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冠盖满京华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三章 瑞雪

冠盖满京华 府天 3112 2010.12.20 08:52

    侯府规矩,水镜厅中料理家务素来是卯正见人,午正散去,中间那顿早饭也是在这儿匆匆用过。由于陈澜姊妹三个都是头一回经历,所以散的时候就比平日晚了些,再加上之前楚四家的那一遭事情,离开的时候,陈滟不欲多留,没说两句话就走了。陈汐却和陈澜一块走了一路,临到路口要分手的时候,她才停住步子,细细在陈澜脸上瞧了一回。

  “今日那事情,三姐处置得恩威并济,传扬出去,恐怕阖府上下都得知道三姐从前是在藏拙了。”见陈澜微微一笑,仿佛并不放在心上,陈汐眉头微皱,继而便淡淡地说道,“上回挪院子的事情我欠你一个人情,今天我也不妨说对你说一句实话。如今的侯府里头,如楚四家这样的绝不止一两家三四家。那些平日里得了肥差的,看出了事就生了去意,否则今天管事的媳妇妈妈怎么会少了四个?你看着处置得公平,实则上还是会有人生出怨尤之心。”

  陈澜知道从前这十几年,陈汐都不曾和自己说上这么多话,这个家里最小的妹妹素来用冷若冰霜和所有人隔开距离,这会儿断然不会是单纯的交浅言深。略一思忖,她就点点头谢了一声,等到陈汐带着人往另一边去了,她这才叫了几个丫头过来一块往前走。

  陈澜见红螺过来,便问道:“刚刚你去外头看着,她们可有说什么?”

  “哪有说什么,那都是些最下等的听差婆子,脏的累的得罪人的都是她们干,不过是图上头管事媳妇妈妈给的那两个赏钱,我既然说是小姐的吩咐,她们怎么敢违背,自然是打得轻了。”红螺见一旁的苏木和胡椒都听得瞪大了眼睛,这才笑道,“楚四家的虽不曾出口千恩万谢,可她又不是真的蠢笨,自然是懂的,回去之后必定会感念小姐的心意。”

  “我哪里是要她的感念!”

  陈澜之前从陈衍那儿听说那些老家将的窘境时,曾经起意用这批人,但并不曾打算如今天这般高调。只是,陈滟和陈汐显见都是各有打算,与其她夹在其中左右为难,还得在老太太和别人面前落下一个懦弱可欺的印象,她自然只能快刀斩乱麻了。

  “小姐真厉害呢,这下子她们再不敢小看您了。巳时吃早饭的时候,几个管事的嫂子和妈妈把我和苏木请了过去,又是送点心又是送粥,说了一箩筐的好话,全都是在拐弯抹角打听您的性子。”胡椒笑得露出了脸上的两个小酒窝,这才得意地说,“我们俩光是吃不说话,最后一抹嘴谢了她们的招待,这才期期艾艾地说咱们平日里顶多就是端茶递水,只知道小姐为人好脾气好,最好服侍了。”

  苏木和胡椒都才十二三岁,比陈澜的年纪更小些,昨日的惶急过去之后,此时胡椒说这话的表情,自然而然带出了几分天真烂漫,就连红螺也不禁莞尔。陈澜轻轻地在胡椒的脸颊上一点,嘴角又是一挑:“这话你平日说出去谁都信,今天说出去必定谁都不信!别管这么多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折腾了一上午,我已经头昏眼花了,回锦绣阁好好歇歇!”

  这话自然中听,虽说苏木一路上还捧着肚子低声嘟囔说早饭被那些人灌了一肚子的东西,现在还饱得什么都吃不下,但走路仍是飞快。及至回到锦绣阁,原本留在院子里的丫头就全都迎了出来,沁芳话少也就罢了,芸儿却叽叽喳喳问个不停,等苏木胡椒一唱一和把今天早上的事情都告诉她听了,她更是听得心痒痒的,趁着沁芳和红螺在炕桌上布菜安箸,她便悄悄溜到了陈澜身边。

  “小姐,明天带我去见识见识可好?”

  “见识?你这性子,阖府上下什么场面你没见识过?”见芸儿仍是巴巴地求着,陈澜心里一盘算,便笑道,“今天也就出了这么一桩事情,所以水镜厅里方才热闹,后来全都是平平淡淡批银子办事,要是你去,闷也闷死你了。这样吧,吃过饭之后我给你假,你从后门出府一趟。你最会打探消息,看看楚家和那几家究竟是怎么回事,还有,这几天可有人和他们往来。这事情极其要紧,可比什么去水镜厅见识难办多了。”

  “好,我一定仔细打听!”

  芸儿素来争强好胜,最怕的就是红螺初来乍到就抢了自己的风头,所以刚刚苏木胡椒说红螺跟出外头去,让楚四家的一顿打挨得轻了些,她立时就有些不忿了。兴冲冲地答应了下来,她就和其他人一块服侍着陈澜吃了饭,等到那些碗盘撤了出去,她便立时走了。

  然而,虽然让芸儿去打听楚四家的那边究竟是什么情形,但陈澜最想知道的还是二叔陈玖下狱之后究竟怎么样了。奈何这偌大的侯府门禁森严,打听家下事容易,要打听朝中事,则不是那么简单了。因而,听说蓼香院中朱氏已经歇了午觉,她便打消了立时就去的主意,坐在了炕上看书。

  可是,她既然搁着心事,书架上剩余那本还未看过的书也看不进去。思量了又思量,陈澜索性把红螺和沁芳接连叫了进来,一人嘱咐了一件事,临到她们答应之后要走的时候,她又突然想起了一茬,又说道:“你们出去的时候嘱咐一声苏木和胡椒,告诉她们你们上哪去了。也顺带让她们只在外头守着,我这里不用人。”

  陈澜虽做了万全安排,又借口不想打扰,一个人在屋子里看书,可终究是心里七上八下没个准,又坐了一会儿就觉得嫌气闷,索性就披上那件鹤氅出了屋子。

  正月的京城天寒地冻,却已经阴了好些天,她才踏出房门方才发现下雪了,不禁又惊又喜,站在檐下就仰起头往天上看。此时三个二等的大丫头都去办事了,几个小丫头也不知道躲在哪儿玩耍去了,院子里恰是安安静静,衬着不消一会儿就漫天飞舞的雪花,静谧得让人不忍移步。只一会儿,乍从温暖屋子里出来的她就感觉到双手冰冷,连忙轻轻搓着手。

  “小姐,喝杯茶暖暖手吧。”

  听到这声音,陈澜不禁回过头来,见是一个身材高挑的丫头,约摸十二三的光景,她生得并不算十分俏丽,鼻翼旁边甚至还有一颗不算小的黑痣,身穿青绢小袄,月白棉比甲,藕荷色裙子的下头露出了一双绣着梅花的精致绣鞋。打量了片刻,她依稀记得之前病好时在院子里决定去朱氏那儿请安时,曾经对这个丫头有些印象,便接过了茶来。

  “怎么是你送茶来?”

  “沁芳姐姐她们去办事了,苏木姐姐和胡椒姐姐被蓼香院差人叫过去了,其他人也不知道上哪了,我瞧见小姐站在这儿看雪,必定冷得很,就自作主张去倒了茶来。”

  陈澜看着她,不知不觉想起了红楼梦中也是倒茶倒出机缘的那个小红来,再想到宝玉无缘,凤姐却拣了便宜,顿时微微一笑。至于苏木和胡椒被叫去蓼香院,却无人和她说一声,这是意料中的事,她脸上自是没露出什么端倪。问了名字,得知这丫头原本叫做红绡,因为和红螺的名字有些重了,之前才刚听了沁芳的话改成罗绡,她就摇了摇头。

  “哪有那么多忌讳,家下人重名的还少么?再说了,从红绡到罗绡,全是绫罗绸缎,说出去别人听了少不得要说庸俗。依我看,今天正好是大雪天遇着你,不如你便改叫瑞雪吧?”

  那丫头先是一愣,随即慌忙谢过了,念了几遍又觉得琅琅上口,脸上更是添了几分欢喜。然而,见陈澜在外头站了这么久,她又劝道:“小姐,雪景虽好看,可地上实在是冷。您之前虽说伤势痊愈,但总得顾着身体,还是别在风地里站太久了。”

  刚刚出来是一时兴起,连个手炉也没拿,陈澜此时也确实冷得手脚发僵,点点头就转身回了屋子,又叫了瑞雪进来。锦绣阁大小丫头虽多,但这些天她暗地观察,已是分出了亲疏来。沁芳红螺自然是可靠的,芸儿嘴虽厉害些,心却好,也还可信,再次一等便是以前的她亲自起了名字的苏木和胡椒了。其余的不是贪玩,就是不中用,亦或是二房三房塞进来的,压根没把她放在心上,否则苏木胡椒被叫走了,也不会到现在才有个瑞雪来报信。

  因而,和瑞雪说了几句话,见人机灵,说话也敏捷,陈澜便动了留下人的心思,回屋子里坐了片刻,见瑞雪又送上了手炉来,她就笑道:“既然别个都不在,你回去收拾收拾,陪我去一趟蓼香院见老太太。”

  瑞雪平日只管院子里洒扫和侍弄花草,端茶递水和跟着出门的差事从来都轮不上,这会儿不禁大喜,连忙屈膝答应了,匆匆忙忙回屋子里换了一身。等跟着陈澜出了院门,她又是使劲把勾上去的嘴角按了下去。

  如今她还只是小丫头呢,别得意忘形最后却没上去,反倒让人笑话!

  PS:新的一周,又要重新冲各类榜单了,麻烦大家多多支持点击推荐,谢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