝对没看错。心慌意乱地合上书,她勉强对陈衍露出了一个笑容,又谢了一声。

  “这有什么可谢的,就算姐要天上的月亮,我也能帮你摘下来!”陈衍仰着头,脸上满是高兴和得意,刚刚的沮丧劲一扫而空。瞄了一眼那鹦哥绿的门帘,他突然又拉了陈澜一把,随即凑上去低声说道,“姐,红螺是老太太的人,你有没有拿捏住她?要是没有,不如我想个法子……”

  陈澜见弟弟满脸关切的模样,不禁把心里刚刚那一丝惊悚压了下去,面上微嗔:“你能有什么法子?别又出什么馊主意。”

  “家里的丫头十个有九个都是想收房的,大不了我对她说,只要她忠心耿耿服侍姐姐,以后等我大了,就收了她在房里……”

  话还没说完,他就感到脑袋被人重重敲了一下,顿时住了口,可怜巴巴地抬起了头。陈澜这一回是货真价实怒了,冷冷地看着他,随即板着脸训道:“小小年纪,不要想这些歪门邪道的勾当。要拉拢人心,也不用使这些不入流的手段。四弟,你给我听好,让你去学堂,我不指望你成圣贤,但却是让你去学立身持正之道的,不是学这些!以后你如果再说一句这样不上台面的话,别怪我不客气!”

  陈衍还没见过姐姐发过火,刚刚虽是质问,但终究还不曾真正铁青着脸,而这一次却和之前不同,竟是气得连肩膀都在发抖,直截了当转身出了门,这顿时把他到了嘴边的辩解都吓了回去,呆了老半天才醒悟到得把人追回来。可是,出了正厅,看到陈澜已经和红螺出了院子,他不禁在心里把那个撺掇自己的小厮骂了个半死,又急急忙忙追出了院子。

  “姐,姐!”

  刚刚陈澜怒气冲冲地出来,二话不说就出了院子,红螺也感到很奇怪,此时听到后头叫声,她见陈澜依旧不回头,只得上前拦住了她,又劝道:“小姐,就算四少爷说错了什么话,你也得给他一个改过的机会……”

  陈澜这才停住了步子,见陈衍气急败坏地冲上前,来不及喘口气就可怜巴巴地说:“姐,我知道错了还不行么……”

  端详着面前的少年,陈澜只觉得眼前一阵恍惚。轻轻咬了咬舌尖,感觉脑袋清醒了,她这才伸出双手按在了他的肩膀上:“以后记住,小手段从来都是辅助,不能一味倚靠这些成事。记着我一句话,待人不要全用机心。就好比丫头来说,有的丫头想的是伺候主人做了通房抬了姨娘,从此之后不再为奴;有的丫头是纯粹自小的情分,只想着服侍一辈子;但也有的丫头是宁愿为奴不愿做小,卯足了劲想要脱籍;更有那等只想着在主家下头混口饭吃……有些人可用不可信,有些人可信不可用,但是,对待那些既可用又可信的人,你首先得掏出自己的真心来才行。”

  红螺在旁边听着听着,见陈衍最初茫然,渐渐不自觉地点了点头,她不禁觉得心里一酸。在外流浪数载,入了侯门两年,除了那次的自陈心迹,何尝记得还有真心两个字?

  PS:加更来啦……为了报答大家这两天给的三四十双圣诞袜子,算起来今天两本书加一块更新超过万字了,我的手腕啊-。-

  话说回来,之所以取这个标题呢,是觉得这句诗很有感觉,甭管那个朝代,京华确实多权贵啊。话说回来,本文的陈家是有原型的,咳咳,多亏俺明史明实录翻的勤快^_^

  最后,六六同学开新书啦,书名《姐姐有毒》,很好很强大,让我想起了当初的《奶妈疼你》……链接在下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