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南北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一章 苏淮入局

南北枝 南楼有月 2270 2020.09.18 08:30

  前世辰王的十万兵权是被皇上交给了定王的,当年阿佑兵临子午门的二十万大军,其中一半都是来自辰王的这支旧部。

  萧景瑜挑眉,她是如何知道的?是对父皇太过了解?还是在宫里也有探子?亦或是……

  他心中闪过千万种可能,但他只道:“阿枝果然聪明,一猜就中。”

  “所以本王向父皇建议,将这十万兵权交给安伯侯来掌管,但父皇并没有完全同意。”

  没有完全同意,意思是还有顾虑,只要解决了顾虑,皇上定会将兵权交给安伯侯了。

  安伯侯……

  叶寒枝回忆了有关安伯侯的记忆,但并没有找到什么有用的信息,前世安伯侯一直偏安一隅,只有在太子逼宫的时候出现过,他临危受命护皇上安危,其余的,似乎并没有什么。

  安伯侯与世无争,他的养子苏淮虽然在朝中,但是秉行着中立的态度,谁也不依附,谁也不得罪。

  这样的安伯侯,又怎么会答应带兵?

  怪不得萧景瑜会说陛下没有完全答应。

  “安伯侯早已解甲归田,殿下为何选他?”她问。

  萧景瑜嘴角轻轻一扬,道:“难道还有别的选择?安伯侯虽然身在局外,但苏淮入了朝堂,想要置身事外又怎么可能如愿?

  况且,难道你要本王把兵权拱手让给三哥他们?”

  叶寒枝道:“定王和定远侯皆是带兵之人,比起安伯侯,兵权在他们手上岂不更好?”

  “你错了。”

  叶寒枝不解其意。

  前世这十万兵权在定王手中,不也被定王震的不敢造次?定远侯她虽不了解,但十五岁上战场便无败绩的常胜将军,管理一支军队绰绰有余。

  她错了,错在何处?

  萧景瑜道:“皇叔和堂弟他们手中已经握有我朝大半兵权,若是再有这十万,除了增强他们自身的力量,对朝局稳固没有丝毫作用。”

  叶寒枝沉默了一瞬,突然明了。

  除了定王和定远侯,黎国就属齐国公一家独大。

  皇上想要制衡齐家,定王和定远侯不是不可以,但若是有了安伯侯的加入,那便成了三角之势。

  安伯侯与齐家互相制衡,而定王与定远侯在这三角中力量最为强大,有了安伯侯与齐家制衡,他们便多了更多可以发挥的空间。

  她受前世影响太深,看人看事总套用前世的那些记忆,所以总有局限,不能想的更为长远。

  萧景瑜这一提议,于他而言其实也是百利无一害。

  他现在在苏淮这里占尽先机,只要他操作得当,不怕最后苏淮不归心。

  真正的难点在安伯侯,就看萧景瑜有没有办法请得安伯侯出山带兵,让他诚心归顺了。

  叶寒枝看着萧景瑜胸有成竹的笑容,问道:“看来殿下已经想到法子了。”

  萧景瑜笑了笑,道:“我能有什么办法?走一步看一步呗!”

  叶寒枝和萧景瑜在密室,而苏淮却守在辰王府外。

  其实他本不想来,他不知道这与盗贼一事有何关联,更担心被宁王利用,从此贴上宁王一派的标签。

  然而……

  都说宁王殿下为人肆意不羁,行事作风让人捉摸不透,如今他才真是感受到了。

  宁王带走京兆尹府衙大部分官差时只留下一句话,他说:“侍郎大人难道不想知道本王为何让你去辰王府?这其中的秘密,就看侍郎大人要不要去看了。”

  苏淮是个好奇心极大的人,在朝中这么多年,他一直克制着自己,不要好奇,不要寻根究底,一旦遇到麻烦事,能避则避,能躲则躲。

  但是今日,他破例了。

  此刻他守正在辰王府门外,漫不经心的往王府大门望去,来来往往的行人不少,但睿王始终未到。

  “宁王殿下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苏淮有些烦躁。

  若不是担心睿王拿辰王府做文章牵扯他们安伯侯府,他才不会来呢!

  反正他是绝对不会承认,自己是因为好奇心太重才来这里等着的……

  苏淮跟自己较着劲,睿王与吕尚书却已经带着官兵到了辰王府。

  “睿王真的来了?”苏淮有些不敢相信。

  皇上让睿王查的是辰王陷害太子一案的同党,他却大张旗鼓的带了这么多官兵前来,难道他早就知道辰王府里有什么?

  这般想着,苏淮越发觉得事情不简单,理智让他离开,可他的双腿却怎么也迈不开步子。

  他必须要弄清楚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辰王未出事之前,辰王府那也是个人来人往的稀罕地儿。

  可现在王府中昔日的繁华不再,只留下几个忠心的老仆守在这里,让王府不至于破败。

  他们见睿王带兵而来,全都诚惶诚恐的跪在地上。

  “睿王殿下,是否可以开始了?”吕尚书站在睿王身边小心的问道。

  睿王温声道:“开始吧。”

  得了令,吕尚书让官兵们兵分四路搜查辰王府。

  官兵们得令,立刻分散开来搜查去了。

  跪在地上的老仆们见到这样的情景大气都不敢喘一声,生怕一个不小心就牵扯到自己身上。

  吕尚书看了一眼睿王,见睿王对自己点了点头,于是走到那几个老仆面前问道:“本官问你们,辰王出事前都和谁见过面?”

  那几个老仆疑惑的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该做何回答,等了一会儿,才听其中一个年纪稍大一点的回道:“回大人,小人们不知。”

  “不知?”吕尚书眼睛微眯,眼缝中透露出一股危险的气息,“到底是不知还是不想说?”

  那几个老仆感受到威胁,立刻匍匐在地道:“大人,小人们就算有一千个胆子也不敢不说呀,小人们是真的不知!”

  “是啊是啊”

  “大人,小人们真的不知道啊。”

  吕尚书见状回头看了一眼睿王,睿王冷眼看过来,道:“吕尚书,他们若是再不说就直接扔到郊外山上喂野狼!”

  “是。”

  吕尚书转过头,威逼利诱道:“本官再给你们最后一次机会,‘宁王殿下’有没有来过?”

  吕尚书特意强调了“宁王殿下”四个字,几个老仆也不是笨蛋,自然听出其中深意。

  “这……”

  他们面露难色,好多天以前宁王殿下确实来过,可他来时睿王和邕王也在啊。

  一个老仆道:“回大人,宁王殿下之前确实……”

  “睿王殿下,尚书大人!”

  苏淮忽然带兵过来,打断了那老仆的话,老仆吐出一口气,似是轻松了不少。

  苏淮走近睿王和吕尚书,一一向他们行了个礼。

  睿王觉得奇怪:“苏侍郎不去抓盗贼,怎么到这里来了?”

  苏淮答道:“殿下不知,微臣收到消息,说昨夜有人看见辰王府不太平,怀疑盗贼趁王府没什么人把这里当成了贼窝。”

  “这么说来,苏侍郎是来搜查的?”

  “是。”

  

举报

作者感言

南楼有月

南楼有月

有人在看吗?有的话能不能给个信息让我知道一下各位是真人吧????????????

2020-09-18 08:3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