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冠盖满京华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一章 王府盛会(三)

冠盖满京华 府天 2254 2011.01.03 19:48

    韩国公府的这姑嫂两个随时最后抵达,但天真烂漫的张惠心又送了众人东西,因而这姗姗来迟的事情自然也就无人追究了。晋王妃便吩咐丫头去请东西次间的诰命千金们准备一下,随即领头出了屋子,其余人纷纷跟上。张惠心因喜刚刚陈澜出口替她圆了一回,又是以前认得的,于是拉着她的手在一旁说话,两人倒是落在了最后头。

  一连几日都是天色阴沉,虽没下雪,却仍旧是冷得慌。乍然从温暖的屋子里到了外头,尽管众人都换上了羊皮靴和御寒的大氅斗篷,不免都有些吃不消。张惠心便使劲搓着双手,呵了一口气又跺了跺脚,随即才接过了丫头递过来的手炉,觑了一眼陈澜身上那件玫瑰紫鹤氅,又笑道:“这衣裳可是大姐姐给的?我也有一件一模一样的,偏巧今天没穿出来!”

  陈澜见她毫无顾忌地一嗓子嚷嚷出来,前头人也已经走得远了,她便点了点头,又说是老太太过年前赏的。一听这话,张惠心瞧了瞧颜色式样,又笑道:“都说你们府里老太太疼爱孙女,果然呢,那鹤氅大姐姐孝敬了大伯母一件,大伯母觉得颜色鲜亮,这次我回来就给了我,想不到你们府里竟是你得了。今天我本要穿出来,却被母亲说毕竟原本是大伯母的,穿出来不恭敬,只好穿这件孔雀金线的。”

  两人一路说一路往前走,不知不觉已是离得前头人远了。陈澜在家里时除了弟弟和身边几个心腹丫头,别无可以说话的人,因而已是养成了听多说少的习惯,怎奈张惠心最是爱说笑的,一会儿问侯府情形,一会儿抱怨自家父母非得逼着她学女红,一会儿又好奇地问陈澜那段舍身救弟的传奇,一会儿又说起自己这些天爱看的书。总而言之,陈澜第一次见识到,这时代那些笑不露齿的闺阁千金中,竟是还有这样爱说爱笑的异类。

  “对了,妹妹你知不知道,今天这赏梅,听说宫中有娘娘派了女官过来,要相看人呢!”张惠心眼看前头就是花园的月亮门,却是突然对陈澜轻声嘀咕说,“别人都羡慕大姐姐,我却觉得当什么王妃最没意思了,又要贤惠,又要管家,成天还得应酬来应酬去,不喜欢的人还不能不见……幸好我有我娘,不用在这儿被人像牲口那么挑来拣去……哎呀,不对不对,我不是这个意思!”

  看到张惠心满是懊恼,随即对着自己眨巴着眼睛,仿佛在想怎么赔礼,陈澜不禁扑哧笑出声来:“好啊,你打趣我们是牲口?”

  “好妹妹,千万别说是我说的,否则嫂子回去告诉我娘,又是好一通骂!”张惠心双手合十对陈澜拜了拜,见她只笑不说话,知道必定是无事的,这才笑了起来,又拉着她匆匆往前走,嘴里却问道,“我到了江南,曾经让人往京城捎带过东西,给你的东西收着没有?”

  提起东西,陈澜便有些犹豫,但她却毕竟喜欢张惠心的性情,因而不愿意随口搪塞,最后还是摇了摇头。她既这副光景,张惠心便皱了皱眉,但很快就舒展了开来,因笑道:“不打紧,就是些江南的扇子摆件等等小玩意,大约是家里送人的时候忘了,回头我打发婆子再送一些给你。对了,今天你可小心些,你上头没有爹娘,万一被人乱点了鸳鸯谱就糟糕了……”

  自打在这个陌生的时代重生以来,陈澜见识到的计划都是或深或浅的算计和恶意,善意的提醒极少,此时听张惠心叽叽喳喳对自己说些不着调的建议,她却没觉得好笑,反而有一股淡淡的温暖。当依稀看到那一片红艳艳的颜色时,她的心情不知不觉好了起来。

  “你看,那是不是你二姐?”

  然而,这好心情只在片刻间化作乌有。陈澜正看着那院内的梅树,一直东张西望的张惠心突然使劲拉了拉她的袖子,又低声问了一句。扭头一看,她就大吃一惊,只见那月亮门边,一个鬼鬼祟祟的人影也同时看了过来,一瞧见她就立刻提着裙子跑了进去,不是原该是被人看住的陈冰还有谁?

  想到绣竹那会儿进了水梦阁之后不多久就消失了,想是奉了晋王妃之命去处理陈冰的事,这会儿人偏生还是来了,她不禁异常惊疑。

  好一会儿,张惠心方才好奇地问道:“你二叔不是刚刚被夺爵吗,你二姐怎么来了?”

  此时此刻,陈澜忍不住用拇指和中指轻轻揉了揉太阳穴。陈冰一个人出丑不要紧,可如今是二叔陈玖刚刚被夺爵的当口,这莽撞的举动对她自己有什么好处?想来陈冰之前在二门口上了轿子,极可能是半路不知道使了什么计策溜了出来,她便一把拉起张惠心,想也不想地说:“惠心姐姐,我们赶紧进去,别让二姐闯出什么祸事来。”

  张惠心却是瞪大了眼睛:“祸事?顶多便是人家说她几句闲话罢了,能有什么祸事?再说了,说不定你二姐只是在家里呆着闷得烦了,所以出来散散心,有什么打紧!”

  对于这番解释,陈澜实在不知道说什么是好,只好含含糊糊敷衍了过去,又拖着她进了月亮门,没走多远,她就只见绣竹匆匆往这边走来,见其看着自己先是愣了一愣,随即才上前行礼。她也顾不得那许多,忙撇下张惠心,径直把绣竹拉到了一边。

  “绣竹姐姐,你刚刚可瞧见我二姐进来了!”

  “奴婢正想说这事。”绣竹的眉头都蹙到了一块,随即就叹了一口气,“二小姐从前来过这儿,路途熟,再加上不知道府里哪个小蹄子作耗,竟是把人带到了这儿……幸好让奴婢撞见,刚刚已经让丫头把人带去了王妃那儿,总比让二小姐在这儿乱转得好。”

  她一面说一面瞥了一眼那边满脸关切的张惠心,随即语带双关地笑道:“有王妃在,二小姐的事总能遮掩过去。倒是奴婢还有一件事想求三小姐,我家二姑娘那大大咧咧的脾气没几个人消受得了,回京这些天也见过不少年纪相仿的小姐,不是别人对她唯唯诺诺,闹到最后她发脾气,就是她说个没完,人家不耐烦。刚刚大奶奶还请奴婢挑两个人跟着二姑娘,可今天府里这么热闹,哪里挑得出额外的人来?若是三小姐答应,二姑娘就交托给您了,也免得我家王妃和大奶奶担心。”

  陈澜瞅了一眼那边探头探脑的张惠心,没怎么犹豫就答应了下来,心里却是不禁好笑。

  这直来直去毫无机心的性子,竟是成了讨嫌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