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冠盖满京华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七章 强见

冠盖满京华 府天 2316 2010.12.25 09:02

    护国寺精舍在寺西南,旁边是一棵太祖年间栽种,之后又精心培育的菩提树,如今早已冠盖如荫,因此有个约定俗称的名字——菩提精舍。几间屋子掩映在花草树荫之中,倍显清雅。如今虽是冬季,草木枯黄,但后头的红梅却开得正好,给这肃杀的冬天添上了几分精神。

  知客僧陪着陈澜姊弟到了这儿,陈澜就寻了个借口把人打发了走。坐下喝了一杯茶,她心里终于想了个透彻,于是趁着陈衍去净房,就把三个大丫头都叫了过来。

  “芸儿,你说过你和罗姨娘身边的喜鹊熟络,回去之后,你去打听打听三夫人的病。”

  芸儿素来是浑身消息一点就动,此时小脑瓜子飞快一转,自以为明白了陈澜的意思,忙点了点头:“小姐放心,喜鹊贪嘴,到时候我捎上一盒点心,保管她什么都说出来。”

  那天芸儿一下午出去,等晚上回来之后就禀报说,确实是三房的人去找过楚四家的那几房老家将,陈澜对她的本事自然信得过,但此时仍不免提醒道:“别露了痕迹,小心些。昨天我屋子里换人的事情闹得人尽皆知,想来你去找喜鹊诉诉苦,罗姨娘就算瞧见了也不会为难你。”

  一旁的沁芳听得心惊,正要开口询问,却不料陈澜又转头看着红螺:“你是蓼香院出来的人,闲了也往那边多走走,在老太太面前多奉承奉承。毕竟,相比苏木胡椒,老太太总相信你一些。别让人以为,你到了我这儿眼里就没了旧主人。毕竟你不是家生子,这由头被人揪着,应景儿发作起来,那便是你的大不是了。”

  看到红螺应了,陈澜这才对沁芳说:“你个性老实,上上下下的人你都处得好,你去打听打听,家里是否有苏家兄妹这么一户亲戚,老太爷在世的时候可有什么说法。顺带再细细问一问,家里兄弟姊妹们的亲事,有没有自幼定亲的。”

  她刚刚交待完了三个人,就听见门外突然传来了三下叩门声,随即才是苏木的声音:“小姐,那边有一个老和尚陪着好些人朝精舍这边来了,瞧着不知道是哪家的人!”

  沁芳毕竟陪着陈澜来过两回,闻声一愣,随即慌忙提醒道:“小姐,从前咱们来这儿祭拜上香供的时候,护国寺主持智永大师总会来照面,今次却面也不露。我原以为是顾虑咱们家出了事,眼下他既然陪着人过来了,那一拨人的身份绝不会低过咱们府里!”

  “别慌,我和四弟是来祭拜亡母的,不是来游玩取乐的,何况家里头正有事,不管是谁,推脱不见也能说得过去,咱们就在这儿坐等他们走就是。沁芳,你和红螺到外头门前守着,若是认识的,说一声就罢了,若是不认识的,就报上侯府的名头。再让苏木胡椒从另一边绕出去,到外头看看咱们带进来的家丁亲随可曾过来会合了。”

  等到人都走了,陈澜如今越想越觉得今天出来的事情极可能是被泄露了出去,否则哪里会一拨拨遇见人这么巧?可要真不是巧合,别人设计这一遭又是什么目的?

  须臾,陈衍就从净房里出来了,在铜盆里头洗干净了手,他就看到屋子里只剩下了陈澜和芸儿两个,顿时奇怪地问道:“姐,其他人呢?”

  陈澜正要回答,外头就传来了一阵说话声,她连忙冲陈衍摆了摆手,又指了指炕上对面的位子让他坐下。陈衍却是眉头一皱,没好气地说:“难道又是那个破穷酸?”

  “什么破穷酸,说话别那么刻薄。”陈澜起身拉着陈衍在身旁坐下,这才低声说道,“虽说之前在护国寺山门那儿,那位苏公子确实是言辞过分,但你也太急躁了。有些人,你越是和他计较,他便越是来劲,还不如冷着他不理会,如此他反倒没趣了。”

  “姐,你如今越来越会说教了,还头头是道一套一套的!”陈衍也不点头也不摇头,若有所思地看了陈澜一会,这才问道,“不过,这种人要是不教训得狠了,以后难免还会有人欺上头来,就像咱们家里的那些刁奴,给他们好脸色看,他们就骑到你头上来了!”

  “以前你在家里风风火火,见谁不顺眼便是一顿呵斥,可结果怎么样?”陈澜见陈衍一下子愣在了那儿,心想自己这些天确实急功近利,说教得多了些,于是便笑了笑说,“你也老大不小了,这些事情自己回头好好琢磨琢磨,我也不说了,免得你嫌我唠叨!”

  “姐,我那不是说笑吗!”

  姐弟俩正说着话,原本寂静的外头突然传来了一阵大动静。先是一个尖利嗓子高声分派人手往四周警戒,随即则是几个年轻男子说话的声音,中间还夹杂着一阵大嗓门的呵斥。随着声音越来越近,陈澜终于听到门口传来了一个声音,正是起头那个尖细嗓门。

  “你们可是阳宁侯府的人?”

  难道是太监?

  陈澜一下子冒出了一个念头,顿时眉头紧锁,随即就瞧见陈衍一伸腿跳下了炕,连忙一把拉住了他,摇了摇头说:“别慌,听听说什么。”

  门外,沁芳和红螺看着面前那个四十出头的瘦高个,心头都有些发怵。两人是侯府丫头,听那嗓音看那做派就知道来人多半是个太监,因而彼此对视一眼后慌忙屈膝行礼,沁芳便低头答道:“回禀公公,奴婢们是阳宁侯府的人。”

  金和乃是晋王府的总管太监,平日到哪家府里人都要恭敬待着,此时就傲慢地点了点头,随即又问道:“那屋子里是侯府的哪位?”

  这便是明知故问了,因而红螺瞥了一眼不远处的护国寺主持智永,便抢在沁芳之前答道:“公公,屋子里是侯府三小姐和四少爷,今天来护国寺是给已故的大夫人上香供祭拜的。我家小姐身子不好,如今正在里头休息,四少爷正陪着。”

  “原来如此。”金和想起外头的传闻,自然而然便信了,随即笑说道,“今天是我家晋王爷邀了威国公世子,带着人一块来护国寺游玩,既是正好遇上,也是有缘,所以我家晋王爷请侯府少爷小姐过去闲坐说说话,彼此都是亲戚,又不是外人。再说了,正好锦衣卫杨指挥也在,还可以打听打听你们侯爷的事,这是一举两得,让你们少爷小姐赶紧出来见人。”

  说完这话,他竟是丝毫没等沁芳和红螺回答,径直转过身去了。他这么一走,沁芳不禁心乱如麻,红螺却是略一沉吟,随即连忙拉着沁芳转身推门进了屋子。

  PS:知道这本书确实慢,一直想加更的,无奈最近实在是冷得脑子都冻住了,再加上一月还订了两天温泉游,算下来新书老书得存四章稿子,真是啥办法都没有-。-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