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南北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章 一封家书

南北枝 南楼有月 2075 2020.09.11 08:30

  霜雪阁的梅花近几日开的是越发好看了,红色的梅花在漫天雪景里,总是让人眼前一亮。

  叶寒枝清晨时常会看着红梅发呆,每到这个时候,挽竹总是一句话都不敢说的静静陪在她身边,等到她回过神了,挽竹便会摘一支梅花来给叶寒枝做发簪。

  这日清晨雪刚停,叶寒枝又在窗前看着满院的红梅白雪发起呆来。

  她穿的少,挽竹担心风雪袭人,小心的拿了披风给她披上。

  叶寒枝感觉到了身上的暖意,拢了拢披风,回过头看了眼挽竹,只是眼神冰凉,看着一点都不像个十四五岁的小姑娘。

  挽竹叹了口气,道:“小姐,该梳妆了。”

  叶寒枝点了点头,走到梳妆台坐下,挽竹跟了过去,拿起梳子替她梳起头来。

  镜中,叶寒枝青丝如瀑,唇红齿白,挽竹替她挽了个简单的发髻,又将折来的红梅簪在她的发间,一倾城佳人便在铜镜中显现。

  “小姐可真美。”挽竹忍不住说了一句。

  叶寒枝倒没什么感觉,美不美的只是一副皮囊而已,过得去就行。

  挽竹却不管,仍是笑兮兮地替叶寒枝打扮着,细心地紧。

  刚刚梳妆完毕,陈妈妈就从外面进来了。

  叶寒枝起身,陈妈妈愣了愣,她看着叶寒枝,一双眼里满是惊艳。

  乌黑顺滑的长发配上那一支娇艳的梅花,衬得叶寒枝肌肤白皙光滑,如凝脂般让人艳羡流连。

  她的容貌比之三月灼灼的桃花还要娇美三分,一颦一笑,一举一动莫不牵动人心,任何人只要看上一眼就只能沉醉其中不可自拔。

  眼波莹莹如水,美目流转间不由得让人心生缱绻,神魂一荡,不敢逼视。

  她的美艳而不俗,妖而不媚,有时圣洁如水,清冷如风,有时妖冶如莲,魅惑如月。

  陈妈妈自认活了这五十多年,竟没有见过一人能及得上她的。

  “陈妈妈可是看呆了?”挽竹立在一旁咯咯笑着。

  陈妈妈回过神来:“小姐,二少爷来信了。”她走上前,将手中的信交与叶寒枝。

  “二少爷又写信回来啦!”挽竹满脸笑意地凑到叶寒枝很跟前来,“小姐快看看二少爷写了什么。”

  叶寒枝无奈的笑笑,挽竹对二哥的心思如今是越发明显了。

  她接过信拆开,里面足足有三页信纸。

  叶寒枝一页一页耐心的看完,发现上面有大半的话说的还是那位定远侯爷,说他英勇神武,乃是当今世上第一人,崇敬之情溢于言表,末了才说大概腊月二十八就能到家,让她莫要牵挂。

  看完信,挽竹小嘴一撅,颇有些不高兴:“小姐,二少爷怎么总写定远侯都不写自己呢?”

  “挽竹丫头,二少爷想写谁就写谁,你还能管了?”陈妈妈很少在挽竹面前摆出长辈的威严,反而总是调侃打趣她。

  挽竹被陈妈妈的这句话说的有些面容耳赤,反驳道:“我哪有管了,我就是……就是……”话说到一半,挽竹支支吾吾找不到话说下去,脸色绯红,气呼呼的跑开了。

  看着挽竹仓皇逃跑的模样,陈妈妈笑意更深,她对叶寒枝道:“小姐,奴婢看挽竹这丫头啊是喜欢上咱们二少爷了。”

  二少爷少年才俊,玉树临风,倒不怪挽竹喜欢呢!

  只是……

  挽竹一个丫鬟,就算再得主子欢心,也不该生出觊觎之心,肖想不属于自己的东西。

  陈妈妈脸色渐渐转为担心。

  小姐虽然对她和挽竹多有纵容和亲待,但始终主仆有别,玩笑可以,但千万得守住界限才好。

  叶寒枝并不担心挽竹逾矩,她是个有分寸的人,虽然平时有时会胡闹,但知道什么事该做,什么事不该做。

  她担心的,反而是叶云安。

  按照前世的记忆,二哥娶的是齐国公府的大小姐齐依依。

  齐依依这人虽脾气大了些,但没什么坏心眼,对二哥也算是一心一意。

  两人成亲后,二哥虽不喜欢齐依依,但也从未亏待过她,他们的日子过得也还算顺畅。

  后来,叶舒影陷害自己,二哥心生不满,在朝堂上公然反对册封叶舒影为后。

  那时她还在冷宫,听一些嘴碎的宫人说,二哥被叶舒影以刺杀后妃的名义关进了天牢,最后一杯毒酒赐死了。

  齐依依性格刚烈,与叶舒影大吵一架后自缢而亡殉情了,至于齐国公最后有没有追究,又是如何解决的她并不知晓,因为那时的她早已是一抔黄土。

  齐依依至情至性,对二哥情深义重,二哥就算不曾心动,一定也是感动过的,只是不知道今生他们又是什么结局……

  “小姐?”

  陈妈妈的声音将叶寒枝拽回现实,她摇摇头示意自己没事。

  前世的事已经过去了,她定然不会让二哥再落得个那样惨烈的结局。

  “陈妈妈,把信给沁柳园送去吧。”说完,叶寒枝转身了书房。

  霜雪阁的书房布置的十分清雅,叶寒枝推开门朝书案走去,正要伸手磨墨时,眼角瞥到一张原本不应该出现在这个书房里的小纸条。

  “多谢。”

  简单的两个字,叶寒枝瞬间明白这是萧景瑜放的。

  果真同陈妈妈说的一样,举止轻浮,一点都不顾及!

  叶寒枝将纸条团成一团丢在一旁,然后磨墨提笔:

  二哥,展信佳:

  信已收到,得知二哥平安,小妹心中万喜,家中一切安好,勿念。

  短短一句,叶寒枝放下软笔想了想,又写到:

  姨娘时常念叨,盼你归来,阿枝亦如是。昨夜新雪,不知黑水关是否也在下雪?常听你在信中说起定远侯,他一定是个让人敬仰的大英雄,有机会阿枝也想见一见。

  叶寒枝反复将信看了两遍,她本不想在信中提及定远侯,但二哥多次在信中说起他,她总得有些表示。

  吹干墨迹,叶寒枝将信仔细装好后把挽竹叫了进来。

  挽竹接过信,开心地跑了出去。

  她对二哥,是真的欢喜。

  冬日的夜里比白日更加寒冷,叶寒枝向来怕冷,陈妈妈升起炭炉,炉火旺盛,寒意渐渐驱散,倒是不觉得冷了。

  冷月凌空,陈妈妈和挽竹已经休息去了,叶寒枝坐在床边,就着暖黄的烛光翻着手里的书。

  

举报

作者感言

南楼有月

南楼有月

以后会保持更新速度,大家快来围观呀(・o・)

2020-09-11 08:3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