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冠盖满京华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五章 婚事

冠盖满京华 府天 2954 2010.12.31 09:04

    因为夺爵的事,紫宁居中自是死气沉沉。素来喜欢在外头的陈玖如今闷在家里意气消沉,好几天都是借酒消愁,结果醉意朦胧间倒成全了两个丫头。马夫人又恨又气,再加上小日子又来了,躺在床上动弹不得,除了向丫头们发火之外,就是没事把陈滟叫来骂上一顿出气。这会儿躺在那儿由着陈滟给自己捶腿,她见陈冰站在窗前只是呆呆的,一时又把气撒在了陈滟头上。

  “让你做的鞋袜衣裳,都做好了没有?”

  陈滟先是一愣,这才明白这话是冲着自己来的,忙摇摇头说:“这几天事情太多,天不亮又要去水镜厅,女儿不好熬夜,实是赶不及……”

  “什么赶不及,我看你是一心只想着显摆自个吧?”陈冰没好气地打断了她的话,这才上前挨着母亲坐下,又赌气说,“母亲,都是因为这个死丫头放着针线活不做,害得我连紫宁居大门都出不得!不然的话,我总能到东昌侯府去打听打听消息……”

  “别提那个东昌侯府!”马夫人听着就气不打一处来,狠狠擂了擂床板,“祝妈妈去过两回,却是连正主儿都见不着,也不想想当初承爵还有咱们家的力,看到你爹丢了爵位就躲在后头,简直是欺人太甚!”

  听到这母女俩说话,陈滟已经是知机地垂下头去,只不做声。就在这时候,一个丫头匆忙进来,屈了屈膝说:“夫人,老太太那儿绿萼姐姐来了,说是传老太太的话,家里来客人,让二小姐和四小姐一块出去见见。”

  “客人?”

  二房没了爵位,朱氏便令陈玖闭门思过,这紫宁居的其他人自然也不好往外走。至于侯府的其余下人……踩低逢高是人之本性,眼看二房是倒了,自然就没人再往这儿来,因而如今屋子里的马夫人和陈冰陈滟姐妹竟是都不知道家里来了什么客人。于是,面面相觑了一会,马夫人脸色一动,让那丫头出去告诉绿萼一会就去,随即就盯着姐妹两人。

  “赶紧回房去好好打扮打扮,换一身衣裳,挑些精致的头面,再挑两个稳妥的丫头跟着。难得老太太总算是让你们去见客,可别丢了脸!记住,让人看看,咱们二房不是丢了爵位就乱了方寸的。若是贵人,给人留一个好印象,如今你们的婚事可都在这上头!”

  姊妹俩闻言自然不该怠慢,陈滟屈膝行礼之后就先出了屋子,陈冰正要走,马夫人却把她给留住了。吩咐屋子里另一个心腹丫头出去看着门,她便唤了人在床沿上坐下,这才低声说:“刚刚那话只是说给四丫头听的,你任凭她去出风头就罢。如今老太太分明是恶了你父亲,有什么好事会想着你们?今天这事情我心里有数……指量我不知道,前几天老太太还让郑妈妈给三丫头五丫头送了一匣子头面,偏生就忘了你!”

  “什么!”陈冰原本欢喜的脸立时沉了下来,随即一下子就站了起来,“一个没爹没娘,一个是姨娘养的,凭什么越过了我去!”

  “好了,别嚷嚷了,除了嚷嚷你还会干什么?要不是你先头两次失态,也不会给人抓了把柄!”马夫人一把将女儿拉着坐下,随即指了指床上靠里头的一个三层罩漆檀木匣子,这才轻声说,“元宵节就是后日了,不管怎么样,王府那边你一定得去。娘好容易使人打听出来,说是晋王妃生不出儿子,宫中淑妃娘娘颇有微词,已经是打算从名门淑媛中选一位次妃,据说元宵那天会派女官过去掌眼。你那天一定要用心,只要成了……”

  “次妃?娘,你疯了,我若是真选上了,便是要一生一世矮人一等!”

  见陈冰又气又急,马夫人顿时沉下脸呵斥道:“什么矮人一等,你懂什么!亲王立王妃,纳夫人,这是一向的制度,这次妃并不常设,只是在王妃无出,亦或是施恩勋贵的时候,才会册次妃,哪里是寻常侧室能比的?见着王妃也不过是屈膝行个礼,其余夫人侍妾见着你都要跪拜,若是翌日你有了儿子,晋王登了大宝,这嫡庶还说不准呢!再说了,你以为老太太凭什么对三丫头好,还不是想把人送进晋王府去!”

  陈冰终于是有些心动了,可听马夫人提到陈澜,她顿时冷笑了起来:“她?她比我还小几个月,虽说脸蛋不错,可却是没爹没娘,身量又没长开,看着就不像是会生养的,老太太真是瞎眼了,怎么会挑着她?”

  话没说完,马夫人就重重地捶了一下床板:“胡说什么,你一个闺阁千金,生养这种话也是你说的?不过,老太太哪里是要她会生养!只要有人占着次妃那个位子,哪怕是临时的一两年三四年也不打紧,那段缓冲的时间足够晋王妃转圜了。冰儿,你不一样,你爹眼下那一蹶不振的样子你是看到了,我又没有儿子,要是你不能争气些,咱们将来的日子比长房从前更惨,长房可是还有个小四!至于三房,有威国公在,指不定什么时候就抖了起来。”

  经马夫人一番教训提点,陈冰陈滟姊妹出现在蓼香院前头穿堂的时候,很是让丫头们吃了一惊。从前都是陈冰花枝招展极尽华丽,陈滟就好似那片陪衬的绿叶,今天的情形却是倒过来了。陈冰是藕丝衫子柳花裙,瞧着颜色素淡,衬着那张薄施脂粉的脸,倒是露出往日少见的匀净来;陈滟则是绣罗襦衫外穿着大红茧绸面子草上霜里子的褙子,底下的纹锦长裙上用金线绣着几只栩栩如生的金鹧鸪,头上珠翠都是精心选择过的,华贵中透着俏丽。

  姊妹俩在丫头引领下往正房行去,陈滟看着陈冰那素淡的打扮,心里就有些发毛,谁料陈冰却是仿佛没看见她的僭越似的,一句刺话没说。

  直到入了正厅转过隔仗帘子,她们才看到陈澜已经坐在了朱氏旁边,而一旁的陈汐则是坐在西边第三张椅子上,鸦青小袄,浅碧挑线裙子,再加上玉簪和玉手镯,看着清清爽爽。陈冰一见陈汐如此光景,方觉得母亲的猜测应当没错,又上前行了礼。

  朱氏却是向她们指了指东边椅子上端坐的陈氏说道:“去见过你们的姑婆和表姐吧。”

  陈冰和陈滟立时侧头看了过去,见陈氏和苏婉儿虽说衣着也还华丽,可看着怎么也不像是什么富贵亲戚,都是迟疑了一阵子才上前见过。行礼之后,发现陈氏甚至没有预备见面礼,姊妹两个更是心中存疑。这还不算,她们才一坐下来,陈氏唠叨了几句零碎的闲话,随即就抛出一番让她们几乎不曾跳起来的言语。

  “嫂子真是好福气,膝下这么多孙子孙女承欢,哪像我只得这两个罢了。这四个孙女都是金玉一般的人,也不知道除了咱们家,谁能再得一个去。”

  朱氏刚刚有一搭没一搭地和陈氏说话,已是察觉到了这年纪比自己还大的老妇人极是牙尖嘴利,根本不像是七十出头的人,精明得不像话,若说不足,便是骨子里透出一股小家子气,仿佛是生怕吃亏似的。只不过,那些也能忍耐,听她此时说出这么一句话来,她就是再好的脾气,脸上也挂不住,更何况她原就不是善茬,因而深深吸了一口气就冲陈澜笑了笑。

  “你婉儿表姐头一次来咱们府里,你们姊妹几个带她四处逛逛瞧瞧,也不枉这么冷的天过来走一回。”

  刚刚陈滟一进门,陈澜就注意到陈氏的目光一下子落在了她那富丽堂皇的装扮上,几乎不曾注意到其他的人。所以,这会儿陈氏出口惊人,她也丝毫不觉得惊讶,顺着朱氏的话站起身来,便笑吟吟地招呼了苏婉儿和其他人。陈冰陈滟和陈汐经了陈氏这句话,面上不说,心里却是各有各的滋味,此时连忙遮掩了,一众人遂说说笑笑从隔仗后头绕了出去。

  等到她们一走,朱氏便敛去了脸上的笑意,淡淡地问道:“妹妹今天就是为了此事来的?”

  陈氏举起茶盏喝了一口,这才慢悠悠地说:“嫂子,这是多年前老哥哥在就定下的事了,如今我家仪儿老大不小,自然得趁早定下来。想来侯府家大业大,总不至于悔婚吧?侯府嫡女,总得给咱们家一个。”

  PS:明天就是元旦啦,今天是2010年最后一天,预祝大家新年快乐,想什么有什么,哇咔咔,顺带求各种加新年人品值的点击收藏推荐打赏等等……

  下头是俺一直在看的一本书,戳戳有惊喜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