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南北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当铺留言

南北枝 南楼有月 2964 2020.08.27 08:30

  从青松院出来,叶庭那边遣了人来叫她去书房。

  叶庭的书房是他处理日常事务的地方,一般他不在时不允许任何人前来,这里平时就连打扫的丫鬟小厮也没有一个。

  叶寒枝来的时候,叶庭正在铺纸研磨。

  “父亲。”

  跨进书房,她那独有的清淡的语气传进叶庭耳中。

  叶庭抬头,见她进来便停下手里的事情让她近前来,她依言走近了两步便不再移动。

  叶庭见她如此也没有说什么,只问:道“阿枝觉得睿王殿下与宁王殿下如何?”

  叶寒枝不知叶庭问她这个问题有何目的,想了想才说道:“宁王殿下看似玩世不恭却聪明过人,虽感觉有些没规矩,但行事不违礼制,想来他应当不像表面那样纨绔。”

  听了叶寒枝的评价,叶庭点点头,发现她只说了宁王,又问道:“那睿王殿下如何?”

  睿王,萧景钺。

  叶寒枝想到前世的萧景钺,前世在她看来他当然好,聪明睿智隐忍顽强,平易近人手段了得,这样的人是天生的皇帝,如果没有发生后面那些事,或许她会一直这样认为。

  “睿王殿下心思缜密进退有度,也很不错。”

  “是吗?”

  叶庭眯着眼捋了捋下巴上浅短的胡须,嘴角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

  叶寒枝看着叶庭的模样猛的一震,父亲是什么意思?

  难道……

  是了,按照前世的记忆,就是这个时候,叶庭决定年后接她回叶府同萧景钺结亲。

  掩下心中的思绪,叶寒枝淡淡道:“如若没事,女儿先告退了。”

  “嗯,你先回去吧。”叶庭摆摆手。

  出了叶庭的书房,叶寒枝胃里有些恶心。

  她的父亲竟真的开始打算把自己许给萧景钺,他当自己是什么?换取荣华富贵的工具吗?

  “小姐?”挽竹看见叶寒枝出来时脸色不好,上前扶住她问,“怎么了,老爷他……”

  “没事。”叶寒枝勉强笑了笑,她只是对父亲还有期待罢了,只是这期待在今日竟显得如此可笑。

  “走吧,去看看柳姨娘。”说着,叶寒枝带着挽竹去了沁柳园。

  叶云安弃文从武,去年随军出征,柳姨娘一个人在沁柳园实在孤单,但好在叶寒枝和陈妈妈时常去看望,她的日子才不至于难过。

  在沁柳园坐了一会儿,再回到霜雪阁时已经很晚了,等用过了晚饭,叶寒枝叫住了陈妈妈。

  “陈妈妈,可打听清楚了?”

  “是,两位王爷今日来是因着辰王遇刺一事,睿王殿下好像是来请老爷帮忙的。”

  “哦?”

  叶寒枝听得冷笑,辰王遇刺,这幕后之人其实就是辰王自己,只是可惜了太子,被人算计还要替别人背锅,连带着太子妃母家也受了牵连。

  前世里太子与辰王一事最终以太子清白复位,辰王自食恶果为结局,只是那时叶庭并没有出手帮忙,想来今日萧景钺没有劝动叶庭。

  她又想到今日在叶庭书房里的谈话,多半这次也是父亲对萧景钺的一个试探,如果此事萧景钺顺利解决了,那他便会全力去支持他。

  不过宁王来又是为了什么?

  叶寒枝想,多半还是萧景钺想要做做样子,毕竟谁人都知道他与太子关系不错,可他又不好一个人来相府所以找了萧景瑜一起,免得落人口实。

  当然,这只是表面功夫,实际上他巴不得太子倒台呢!

  第二日,叶寒枝照常去了青松院,待了大半个时辰才回了霜雪阁。

  刚到霜雪阁院门口就看见陈妈妈神色匆匆的等在那里。

  叶寒枝赶紧带着陈妈妈进了屋。

  挽竹四下看了看,见没人之后关紧了门。

  “小姐,源流当铺那边刚刚传来消息,说是六王爷今日在那里留了一句话。”

  叶寒枝抬眸:“什么话?”

  陈妈妈皱着眉头道:“说是腊八日宁安寺,请当铺主人前去一见。”

  “宁王殿下这是什么意思?”挽竹听了不由得问道。

  “如今离腊八还有几日?”叶寒枝沉默片刻,问了挽竹。

  挽竹答道:“还有六日。”

  “小姐,您这是要去宁安寺?”陈妈妈站在一旁看着叶寒枝问道。

  “什么?小姐您要去?”挽竹吃惊,转头看向叶寒枝。

  “人家既然约了,怎能不去?”

  “小姐,您可不能去,那宁王殿下看着就是一肚子坏水,您要是去了他还指不定怎么做呢!”挽竹对萧景瑜映像不太好,总觉得这人风流惯了不甚规矩。

  “是啊,这宁王殿下也不知是什么意思。”陈妈妈一直转着圈,忧虑的模样看着很是苦恼。

  挽竹道:“反正他也不知道小姐您是当铺的主人,随便叫个人去得了,您何必亲自跑一趟?”

  “好啦,你们不要急。”

  叶寒枝出声,阻止了两人继续胡思乱想:“我想他应该已经知道我的身份了。”

  陈妈妈一惊,喃喃道:“怎么会这样?”

  “呀!”挽竹突然叫出声来,“不会是那天被他发现了吧!”

  叶寒枝看向挽竹,沉默了起来。

  源流当铺表面是当铺,其实是一处消息买卖的交易场所,而她便是当铺的主人。

  几日前,她曾和挽竹去源流当铺与萧景瑜交易,为了不让萧景瑜发现,她每次去的时候都是让萧景瑜坐在密室之外,自己在密室之内,而且每逢交谈,叶寒枝都是写好了纸条从缝隙传递。

  那天交易完毕之际,叶寒枝突然感觉一阵心悸,不小心撞倒了烛台,挽竹为了救她被烛火烫伤,那时她因为着急,竟是脱口而出挽竹的名字。

  本以为萧景瑜那时已经走了,现在看来应该是没有走,不然他昨天也不会试探她。

  “小姐,这下可怎么办?”挽竹有些担忧。

  “没事。”叶寒枝从容道,“他迟早也是要知道的。”

  这个当铺的存在就是为了萧景瑜。

  那时自己刚刚重生,唯一的凭仗就是她可以知道别人不知道的事情,所以她才用母亲的嫁妆盘下了当铺。

  而萧景瑜是几个皇子中最有钱也是最有可能胜过萧景钺的人,所以,从三年前开始,她和萧景瑜便有了接触。

  “小姐,真的没事吗?”挽竹还是不放心,小姐花了很多心思在当铺上,这对小姐来说肯定很重要。

  叶寒枝笑笑:“真的没事,你们休息去吧。”

  陈妈妈看了看叶寒枝,她知道小姐自己心中有数,小姐说没事便是真的没事,于是带着挽竹离开了叶寒枝的房间。

  陈妈妈和挽竹离开后叶寒枝神情才放松下来。

  她轻轻吐了口气,萧景瑜比她想象中的更聪明,她不过露了一个破绽就被他找到了,不过这正是她想要的。

  自萧景瑜萧景钺来相府已经过了几日,这几天叶寒枝除了去青松院便一直都待在霜雪阁没有出去过。

  这日天气晴好,她命人搬了贵妃榻置于海棠花树下。

  冬日骄阳,她躺于榻上浑身被晒得暖洋洋的。

  挽竹从外面回来正好见到自家小姐躺在贵妃榻上睡的正香,她轻轻走近替她盖好薄被,然后退到一旁静静侯着。

  叶寒枝醒来时已是晌午时分。

  她睁眼先看了看当头的太阳然后才发现站在自己身后的挽竹。

  今日她睡的有些沉了。

  “小姐。”挽竹轻扶起叶清澜,“太子已经被放出来了。”

  “嗯。”早已经知道的结果没什么可期待的。

  “不过辰王似乎不太好。”挽竹道,“听说皇上已经下令将辰王贬为庶人发配去守皇陵了。”

  “这好好的一个皇子,竟然落得如此下场,真是世事无常啊!”

  挽竹感叹着辰王的下场,叶寒枝也有些感慨,她轻声说道:“这于他已经是最好的结局了。”

  若是他还是皇子,还在为皇位争斗,那他才真的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他自导自演遇刺一事嫁祸太子,实际上是邕王萧景铭在背后撺掇的。

  邕王早知辰王是一个刚愎自用,狂妄自大却又无才无德的人,所以他告诉辰王只要除掉太子他就能夺得储君之位,辰王太笨,看不出邕王的用心,竟真的信了他的话,结果自掘坟墓。

  不过,辰王与太子一事圆满落幕,叶庭此时应当与萧景钺达成了共识。

  她伸手摘了一朵海棠,忽然想起阿佑,心中又是一阵担忧。

  七岁那年她没有去洛山,自然也就没有见到阿佑,可当时她修书给洛山那边让他们去找,却始终没有找到。

  后来她积蓄一些力量后又派人去找过,如今几年过去,依是没有消息。

  挽竹看自家小姐神情悲伤,很是心疼。

  “小姐,二少爷寄家书回来了。”挽竹道。

  叶寒枝回过神来,转身接过挽竹手里的信。

  叶云安跟着定远侯远征黑水关,这一去便是一年。

  这一年来二哥时常写信回来,让自己和姨娘知道他平安,只是最近战事吃紧,他已经三个月没有写信回来了。

  拆开信封,叶寒枝仔细看去,信上说他安然无恙,现在已经开始准备回朝,还得了战功,又说到定远候如何破敌,如何神勇,总之信上大半的话都是用来夸定远候的。

  “看来等二少爷回来可要论功行赏了!”挽竹高兴的很,又问,“不过二少爷怎么总是在信上提到定远候爷?”

  叶寒枝笑笑,对挽竹道:“定王世子少年封侯,二哥该是钦羡的。”

  其实难怪叶云安对定远候如此关注与钦佩。

  定远候萧昀自十三岁上战场便从无败绩,作为定王世子能以已之力于十五岁封侯,这是何等强大的能力与荣耀,而如今他也不过十八岁。

  只是……

  前世定王一生未娶,更别说有子嗣了,今世怎么就多了个定王世子?

  

举报

作者感言

南楼有月

南楼有月

南楼还在修改文文,若各位发现有什么错处,可以告知我,我尽快修改୧(⁼̴̶̤̀ω⁼̴̶̤́)૭

2020-08-27 08:3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